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夸父之囚

「哇!我們家芬考上了政大呀?」女人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果然是爸爸的好女兒,就是這麼厲害。」男人帶笑的聲音傳進女孩的耳裡,那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女孩坐在床上忍不住握緊拳頭,低頭看著自己無法移動的下半身,爸媽眼裡永遠只有姐姐,姐姐貼心、姐姐可愛、姐姐成績好、姐姐善良,是家裡的驕傲。

而她呢?半身癱瘓,是家人眼中的負擔。

但是她會變成這樣是誰害的?當初要不是姐姐把她推下樓害她癱瘓,現在她可能是代表國家比賽的舞蹈選手!

可是呢?爸爸不相信她的話,總說是她想誣陷姐姐,對姐姐百般疼愛,對她卻是萬般嫌棄,她到底是不是爸爸的孩子?

她真的好努力、好努力,努力考上好學校、每天推著輪椅幫忙做家事、當家教減輕爸爸的負擔......

可是爸爸從來沒有多看她一眼,即使她的成績比姐姐好、做的事比姐姐多,爸爸會誇獎的永遠都不是她——因為有姐姐在,哪怕姐姐是後母帶來的孩子,不是親生的,他的眼裡還是只有姐姐。

如果沒有姐姐......那該有多好。

轉頭看向牆壁上掛著的相框,那些是她小時候參加全國舞蹈比賽的照片,不過......都只是過去了。

女孩緊緊閉上眼,睡吧!睡著了就不會覺得難受了。

————————————————————————

再次醒來,女孩待在一個黑暗的室內,她忍不住一愣,這裡是哪裡?她不是在她的房間嗎?怎麼睜開眼便到了這裡?

正疑惑著,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妳是莫薰妤?」

女孩警戒的看著漸漸走來的黑影:「你是誰?」

「這不重要,重點是妳要幫我完成一個任務,沒有完成妳就不能回到現實世界。」

「為什麼是我?還有......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因為妳剛好是被選中的那個人,也許是因為妳想追求的東西跟他一樣吧!反正妳必須完成這個任務,不然妳回不去原本的世界。」

女孩皺起眉,不回去也無所謂,反正那個家的人都只重視姐姐不是嗎?

但是......如果回到現實世界,至少還有房間裡的那些照片可以看著回憶。

算了,反正留在這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這裡看起來什麼都沒有,也沒有認識的人。還不如回到現實世界......至少還有那些回憶陪伴:「什麼任務?」

「幫夸父完成他想追求的目標。」

「夸父?那個逐日的夸父?」

「沒錯,就是妳想的那個夸父。」

「這根本不可能啊!你隨便去問一個路人,大家都知道夸父最後沒有追到落日!」

「妳又確定夸父想追的是落日嗎?」男人淡淡的看著她,女孩一愣,難道不是嗎?

不過愣神了一秒,男人推了她一把,女孩往下墜落,她嚇的抱住自己的頭,閉緊雙眼,不過預想的疼痛竟然沒有襲來?

女孩緩緩睜眼,她躺在地上,映入眼簾的是滿室明亮,這又是哪裡?

「妳是誰啊?」一個魔鬼裝扮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女孩嚇了一跳,撐起身子想往後退,不過卻因為下半身沒有知覺再次摔倒在地。

「你、你又是誰?這裡是哪裡?」女孩吃力的坐起,打量的看著魔鬼。

「我?我是魔鬼,看不出來嗎?」魔鬼笑了,「至於妳在哪?妳在某個笨蛋的內心裡。」

「笨蛋?哪個笨蛋?」

「一個叫夸父的笨蛋,整天只想追到落日,想也知道不可能。」魔鬼丟給她一面鏡子,「妳看看,從這面鏡子可以看到夸父喔!」

女孩半信半疑的拿起鏡子,仔細一看,竟然真的看到了人影!

那是一個男人,汗流浹背的在沙漠中走著,累了就坐下來休息,休息完再往前走,似乎怎麼也不會累。

「是不是很蠢?」魔鬼嗤笑著,踹了身旁的牆壁一腳,「喂!蠢蛋!你的夢想不可能實現的,你追不到太陽的!」

鏡子裡的夸父腳步一頓,轉身迷茫的看著身後的一大片荒漠。其實在沙漠走了那麼久,他也有些累了,但是努力了那麼久,他......應該要放棄嗎?

