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的身體不是你的(微微H)

        黑夜男子翹著二郎腿點著煙坐在夜店外的戶外陽台,風吹散他的亂髮,店員們安靜知道不去打擾這位熟客將通道的門把掛上禁止通行。

        管理內場的經歷忙內忙外的需要透透氣,歡愉的時間熱點過了,剩下盡歡後的殘溫,簡單來說就是打烊和打掃。拿著酒杯和香煙給一直待在外面吹風的人。「心情不.....錯?」原本以為他心情不好來喝悶酒抽煙放鬆,怎麼煙沒有點,酒也沒有開。疑惑的語調比表情先跑出來。

        抬起頭看著好友的表情及手上的酒桶裝著瓶酒,「誰請?」他沒有點酒。

        「怎麼?你現在可以大家請都要看你的喜好...」酒桶裡冰著瓶酒,夜晚的冷風冷得嗦哆,怎麼可以在這裡待這麼久。「不冷嗎?」頭點了點包廂位置在指著瓶酒。

        「激將法,對我沒有用。」這個好朋友是在看他笑話,現在的他沒有被冒犯的情緒,而是嘴角掩飾不住的笑意。

        「總有需要。」直接說開這就要不要喝,給眼前這位現在成為話題的好友。「多來走走,坐著也行,你光是坐著就不少人打聽你。」

        男人聽到這樣的讚美嘴角笑著,「女人真現實。」將酒桶推開。

        「我好心來陪你解悶,連杯酒都喝不到一口,最貴而且是最好的。」酒桶裡的酒可以他好幾個月的薪水,重點的重點是請的。

        「如果可以許願,你會放棄嗎?」悶悶的聲音說出口。

        「許阿.....不許的人是腦袋壞了。」好友指著酒瓶後,雙手在空中比著曼妙的曲線,大木頭給我看懂。「是人都會許。」是男人就給我吃下去。

        手捂著嘴角壓抑笑意到最後放聲大笑,用手撥弄著瀏海。「對啊⋯⋯為什麼不許。」視線落在手機上的一封信,這一點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不許,誰沒有慾望。

        「工作嗎?」太了解這位朋友,話題開始就好好的聊下去。「你最近很奇怪一直看著手機,工作太多處理不完?」

        視線落在酒桶裡的瓶酒,最貴也是最好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得到最好,現在送上來在猶豫什麼,算是給好友面子。「去看看。」簡單收拾東西進口袋裡。

        「怎麼了....」說要一起去包廂,現在不移動腳步在玩什麼把戲。

        「快走,不要問。」拉著好友惡狠狠的要他快點帶路,該死身體怎麼會突然發熱起來,手拉著他的衣領他現在非常需要。

        「可以,樓上房間。」拿出鑰匙要他快點上去,他可以慢慢喝酒犒勞自己這條線牽起了。

        男歡女愛情場交戰豎直的角度,女方感到性趣嘴角笑著等待著歡愉的運動,高手過招交手遲遲不來的衝擊,試著回頭卻頭被一把壓制住「怎.....」

        可惡,怎麼回事........

        身體的慾望滾熱的發汗,就X一步腦袋一直抗拒不願意探索向內,女聲的說話惹他煩躁,抬高女方的臀部尋找好的角度,女方的手背向後面探索角度的可行性,比他更積極的邀請,這樣的舉動讓他生厭。

        進退兩難,對方積極的邀請他這樣是怎麼回事。

        快進去啊⋯⋯

        男人瞬間汗毛豎起變成冷汗直流,將棉被給女方蓋著,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女方,緊拉著棉被。

        「怎麼了?.....」女人用手撥開亂髮視線落在男人身上,就差不多要進入好玩的事,男人用浴巾圍著下半身在空氣中一直看著。「鬧鬼嗎?」語氣中的驚恐壓過慾火。

        男人回頭在嘴上放上手指要對方安靜冷靜不要出聲,他懷疑他聽錯了,床上的女人嚇得抱著棉被往浴室衝衣服急忙的穿上,拉開房門不穿高跟鞋赤腳直奔出去。

        「怎麼了.....?」酒喝好好怎麼突然說鬧鬼,這樣對他的商譽會有問題,連忙衝進房間,好友下半身圍著浴巾撐起來的高度。「你先處理處理,在處理鬼的事。」退出房間連忙帶上門。

        男人低頭看著沒有消退跡象,心中默默地說.....不會又是......難受地走進浴室裡,打開冷水從頭淋下帶著熱度往下走,他要知道是不是........

        整理好穿上準備的浴袍,拿起抽屜裡的必備的聖經,最近一連串怪異的事,到底是誰做的,誰有這個能力這樣穿梭.......(待續)

就是故意斷在這裡,噗噗噗......作者最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