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23:59

▲刑警   X   (某種不太好說明的)作家

———————————

和我關係好的只有兩種人,精神病患和瘋子。

你是哪一種?

(一)

10/04       23:50|

老舊的招牌掛在深夜中,霓虹燈光不斷地閃爍,一根根滅了火的菸蒂被踩扁,像是攀附在地面的青苔,散落各處。

他領著一小隊人,悄無聲息地奔進某棟公寓。

公寓的警衛伯伯獨自坐在監視螢幕前,低頭吃著泡好的阿Q桶麵,前頭放著一台手機,正外放著60年代的抒情老歌,只是剛進入狀況的他,被突如其來的敲玻璃聲給嚇著,湯漬倏地跳到他那件剛買的深藍襯衫上。

他一愣,回過神後用力拉開窗戶,沒好氣地側首對著外面的人喊。

「衝啥?!」

那人淡淡的掏出一張證件:「警察,辦案。」

「你以為警察就很了不起嗎!知不知道要進去也得……」

「搜索票在這。」

警衛伯伯頓了頓,不太情願地幫忙開了門,只見一群刑警整齊迅速地往逃生門而去。就在門闔上的瞬間,不遠處的電梯門「叮」地一聲,同時打開門。

走出來的是一個看起來非常邋遢的青年,藍白拖鞋搭上過長的白襯衫,衣服上還印著難看的褐色小熊擁抱愛心的圖樣,一臉疲憊的他連打了幾個哈欠,右手提著好幾袋   7-11的袋子,裡面裝了空掉的瓶瓶罐罐和一堆垃圾,玻璃瓶在深夜撞出清澈的聲響,在空蕩的公寓大廳中特別大聲。

「怎麼晚不睡是打算做賊?」警衛伯伯沒好氣的看向他,「平常事情已經夠多了,就連半暝也沒能休息!真是……」

青年湊到警衛的窗子前,遞給他一根菸:「怎麼,晚上業務很多?」

「哼,還不是一群死公務員。」他接過菸後叼在口中,「應該是出代誌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五樓那戶,看在你平時眼色好告訴你一聲……抽完菸就趕緊回去,別在外頭亂晃。」

青年應了聲,先幫警衛伯伯點菸後才替自己點。

「不用跟房東說嗎?」

「不用不用。」他將煙霧擠出口腔,「有搜索票的話,房東那邊大概已經接到通知了……說到這就氣,既然知道先跟我說一聲很難嗎!」

「說不定房東太太只是忘了說,」青年從袋子裡拿出台啤塞到警衛手中,笑笑地,「這罐給你,就當今天晚上的慰勞哈,消消氣。」

警衛伯伯收下他的好意,還沒說話就見那青年準備離開公寓,等那隻白皙纖瘦的手握上門把時,他還是開口問了句。

「這幾天都沒見你人影,你是整天都窩在房間啊?」

「對啊,截稿日快到了。」

「肯工作是好事,看你瘦成這樣,你真的有照三餐吃嗎?」

「啊,不好說。」青年側身,輕輕地笑了一下,「最近素材太多了,一到這種時候就會寫的太忘我,這的確不是好習慣。」

「那就改!可別哪天暈在房間給人添麻煩啊!」

青年聞言,嘴角弧度忍不住更往上了些。

「當然。」

10/04       23:52|

藍澤帶著小隊員從一樓衝上五樓,小心翼翼的不驚擾到目標對象。

他輕手輕腳地蹲在門旁,一股惡臭味混雜了壓低聲音的呻吟,從門縫源源不斷地溢出。他將耳朵貼在門上,確認屋內有極大機率沒人看門後,才對後頭的隊員做了手勢,收到命令的隊員上前,以小黑夾俐落地撬開門鎖。

藍澤對那隊員點點頭,讓他不發出聲響地打開門。

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房內的景象還是讓久經沙場的他,倒吸了口氣。

走廊上的垃圾和空瓶堆積成山,牆上到處是觸目驚心的血跡,木質地板上一行行拖曳的深紅血痕,一路延伸到走廊盡頭,滿地的碎玻璃在手電筒的照射下閃著光。

他們越過垃圾山,來到不斷發出厭惡聲響的房間外,一腳踹開門。

「警察!把手舉起來!」

只見一個粗獷的男人滿身大汗地喘著粗氣,來來回回地磨蹭身下面容蒼白的女子,他還沒能從巨大的快感中回過神,已經被警察拉離那具被他折磨了好幾天的殘破軀體。

她那張精緻的臉龐是他用美工刀細細畫上的完美成品,臉頰的紋路和她手臂上的玫瑰刺青一樣,密密麻麻。

那是專屬於他的藝術品,只有他能碰!

