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水晶蘋果

水晶蘋果

這顆水晶蘋果是我倆愛的證物。他說。

我從精美的盒子裡,拿出這顆淡粉紅色光澤的水晶蘋果。陽光從落地窗映射進來,灑遍我全身及手中的水晶蘋果,將這顆水晶蘋果襯托的像是有魔法似的。

當妳感到寂寞的時候,妳就把這顆蘋果拿出來,放在陽光底下,朝裡面看,就會看到我喲!老公飛去大陸創業之前的溫柔話語,仍在耳邊。當時的我,只是笑著調侃他說:「你又不是木村拓哉!我幹麻要想你。」

一年過去了,二年過去了,我倆的幸福日子,就在他飛回台灣,我飛去大陸,這樣的來來往往之間度過。而這顆老公在新婚期間買給我的水晶蘋果,早已擺藏在儲藏櫃的最深處,也讓我將它漸漸淡忘在腦海之外。

直到那一通深夜電話。

「呃,鄭太太是嗎?」

我在睡夢中,接起電話,電話的那頭是一個操著山東口音的女人。

「請問妳找她有什麼事嗎?」我感到奇怪,故意不說出我的身分。

「那個,妳可以跟鄭太太說她的先生被綁架了,請她快點回個電話給我。」女人的口氣十分地緊張著急。

「什麼?我先生被綁架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耳朵突然耳鳴了一會兒。

「妳就是鄭太太嗎?我是妳先生公司裡的會計李紅,老闆從昨天就沒有來公司,打給他也沒人接,一直到今天傍晚,才接到歹徒的綁架電話。」

我呆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喂?喂?鄭太太?我們已經請公安在處理了,鄭先生在青島的台商朋友們也都在這兒幫忙。」

「歹徒有說多少錢才會放人嗎?」我的聲音顫抖,眼淚也不自主掉下來。

「目前還在交涉中,現在這裡的情況很混亂。」李紅的聲音也有點顫抖。電話那頭的聲音漸漸消逝,最後斷線。

我顫抖著身體,始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馬上撥著每一個我老公有可能會接的號碼,都是語音信箱。

強忍著恐懼,我從梳妝檯的抽屜裡拿出老公留給我通訊錄,上面寫著老公幾個比較熟的台商朋友的電話。

撥出一個。語音信箱。

試另一個電話,撥出,沒有人接。

我開始啜泣。

再試一個電話。停止使用。

另一個,通了。「哈囉?」電話那頭的男人似乎剛從睡夢中醒來。

「請問李先生在嗎?」我問。

「我是。」

「我是鄭亞民的妻子,請問你這兩天有跟我先生聯絡嗎?」

「咦?我去年就回來台灣了。很久沒有跟他聯絡了……」

「謝謝,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我按下按鍵,掛掉。繼續撥另一個號碼,再另一個號碼……,都沒有一通電話可以告訴我,我的老公現在在哪裡。

坐在空蕩蕩的客廳,我想不到我可以找誰。老公是獨子,他的父母年紀都大了,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心臟病發作的。我的家人全都在美國,告訴他們,又能怎樣。

對了,報警。我迅速開車到離家最近的警察局。

一位年輕的警察,將我說的全部紀錄下來後說道:「我們已交由刑事偵查組受理這個案件,小姐,請你先回去吧。」

「要我先回去?」我沙啞的說。

「對,我們會開始偵辦,如果有進一步的消息,會馬上通知妳。」

清晨,我趕去機場,等待,買機票,趕搭飛機去香港辦落地簽證,轉機,飛到青島。下了飛機,坐上計程車,一路直奔老公在青島的住處。一上樓,整間屋子早擠滿了人。

「鄭太太!」李紅叫住了我,「公安說歹徒已經抓到了。」

「我先生呢?」沒有人回答我。我看著老公屋裡的每一個人。

「目前下落不明。」一位公安走到我身邊,並拿給我老公的黑色公事包說道:「這是妳先生的吧?」

我點點頭,那是幾個月前老公要飛來這裡之前我買給他的。

「我們會繼續搜索妳先生的下落。」公安說完,帶著一堆人離開了。

我呆坐在客廳,抱著老公的公事包。每一個來關心的人,要離開前都來拍拍我的肩膀或是跟我握個手。

我從傍晚坐到深夜,從深夜坐到清晨,一直呆呆地望著前方。

曾經,我倆坐在這張三人座沙發上,看著我從台灣帶過來的電影。曾經,我倆坐在這張沙發上吃著燒烤,在這張沙發上做愛。好像夢境。

我想我一定在作夢。他的體溫是這樣永遠地、沒有距離地包裹著我的全身,即使他在青島,我在台灣。

我一定要做些什麼。楊玉玲妳要冷靜一點呀。我這樣告訴自己。可是,我真的好害怕。好可怕。怎麼辦。

整個夜晚,我都在發抖。

這個陌生的地方。

窗外的黑夜逐漸降下藍幕,清晨的陽光一點一滴慢慢地從落地窗強烈地透射進來,突然,我想看看老公的公事包。

我伸出無力的指頭,打開黑色公事包,那顆水晶蘋果竟意外地躺在裡面,像一顆紅色血球,讓我嚇了一跳,將公事包甩到牆角。

坐躺在另一張沙發,留下來陪我的李紅,被這一聲突來的聲響,吵醒。

「怎麼啦?」她站了起來。

公事包甩到牆角,一落地,水晶蘋果就滾了出來,滾到陽光底下,淡粉紅色光澤閃閃發亮。

「好美呀!」李紅走過去,想撿起這顆水晶蘋果。

「不要動它。」這東西怎麼會在這兒?我感到恐懼。

當妳感到寂寞的時候,妳就把這顆蘋果拿出來,放在陽光底下,朝裡面看,就會看到我喲!

老公溫柔耳語的畫面閃過我的腦海。

我走到落地窗邊,拿起水晶蘋果,放在陽光下,朝裡面看。

「老公?你在裡面?」我看見老公被困在水晶蘋果裡了,他張著嘴,好像在喊叫,好像要我放他出去。

「鄭太太?妳說什麼呀?」李紅臉上充滿恐懼。

老公!我拼命叫喊哭著,在水晶蘋果裡的老公也奮力敲打著無形的牢籠。

「鄭太太,妳幹什麼呀?」李紅抓住我的手。

「他在裡面。」我將水晶蘋果拿到李紅面前,「老公被困在裡面了。」

「啥裡面?這蘋果裡面什麼都沒有呀。」李紅抓著我的雙手正顫抖著。

「妳走開。」我用身體撞開李紅,迅速高舉起水晶蘋果,狠狠地用力摔到地上,水晶蘋果應聲而裂成粉碎。但是,地上就只有碎片而已,老公呢?沒有?我呆坐在地板上,望著一地碎片。

愛的證物,沒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