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 H 《Fork&Cake》

默默菈有與提提力大(無窮)

不知是從何開始,無窮感受到了一種若有似無的香氣,來自於靈魂之上,香甜氣息帶來無限渴望,想找出那氣息的來源,卻每當在靠近時,又失了香氣的源頭,帶著那氣味的傢伙似乎有意識地閃避自己,無窮不想知道那是誰,卻心裡有了個底。

漢格力家族,是這世界佔有不小地位,作為食魂怪一族,貪食的慾望本就是他們的天性,他們品嘗世間之中各式的佳餚,並不是說他們偏食,而是極高的挑選標準,令他們對於食物有所篩選,雖然本質上他們什麼都吃。

這一族當中有一個傳說,在你的一生當中必有一個命定之人,他散發出的香甜氣息,令你感到渴望,你會發自內心的追尋,想將那人拆吃入腹,理智卻時時刻刻告訴你,停下,那是你的愛人,你不能這麼做,你會後悔一輩子。

是的,那一個你所想吃食掉的那一人,必定是你的愛人,就如同詛咒一般,愛你愛到骨子裡去,這一點都不浪漫,這至少對於漢格力家族而言,是種慢性毒藥,飢渴感每分每秒侵蝕你的神智,渴望飲他的血,食他的骨肉,一點一點品嘗對方的臟器,直到最後連同靈魂一起吞噬掉對方的心臟。

無窮自認是自制力極強的人,至少對於這誘惑一般的甜味,他總能克制,不帶有一絲疑問,他是這世界無情之人的典範,他能不眨一眼的欺殺老弱婦孺,又或者將一名男人侮辱至死,這些行為對於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飯,畢竟他是連自己的至親之人都能下手。

他是一名將軍,以最高規格的規範管束自己,也同樣嚴以待人,尤其是他僅存的家人,他的弟弟默默菈有,一個懦弱膽小,沒有足夠實力,僅能依靠他一點小聰明存活下去的傢伙,年紀實在是太小了,弱小的不足以啟齒,對於無窮而言,簡直是家族的恥辱。

啊!是什麼時候聞到這股香氣呢?無窮似乎想起來了,似乎是在某場宴會之中,當他與他人交談之間,有意無意地回頭,看見自己愚蠢的弟弟,不小心一個踉蹌,將人絆倒在地,那名倒楣的女士甚至不小心被紅酒給潑灑,大紅的禮服多了一塊污漬。

默默菈有的精神似乎正在恍惚,忽然身軀一震,知曉自己犯了個大錯,連忙將人給扶起,眼神飄移,貌似在尋找某人,當他的眼神與無窮對上,默默菈有知道自己完蛋了,那是極為嫌惡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個畜生。

回到家後,默默菈有是被摔進房間的,他知道接下來等待的將是酷刑,肉體與精神的折磨,他跌坐在地上,而無窮則是拉了一張椅子,高高在上的神氣,又讓默默菈有低下了頭,那人一言不發,只是直直面向他。

「非常抱歉,兄長,我只是有點精神不濟……」默默菈有被肅殺的氣氛給驚住,不敢喘大氣。

「為何?」

「因為、因為……」默默菈有不敢說,近日以來,無窮所指派的任務實在太過艱苦,他能力不及,導致精神都有些支撐不住,一個疏忽造成現在的局面,但他對於無窮的指令不敢有怨言,如果現在說出的話,簡直像在責怪無窮,無窮靜默不語,只是離開房間拿回了兩樣物品,槌與釘。

「鞋子脫了,釘下。」默默菈有震驚,他不是沒有聽清楚,他的神情都快哭出來了。

「拜託了,兄長,不要這樣,沒有下次了,我不會再犯這樣的錯了,拜託不要……」那是極為高壓的管教,這是懲罰,叫人精神給逼得崩潰,默默菈有想哭,但他不敢,只敢縮著身子,不停顫抖,他不敢直視無窮。

無窮沒有說話,只是把東西拋在他的面前,物品重重摔在地上,發出響脆的聲音,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把默默菈有拖入地獄,就這樣過了沉默的一分鐘,意識到自己的抵抗無能,默默菈有覺得全身癱軟無力,他自暴自棄的脫下鞋子,狠狠摔在地,這是服從中的抵抗,拿起一根釘子,對準自己的腳,槌下。

血腥氣息瀰漫在空氣之中,無窮卻覺得有些恍惚,覺得這樣的氣味有如蛋糕般香甜,甜甜膩膩,黏黏膩膩,纏繞在他的身周,看著快疼暈過去,渾身冒冷汗的默默菈有,本該撒手不管的無窮,著魔般地將人給帶上床,輕柔地捧著帶有鐵釘的腳,親吻,舔舐著細細密密的血珠。

