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蒔九過年期間非台灣地區稿費匯款時間調整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百合│在世界末日的早晨,她獻上離別之花。 ※花吐病設定

我牽著她的手,另外一隻手拎著沾上沙的拖鞋。

白色的,細軟的髮絲在空中飛舞著,她低下頭,又緩緩地別過臉看著另一邊的海洋。

海浪沾濕了我們的腳底,沙灘留下了我們兩個人的足跡。

一步。

一步。

又一步的。

冰冷的夏日早晨,無人的海岸,或者說,只剩下我們的世界。

「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

她的視線移到了我的身上,白色的髮絲在飛舞中蓋住了她的臉,她擺了擺頭,將臉上的髮絲撥了開來,藍色的眼瞳裡映照著我的身影。

歪了歪頭,她露出了笑容,但是下一秒卻又開始難受的咳了起來。

從她嘴中咳出來的是一片又一片的花瓣,鮮紅色的花和白色的她呈現了強烈的對比。

她鬆開了牽著的手,彎著腰摀住嘴巴用力地咳了起來,滿溢而出的花瓣從她指間的縫隙掉落到了沙地。

散落在腳邊的花瓣,就像是為著某人送葬的花。

「......」

我沒辦法問出,你還好嗎,或者是你沒事吧之類的話,已經知道結局的我,只能一句話也不說的看著她的狀態。

無數人因感染了花吐病而死亡,病因不明,但是所有的共同點都是在死亡之前會吐出最後一朵花──銀白色的百合。

雖然目前還沒有看到有吐出百合的徵兆,但是隱隱約約的,我們都知道已經要結束了。

就算用著不說話這個方式減緩著病情,可是不得不結束的那天還是到來了。

「我想要聽聽妳的聲音。」我將心中的想法溜出了口中,注意到的時候,我有些尷尬的阿了一聲,又立刻地進行了辯解。

如果很不舒服的話,不說話也沒關係的。

剛咳嗽完的她抬起了頭,輕輕的張了張嘴,發出了阿的聲音。

「已經、可以、說話了嗎?」許久沒開口的她,有些困難地發出了聲音。

「......如果,你想說的話。」

「我當然是很想要說話呀。」和虛弱的外表不同,她的聲音將開心的情緒表達了出來。

她再次牽上我的手,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略帶骨感的手指頭和我的手指交纏在了一起,原本放鬆的手指,因為她牽了上來的關係也回牽了過去。

她將身體靠了上來,就像是想討摸的貓咪一樣。

「我沒辦法陪在你的身邊了喔。」

「我知道。」我將手上的涼鞋扔在旁邊,抹了抹衣服後,用手指替窩在我懷中的她梳了梳頭髮。

「你會哭泣嗎?」

「說不定喔。」

「才不是說不定,是一定會。」她哼哼的說著,因為妳是愛哭鬼嘛。

「會哭喔,會哭出來喔。」她的髮絲有些打結了,我輕輕的將打結的地方分開來。

她小小的咳嗽了起來,我感覺到有花瓣掉落在我的腳上。

我繼續梳著頭髮,髮絲從我的指尖散落而下。

妳明明就在和我說著話,但為什麼妳又即將死去。

妳明明就對著我露出笑容,但為什麼這份笑容又即將逝去。

「我愛妳。」她說著。

「我知道。」我說著。

有什麼花朵掉落在我的腳邊。

我抱著她緩緩的蹲了下來。

我將她頭髮的最後一個結給解開。

「我也愛妳。」

我撿起了在腳邊的花。

在世界末日的早晨。

她獻上了離別之花。

那是,白色的,離別之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