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來自年獸的禮物♢

   聽說只要在新年半夜十二點許願,願望就會傳到神的那邊,祂會將願望實現——

     

「如果說,真的會實現的話,我希望可以陪我永遠的人!」花容雙手合十,真誠的祈禱

     

「哎,這樣真的很蠢欸!」當花容許願完後,不知道怎麼的卻覺得自己很蠢,畢竟花容本來就不相信鬼神之類的,只不過這一次,她,真的寂寞了!

     

花容將桌上的蠟燭吹熄,整間房間,瞬間暗了下來,只留下從窗戶上灑落的月光

     

花容爬上床,擺好舒服的位子,正要準備睡覺時,一個聲音響起

「叩叩」

原本要睡著的花容皺起眉頭,翻了個身,沒打算要開門

「叩叩」

這一次花容乾脆把棉被蓋住頭,堅決不開門

「叩叩」

「混蛋!到底是誰啊?要不要讓人睡覺,有人會在半夜的深山中敲門嗎?!」花容從床上跳起,氣沖沖的開門,還不忘把擺再門邊的長刀拿起,準備開門就打

     

「碰!」花容將門大力的打開,長刀一揮,結果揮空了,什麼人也沒看到

     

「咦?是我聽錯嗎?怎麼沒人?」花容看著四下無人只聽得到蟲鳴鳥叫的四周,納悶的道

     

花容正要轉身回去時,腳尖踢到了一個東西,是一個——用籃子裝的……蛋?而且那顆蛋竟然比她的頭還大!有沒有搞錯啊!

     

「呃……怎麼會有個蛋?誰的啊!?」花容吶喊道

花容伸手摸向了,那顆比頭還大的蛋,不摸還好,一摸嚇死人,還有溫度?!

     

「到底是誰?怎麼沒良心!把一個有溫度的蛋,丟我家門口!?我家可不是收容所啊!」花容一邊罵著丟蛋的人,一邊把籃子提起進到屋內

     

在花容看不到的地方的某棵樹上,一人一鳥坐在上面,男子有著如月光發紙般的白色長髮,身穿白衣,除了那雙翠綠的眼眸,他簡直是為白色而生的

     

「雛菊,真沒想到向我許願的小姑娘,這麼凶!真想看看那驕傲歲怎樣?真期待呀♪」男子微笑著,那一抹微笑幾乎可以迷倒男女老少

     

「啾!」雛菊(一隻鶴)回應著

     

「走吧,去找奈寧喝茶去!」男子說完便跳下樹下,雛菊一越而起載上了男子

     

「啾……」奈寧大人不是不喝茶的嗎?雛菊心道

     

另一方面,花容的房間

「這顆蛋,該怎麼辦?啊哈,明天再說好了!」花容打了個哈欠後,便要上床睡覺

     

只不過正要抬腳時,卻頓了一下,花容轉了一個方向走到那裝的蛋的籃子前面

     

「……」花容伸手抱住了那個比頭還大的蛋,將牠從籃子裡抱出來

     

「一起睡吧!」花容搖搖晃晃的抱著蛋,躺下睡覺

在花容閉上眼睛時,比頭還大的蛋似乎,裂開了一點。

「容容,醒醒!早上了,容容……」

     

「別吵,在讓我睡一下!」花容皺著眉,想要翻個身,結果她竟然翻不過,肚子似乎壓著東西

     

花容微微的睜開眼睛,從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了一個人?人!!

刷的一下,花容瞬間清醒,她看到了什麼?她的肚子上坐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孩!!什麼鬼啊!?

     

「容容!早上好呀!」稚氣的聲音,從小男孩的嘴巴說出,似乎很開心

     

「……」好什麼?你是誰?怎麼會在我家!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子啊?!花容頭腦亂到說不出話來

     

「容容,怎麼了?肚子餓了?」小男孩外著頭問

     

「沒有……你是誰?」花容冷靜下來後,對著小男孩問道

小男孩聽到後,突然跳了起來抱住花容的脖子

     

「容容,妳不是說要一個人陪你永遠嗎?是我呦!」小男孩說道,認真的不得了,完全不像開玩笑

「你……不會是那顆蛋吧?神真的聽到了我的願望?」花容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卻還是問了

     

「是我的,那死老頭只不過剛好聽到了容容的願望,我會永遠的陪著容容,我可是年獸呢!」小男孩驕傲的說道

     

「年獸?!」這時花容才注意到小男孩的頭上有一對獸耳,屁股也有個小圓尾巴

     

「嗯哼」

     

一年後

「阿歲,要走囉!」花容對著小男孩說道

     

阿歲,就是那個小男孩,就如他說的一樣他陪了花容一年了,這一年多來,讓花容的生活變的不一樣

但是伙食費也增加了,這讓花容心在默默的淌血,錢啊!都是錢!!

只不過,身旁多了個小尾巴、一個人陪也是不錯的

     

「容容又要去城裏幹嘛?我找的東西容容不夠花?」阿歲跳進花容的懷裏道

     

「小笨蛋,當然夠啊!只不過是你送給我的,我怎捨得花,在說要新年了呢!」花容點了一下阿歲的鼻子笑道

「走囉!」花容抱起阿歲就朝門外走去

     

兩人進城時,以經是過了多久的時間了,畢竟要走山路嘛,總不能從山上跳下去

     

進城後,花容抱著阿歲先去買了燒餅

     

「老闆娘,我要兩份!」花容說道

「好勒。我說花容啊!這你弟弟怎麼不見他長大?矮不瓏的」老闆娘翻著燒餅道

     

「呃……阿歲他得了病,長不大的……」花容笑笑的道,殊不知已經手心冒汗。天啊!下次不來這家了!