啊!就是這個時候啊!無窮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命定之人,他知道自己是個無情的混帳,但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人,尤其對象是自己最為鄙視的弟弟,背德的愛,扭曲的愛,禁忌的愛,無窮只覺得好笑,如果真是愛,自己肯定是把默默菈有給吃了,也不會留一滴淚的怪物。

恍恍惚惚之間,默默菈有看著舔弄自己腳背的男人,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啊,這個人肯定是瘋掉了,才會如此對待自己,而自己,則是成為這個怪物的盤中物,到了最後實在是受不了,終究是疼暈過去了。

替人把傷口給處理之後,無窮就離開了,不帶有一絲憐惜,他甚至是摔上門走的,驚擾到正在噩夢之中的默默菈有,而這大概是默默菈有十一歲,無窮十八歲的事。

時間跳轉到了默默菈有十四歲,在他又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之後,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慘了,無論怎麼樣的乞求,結局都是不會有好下場,他甚至已經預想好自己的慘狀。

好痛苦,精神上有如被關在暗室之中,不見光明,畏懼黑暗之中潛藏的怪物,恐懼之感隨時籠罩著他,默默菈有癱坐在地上,已經沒力顫抖,他想死的心都有。

他那個驕傲的兄長,是家族的門面,非凡卓越的成績顯現他的優秀,年紀輕輕就當上將軍,而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軍師,雖然也是跟在王的左右,但隱藏在那上流表面之下,是多麼低下扭曲的家庭關係。

自己的母親、父親不值得一提,早早就已死去,他家人僅剩無窮一人,而那高壓的、變態的管教方式,讓自己活得不像一個人,而是生來被貶低的廢物,想到這裡,默默菈有的脖子彷彿被扼住一般,他覺得難受到難以呼吸。

看向窗戶,那片明亮寬廣的天空,為何就連一絲陽光都照不進他的心窩呢?默默菈有突然笑了,笑得燦爛,他走向了窗台,一躍而下。

即使他知道死不了,因為他只在二樓。

當他再度醒來,他看見自己的兄長正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書籍,自己的傷勢並不嚴重,只是稍微牽扯到傷口之後,他吃痛得發出嘶的聲音,接著他嘗試坐起身,看向了無窮,無窮連一眼都沒有給他,只是翻著書。

「我好恨你。」默默菈有低下頭。

「嗯。」

「我想死。」他的雙拳緊握,指甲刺入掌心。

「嗯。」

「為什麼……你要這樣折磨我!」默默菈有向無窮丟出了枕頭,不偏不倚地被接住,無窮終於抬起頭,冷淡地看向了默默菈有。

「你想表達什麼?」

「我不是你的家人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甚至……不曾正眼看過我……」默默菈有頹然倒躺在床,一隻手臂蓋過了眼睛,嗚嗚地哭泣。

過了好一陣子,默默菈有猛然從床上跳起,脫下自己上身的衣服。

「給我看清楚,這些全部都是你給我的傷痕!你這該死的怪物,你就是個沒血沒淚的怪物!」默默菈有的身上,全是些歪曲的疤痕,有深有淺,新舊不一,如同蟲子一般,密密麻麻的伏在身上,佔據了更大面積的是深沉的烏青,這還不包括衣服蓋住,沒露出來的部分,例如他永遠也忘不了,腳背上的釘痕。

不發一語,無窮站起了身,脫下了外套,修長的手指將一顆顆鈕扣解下,嶄露的是男人的肌肉與線條,而默默菈有看見的是,刀刀致命的傷痕,無一不是朝著心臟刺下,只是隨便被包紮起,如果不是大命不死,就是這男人實在太過好運,能存活至今。

傷痕有新的,有舊的,甚至其中一道新的傷,還泛著血珠,默默菈有呆愣住,這致死的傷勢,男人卻坐在他面前看書?

「不要忘記了,我們是漢格力家族,你和我是同樣的怪物。」食魂怪,這世界悲哀的其中一種存在。

「你可曾感到飢餓?」冷靜下之後,默默菈有突然聞到一種香氣,甜膩的引他有些發嘔,卻又激起他的食欲,身體每一處都在叫囂,渴望吃食這一男人。

「你沒有。」無窮拉扯住默默菈有的頭髮,將人跩到床下。

「因為痛,是唯一讓我們保持清醒的方式。」默默菈有受不了慾望,忍著頭皮的鈍痛,他喪失了理智,朝著無窮的脖頸咬下,帶著鐵鏽味的血液在口中蔓延,又有些甜膩的好似方糖,他們是彼此的命定之人,默默菈有或許不知道,但是無窮知曉,而這是他一直隱瞞的事。

