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樂園

這裡是人類最後的樂園。

偶爾,尹綾會想起久遠前的記憶,但那實在是太久了,久到即使存在記憶中,都彷彿是虛假的一般,讓她懷疑起那是否只是一場夢。曾經的尹綾是個普通的城市少女,與所有人一樣,上學、補習,畢業、工作,在這當中,她與戀人孫之維的感情始終相當穩定。

某個夜晚,他們相約在一個廣場,耳邊是悠揚的旋律,映入眼中的是溫柔的光暈,孫之維注視著她,用好聽的聲音說:「我有話想跟妳說。」

「嗯?」

就在她應答的下一瞬間,天空傳來轟然巨響。

末日預言裡,在世界的終焉,羔羊解開封印,召喚騎士,將戰爭、飢荒、瘟疫與死亡帶給接受最終審判的人類,大地震動,日月變色,沒有人能倖免於難。

至今尹綾仍舊不知道她跟之維為何能存活下來,她只知道,大地裂開了,像巨大的口吞噬地上所有的一切,無數怪物自地底憑空竄出,展開攻擊。他們掙扎著逃離,狼狽萬分,一起逃難的人們一天一天地減少,最後,剩下的人們筋疲力盡的來到一座無人島上。

送他們來此的船功成身退,徹底的損壞,沒有人能知道外面究竟變成怎樣,更沒有人知曉災難是否平息,他們只能重建起自己的生活。

幸運的是,在這裡他們不再遇到任何災禍,雖然像是回到原始時代,從零開始的生活也很辛苦,但不知不覺就習慣了。

「阿!」尹綾尖叫一聲,自床上驚醒,身下是簡易的木板床,略有動靜就嘎吱作響,孫之維被驚動,同樣睜開眼睛,睏倦的問:「怎麼了?」

尹綾喘了幾口氣,才虛軟的說:「我做了惡夢。」

夢境裡,她還在漩渦中,身後是長有利齒的異獸,眼前又有活像爬蟲類的怪鳥,就好像以前在參觀恐龍展會看到的模型。

「別擔心,一切都過去了。」孫之維摸了摸她的頭髮,雖然睡眼惺忪,聲音也有些含糊,但仍透露著溫柔:「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過日子嗎?」

「也是。」這裡是他們的樂園,沒有恐懼與傷心,平淡卻也真實,他們在這新的地方已經度過了數年了。

白日裡需要勞作,兩人都累了一天,見孫之維明明很想睡,卻又硬撐著關心她的樣子,那份溫暖足以驅散方才陰冷的夢境,尹綾說:「沒事,趕緊睡吧。」

「嗯。」

一定是因為白天突然懷念起過去,才會做惡夢,尹綾想,奇怪的是,近來做惡夢的次數似乎也越發頻繁。

隔天,又是個晴朗的早晨,在這裡為了確保資源可以永續使用,對於捕獵的數量都有嚴格的規定,平常島上居民會種植些蔬果,輔以採集的活動來填飽肚子。

之維已經出去了,尹綾則準備在家裡處理日常事務。

剛走出門就遇到隔壁的朱嬸,她身邊是年約三四歲的小女孩,阿蘿。阿蘿並不是朱嬸的孫女,只是在逃難的過程中偶然撿到的孩子,連名字都說不清楚,只會說阿蘿,就這樣叫了。

能來到這裡,也很幸運阿,島上的孩子是很少的,尹綾對著阿蘿微微一笑,隨手將手裡的果子遞給她,又跟朱嬸閒聊了會才道別。

這個島上有許多無患子樹,所結果實渾圓如珠,捏破後會有透明的黏液,可當成天然肥皂使用,她準備趁著天氣好,把兩人的衣物洗一遍,傍晚時就能收起。

正當尹綾抱起髒衣服時,突然聽到外邊有人喊著:「又有人想出去了!」

尹綾一愣,最近總覺得很多人想離開這座島,是因為安逸太久的關係?

又或者是太過懷念從前的日子,所以無論如何都想要去冒險?可是這是不行的,島上的人們害怕未知,也害怕離開的人將危險帶回來,所以嚴禁出島。換言之,這裡是他們的樂園,也會是最終的歸宿。

就在尹綾想要無視一切去洗衣服時,又有一個人跑了過來:「尹綾,你們家的孫之維也想走,妳不過去阻止他嗎?」

什麼?

