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安定的活下去

早晨,我睜開眼睛,見到天空。

在如今殘破的世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足以遮風擋雨的屋頂,所以像我這樣席地而眠的狀況也很常見,天空一如既往籠罩一層薄霧,最初這層霧氣遮蔽太陽時,還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直到大家發現這霧氣不再散開,而生物也紛紛出現異變為止。

我咳了咳,聲音低沉喑啞,這不是我曾經的嗓音,現在只要我開口,總會先嚇壞人。雖然我很久沒跟人說話了,如今已是末日開始後的第五年,隨著人類的大量減少,語言越發奢侈,有朝一日,或許我連記憶都會失去。

偶爾遠遠看到人,我會試著走過去,有時太過急切,我還會奔跑,但沒有用,這方式從沒讓我成功找到同伴,人們維持戒慎恐懼的狀態比之從前要高出不少,因此至今為止我依舊孤獨,行走在碎裂斑駁的道路上,不知道還要在這片荒蕪的景色中徘徊多久。

要有個人能陪著就好了。

想到這裡,我憂傷的嘆了口氣,我不清楚我的方向,只是隨意的前進,家人早已通通離我而去,如今的我在這世上,一個目標也沒有。

沒走上多遠,我突然看到街道角落邊塞了一個喪屍。

「嘿,這位先生,你看起來真不好。」我說。

他沒有回答我,事實上,這隻喪屍的頸部被割斷,連身體也被火燒的面目全非,已經徹底死去了。

如今倖存的人們已然熟知喪屍的弱點,看著那焦黑的遺骸,我心中頗有幾分兔死狐悲之感,或許哪一天,我也會與他一樣,面目模糊的死在路邊,於是我將他拖到附近散落的箱子裡,充當送葬的棺材。

與偶遇的喪屍道別後,我繼續前進。

我走得不快,少了人類活動,如今四處雜草叢生,動植物經過變異,有的變的巨大而有攻擊性,例如成群衝上去吸乾血液的大蚊子,也有的則是多出奇怪的毒素,諸如某些曾經可食的水果,如今卻是致命的殺手。

幸虧那些兇殘的大傢伙們對我不感興趣,瞄了我一眼就走了,我猜可能是我身上的味道不太好聞,但這也沒辦法,洗澡太過奢侈了。

一小段時間後,我遠遠地看見一個死去的生物。

隔了距離,看不出是什麼,畢竟那只剩下四分五裂的身體。

肉!是肉!當這資訊閃過腦海,唾液開始不受控地分泌,我急急奔去,用手將那塊肉撕開,狼吞虎嚥地放入嘴裡。

在末日來臨前,我從沒想過我會吃生肉,我甚至連生魚片都不敢吃,然而現在的我別無選擇。

我害怕水,要我跑進象徵未知的水中捕捉魚類絕不可行,我也無法輕易生火,所以只能這樣吃,幸好這肉死去的時間並不久,口感還不差。

唔,等等?剛死不久,那不就意味著附近可能還有其他生命?會是人類嗎?

我趴伏下來,仔細的在及腰的雜草裡尋覓,終於找到血液暈開過的痕跡。

是了!就是這個!

雖然並不容易,不過我高興地順著血落下的方向緩緩前進。

時間在這個世界已然沒有意義,稀薄的陽光隱約指引出白日與黑夜的分際,而地球上的生物們便仰賴這個推算睡眠與清醒的界線。

黃昏時分,我在一個傾頹的鐵皮屋裡,找到了目標。

那竟然是杜若,在末日前,與我交情極好的友人。

他的狀態不太妙,似乎方才經過一番激戰,也是,我方才食用的生肉或許就是他夥伴的殘餘,對於這個可能吃到人肉的認知,我心中一片麻木,或許數年光陰,已經磨掉我的人類情感,我安靜地窺視著他。

