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忍者大師

      忍者是扶桑國在將軍統治時代初期(大約公定2800年左右)出現的一種特殊職業,主要活躍於戰爭幕後,從事著諜報、暗殺與滲透的工作。

      在第四次大陸戰爭結束、世界聯合國總會簽署了智慧種族和諧法之後,地球村的概念逐漸成形,世界各地的國家與文化終於開始了較為良性的交流,而多數西方國家透過影視作品也認識「忍者」這一職業,但也因為認識的管道並非基於歷史的真正認識,因此多數現代人對於「忍者」有著許多奇特的想像與憧憬。儘管少部分對於忍者有著較為正確認識的人,也往往覺得「忍者」已經銷聲匿跡、成為歷史長河中的一段插曲。

      但事實上,資訊安全始終都是一個國家需要顧慮的,而間諜活動也從未在真正意義上的消失,因此即便到了現代,仍然有人沿襲著忍者過去的一些技術與本領,始終在黑暗中替扶桑國獲取各種需要的情報。

      對於扶桑國政府而言,現代的忍者就是二荒家;對於二荒家而言,過去稱為忍者所需要的完成的工作,則是由旗下的四個組織「忍、電、霧、劫」來分工完成,但是四個組織中,只有「忍」的成員依舊自稱為忍者。

      在這群現代碩果僅存的忍者中,一旦有人提起忍者中的大師,所有知情的人都只會想到一個人;那就是「忍」的前任首領—神谷軒。

      神谷軒是非常少數能夠安全退休的「忍」成員。

      這代表兩件事情。第一,他的身手了得,才能在高危險的工作中平安度過好幾載;第二,他的人脈關係優良,才能讓總是與地下勢力打交道的二荒家同意他退休。

      不過儘管如此,神谷軒依然躲不過時間的摧殘。

      即使是過去的忍者大師,在某些人的眼中,他現在也不過只是垂垂老矣的一個普通人而已。

*       *       *

      當神谷軒在路上散步的時候,路過的人們不會相信他有著忍者大師的稱號;除了單純的外表之外,也因為神谷軒習慣示弱。他總讓自己看起來孱弱、不起眼、平凡,就像是路邊的小石子一樣。

      也因為這樣,所以每當有人主動靠近神谷軒的時候,他總是能夠提前知道。

      此時站在神谷軒眼前的人,顯然就是刻意來找「忍者大師」的。

      她顯然是個女子,這一點從她的身材可以明確的判別。而她頭上的那對毛茸茸的大耳朵也顯示她的種族:獸尾族。

      她的臉上帶著一頂黑色的狐狸面具,無比顯眼。在扶桑國,通常只有慶典的時候才會有人帶著這種面具。

      除了慶典之外,還有一個人會帶這種面具;而且那個人確實是與忍者大師處在同一個世界的人。

      地下世界給了那個人一個稱號:「賜死仙狐」。

      「這個時間,該說晚安了吧?」賜死仙狐開口說道。她的日文雖然可以理解,但腔調上總有些怪異。

      以往神谷軒在這種時候,會盡量配合對方習慣的語言;畢竟過去長年往返各國執行任務,神谷軒本身精通八種語言,而這八種語言多半能夠找到對方也同樣會使用的語言。但是既然對方特地來到這裡找自己,又刻意使用了自己的母語,顯見對方有一些誠意,故此,神谷軒也不打算改換語言。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神谷軒開口就問對方的來意。對於神谷軒來說,這是此時唯一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我想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賜死仙狐將自己的面具摘下,露出了她的臉龐。她的面目清秀,瞳孔細長、如同貓科動物一般;略帶金光的黃色眼眸格外深邃。她的臉上雖然有鬍鬚,但卻淡到不過如同三條筆痕。她的鼻子有些堅挺,看上去更像是西方人族或是銀月族的五官。

      賜死仙狐對著神谷軒抱拳敬禮,並開口說:「我叫做艾莉莎˙薩克遜。如你所見,是一個赤狐種獸尾族。人們大多用『賜死仙狐』來稱呼我,意思是『賜下死亡的狐狸神仙』。」

      「久仰。」神谷軒對著對方抱拳還禮。雖然這種打招呼的方式是東漢語系的人族常使用的,但或許對於艾莉莎而言,扶桑國也算是東漢語系的人族?