尹綾將衣籃子匆匆放回屋裡,就往海邊跑去。

孫之維果然在那裡,他蹲坐在石頭上,一臉陰鬱,身側圍了數人,都在七嘴八舌的指責他,不遠方還有幾個正在掙扎想脫困的人,看來,想趁機跑掉的都被成功堵住了。

尹綾跑到孫之維面前,問:「為什麼?你要走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跟妳商量?」孫之維抬起頭,一臉譏誚:「怎麼可能?妳光想到外面,就要做上幾天惡夢,不是嗎?」

眼前這人異常的陌生,傷心與委屈湧上心頭,尹綾不由哽咽:「待在這裡有什麼不好?這裡是──」

「樂園。」孫之維毫不客氣的截斷尹綾的話,笑道:「是阿,再也沒有人想看看真正的世界、真正的天空。妳又是為什麼,這麼喜歡這裡?」

尹綾一呆,一時無法回答,因為這裡能確保生存,因為、因為她害怕再看到龜裂的大地、燃燒的世界與兇猛的怪物。

孫之維似乎也沒打算聽尹綾回答,神情慢慢轉成憂傷:「別擔心,出不去的,沒有人能出去!」

「什麼意思?」

「無論試過幾次,都只能回到這裡,這才不是樂園,這是一座監牢!」

不等孫之維繼續說,旁邊的人一擁而上,將他綁了起來,還把嘴巴堵住,擅自離島是要接受懲罰的,但這兒勞動力珍貴,所以也不會真的傷害他。

幾個平常會跟尹綾聊天的女孩因為被驚動走了過來,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

眼見暫時也做不了什麼,尹綾失落的回到她與孫之維共有的家中。

稍微冷靜後她也想明白了,過往的種種絕非虛假,孫之維那樣說,只不過是因為擔心外頭危險,所以打算偷偷去探路,她應該要相信他才是。

只是,為何孫之維總是那麼執意要出島?尹綾敲了敲頭,又覺得不對,她怎麼會下意識用「總是」這個詞?這樣就好像以前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一樣。

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明明在樂園裡生活,每一天卻總是似曾相識。

尹綾恍惚的坐在家門口前發呆,就在此時,一道嬌嫩的聲音響起:「尹姐姐。」

「嗯?是阿蘿阿,朱嬸呢?」

阿蘿不知何時來到她身邊,正蹲在地上好奇地看著她。

這孩子總是這樣可愛,混亂的思緒在見到阿蘿時慢慢沉澱下來,尹綾露出微笑,說起來,她也看著這孩子好幾年了。

「不、不對!」

終於發現不對勁之處,尹綾臉色大變,她死死瞪著眼前的小女孩,阿蘿紮著兩條辮子,一如既往的純真可愛,不明白平常對她很是親切的大姐姐為何變臉。

阿蘿,從第一眼遇到時,就已經這麼大了,都說孩子長得快,但這幾年下來,阿蘿根本沒有任何改變,這島上的所有人,都沒有變化!

尹綾霍地站起,想跑去找孫之維,然而隨著她認知的變化,她眼前的景象正以可怕的速度崩解,而後,她落進了巨大的坑洞中。

「阿!」尹綾發出一聲尖叫,睜開眼睛。

「妳終於醒了。」孫之維湊了過來,開心的看著她。

尹綾愣愣的看著孫子維,眼前的男人消瘦、滄桑,鬍子也來不及刮,亂糟糟的。

可是,這才是現實。

記憶慢慢歸位,雖然還混雜在一塊,讓她分辨不出真實與虛假,但她還是慢慢地開口問道:「我睡了多久?」

他們確實逃亡到一個小島,但現實遠沒有結束,被看不到未來的絕望籠罩,不知何時,人們間流傳起一種藥物,那是採集島上的某種植物汁液做成的,有強烈的致幻功效,大量服用便可長睡不起,沉浸在美好的夢境中。

她構築了一個想像的未來,連同朱嬸與阿蘿、還有諸多友好的島民、仲裁事務的長老,通通都是虛假的。

「半小時。」孫之維簡單的說:「我發現妳喝了那藥物,就趕緊去採解藥,幸虧還來得及。」

是的,這藥不是沒有解藥,但只要超過時間,就很難喚醒睡著的人。

想想她可能會被困在無止盡的日子裡,或許現實的軀體死去,那夢境還是無法終止,尹綾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那個藥汁的功效是騙人的,尹綾終於想起,她每一日都在晚上面臨末日,又在深夜驚醒,重複循環。