默默菈有掂起腳,雙手環上無窮的脖頸,失神的眼眸帶有慾望,他不願再看到這一男人,閉上了雙眼卻又吻了上去,一直以來的平衡終於失控了,他們彼此撕咬著,啃咬對方的唇。

兩人一同摔到床上,無窮的動作粗魯霸道,穩住默默菈有的頭部,唇舌交纏,肆意狂妄地侵襲他口腔,吸吮每一個角落的液體,不時輕咬默默菈有小巧的舌頭,吻得讓人窒息,終是喘不過氣來,默默菈有只能捶打無窮的胸,讓他停下。

好不容易停下,無窮改襲上了默默菈有的耳垂,小力小力的撕咬,好似在吃食軟糖一般,香氣,無窮滿鼻腔都是身下嬌小人兒帶來的氣息,無法克制的深吸一口氣,他的底線終究是崩潰了。

一路吻下,來到胸前的紅櫻,無窮吸咬著右半邊,覆上一隻手在另一邊,輕挑地玩弄,不安分的腿部不時磨蹭下體,惹得人嬌聲連連,默默菈有難耐挑逗,身子一直扭動,無窮花了好些力氣才制住人家。

無窮沒想過要好好待人,性格惡劣地輕捏人的乳尖,修長的指甲硬是給人留下不少紅印,太過刺激,默默菈有卻又無力抵抗,他總是無法逃離男人的壓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無窮給折磨。

「拜託……別這樣……」默默菈有輕喘著,請求無窮別再刺激人,反而得來敏感腰間的一陣掐弄,嗚咽幾聲,不敢再說話,無窮終於脫下人的褲子,隨意地丟到地上,默默菈有全身光裸,展現在無窮面前。

由於太過羞恥,默默菈有只得掩面,全身交由男人動作,無窮寬厚的手包覆人小巧的性器,上下動作一番,挺立了起來,連自己自慰都沒有過幾回的默默菈有,第一次卻是獻給自己的兄長,一直以來維持的原則,全由這一人給打破。

男人輕輕操弄,溫柔的好似不是平常的他,卻又在下一刻,玩弄起默默菈有的囊袋,手指不停翻攪,默默菈有繃緊腿部,交纏住無窮,最終是忍耐不住,發洩在無窮手裡。

滿手濁白的液體,無窮沒說什麼話,伸出手指,用精液代替潤滑開發人的後庭,先是一根手指,不滿身體裡有異物,默默菈有卻又緊咬著不放,抽動了一會兒,才又放入第二根、第三根,模仿性交抽送,直到按到了一點,可憐的人兒驚叫出聲。

無窮了然於心,頑劣地戳弄那點,默默菈有絞緊腸道,細緻地包覆住,無奈太過敏感,本消下去的性器又站起,由於不滿意自己被單方面玩弄,默默菈有跩下無窮的褲頭,直到碰觸到無窮的碩物,才知道差距有多大。

驚愕地別過頭,默默菈有吞嚥口水,眼睛慌亂地不知放哪才好,為了玩弄人,無窮牽著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分身上,讓人上下操作,熱度就快燙傷手,無窮終於放過默默菈有,對準人的後穴,慢慢推進。

被填滿的感受滿足異樣的被征服慾,卻又逼出了幾滴生理淚水,男人的動作緩慢,默默菈有感覺下體好似火燒、撕裂,男人終究與他尺寸不符。

「嗯、嗯……啊……」不敢大聲喘息,生怕再得男人惡意地調弄,默默菈有咬緊自己的手背,忍下了聲音,卻又等不及男人的動作,扭擺起腰肢,配合起無窮抽插的動作。

無窮開始猛烈地抽送,激烈地彷彿要把默默菈有的肚子用壞,腸道被擠壓填滿,吞吐著巨物,默默菈有難受著,卻又逐漸喪失在快感之中,無窮惡意地堵住小孔,快要發洩的默默菈有頓時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拜託……我快要……」默默菈有根本羞恥的不敢說出那字,只是再三請求讓他解放。

「說,你要什麼。」

「拜託,讓我……射……」他帶著哭腔,仍舊是崩潰的說出話。

無窮終於放開了他,默默菈有一陣一陣地吐出精液,迎來了高潮,他全身脫力,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有股熱液灌注在腸道之中。

終究是受不了這背德的關係,默默菈有倒躺在床上,手捂住面容,開始啜泣。

「我好恨你。」

「嗯。」

「但是為什麼我又愛你?」

「……」無窮終於出不了聲。

直到默默菈有昏睡過去後,無窮才默默地開口。

「因為我也愛你。」那是絕對不能被聽到的言語。

------------------------------------------------------

想要下集嗎?給我評論吧!

看在我是坐在我媽面前打的。

拜託啦!這真的對我很重要!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故事背景和設定很有趣呢。很喜歡叉子和蛋糕的意象〈3
是說釘子釘腳背感覺就超痛的(忍不住摀腳)。
2020-02-14 18: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非常感謝回應,之後會有更多兩人互動的!
2020-02-15 19: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