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夏末未泯//章回片段

    在男子手腳並用從地上爬起的同時,我縱身自樹上躍下,感受著風在耳旁快速掠過的清涼以及那一瞬間的失重感。

    「敦!」女子察覺不對勁,邊戒備地瞪著突然出現的我邊高聲對男子喊到,同時拋給了男子一顆翡翠綠的玉石,「往洞口丟!聯絡內部!」

    「……」男子呆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咻—』

    「啥——哇啊啊——」那男子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遇襲,即使聽到女子的指令依舊瞪著我,呆愣在原地,直到身邊飛過一把小刀,才嚇得又跌坐回方才好不容易抵抗重力而爬起的地面。

    「動作快!」女子怒吼。

   

    在女子分神的瞬間,我快速向前躍,抽出繫在腳上的匕首,向前劃出,女子連忙下腰閃過,伸出左腳掃向我的右腳。

    「嘖嘖,速度挺快的。」我在臉上綻起一抹燦爛的笑容,「那麼這樣呢?」我隨手至地上抄起一把碎石,快速向女子射去。

    「該死!」女子不顧形象的咒罵,快速向一旁閃去,我也不斷利用石子遠程攻擊的優勢令她一點點的後退。

    就快要到了……就快要到了……

    嘖嘖,怎麼換方向了呢?

    我停下了碎石的攻擊,她也在我停下攻擊的瞬間抽出小刀朝我射來,試圖爭取時間近身。

    我拾起匕首打掉了迎面而來的小刀,配合的也往前朝她奔去,她大概以為我不擅長近身戰,沒料到我會主動接近,愣了片刻隨即止步。

    在距離兩步遠時,我率先發動攻擊,先發制人,朝女子一腳踢去,她不躲不閃,抬起手臂擋下,隨即一個迴旋踢使我不得不後退,轉攻為守。

    「小鬼!」她躍起身,手刀朝我的手臂關節處揮來,招招狠戾,沒有一絲喘息,我也不甘示弱的全力回擊,高高跳起,踢在了她的肩膀上,使她一個踉蹌,但也迅速收回攻勢恢復平衡。在數個回合後,彼此身上皆是滿布烏青,體力也大量耗損。

    在體力消耗下,我的速度雖然減慢,但那女子也好不到哪去。

    我再次拾起地面碎石,朝女子射去,打算爭取一下空檔喘口氣,但她這次非但沒有閃躲,反而抽出匕首一一擋下,而且還有離我越來越近的趨勢。

    既然沒有用,我乾脆自動停下了碎石攻勢,也同女子抽出匕首應戰。

    『摪!』匕首碰撞、滑開、碰撞、滑開,聲音不絕於耳。

    一旁的男子依舊呆愣在那,手上也仍握著那顆翡翠綠的石子,但現在的戰況對體力不支的女子已然轉為下風。

    「敦!」女子嘶聲力竭的大喊,希望男子能夠爭氣點,「敦!」

    「大人?」

    「快丟!」聲音裡帶著惱火。

    「大人!」

    「幹嘛?」此時女子已沒了惱火,更多的是氣急敗壞。論傷,她跟女孩不相上下;但論體力,她承認她比不上。

    「注意背後啊…『大人』」我露出一抹微笑,「這種時後可不能分心啊…」我躍起身,伸出腳欲踢。

    「金…金雯大人!」

    「渾蛋——!閉嘴!快丟!我說過不准在外喊我的——」女子—金雯,回過頭,見到了正高高躍起的女孩,頓時一楞,再往後一撇——再後退個幾步,便是萬丈深淵,趕忙側過身,閃過了女孩的腳,「謝了!」

    「啊…我忘了還有個男的……」落地時,我轉過頭,微瞇起眼。

    「敦——!快走!」

    男子只感到脖間有一瞬間的冰冷,想要開口喊叫,卻發現自己無法發出聲音;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眼前漸漸變得模糊,意識也漸漸飄遠,膝蓋一彎便往前倒下。

    「不!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女子飛快的奔至倒下的男子身邊,將他翻過身拼命搖晃。

    而我,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只是看著。

    亦如那些人,冰冷無情。

   

    看著那女子近乎瘋狂,失去理智的尖叫,我只是那樣靜靜的、淡漠的,看著,只是看著。

    亦如當時。

    「啊啊啊!」女子看著被自己抱在懷中的男子,不敢置信,「我是那麼的…那麼的……為什麼……」她輕輕碰觸男子,從眼睛,從嘴巴,從鼻子,從耳朵,她撥開男子到最後一刻仍緊握著的手,不禁失聲痛哭,「白癡…你絕對是白癡!傻子!」掌中緊握的,是女子在戰鬥初開始時交給男子的翡翠綠石子——她童年的一切,她父親交付給她的唯一一樣東西。

    吶…敦。你是因為知道它對我至關重要才遲遲不肯扔嗎?還是你只是因為一時的怯弱呢?

