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彼岸花 其一

#注意

#破千字

#悲傷取向

#彼岸花

#舊文

        曾經,聽過一句話:「有些東西,本就不屬於你,儘管你曾經離它只有伸手的距離,卻依舊不是你的。然而,你失去的東西,上帝會用另一種形式還給你。」

        我曾一直認為自己失去了你,覺得上帝應該把你還給我,可我卻不想去面對另一種逐漸浮出水面的答案──或許我未曾失去過你,而是打從一開始便不曾擁有你。

        所以我們才隨著歲月相熟而咫尺,隨著時光相知而天涯。

        漸行漸遠的身影模糊,我卻一步步的跟在你的身後,追著你並喜歡著你。然而你的一切,若你閉口不談,我也無從得知,但,我一味的想關心你。

        我曾和他們一樣,能夠在你身邊安慰你,如今我卻步的在遠處默默擔憂你。無法跨越的身份,硬生生的阻隔,我也害怕你用「身份」劃分我們,把一切都崩解。我想維持那脆弱的平衡,以及搖擺的真心。

        說我傻也好,我不怎麼想反駁,看上去是我追逐著你並付出感情,何曾幾時立場早已調換?

        儘管我的追逐彷彿是無止境的歷程,我仍會奮不顧身伸手,嘗試捕捉有你的一切。就算是一次次的心寒、心疼,我依舊會泛著淚光不願輕易放手。分明不願次次如飛蛾,寧可成影伴左右。

        一直一直的,我徘徊在邊界,彼岸鮮紅的開著。彼岸花的細語喃喃著離別,我倔強的捂起自身的耳朵,而那份堅定不移的相信卻慢慢的、慢慢的──虛浮。

        契約之下的影子,用著滿溢的喜愛來理解主人,有些痴狂,有些詭譎。

        見證的彼岸,月牙彎彎,邪魅的笑意、深不見底的感情,令人深感寒意。我卻只覺我們是同一類人,為情所苦,因愛而傷,花海徒獨她一人。

        「彼岸,妳曾恨過?」我忍不住嘆息,在僅有潺潺川水聲的世界中顯得格外突兀。話音剛落,花朵因風而搖動,她眼中的漠然對我單是欲蓋彌彰。

        初見時,她的笑容多麼惡劣,又多麼如火如焰。

        「恨又如何?」她輕顫眼睫,淡淡的回問,斂下了她那無可述說的所有曾經。也許,比起她的孤獨、她的過往,我還是好的太多。我拙劣的與她相比,讓自己好過了些。

        我沉默的不再開口,靜止的花依舊鮮紅。我倆在彼岸前許下相約,許了來世不負。彼岸她高傲的態度,以及渾身冷漠的姿態,如今仍歷歷在目。可我明白,她的偽裝以及不屑,只不過是為了生存下去的怨恨。

        「那你呢?」彼岸一笑,看似婉約,實則令人感到涼意,我向著她苦笑,何須問?我在這兒不就是個答案了嗎?

        「我太傻了,不值得恨。」我嘆了口氣,心中有些難受。有些想恥笑自己,為了你而傷害他人的自己,要是我當初聽了她的話便好。不,要是不曾相識就好。

        「早在那時,我便提醒你了。」彼岸說道,她從未細談起有關她的故事,我隱約感受到,她的閉口不談及深守回憶的防備。曾,她一轉先前的態度,用深深的思念道我,她在等待一個人。她吟著幾首世間流傳的彼岸詩詞,我無法從她的哀愁抽離,絲毫沒有朝氣的花彷彿跟著落淚。

        我滴下淚光,而她早已收好情緒,含笑看著我。

        第一次的,我見著她那動人的容顏有了不參雜嘲笑的笑容,那是一個溫和的微笑。

        「妳不是選擇當影子?」彼岸忽道,打破了寂靜的氛圍。她將我的思緒由過往拉回,我微愣了會,才幽幽的訴她,影子雖是伴左右,卻是可被替代之位。

        彼岸逕自折下花放入忘川的流水之中,我明白她也曾經是個人,和我因為相同原因守在這,不過是萍水相逢的相似。由於執著而幻化的花海,她空守過往,如此、如此的寂寞,我卻到了這兒與她相伴,也帶著一個故事滋潤這些吞食思念之情成長的彼岸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