杜若臉色慘白,但求生的經驗教會了他不少事情,他咬著牙,用刀子剔除傷口上被感染的部分,再用布條狠狠勒住傷口止血。

就在他鬆了一口氣的瞬間,我自陰影中走了出來,並刻意發出聲響。

杜若聞聲抬頭,眼睛霎時瞪大,露出驚駭的神色。真是令人傷心,想當初我與他可是形影不離,他卻這樣怕我。

「泰宇,你、你,是你嗎?」杜若顫聲說。

大概是過於恐懼,他整個人甚至縮了起來,像是想要盡可能的迴避我。

我曾以為我見到他,會有很多話想說、很多事想做,但真的重逢,我卻一點表情都擠不出來,只是看著他。

我也沒有應聲,這是我對他最後的體貼,畢竟他曾經笑著打趣說,我的聲音很適合哄人,但我現在可發不出從前那樣動聽的音色了。

所以,我只是緩緩地靠近杜若,拉過他的臂膀,直接往外拖去,也不知是驚惶過度,還是重傷無力,他沒有掙扎,只是乖乖地讓我扯著走。

杜若挑選的臨時躲避處實在破爛,雖說是鐵皮屋,但屋頂有一大半都破了洞,幾乎不成形狀,我本來想要原路折返,但才走了三步,我的身體便猛然一僵。

濃烈的腥臭氣息遠遠的飄了過來,就好像那氣味的主人已經來到門外,但我知道並不是,這氣味並不屬於普通喪屍,而是喪屍王,數以千計的喪屍中偶爾會出現的王者!

驚惶的情緒閃過心頭,我差點跪下來,但我勉強忍住了,喪屍王實力驚人,為了補充能量,甚至不忌諱吃掉普通喪屍,我曾親眼目睹過一次,差點沒嚇掉半條命。

這種連同類都能當成食物的傢伙,絕對不能輕易靠近。

於是我抓著杜若的衣領,又往另一個方向走,以這裡的環境,哪邊都有破洞可以鑽,我走得很快,杜若似乎跟不上,跌跌撞撞地,我扭頭看他一眼,他一雙眼睛濕漉漉的,像只無辜的幼鹿,不過我實在認識他太久了,久到無法自欺欺人。

他閃爍的的眼睛顯然正在打著什麼主意。

果然,他開口了。

「泰宇,你、還在怪我嗎?我也是沒辦法,那時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

見我沒有回答,杜若小心翼翼地繼續說:「我知道你還是在乎我的,否則你為什麼沒有立刻撲上來殺死我呢?泰宇,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只聽聲音的話,杜若的聲音簡直深情款款,因為失血後的虛弱,他說著話時,還微微喘著氣,有那麼一瞬間,我的腦海閃過曾經的畫面。

那時的太陽還沒被詭譎的霧氣遮蔽,明媚的陽光,映襯著天空同樣蔚藍,我與他是鄰居,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學、一起補習、一起吃飯,親近到彷彿他就是我的家人一般。