    吶…敦。你知道嗎?我一直一直愛著你啊…為了你,那點童年不算什麼;吶…敦。你知道嗎?因為你一時的怯弱,你賠上了性命…

    女子起身,拾起男子手中的石子,轉身往洞口裡丟,不料『啪啦!』清脆的撞擊聲響起,女子猛然回頭,她見我舉著手,手中還握著剩餘的幾顆石子,回頭一看,翡翠綠石子早已不知掉落何處。

    「弄掉了也沒用!這麼大的動靜,他們早晚會出來的!」

    「是啊,『早晚』。」

    我漫步走至洞口旁,將墓碑挪回原處,女子大概還處在男子死去時的悲傷,見我的動作也只是像金魚一樣嘴巴一開一合,欲言又止卻沒有阻止。

    「恩,『早晚』會出來的。」我淡笑。

    「你…!」女子瞪大眼。

    「來吧…你是要護衛這裡,還是讓我進去?」

    「想得美!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看來你用行動決定了啊,那…就不能反悔喔…」我向前奔去,手中一左一右握著兩把小刀。

   

    金雯快速地躍起身,右手撿起剛才扔在地上的匕首,左手橫在一邊平衡。

    我用右手由左上往下刺,女子直接手一揮擋掉,但速度相較之前慢了很多,我隨即用左手從側邊圖刺得手,女子一手摀著腹側,往後退了幾步,但傷口不深,依舊勉強可以移動。

    我將兩把小刀收回臂套內,雙臂張開低伏著身向女子奔去,在接近時,小腿施力跳起,直接踹在了女子的肩膀上,將女子踹倒在地,在落地時單手抽出小刀,朝翻倒在地的女子刺去,可惜她一個翻身閃過,快速起身,並趁我尚未完全站穩時,腳一掃害我失去平衡,雖然不至於摔倒,可依舊讓我對於下一次攻擊措手不及。

    女子幾拳揮下,次次皆打在了我的肩膀處,亂無章法,但正因為此,才使我有機可乘——她不是在對付敵人,只是在發洩。

    我再度拾起匕首,朝女子的小腿劃去,疼痛使女子恢復理智,吃痛得停下動作往後退,我也迅速起身退回。

   

    我見女子摀著被刀劃傷的小腿肚,鮮血自指縫間滲出,瞪著我的眼眸中透漏著憎恨,看著這樣的場景,我靜靜地回憶著。

   

    姊姊死後,我也是如此歇斯底里呢……

    簡直毫無理智可言。

    只是發洩著,心中毫無他想,只是發洩著。

    真的,真的,只是發洩著。

    趁女子沉浸在遲來的悲憤中時,我慢悠悠的走至起初待的那棵樹下,在一旁繁茂的樹叢中翻找,取出了先前為方便快速近身而取下的長劍,用皮繩系回腰帶上,正對著依舊單膝跪在地上摀著小腿肚的女子。

    「吶…金雯…」我開口。

    「你他媽給我閉嘴!」她瞪著我,眼裡透著一種瘋狂。

    「吶…」我緩步走向她。

    「金雯…」

    「你還記得你的摯愛是怎麼死的嗎?」

    「你他媽再說一個字——」

    「我記得很清楚喔…」我用小聲卻清晰的聲音說著。

    「無聲亦無痛…」

    「你——」

    「安靜無聲,悄然即逝。」我依舊開口,不理會她一再地打斷。

    「難道…」

    「還不滿足嗎…?」難道還不滿足嗎?死神來的太快,尚未意識到自己的死期來臨,來不及留下對人事的牽掛,說出對人事的願望,甚至…沒有所謂的遺憾。

    「吶…金雯…」

    「我曾經,看著最——」

    「你該死給我閉嘴,殺人償命是基本常識!」我望著金雯朝我奔來,手指間夾著數支刀片。

    「吶…金雯…」我不疾不徐地拾起匕首,擋下從正前方飛來的攻擊,「聽人把話講完也是基本禮儀…」

    「吶…你知道嗎?」我用與說話速度極不相符的迅速俐落擋下金雯的攻擊,閃到她身後,以手肘擊向她的後背,見她一個踉蹌,上身前傾,卻又立刻以單腳為中心軸,旋過身,再度伸出受傷的那隻腳朝我踢來。

