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哥哥愛妳

        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但那天溫暖的陽光卻成為木下香此生最深的恐懼。

        _

        她是被一陣吵雜聲給吵醒的。

        「二小姐快起床!」貼身奴婢急匆匆地推開了房門,搖晃著熟睡的木下香。

        緊閉的雙眸有了一點動靜,長而濃的睫毛顫抖,預示著睫毛的主人正準備甦醒。

        木下香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的仕女容兒,皺起了眉頭,「怎麼了容兒?」

        「二小姐不好了,那寨中大王正帶領著他的手下往木府飛奔而來,大少爺特讓奴婢來告知二小姐,趕緊逃吧。包袱奴婢幫您收拾好了,您快換身衣裳,二少爺在後院等您。」

        清醒不過半刻的木下香此時被著急的容兒給喊得一愣愣的,似是還沒從美夢中清醒,她根本不知道現在的她正大難臨頭。

        容兒見自己的主子一時半刻還回不過神來,箭在弦上刻不容緩,再也顧不得主僕之分,拉起木下香,逕自的替自家小姐更衣。

        木家於她有恩,木家二小姐待她更是有如親妹妹一般呵護,今日寧死,也絕不讓木下香損傷分毫!

        _

        才剛被容兒拉出房門,木下香便聽到正院那廝殺的喊叫聲,不必親眼看見便可預想的到此刻的前頭必是刀光劍影。

        容兒一刻也不敢怠慢,緊抓著木下香的手往後院奔去,豈料,在路途中有好幾二十個凶神惡煞的山賊擋去了她們的路。

        「你們要幹甚麼?」

        「把妳家小姐給我們,我們就放妳一馬。」

        「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們傷害二小姐。」

        「妳可知道妳家小姐早已被我們大王看上了嗎?今日咱大王就是來迎娶木家二小姐回家的,妳這個做奴婢的看著自家小姐能得個好歸宿不是應該開心嗎?身為她的貼身婢女,妳以後也會來的......爺看妳長的挺好的,不如......跟了爺?」那為首的男人抬起黝黑的手,輕蔑的摸了一把容兒光滑的臉蛋。

        容兒覺得備感羞辱,但眼下自己的榮辱皆為身外之物,力保二小姐平安無事才是要事。

        正當那山賊欲抬手搶過木下香之際,前者的臂膀扎實地中了一刀匕首,他痛的哀號了起來,而所有人的目光則望向利器來的方向。

        「阿香!」是原本守在後院等著木下香和容兒的木宸。

        當眾人分神之際,容兒撿起了地上那山賊掉落的利劍,手無縛雞之力的她根本不曉得如何縱劍,只是恐嚇性的揮舞著。

        「二小姐快跑,這裡有奴婢,誓死都會保您一生平安。」

        「不行容兒!妳得跟我一起走!」

        「二小姐,那年臘梅寒冬,是您牽著奴婢回木府的,若不是您,容兒早就凍死街頭,成為無名屍骨。今日,容兒能做的就是報答您的恩德,容兒......沒有辦法陪著您找到如意郎君了。」容兒頓了頓,嗓音微啞,「下香,連我的份好好活下去。」

        不等木下香回應,容兒轉頭對著木宸大喊:「二少爺,快帶二小姐走!」隨後她便揮舞著手上著利劍,想一傷敵方。

        木宸的功夫不在話下,將手中僅有的匕首精準的拋向山賊,隨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向木下香,拉著她拔腿狂奔。

        哪怕木下香再如何不願意,終究抵不過木宸的力氣,只好快步離開。

        眼淚紛飛,刀劍霍霍,鮮紅滴落,二小姐,奴婢為您殫心竭慮,您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下輩子,容兒,再來和您做一場真正的姊妹。

          _

        木宸拉著木下香來到了後院,坐上了預備好的馬車,急鞭落下,馬兒嘶叫,抬腳便跑。

        馬兒的腳程很快,不用一會兒的功夫便漸漸擺脫了市井的景色,他們進入了山林區。

        還沒從一片混亂中理清的木下香此時正擔心著容兒,急的眼淚奪眶而出。

        她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把容兒自己一個人留在那裏?她可是一個甚麼都不會的姑娘家呀,怎麼可能有辦法對付的住那些身材彪悍的山賊?