「怎麼會這樣?哦,對了!花容訂親了沒?我兒子俊的很,要不要!」老闆娘笑著說,似乎說的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一包可以賣的衛生紙

     

「容容有我陪就好,不用其他人,在說容容如果想嫁人,我可以娶容容!」一直安靜的阿歲,突然說話表情十分認真的道

「………」

「………」

突然間,鴉雀無聲

     

「抱歉,燒餅我不買了~了~」花容回過神來,抱著阿歲衝了出去,話還自帶回音

     

兩人跑到了離燒餅店很遠的地方,停下

「阿歲,以後不亂說話知道嗎?」花容紅著臉,不知道是生氣紅的、還是難為情,就這樣看著頭低低的阿歲生氣道

     

「為什麼?有我陪不好嗎?還是容容討厭我?」阿歲抬頭看向花容,眼中帶滿了不解和難過……

     

「……回家吧」花容莫名的有些心痛,不想和他說這些

花容轉身時,不小心撞到了別人,結果把阿歲遮獸耳的帽子弄掉,露出了不尋常的耳朵

     

花容一驚,就要下去撿

     

「妖……妖怪!是妖怪!」不知道是誰喊了起來

「天啊,我才經過那妖女的旁邊!」

「快跑啊!會被吃的~~」

     

「大膽妖女!竟然帶著妖物進城,我青山道長就在此殺了妖女和妖物!」一個中年男子,穿著有陰陽八卦的白衣,手拿長劍,向花容和阿歲走來

     

「阿歲,不怕!我會保護你……」花容緊抱著阿歲,可能只有阿歲知道花容在發抖

     

「……容容」阿歲垂下了眼簾

     

「道長,快殺了那女妖、妖怪!」男子說完朝花容丟石頭

     

「對,快殺了們!」

     

很多人都著個,花容丟石頭。花容抱著阿歲的手更緊了

     

「阿歲……阿歲!不是妖怪,他不吃人的!」花容大喊道

     

「啊!」一顆拳頭大的石頭砸中了花容的頭

     

阿歲抬頭一看,一滴一滴的血滴在阿歲的臉上,頓時瞪大雙眼,眼裡佈滿血絲和……殺意

     

該死   該死     該死   該死,我為什麼怎麼沒用!為什麼是花容保護我——你們都該死

     

可我……沒有……能力……

     

突然,一個壯漢拉開了花容,花容敵不過對方的力量,就這樣被拉開

     

「不,不!放開我!放開我!」花容蹬著腳掙紮,手大力的拍、抓著,都沒有讓壯漢放手,甚至還出手打了花容一拳

     

「容容!!」阿歲紅了眼,就要往那傷害花容的壯漢衝過去

     

「哼!自身難保了,還有關係別人!了哈哈哈!很快你們就會死在我手下的!」道士說完,朝阿歲下定符咒

     

「啊啊啊啊啊!」阿歲在大喊著,想掙脫,但是身體卻不為所動

     

「以地為契,以天為證,以此地將妖孽除之」道士將兩指合併,劃破皮膚,在雪白的劍身上畫出了連續的S型,所到之處都浮現出紅色的文字,神文

     

道士露出噬血的笑容,劍劈了過去

     

我不可以死……容容……怎麼辦?

     

突然,一個熟悉的懷抱抱住了阿歲

     

「容……容……」阿歲錯愕瞪大雙眼,想抬頭一看,只不過花容的手遮住了阿歲的視線

     

「阿歲……你……聽噗!」花容吐了一口血,在道「我說……這……些年我……很開……心……有你……陪……我……」

「容容!」阿歲臉色慘白想脫花容的手

     

「謝謝……」說完這氣音的話後,花容無力的垂下手,整個重量壓在阿歲身上

     

「花容——」阿歲瘋了,從他身上冒出火焰,將他和花容包住

     

火焰的刮起的風,讓離他們最近的道士,都站不住的往後退

     

一下子,一聲獸鳴響起,從火焰中走出了一隻——年獸

牠是阿歲原來的樣子,新年時,人們最害怕的……怪物

     

「容容,傷害你的,我都會殺!」阿歲金色的眼瞳看向道士,殺意湧現

     

「你殺的了我?怎……」道士在身前下了屏障,毫不認為阿歲可以殺他,只不過他錯了,話沒說完,頭已經掉在地上,滾了一圈後,身體才倒下

     

「啊!殺人啊!!」

     

「一個一個,都別想跑!」阿歲就要將那些人包圍時,一個白色身影出現

     

「歲,你鬧夠了沒!將他們殺了,我會丟工作的!」他是當年將阿歲送給花容的神,無良

     

「幹我屁事!他們該死」阿歲毫無形象的罵髒話

     

「嘖嘖!要是讓小姑娘醒來知道,你是個粗人,肯定不想理你♪」無良微笑道

     

「你有辦法救容容!?」阿歲從無良的話抓到重點

「來吧!求我!。這是有代價的♪」無良很期待,終於可以聽到阿歲的拜託了

     

「幫我」阿歲認真道

     

「哎呀呀!竟然求我?我真開心!我就用你的靈力做代價囉♪」無良說完,轉身走向了花容

     

無良用靈力托起花容,四周佈滿白色靈氣

     

「生死有別,人有陰陽之分,以靈力為祭,願以復活此女,花容」無良說完,一道靈力注入花容體內,臉色也漸漸有生氣

     

在儀式結束後,阿歲變回人形接起花容,當然,是長大的樣子

     

「阿歲?」花容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個成熟的臉,像阿歲

     

「是我,容容……」阿歲一笑,似乎要哭了

     

「別哭啊!」花容見他眼框紅,緊張道

     

「嗯,容容!我不是說我會永遠陪妳,我們換個方式,我娶妳!」阿歲認真道,這不是開玩笑

  

「嗯?」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