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最後印入眼的是甚麼?

      曾經有人預言,世界終將會毀滅,貪婪的人類遲早會遭到災難制裁。

      寬廣的天空是從未見過的血紅色,從未爆發過的火山劇烈的朝著鮮紅的天空咆哮,烈焰和巨石伴隨著濃密的煙霧從空中墜落,彷彿就像天空在對人類瘋狂的怒吼。

      地面瘋狂的震動,大量的裂痕正不停的撕裂大地,無數的人類湧向街道四處逃難,已經無法分辨震動的原因是來自於眾人逃跑的腳步聲,還是大地正痛苦的放聲嘶吼。

      眼前的模樣,就跟預言中一模一樣。

      地位高上的貴族老早就鑽進自己修建的城堡和地下室,他們利用所剩不多的時間仔細的清點已經毫無價值的金銀珠寶,認為幾塊塗滿水泥的磚頭能夠阻擋毀滅一切的天災。

      繁榮的街道沒有以往的模樣,到處都是揚起的沙塵土和破碎的磚瓦,無數的眾人瘋狂的擠在街道上,每個人都努力的想朝著自認安全的方向奔跑,彷彿只要跑得夠快就能逃離這場沒有盡頭的災難。

      許多窮人不顧一切的到處搶劫,趁著混亂打算在最後的時刻當一次富有的人家。沒有任何店家敢反抗這群暴徒,沒有人想讓即將到來的末日提早降臨到自己身上。不少富有的商人被過去自己的奴隸綑綁起來,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他們親身體會過去奴隸們經歷過的一切苦痛。

      許多行動不便或是有著家庭的民眾早已放棄掙扎,他們緊緊的跟著家人抱在一起低聲的禱告,向降下這場災難的上帝祈求根本看不見的希望。

      在這場混亂當中,只有一名男孩靜靜的站在原地。男孩的身上穿著由破布組成勉強能稱之為衣服的東西,滿是縫補痕跡的布料上到處都是破洞和骯髒的污漬,裸露在外的深褐色肌膚上到處都是擦傷和髒汙。在滿是污垢和傷痕的臉上,那雙乾淨清澈的琥珀色眼珠清晰的映出眼前混亂的景象。

      大量的人群瘋狂的衝過男孩的身旁,有時候還會衝撞到男孩的身上,但他還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用那雙清澈的琥珀色雙眼凝視著眼前的一切。

      「孩子,你在做甚麼?你沒看見那些鬼東西嗎?快點跟著跑!」

      在混亂衝撞的人群當中,一名神色慌亂的中年女子難得的為男孩停下腳步,但後者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的回望著女子。

      「快點跑!沒有時間了!」

      神色慌亂的女子緊張的喊叫,她快速的回頭瞥了上方鮮紅色的天空與逐漸落向街道的火雨。男孩依舊站在原地,那雙琥珀色的清澈眼珠靜靜的凝視著眼前的女子。

      「該死…!算了!」

      神色慌亂的女子再度瞥了上方一眼,她咬緊牙再度衝進混亂的人群。

      男孩靜靜的望著女子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大量的人群當中,他轉頭望向街道旁的店家。一小群暴徒正用著木製的棍棒用力的敲打玻璃櫥窗,他們一臉興奮的衝向擺滿麵包的架子,不理會赤裸的腳被破碎的玻璃劃傷,暴徒們開心的將棍棒扔到地面上開始啃咬起架子上的麵包。

      男孩轉頭望向街道的另一側,一小群人正圍成一圈蹲坐在地上,他們緊閉著雙眼雙手緊握在眼前,嘴裡似乎正低聲的在呢喃話語。在人群旁,兩名年邁的夫妻正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滿是皺紋的臉上緩緩淌落一滴滴透明的淚珠。

      男孩將視線轉回眼前混亂的人群,那雙清澈的琥珀色眼珠靜靜的凝視著眼前的一切。沒有任何變化,不管男孩站的再久也一樣,眼前的混亂彷彿沒有盡頭,就跟即將到來的災難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男孩的眼角意外的捕捉到之前沒注意到的畫面。

      遲疑了一下,男孩緩緩的邁開一直不動的雙腿,他朝著街道旁的小巷子走去。穿過擁擠的人潮,男孩緩慢的走進空曠的巷子,他低頭望向陰暗的牆角。

      綻放在骯髒陰暗的牆角和碎石堆旁,一朵白色的小花堅強的仰首與男孩對視。男孩注意到,潔白的花瓣上沾滿大量骯髒的塵土,纖弱的花莖上也滿是被蟲子啃咬的痕跡,但這朵小花依舊頑強的在這塊幾乎沒有任何養分的地方努力奮鬥,沒有向這個惡劣的環境低頭。

      轟隆。

      巨大的聲響從男孩身後的街道傳來,接著是一連串的尖叫和嘶吼。

      沒有理會身後,男孩緩緩的蹲下身,他伸出滿是傷痕的雙手小心翼翼的將白花四周的石堆移開,接著他仔細的用塞滿汙垢的指甲將花瓣上的灰塵刮去。

      努力了一陣子之後,男孩滿意的望著眼前的小花。雖然花瓣上依舊沾著一些灰塵,但在這片骯髒的牆角已經足夠乾淨美麗。

      轟隆、轟隆、轟隆。

      巨大的聲響一遍又一遍響起,無數的哀號聲和尖叫從四周傳來。

      男孩凝視著白色的小花,那朵美麗的白色花朵清晰的印在男孩琥珀色的眼珠當中。男孩緩緩的將裸露的雙膝跪到骯髒的地面上,用身體將天空給遮蓋住,他緩緩的環抱雙臂將白花的四周保護起來。

      男孩低頭靜靜的望著地面,那朵白色的小花在雜亂的石堆旁隨著狂風搖曳著纖細的身軀,彷彿像在對男孩表演一場最後的舞蹈。

      劇烈的炎熱快速的灼燒男孩的身體,但男孩滿是髒污的臉上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他靜靜的凝視著胸口底下的那朵純白小花。緩緩的,黑色的布幕逐漸在男孩的眼前拉下,男孩心滿意足的閉上雙眼,他的臉上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在黑暗當中,那朵潔白小花的身姿依舊如此清晰美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