但無論現實抑或夢中,不管幾次,這個男人都想喚醒她。

「尹綾,對不起。」孫之維輕聲道歉。

「不,不是你的錯。」

是她太傻,竟然想要逃避現實,連這男人也一起放棄。

「其實那一天,我想要求婚。」孫之維神情認真,握起尹綾的手:「一直找不到時機,可是若不說的話,也許再也沒機會說了,讓我們一起面對未來。」

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心頭,尹綾只是點了點頭。

她再也不會沉溺幻覺,在荒蕪的人世裡,總有一人同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其實看到時間輪迴的時候有一點愣住,本來在猜難道女主是機器人還是甚麼的,結果不是阿(笑
感覺這是個一念成魔或一念成佛的故事,掌握在月月手中,要變BE只要再來個迴轉或者女主沒醒來就結束了www
但所謂的樂園究竟是夢中的樂園還是現實中的島?夢中的樂園是虛幻的安全美景,但現實中的島裡有愛人可以相守,感覺留在哪裡對女主而言都是樂園阿XDDD
2020-05-04 2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機器人!這個想法好有趣喔
沒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阿,最初想的都是什麼「因為逃避戰鬥但被弄醒過來立刻面對大怪鳥的攻擊」、「所有人都在沉睡中被怪物吃掉」之類的,畢竟是因為恐懼而吃藥的話,那表示睡著前一定正面臨一定程度的危險嘛
夢中的樂園是不斷重複的美夢,每天傍晚會被怪物吞噬,而後半夜從夢中驚醒,重新輪迴,雖然認知上過了好幾年,可是季節從來沒有更迭,女主也完全沒意識到呢。
現實的話,搞不好相守隔天兩人就都掛了也說不定XD 只是對女主而言,雖然她還是很害怕,但她不會再選擇沉睡的方式啦。確實兩種方式都是樂園的形式呢~~
2020-05-05 15:57回覆
這篇好有趣啊~
其實前面看到無人島想到的都是動物森友會,還想說會不會有動物跑出來,哈哈哈,果然是中毒太深了
只會喊阿蘿的小女孩太神秘了,我腦中想到都是皮卡丘會喊皮卡皮卡,傑尼龜會喊傑尼傑尼(我在說什麼),總之我前面重點畫線,覺得阿蘿的身上肯定有什麼秘密,說不定是外面跑進來的怪物!結果阿蘿並不是最終Boss讓我有點失望(X),不過以致幻迷藥而言,這個世界架構的還真完整,竟然連島規都有了(驚呼),不過平靜的生活忽然被打破,看不到未來與希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以什麼方式死掉,真的會讓人覺得很可怕、很想逃避呢,但也幸好尹綾身旁還有之維陪伴著,相信之後無論面對什麼,他們都能繼續前進!
2020-05-04 21: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喔喔!動物森友會!沒錯,自從我聽說可以把動物擄回家,而且永遠不放他們出來後,就成了這個故事的基底了XDD 只進不出,把人類關起來的島嶼!雖然寫到後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啦~
阿蘿從頭到尾都是假的呢,當時就在想,如果為了逃避現實而進入夢境,結果卻在裡面度過漫長的年歲,那也很可怕,根本不是夢寐以求,可以逃避現實的藥物呢
結尾當時想了幾個通通都BE,最後終於弄了個HE出來了~雖然有點兒牽強,但主角能夠決心面對也是好事呀
2020-05-05 15:50回覆

樂園的確是樂園,沒有恐懼沒有傷痛,只是日復一日沉醉在假象裡,愛上了假像裡的生活
主角有點像是創傷後症候群,沒有辦法去面對真實世界給予的愴痛,只能活在夢境裡
其實只要不醒,這就是一種幸福
搞不好,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也只是一場夢,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幸好女主角最後醒過來,願意和真正的孫之維一起面對世界末日,可喜可賀~~~
2020-05-03 23: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說起來最初腦海中浮現的不是原始時代~但如果真的出現緊急的超大災難,人類還有機會合作建造出巨大的屏障嗎?就算有感覺也輪不到兩個平民住進去XD 所以後來寫著寫著主角們的待遇就逐漸縮水哈哈,變成文明倒退了,美夢藥丸也變成植物的汁液。
對的,就是創傷症候群,因為面臨的世界太過危險,事實上現實的世界就算躲到無人島也還是會遇到災禍,女主角就崩潰了,結果原本以為的美夢夢境卻反而成為惡夢,她在裡頭不斷重現一樣的恐懼。
羽羽最後的結論也很有趣呢,搞不好現實也是一場夢,現在快穿文那麼多,我就覺得那些小說世界裡的人,一定也認為自己活得很真實阿XD
2020-05-04 16: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