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這個地方,那些故事(二)

《有沒有一個人,讓你忘不了她?》

某一天,與同事在居酒屋小酌一番,我那失戀的同事突然問了這句話,大家都說,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沒有女人的那種細膩情感,所以,我從來未向他人承認,我心中一直有這麼一個人。

「你說,分手容不容易,好容易對不對?」

酒過三巡,一臉醉意的好同事搭上我的肩,留下只有男人之間看得見的眼淚。

「唉喔...沒事啦!失戀嘛!今天喝它個夠,明天你就好了。」

我送上一杯酒,安慰眼前這位失戀痛苦的人,我也灌下一杯酒,嚥下那段塵封的記憶。

「靠,頭也太痛。」

模糊的記憶裡,我搭上計程車,先把失戀的好同事送回家,我自己才狼狽地回到家,倒頭就睡。

還好今天是週末,喝它個頭痛欲裂也不用怕上班,好久沒有這樣喝酒了,我看著鏡中頭髮凌亂的自己,摸了摸一夜長長的鬍渣,還是認命的盥洗。

洗好澡,換上舒服的居家服,走進廚房拿了吐司和一罐每天必喝的咖啡,坐進書桌前,打開電腦,按進熟悉的網頁。

「還是不加我好友啊...」

我嘆了一口氣,看著網頁發呆了幾秒鐘。

網頁中的個人網頁,是她的私人社群,因為沒加好友的原因,我永遠只看的到名字和照片,卻不知道她的任何消息。

她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很老套,對吧!記得有一段時間,我聽說過她喜歡我,我也對她有好感,只是又覺得彼此太熟悉了,她知道我的所有,自己似乎無法輕易的喜歡上她,還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是否認與她有任何關係,再有一段時間,我躲著她,直到我們各自搬離家,我交女友、結婚、離婚,似乎就不曾再聽過她的消息。

某年回老家過年,我看到她家有人出入,但沒有看到她,原以為我們一直有聯絡的媽媽到那時才知道,我和她斷聯了這麼久。

「她,等了你很久,你知道嗎?」

媽媽當時是這樣告訴我的。後來聽媽媽說,她離家以後學業、事業有成,但感情一直空窗,直到聽到我結婚,她只是對媽媽笑了笑,把我請媽媽轉送的喜帖收了下來。

我一直以為我忘了她,但其實我沒有,結婚後,我曾經偷偷搜尋過她的消息,也用媽媽的名義試圖加她社群好友,但都無疾而終,我只想知道,她好不好。

【好友審核通過,您們現在已是好友...】

突然,網頁跳出視窗,是通過社群好友申請的通知,她,也傳來了訊息,我垂在鍵盤上的手不知道該怎麼做。

陽光和煦,這天,是我們重新連繫的第7天,她約我出來吃飯,我穿上合身的休閒服,梳了個看起來清爽年輕的髮型,穿上新買的休閒鞋,像是第一次約會般帶著忐忑不安的心赴約。

「這是我男友,介紹你們認識。」

她坐在我眼前,用清楚的語調向我介紹坐在她身邊的男人。呿,一臉冰塊樣,她怎麼會喜歡上這樣的男人。

「你好。」我看向他的眼神帶點敵意,他看我的眼神亦是如此。

這一頓飯吃起來氣氛有點尷尬,我試圖講些以前共同經歷過的事想引起與她的共鳴,但她似乎沒有太多反應,更多的是,刻意的疏離。

「今天這頓飯後,我會把你的好友取消掉,我和你的關係,就停在這裡吧!」

她放下餐具,擦了嘴,看了眼一旁的冰塊臉男人,似乎像下了很大決心後對我開口說道。

「可以不用這樣...」

我有點錯愕,我完全沒料到她會這樣對我說。

「我知道你有段時間在找我,我也知道你之前發生的一些事,不過,我想我們的友誼早就停在你避不見面的那時候,不過這些也都過去了,就這樣,祝福你,我們先走了。」

她含著眼淚略帶顫抖的聲音對我說,牽著她的男人似乎把她牽得更緊,她說完,不給我任何解釋的機會,頭也不回地離開,陪著她的男人禮貌性地向我頷首後也跟著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

「謝謝你。」

女人與男人離開餐廳後,坐上轎車,女人開口對男人說。

「有必要斷的這麼絕?」

男人不太懂女人的真正用意。

「他找了我一段時間,只是以前他的避不見面讓我很受傷,我想現在也沒有必要硬要維持這段用青梅竹馬綁架的感情。」

女人回應。

「除了謝謝我,你要用什麼報答我今天把整個人借妳?」

男人頑皮的開起玩笑詢問。

「總不能叫我以身相許吧!這代價會不會太大了一點。」女人也玩笑回應。

「不然,就把假的變成真的,當你男友,如何?」

男人與女人四目相覷,氛圍安靜的只有來往車輛的轉運聲和人行道上人們的交談聲。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