      神谷軒沒有繼續在對方的禮數上糾結,而是主動開口問:「一個一隻腳踏進棺材的老人還能夠幫上你什麼?」

      「讓我代替你去參加殺手聯盟的競賽吧!」艾莉莎直接表明了來意。

      「殺手聯盟的……競賽?那可不是競賽。」神谷軒回答到一半,突然意識到,身為『賜死仙狐』,說不定覺得參雜了規則的相互廝殺,就不過只是競賽的一種表現。於是神谷軒又說:「不了,我已經不打算繼續賴著高層的身份了。趁著這個機會,我會把高層的位置讓出去;我不打算出賽,剩下的歲月我打算就靜靜的走完就好。」

      「剩下的歲月?雖然你到老了才練到現在的程度,但是你的壽命怕也能到一百二十。」艾莉莎說:「你可能還有三十年要活。」

      「那無所謂。」神谷軒說:「反倒是你,為何不自己參加就好?這可不是什麼需要特別身分才能報名參加的競賽,你只要找到一枚殺手金幣,你就可以用自己的名義參加。如果你成為最後的十三人,你就是跟我一樣的獨立高層。」

      「這才是我找你的原因啊!」艾莉莎露出微笑。她說:「我不想當高層,我只是想要看看現在殺手的世界中,頂點在哪個位置。」

      「布萊克、冰、殘月。」神谷軒直接回答:「這不是大家都知道嗎?」

      「我存疑。」艾莉莎直接搶著神谷軒的話,說:「我想要親自去試試他們。」

      「首先,他們也不一定會參加這次的挑戰。」神谷軒表示:「再者,我不懂為什麼需要我。你想要挑戰他們,你可以用自己的名義參加。」

      「但我不想當高層。」艾莉莎說。

      「我也不想。」神谷軒隨即明白了艾莉莎的意思。她找上自己,單純只是因為自己是唯一一個獨立的高層,要想說服一個組織,跟說服一個人,畢竟是兩回事情。

      「所以我只是幫你保持原狀而已。你並沒有損失,不是嗎?」艾莉莎說:「萬一我意外失手了,也不過是如你心願的退還高層身分;而我如果成功,你也只是保持原樣,同樣不算是損失。」

      神谷軒大概想了三秒鐘。

      「我不喜歡你特別找來這個地方。」神谷軒說:「也討厭你讓不懂規矩的人跑來這裡,藉此引我出來。」

      「我很抱歉。」艾莉莎低頭說:「所以我一開始就展現了我的誠意。你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知道我真實身分的人。」

      結果是這句話引起了神谷軒的好奇。他忍不住問:「還有誰知道你的真實身分?」

      「至少『紳士』知道。」艾莉莎說。

      「紳士?什麼紳士?」神谷軒幾乎又想了兩秒鐘,才想起來確實是有這麼一號人物。他說:「殺掉紅軍、接任『機構』執行長的那個年輕人?」

      「他也不年輕了啦!」艾莉莎又笑了一次。她說:「都五十好幾了,還算什麼年輕?不過話說回來,你想的沒錯,我就是說紳士。順帶一提,他是我認為最頂尖的殺手之一,如果他肯代表『機構』出席,『機構』就肯定可以再次保證自己的高層地位。」

      「萬一有意外?」神谷軒假設性的問。

      「我萬一有意外,確實可能讓你如願失去高層地位。」艾莉莎說:「但是不管發生什麼意外,紳士都會走到最後。他就是這樣的殺手。」

      注意到不遠處有人逐漸靠近這裡,神谷軒便說:「今天就聊到這樣吧!你的情求我就答應你吧!」

      其實神谷軒答應的理由很簡單,只是單純因為沒有想到適當的拒絕理由,加上經過這段時間的對話,神谷軒已經充分的判斷出一個事實:要是在這裡跟賜死仙狐打起來,自己不一定會贏不說,這附近肯定都會被波及。

      這件事情神谷軒並不樂見。

      「如此就萬分感謝你了。」艾莉莎鞠躬道謝,並說:「那麼這些日子就麻煩『老闆』多多指教了,我的聯繫方式會再通知你。」

      說完話,艾莉莎便利用兩側高樓的牆壁,反覆跳躍至半空中,並迅速消失在遠處的街道。

      神谷軒停留在原地,看著艾莉莎消失的地方一眼,接著便也離開了原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