但那溫情的回憶轉瞬被濃烈的血腥覆蓋,杜若不知道,斜前方破損的門正像一面鏡子,映照出他的一舉一動。

我迅疾地伸出手,夾住一片薄薄的刀片。

偷襲失敗,杜若面如土色,卻強撐著看著我,試著尋找理由:「泰宇,你、你的動作真快,比以前要快上許多阿,我只是想測測你的反應,哈,哈哈。」

第二次。

這是第二次,杜若想要殺了我。

我按住杜若,此刻我跟他正鑽在一個狹小的角落,這裡還算安全,方才聞到的喪屍王氣味正逐漸遠離,沒打算過來。

我看著杜若,他的面上汗涔涔、濕漉漉的一片,或許是因為我看了他太久,杜若的臉上逐漸失去笑意。

「啪搭!」有什麼東西落了下來,我伸手接住。

那是一塊腐爛的肉塊,沿著我的額頭落了下來,我遞給杜若,他臉色難看,用力搖頭,拒絕接過去。

阿,要說杜若有什麼不好,就是太容易受到驚嚇了,只是這樣,就像是要哭出來似的,一點用也沒有。

那時候也是,在那個悶熱的午後,他恰好來我的家拜訪。

彼時,我已經異化的家人步步進逼,我慌亂之下,跟他求救。

他也是那樣做的,使盡渾身力量,毫不猶豫地將我往前推,讓我的家人可以更順利的吞噬我。

記憶的最終,是他慌亂奔逃的模樣。

所以說,其實我不太喜歡照鏡子,就像現在,那門的存在讓我發現杜若想要讓我徹底死去的動作,也讓我看清自己現在的模樣。

逐漸壞掉的樣子,雙眼赤紅,渾身上下黑一塊紅一塊,血跡斑斑,腥臭難聞,能輕易的嚇暈一個普通的人類孩子。幸虧五官大致還能辨認,否則杜若也不能認出我。

沒有人會想靠近我,即使我恢復神智。

若能一直渾渾噩噩倒也不錯,偏偏我醒過來了,而現在,我覺得孤單,我想要人陪。

我張開嘴,企圖發出聲音,早已受損的器官只讓我的話語變的模糊嘶啞,我緩緩地對杜若說:「我不怪你,作為交換,你就陪著我吧,讓我們回到從前,我會保護你。」

杜若的胸口急遽起伏,喘息的很劇烈。

不知怎地,我有點想笑,也真的笑了。

家人在還留存最後的理智時對著我說:「泰宇,活下去!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即使作為一頭喪屍,我也會遵從約定,活下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0)


恭喜月月得獎₍₍ ◝( ゚∀ ゚ )◟ ⁾⁾
2020-05-19 13: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花花≧◇≦
2020-05-20 00:21回覆

恭喜月月得獎~~~
2020-05-18 17: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羽羽>3<
2020-05-20 00:20回覆

恭喜阿石RRR
2020-05-18 14: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御佐~~
2020-05-20 00:20回覆

恭喜月月得獎了~~
2020-05-18 11: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阿九~~
2020-05-20 00:14回覆
恭喜得獎!
恭喜月大獲得7-11禮卷300元~
月大要記得去填寫資料拿獎勵啊!
也期待末日短文有天能變長篇
2020-05-18 08: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李子
有收到系統信~~真貼心,因為我一直都不知道去哪兒看,後來終於發現原來首頁有隱密的活動訊息區,藏的真隱密阿~
如果最近持續放空的話,應該就會把末日短文拿來拉一拉吧,不過主要是前兩個禮拜太忙了,這禮拜開始應該能慢慢回歸的!
2020-05-20 00:13回覆

阿石檢查一下短文有沒有都參加活動喔,我在參加列表那邊好像沒有看到這篇,然後也檢查一下其他末日系列有沒有都有參加活動!祝得奬!!!
2020-04-29 20: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御佐!御佐好細心喔,其實是因為之前覺得太洗版了,心虛之下就不太想投參賽> < (想說已經投五篇啦)
不過看著如今欣欣向榮的徵文區,突然又覺得可以點參賽混進去了XD
我會分成幾天慢慢點的,感謝~~也祝御佐順利得獎
 
2020-04-29 22:31回覆
給高產月大讚讚~
沒想到這次的主角竟然是喪屍啊~
原來前面讓人感到奇怪的地方全是線索啊!也難怪前面主角還會跑去和喪屍打招呼,甚至是幫對方埋葬,後面還直接吃了生肉……朋友變成這樣,還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杜若難免會心虛害怕,在他看來對方就是來討債的吧?也難怪他又一次的背叛了主角,不知道最後的陪是不是把杜若也變成喪屍了,這樣誰都不能嫌棄誰了,顆顆
總之作為保留了理智的喪屍繼續活下去,不屬於完全的喪屍或者是人類,實在是太痛苦了QQ
2020-04-29 19: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現在速度有放慢了XD 每個禮拜想寫的都不一樣呢
上禮拜沒寫出來的我都刪掉啦
因為覺得喪屍都沒人幫忙寫出辛酸的一面有點哀傷,所以就以喪屍的視角來寫,一直徘徊也是很辛苦的呢,本來還想寫道路塌陷一不小心掉進去之類的XD
是呀,主角會跟喪屍打招呼就是因為同類,吃生肉也是因為現在的身體比較愛生肉,討厭水討厭火也是因為如今品種不同呢(喪屍種?)
結果大家都覺得杜若要變成喪屍,不會的啦,主角想要人陪,喪屍就不是人了
他會很認真的把杜若當成好不容易得到的人類寵物好好照顧的!
如果不能作為純喪屍也無法再變回人類,確實很痛苦呢,希望杜若好好陪伴主角~
2020-04-29 22:35回覆