「幹!你們不準踫她!快他媽放開我!」

男人掙扎起來,卻被架住自己的警察,用手銬將自己的手腕和桌腳銬在一起,那小隊員瞥了眼床上那具不得安息的遺體後,忍不住踢了犯人一腳。

「惦惦啦!你個混帳良心是被狗吃了是不是!」

藍澤見狀出聲讓其他隊員上前阻攔後,才站到那嫌犯跟前,機械似的冷聲冷語響徹在溢滿死亡意味的房間裡:「葉裕量,我現在以殺人既遂逮捕你。你有權保持緘默,你說的每句話都會做為呈堂證供。」

他說完話,不讓葉裕量有任何逃脫機會,讓兩個小隊員看住他後帶著其他人去搜其他房間,根據情報來看,除了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女子外,人質中應該還有一個男孩,但現場並沒有這孩子的蹤跡。

還抱有一點希望的藍澤,最後停在一個擺放在客廳的檜木衣櫥前。

衣櫥底部滲出一攤詭異的液體,衝上他鼻腔的是令人作嘔的尿臭味,但裡面毫無動靜。

藍澤輕輕地打開衣櫥,映入眼中的是無力地垂下四肢的男孩,毛巾勒住他的脖子,宛若一件隨時能取走的衣服,就這樣被掛在那裡,突出眼眶的雙眼密布驚人的血絲,身上的衣褲早被尿液和唾液浸濕。

後頭跟上來的小隊員見狀,不禁轉過頭乾嘔。

藍澤低罵一聲,掏出手機聯繫了法醫和鑑識小組。

10/05       00:00|

「久違的更新啊啊啊!」

「是你常說的那個作家?」

「對,真的是睽違已久的新篇啊!」在局裡待機的年輕法醫捧著手機,喜孜孜地給文章點讚分享留言,「讚嘆程良大大,感恩程良大大!」

坐在他旁邊的姑娘湊過去看,只見文章的讚數雖然不多,但評論的數量和質量卻多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讓她也想一探究竟。

「那這篇是什麼樣的故事?」

年輕的法醫想了想:「劇情大概是一個落魄的大叔,遇上知音女子的故事,他們在一波三折後終於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摯友。」

「聽起來像是一般的言情小說耶,看點在哪?」

「別急,這才只是故事起頭。」他忍不住笑了笑,「那女子和前夫離婚後,帶著孩子獨自北上,在種種苦難中,遇見男主這件事對她而言就像黑暗中的曙光,孩子與他也很親近,但他們的關係終究止步於此。」

「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們並沒有發展到愛情階段。」

「然後呢?」

「雖然有這樣一個知音摯友,但男主對她的情感卻日漸增長,直到她親口告訴自己要搬離原公寓,去更好的地方發展時,潛藏在意識中的衝動才一次爆發出來,殺了女子和她的孩子。」

「等等等等,把人殺了到底是什麼鬼邏輯?八點檔也沒這麼誇張。」

「孩子,你在這邊待了幾年應該也知道,」他無比真誠的看著女孩,「現實總是比小說更浮誇。」

「道理我懂,但是……」

女孩話未落全,就被突然響起的電話聲給嚇了一跳,年輕的法醫則手腳俐落地接起電話。

『裝備帶齊,馬上來OO路的公寓。』

年輕的法醫掛斷電話後嘆了口氣:「老大發話了,準備一下就出發吧。」

女孩立刻拿出鐵櫃裡的包包,卻沒打算放棄方才的話題。

「我們還沒說完,男主角殺了他們之後呢?」

年輕的法醫聳聳肩:「不知道,因為只寫到這裡。」

「那後續……?」

「程良大大是著名的拖更王,說不準下次更新是什麼時候。」話說到這,他兩眼發亮,「不過他的文真的非常棒!我願意一生追隨!」

女孩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

「喔,看來你這次沒錯過熱騰騰的更新呢。」

「說到這,我就難受。」坐在副駕駛座的年輕法醫,將包包放在自己腿上,「這次的任務讓我沒搶到前排嗚嗚嗚。」

為了證實自己的言論,他還特意打開手機螢幕,將文章的更新時間截圖給發動引擎的女孩看。

——10/03     23:59

tbc.

——————————

*以下為文中正確的台語正字:

「衝啥」   →「創啥」

「惦惦啦」→「恬恬啦」

*謝謝讀者天使的提醒   /比心/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OMG(((゚Д゚;)))
作家是做了什麼嗎(((゚Д゚;)))
看來不是個簡單的作家呢( • ̀ω•́ )

這個故事很有趣!期待後續。:.゚ヽ(*´∀`)ノ゚.:。

然後說一下台語有正字規範喔。
衝啥→
惦惦啦→恬恬

呼呼,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y^)
2020-06-19 19: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的提醒

我知道台語有正字規範,不過和朋友私底下聊天時都是音譯為主,寫這篇時也是特意這樣寫的,所以本文應該不會修改,但我會在文章底部備註的!!

產出期限不定喔,跳坑請謹慎XDDDD

 
2020-06-19 23: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