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打坐

很久以前就開始從不同途徑接觸到打坐這檔事,打坐這兩個字的宗教氣息很強,我喜歡叫這個行為做冥想。算啦,叫冥想也很宗教。沒辦法,這個行為確實被佛教發揮到極至。

雖然一直聽說打坐有不少好處,但我一直沒打算這樣做,因為我沒有宗教信仰,動力不太。直至看到這本書,<<最高休息法-經耶魯大學精神醫療研究實證>>,我再引用兩句書面及書背的標語,「全世界的菁英們都是這樣讓大腦休息」,「具科學正確性的大腦療癒法」,大腦療癒法,我挺喜歡這個新名詞。

身體上的疲憊,的確能用比較簡單的方法消除,我們也比較注重。但很多時候,身體休息完了,仍是覺得很累。或許,是因為大腦沒有好好休息的緣故。

這本書所提供的方法,跟我認知的打坐接近一樣。但這次接觸,讓我對打坐多了點科學跟據。有那麼多研究都証明打坐可以幫助大腦休息,就認真地嘗試吧。

用電話設定了五分鐘,然後坐在床上,閉上眼睛,放空腦袋,感受呼吸,感受身體上的每一種感覺。但一閉上眼睛,滿腦子就崩出很多東西來,我一次又一次嘗試把專注力拉回呼吸又皮膚的感覺上,但一次又一次失敗。這天人交戰的五分鐘,變得無比漫長。

但每次撐過五分鐘後,打開眼睛時,都有種很特別的感覺。甚麼感覺,解釋不清。就像是,腦袋清空了一點東西,突然有一點新的想法。而這次打坐完,腦內有些新的想法,我坐在電腦前立刻把想法打下來,一連,打了四篇五百多字的短文。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只分得出來舒服和不舒服的環境,例如香港說的風水,在都市裡尋尋覓覓一塊靜地,最後也最喜歡跑去台北的林安泰古厝(免費參觀的觀光點),尤其是荷花池涼亭夏天正中午不想吹冷氣得冷氣病,心情不好就窩在那裡吹風。

心情更不好就自找死路往海邊的大風沙刮臉,推薦真得要去有風城美稱的海邊,被風刮起來心情非常好。

沒有打坐的習慣⋯⋯只有慢走的習慣也算是放空腦袋的一種。(辦公室坐久下半身循環不好,又不想要慢跑或上健身房,下班回家路途等於開始運動,久站的人也許就不想要慢走,因個人不同而不同。)

越現代化越是找不到一種思愁嗎?(一種置身在最早認識的安全環境裡。)
2020-03-26 12: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