        「二哥!停車好不好,我們回去救容兒,容兒不能一個人的,二哥,我答應過容兒,一輩子不拋棄她的。」木下香掀開垂下的簾子,對著正在駕車的木宸懇求道。

        「阿香,妳應該知道,現在情況有多麼危急,我們不能回去了。」

        「二哥......」

        「阿香,大家都是為了妳,妳是我們的寶貝,是父親去世前特別叮囑要好好照料的女兒,我們說甚麼都得拚死護著妳,又怎麼可能讓妳去賤嫁那種人?」

        木下香還想再說些甚麼,忽地,眼前竄出幾十個黑衣人,他們手中都拿著彎刀,背上一籮筐的箭。

        馬兒受了驚嚇,高聲嗚咽幾聲便停在原地不肯繼續向前,車上的兩個人放緩動作,走下了馬車。

        木宸見狀,緊抓著木下香的手,俊俏的臉瞬間冷了幾分,「讓開,否則別怪我劍不長眼。」

        「木二少爺,想你也知道為甚麼我們攔著你吧?把你的妹妹交出來吧。以後作為我們大王的二哥,香的辣的肯定少不了你。」

        「我是不可能把小妹交給你們的,休想把小妹帶走。」語畢,木宸推開了腰間的利劍,寶劍準備出鞘,和敵人廝殺。

        「那咱們就沒什麼可說了。」語音方落,黑衣人手中的劍被高高舉起,劍鋒在陽光下顯得閃閃耀眼。

        刀背刀刃,閃光不斷,硄硄作響,木宸三下做兩下,便已擊傷數人,而在之中還緊緊抓著木下香的肩,絕不讓這些黑衣人有絲毫機會碰的到木下香。

        為首的黑衣人眼見木宸真不是輕鬆可對付的人,伸手往後背一撈,搆到了一支箭,在木宸和木下香絲毫未注意之際,拉緊弓弦,先是射中了木宸的右上臂,再快速重複動作,第二支箭射傷了木下香的左手,木宸吃痛,一不注意便放開了木下香,而身邊的黑衣人便趁火打劫,一把擄過木下香,把她像個麻布袋的扛在肩上。

        眼見占下風的木宸殺紅了眼,下香是他從小保護到大的妹妹,他又怎麼允許有人傷害她?

        天不順人心,敵方的人數過多,再加上木宸的右手意外受傷,導致木宸戰力大減,再一場廝戰過後,木宸的臉上多了幾道傷痕。

        木下香在黑衣人的肩上不停掙扎,無奈男女力氣懸殊,對於她的反抗男人根本無動於衷。

        正當兩人越來越費力於反抗之際,噠噠馬蹄響徹山谷,來人正是慕容家的二少爺。

        慕蓉徹驅馬前來,拔出刀往扛著木下香的黑衣人上一划,對方便痛的鬆開了木下香。

        「香!」慕容徹勒馬,下馬趕緊扶起了木下香,舉起刀對著靠近兩人的黑衣人露出警戒的神情。

        此時,木宸口腔一熱,從嘴裡吐出了好一大片的鮮血,撒在地上形成朵朵艷麗牡丹。

        至此,他們才發現,箭上有毒,而木宸也早已中箭。

        黑衣人舉起弓,蓄勢待發,木宸見情況不對,趕緊跑到慕容徹和木下香面前,為二人擊開了許多帶毒的箭,但終究寡不敵眾,木宸再度中箭。

        「哥!」木下香親眼看著自己的哥哥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不禁悲痛的大喊出聲。

        箭雨沒有停止,慕容徹揮刀擊開了數十支箭。

        「慕容徹,帶阿香離開!現在!」

        「不可以哥!我已經失去容兒了,我不可以再失去你。」木下香抓著木宸的手,像個擺動的波浪股來回搖頭。

        「阿香,沒有哥哥,妳一定能好好活下去的,妳還有慕容徹,把妳交給他,哥哥放心。」木宸邊說邊吃力地拍開朝他射向的箭林。

        慕容徹點點頭,保護著木下香走到馬兒邊,木宸也為兩人充做先鋒,擋掉了許多攻擊。

        「哥我不要走,我不要!沒有你我要怎麼活?」木下香哭著不肯跟慕容徹上馬。

        「妳是我木宸最引以為傲的妹妹,阿香,不要忘記哥哥。」

        語畢,他便將掙扎著不肯上馬的慕夏香推上慕容徹的馬鞍,而慕容徹在確認木下香坐穩以後便以最快的速度驅馬離開。

        木宸轉過身,拔掉了身上的毒箭,嘴角邊的血和臉上的神情顯示了他要保護妹妹的決心。

        終究是以少擊多,黑衣人在停止攻擊繼續追趕後,木宸便早已倒在地上沒了氣息,身上大大小小插了十七支箭。

        _

        阿香,打妳出生,我便兄代父職,護妳寵妳,愛妳疼妳,哥哥又怎麼可能讓妳賤嫁?

        哪怕渾身皮開肉綻,鮮血如注,哥哥也要讓妳平安。

        哥哥為妳中的這十七箭,箭箭刻骨,支支銘心。

        阿香啊,哥哥可能沒有辦法看著妳結婚生子了,但妳要知道,無論何時,哥哥,永遠愛妳。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