女孩這才回過神來,想到如果沒有幫夸父達成目標,自己就無法回到現實世界,女孩連忙大喊:「不!堅持下去!你已經努力了這麼久,不可以在這裡放棄!」

夸父一愣,隨即笑了笑點點頭,沒錯,他已經努力了這麼久,他一定會成功的!邁開腳步,夸父堅定的繼續往前走,女孩鬆了口氣,幸好,幸好他沒有放棄。

「妳......為什麼想鼓勵他?妳不覺得他很蠢嗎?落日根本追不到的啊!」魔鬼疑惑的看著她,轉身又踹了一旁的牆壁一腳,「喂!廢物!你追不到的!落日怎麼可能追的到呢哈哈哈!」

「你確定,他想追的是落日嗎?」不知怎麼的,女孩突然想到剛剛那個男人跟她說的話,她似乎......有點懂了。

「嗤,妳傻了?他追的不是落日,不然是什麼?」

「他追的是認同,他想要的,只是能夠被認同、被注意、被肯定。」

「喔?就跟妳一樣?」魔鬼凝視著她,下了個結論。

「......」女孩沒有多話,但是她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沒錯,就跟她一樣,努力的想表現到最好,只為了換得父親和繼母的注意與認可,只是......她最終依然無法得到關愛和認同,他們的眼裡依然只有姐姐......永遠只有姐姐。

如果姐姐不在,那該有多好?

魔鬼笑了笑:「妳鬥不過我的,我絕對不會讓他達成夢想。」

「為什麼你不讓他達成夢想?這對你有害嗎?」

「噗哧,當然沒有。」魔鬼笑了出來,「純粹好玩而已,看到別人因為不能實現夢想而感到絕望,不覺得很有趣嗎?」

女孩緊握著手中的鏡子......她不覺得。她也是被迫放棄夢想的人,怎麼可能覺得這有趣?

「我會幫助他的。」女孩堅定的看著魔鬼,魔鬼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喔?那如果我告訴妳,只要妳幫助我讓他失敗,我不但可以讓妳回到現實世界,還可以幫妳復原妳的雙腿,讓妳可以繼續跳舞呢?」

女孩一怔,可以繼續......跳舞嗎?可以像之前一樣,在舞台上發光發熱,得到大家的認可嗎?

可是、可是踩著夸父的屍體往上爬......這怎麼可以?不!她辦不到!

「不,我不會答應你的。」

魔鬼又神秘的笑了笑:「那如果妳不再鼓勵他,讓他放棄,我可以幫妳回到現實世界,還可以幫妳除掉一個人,怎麼樣?那個人在這世界上的痕跡將永遠被抹滅,不會再有人記得他。」

「除掉什麼人?」女孩愣了愣,皺起眉頭看著魔鬼,他到底在說什麼?

「妳想除掉誰都可以,例如......妳似乎有個很討厭的姐姐吧?不想除掉她嗎?這樣爸爸跟繼母就只會注意妳囉!」魔鬼微微挑眉,挑著一抹笑看著她。

女孩微愣,除掉姐姐嗎......可以嗎?

可以除掉那些害她放棄夢想的人,還可以讓她繼續跳舞達成夢想?真的......可以嗎?那夸父怎麼辦?她要如此自私,為了自己犧牲夸父嗎?

女孩閉緊了雙眼,滿臉痛苦的思考著,過了幾分鐘,女孩緩緩睜眼,眼底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不,我要除掉繼母。」

只要沒有了繼母,就不會有姐姐的存在,父親也不會再娶,她也不會半身不遂,她依然是那個揚名國際的舞者,爸爸的眼光一定會永遠都在她身上。

而夸父......只能對不起他了,反正大家都覺得夸父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不是嗎?人本來就是自私的,她為自己想也沒什麼不對,對吧?

「呵呵,好!」魔鬼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那就讓我看看妳怎麼打擊他吧!」

女孩握緊拳頭,拖著殘廢的雙腿吃力的向最近的那堵牆爬去,往「牆壁」用力一捶,女孩知道,這一下捶的不是牆壁,而是夸父的心:「笨蛋,你努力了那麼久,不也都得不到別人的認可嗎?你真的以為努力就有用嗎?別傻了!在別人眼裡,你就是蠢蛋一個,別人永遠不會認同你的!」

女孩緊握的鏡子裡,夸父停下了腳步,長時間的缺水讓他再也走不下去,他緩緩倒下,眼神漸漸變得渙散,臨死前的最後一個念頭,為什麼努力了那麼久,終究沒有人認同他呢?

魔鬼看著這一幕笑了起來:「很好,沒有讓我失望,答應妳的我會做到,妳可以回去了。」

眼前一黑,女孩失去了意識,迷迷糊糊中,她聽到那個神秘男人的聲音:「妳會後悔的。」

再次醒來,女孩回到兩年前,父親還沒有娶繼母的那一年。

——————————————————————————

     

兩年後......

     

「哇!我們家芬考上了政大呀?」女人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果然是爸爸的好女兒,就是這麼厲害。」男人帶笑的聲音傳進女孩的耳裡,那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女孩坐在床上握緊拳頭,低頭看著自己無法移動的下半身,她總算知道當年魔鬼那個意味深長的笑是怎麼一回事。

繼母的確消失了,但是爸爸娶了另一個繼母,繼母依然帶著一個姐姐,那個姐姐依然搶走了父親所有的目光。而她,依然逃不過被姐姐推下樓的命運,最終半身不遂,永遠無法跳舞。

女孩靠上床頭櫃看著窗外的星空,眼底有著淒涼,夸父啊!為什麼我們都這麼努力,依然得不到認同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