    「曾經…我也看著最珍視的人死去…」我伸出左臂擋下,一踏步,傾身向前。

    「也?他不是我——」她出拳得手,打在了我的前臂上,我吃痛的向後退,又隨即側過身閃避緊接而來的手刀。

    「先別否認…金雯…」我忍下自前臂上蔓延而來的鈍痛,下蹲閃過快速刺來的刀片,伸出右腳踢向她的膝窩,同時延續著原先的話題。

    「好好想一想…」

    「敦之於你…」

    「是否就是那位最珍視的人?」

    我的聲調平板清冷不帶有一絲感情,音量雖小卻不含糊,一字一句,都清楚的傳進了彼此的耳裡。

    我看到她的動作一頓,眼裡透漏著混亂。

    她的感情在路口間徘徊,停不得,也走不了,更放不下。

    她在路口間猶疑,在水中載浮載沉。

    使她悸動的男子以死,那份情已無從以行動證實,只能漫無邊際的思考。

    我沒有依循老師們教的守則,趁人不備。

    我只是靜靜的看著。

    忽地,金雯抬起頭瞪著我,我回望回去,看見她的眼裡充滿萬千思緒,有愛有恨,還有怨。

    金雯仰天大笑,無視著身上眾多傷口的叫囂搖晃的站起,因打鬥而散亂的頭髮順著風飛揚,令此刻的她看著有些像瘋子。

    見金雯高舉雙手,仰天大笑,卻沒有朝我走來,我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小女孩,我會為她報仇的!哈—哈—哈—!」

    「失策啊……」我喃喃自語,看著她從身後抽出兩把手槍,同時感到圍繞著周身的樹林裡多了十幾道殺意。

    我望著腰間的刀,猶疑著。

    女子看著我,我看著刀。

    不能。

    這裡不能拔刀,但也不能就這麼死在這。

    金雯察覺了我的視線,也注意到了我腰間的刀,瞬間雙眼睜大卻又隨即漾起了憤怒的殺意——她見到了我眼中的猶豫。

    在她面前,我的猶豫無非是一種藐視。

   

    我猶疑著,卻已經遲了。

    數十顆子彈接連朝我射來,我閃避著,已無餘力舉起匕首應付朝我奔來的金雯,但身上還是布滿了子彈擦過的血痕,轉瞬間女子來到了我面前將我撲倒在地,彈雨停止了。我淡淡的笑了。地上的石子磕著我的背,身上的傷與瘀青都被擠壓著,疼痛刺激著大腦,但理智還是告訴我不要輕舉妄動,眼前的女人已不是憑藉著思考辦事,而是情——對於男子的愛,對於我的恨,正操縱著金雯。

    「為什麼不拔刀?小女孩!」女子以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望著我系在腰間的劍以及搭在劍柄上的我的手,在問話的同時不忘以手扼住我的手腕,「是看不起我嗎?小鬼!」金雯與我彼此都很清楚,若我當機立斷的拔刀,她根本毫無勝算——但是,我沒動手。

  「啊啊啊——」金雯的思緒在天際翱遊,想了今天,想了明天,想了過去的日日夜夜,也想了此時此刻,她仰天痛哭——她無法下手。

    如今兇者任她擺布,她卻無法下手。

    她不明白,她恨,但她無法下手,因這個女孩在殺人時的淡然,也因這個女孩對於自己的遲疑。

   

    「為什麼……?」金雯用嘶啞的聲音問我。

    「……」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金雯,你問我再多遍也沒有用喔!」,因為——我也答不出來,我苦笑,「放棄吧!金雯,已經遲了喔〜」我等著金雯理解我的意思,「我的猶豫致使我落入如今於我不利的局面,但此時,你的猶疑,亦無非是自尋死路!」語畢,我見金雯像是意會過來什麼,眼睛睜大,但我早在她做出下一步行動前,使勁力氣,腿一蹬,突如其來的晃動讓金雯在一瞬間失了壓制我的力道,隨即我便一腳踢中她的腹部,見金雯向後飛去砸向地面,我又快速的趕在她起身前往她的頸部一揮手,疼痛又自金雯的頸部蔓延。

    「果然,遲疑是個麻煩的東西。」我回憶著彼此方才的遲疑對我們各自所造成的劣勢,不經在心中感嘆。

    在此之後我便迅速且絲毫不戀戰的與她拉開了距離,稍微動了動方才被壓得有些生疼的手腕。

    我走向前,低頭望著蜷縮在地的金雯,思索著此刻的心情——困惑著。

    轉瞬間,情勢逆轉,我揪著金雯的衣領壓在一旁的樹幹上。

    「為什麼不殺了我!為什麼!」我歇斯底里地大吼:「你很愛他吧!」你很愛他吧!如今他死了,我是殺人兇手喔!我猛的將她的頭撞向樹幹,她沒有哀嚎,沒有呻吟,只是雙眼空洞的瞪著我,然後又低下頭瞪著地。

    「……」

    「回答我!金雯!你把頭抬起來!回答我!」

    「……」

    「你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啊!金雯!」你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啊,金雯,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不殺我?」我的臉上漾起了一抹笑意,情不自禁,帶著邪惡。