一開始覺得泰宇乖乖的是他去撈生肉吃⋯⋯我還在想這人牙口真好,比較人肉纖維比魚肉結實難嚼很多吧(講什麼鬼)
又他找活人找得很開心的時候就默默覺得這人是想把活人當儲備糧吧?
唔,至於杜若,就是個自私的啊,都能背叛泰宇了,搞不好他先前的同伴也是被他害得吧?
不過真的要把杜若變成喪屍大概不能算太好的選擇,畢竟如果有天像泰宇一樣恢復意識,搞不好杜若又要把泰宇推給喪屍王當口糧啊~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的概念。還是把他的頭割了帶在身上,身體當作儲備糧比較好吧(亂教中
2020-04-29 14: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牙口真好XD 對呀,除了魚肉以外很多肉都很難咬,嚼不爛
泰宇大概算是人類的思維情感(尋找同伴)+喪屍的慾望(吃肉肉),兩種感情交錯在一起,就像愛情混雜了食慾一樣,所以他找活人很開心也不完全是找儲備糧啦,但越找越興奮就可能是餓了 > <
杜若確實是自私鬼,所以就算是報應,他昔日種下的因在數年後結成果實,將他砸個正著,但這種必要時可以捨棄同伴的人,往往能活很久呢
喔喔對,泰宇懼怕喪屍王的反應正是出於本能阿,也許會被杜若發現,反手害了他
這實在風險有點高呢> <
把頭割下來,會、會壞掉的!久了就沒辦法跟自己同樣壞掉的身體分清楚了~~還是留著才能聊天嘛
 
2020-04-29 22:28回覆

杜若背叛了兩次,泰宇還想要他,這是真愛啊!
前面我也覺得主角怪怪,聲音和感官都變了,還吃生肉!?
能醒過來不知算幸福還是不幸,雖然家人叫他活下去,但是害他變成喪屍的就是家人呀,這樣看起來反而很諷刺啊
幸好泰宇找到了新的小夥伴,而且看起來很受,很可以!!接下來就喪屍H文了吧(笑
2020-04-29 09: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人類看到泰宇就跑了,泰宇孤單寂寞又好冷,看到認識的人就想要親暱的窩一起也是合情合理的
羽羽真敏銳阿,沒錯,以喪屍的角度來說,想跟人打聲招呼都失敗真的有點心酸呢QQ
至於吃生肉,唉唷,主角吃的是死掉的,也不算殺生啦
如果家人知道自己失去意識後會去啃咬泰宇,大概也會很難過吧,確實有些諷刺呢
喪屍H文好難想像喔,裡面還有存貨可以噴嗎XDD
 
2020-04-29 22:19回覆

喪屍賽高(比讚)


不過開頭前面我就有在猜主角是不是異形之類的
很久以前玩的遊戲好像有這麼一個推論
人是會不斷進化的,如果人一直生活在黑暗當中,那就不需要視力,
反倒是嗅覺比較有利,然後這篇的敘述我也想到溫迪歌哈哈哈
不過我看到杜若,第一個想到的是植物哈哈哈
但二次背叛也太難過了吧,而且主角還是以曾經的友人介紹杜若的
不過最後兩個可以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呢


PS.這個陪確定不是互咬然後......


 
2020-04-28 23: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好奇點開了溫迪歌,喔喔QQQAQQQ 這是什麼!!
人是會不斷進化的,但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不需要視力,感覺比較像是一邊退化另一邊進化XD
我也有想過喪屍的存在或許是一種進化也說不定,簡直是肉體機能的大躍進呢
杜若原來是植物的名稱嗎?我搜尋後有出現花的圖片,還挺好看的
是阿是阿,主角可以跟朋友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應該不會咬啦,主角是偶然清醒的例外,咬下去杜若就只會齁吼吼,無法聊天了> <
2020-04-29 22: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