    「為什麼殺我!你為什麼沒有動手!」我們彼此都很清楚,剛才的我若是沒有遲疑,現在的金雯或許早已身首異處;此時的她若是沒有退縮,我應仍被壓制在地,就等她手起刀落。

    「你很愛他吧,為什麼!」我有些歇斯底里的對她吼道。

    「吶…女孩…別裝清高了…就算我試圖殺你還不是會落得同樣的下場…我這麼做有任何意義嗎?」金雯面對我的歇斯底里終於開口說話。

    「……」難得的,這句話讓我逐漸恢復了一絲理智,但這次,卻換我沉默了。

    「我若是刺你一刀…你就會放我走嗎?」不等我想到該如何回應,她又說道,想必都將我的沉默看在眼裡。

    「若是這樣,那就讓我解脫吧…我要去見他…我要跟他相見…我好想念敦……」我聽見金雯喃喃自語,不禁苦笑著對她說道:「不要說的好像你不可能贏我似的。」

    「不要說的好像你會為了放我走而放水似的。」我聽見金雯回嘴。

    「安靜聽我說好嗎?」我放下了剛才的緊迫逼人,轉而換上柔和的語調——但在那柔和中,卻帶著隱忍的痛苦。

    「就說別裝清高了…難道我說不要你就會停下來不說話嗎?」

    「難說,不過…嘛…也是,那你就乖乖地聽。」我聽了她的話不禁莞爾一笑,真是啊…竟然跟前一分鐘還大打出手的人談天。我想,若是撇清這些恩恩怨怨不談。我們會是不錯的朋友。

   

    「吶…失去摯愛的感覺很痛苦吧!」我問她,同時感到被我揪著衣領的她肢體變得有些僵硬,但我無視,仍繼續說道:「當年我也是那樣啊!很痛苦吧!為什麼!」為什麼?為什會那麼痛苦?為什已經如此痛苦了我們卻還是無法下手?

   

    「女孩…你有多痛苦都跟我無關吧…」

    「無關嗎?金雯!我叫夏未泯!」

    「夏…」金雯的眉頭微微皺起隨即又舒展,「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一開始!從你出現在這裡!從我看著你走到這裡!」

    金雯輕笑,「聰明的女孩。」

    「讓金雯大人見笑了。」我不屑的回嘴。

    「你就是四年前在那個叫未泱的女孩身旁哭的呼天喊地的那個。」

    「正是。」

    「現在的夏家嫡長女?」

    「終於認出來了嗎?」

    「……」

    「當年,你也在場喔!」我陰沉的低語。

   

    「就是你們殺了姐姐。」我注視著金雯的雙眼,看著她的萬千情緒,起先帶著震驚,而後轉為錯愕,最後,卻回到了平靜無波。

    金雯撇過頭嘆了口起,開口到:「這一切都跟我無關,」

    「我只是奉行己責,僅此而已。」

 

    沉默在我們之間蔓延,良久之後我開口,語調裡已不帶一絲情緒:「是嗎?」

    金雯給我了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

    「你很愛那個男的?」不待她回答,我逕自說下去:「我讓你們重逢吧!」

    我順手撿起了剛才打鬥時金雯扔在地上的一把小刀,帶著金雯走向方才她差點跌落的懸崖,意外的,她沒有絲毫反抗。

    「遺言?」我問,但金雯只是搖了搖頭。

    「那們,」我的手輕輕一推。

    「祝你們天國愉快。」

    我似乎看到她笑了。

    身體仍懸在半空中,金雯張開唇動了動。

    我的雙眼此時一定睜得大地可笑。

    「太遲了啊…」這句話,我等了整整四年。

    一瞬間,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那四年,何嘗不能改變一個人?

    臉頰上沒有淚水,眼眶亦不曾紅過,四年了,淚水早就哭乾了,又何來的喜極而泣?

    你說你只是要奉行己責嗎?

    「金雯,我只是要抱一己之仇。」

    「僅此而已喔。」

   

    你會不會恨我呢?

    我看著金雯掉落至懸崖下湍急的溪,撞擊致河床的瞬間,透明的淡紅色水花濺起,驚走了一旁的赤褐色河烏。

    我歛下眼,「不是的,金雯,」我喃喃自語。

    你問我為什麼不拔刀,並不是看不起你,你是我遇過少數的高手之一。

    我收起眼中的情緒,

    「只是——你並不是我的敵人。」

~~~~我是分隔線~~~~

如題!這是章回片段喔!前陣子修文,這一段刪掉了很多,可是其實挺喜歡原本這段的,捨不得就這樣刪掉,就把它放在短文這裡吧!話說這個短文比我平常一個章回還長好多呀!

另外夏末未泯只在POPO原創平台上發表,請尊重著作權,勿隨意抄襲、轉貼或盜文,任何理由的轉貼皆禁止,謝謝。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