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蒔九過年期間非台灣地區稿費匯款時間調整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七世酒徒(二十二)綠肥紅瘦

且說楊家兩兄弟、如蓮的兩個哥哥,從小就規規矩矩地讀聖賢書,其實經商的竅門一項不通;這回家道中落,急需銀錢維持開銷,兩兄弟才決定出來闖一闖。

自古以來,搬有運無的商賈行當一直存在,庶民所需的食衣住行,其中總有幾樣東西是本地不產、仰賴外埠運送的;比如鹽、比如茶、比如絲綢與金屬。

兩兄弟初初經商,是跟了朋友一起。

郾城這地方,也是朋友的老家,早先因為宋、金大戰於此,而逃難到江南;現在戰事已歇、城裡逐漸恢復生機,楊家兩兄弟被朋友帶著、在剛復甦的城市裡尋一個落腳處。

他們看準了兩國邊界來往不易,在金國用那位朋友__孝天的路子,在宋朝用楊家的故舊,想要建立起一個商隊路線,販賣些江南特產、絲綢、海鹽之類。如果行商順利,騾馬腳伕的回程還可以捎帶些北方的皮毛乾貨,等於兩頭都有得賺。

這回的商隊算是楊家兩兄弟第一批正式運轉的貨物,所以楊博書和楊仲書都相當緊張,每日親自在城門口張望,希望早早見到忠伯的身影。

這一日,已到了傍晚時分,城門將閉,一隊騾馬匆匆趕來,生怕趕不上進城、又得露宿城外一晚。那忠伯小心翼翼取出路引交給守城官,經過一番盤查,私下塞了兩塊銀錁子、就放行了。

那楊家兄弟先認出的倒不是忠伯樣貌,而是聽出忠伯的江南口音。一聽到鄉音,楊仲書急急趕向前,盯著忠伯和剛剛下馬的少年郎;楊博書雖然後到,但是眼力較好,一下子就認出了滿臉風霜的忠伯。他一把抓住忠伯,高興的把商隊往城裡店鋪帶去;畢竟,城門口不是說話的地方。

一進到商鋪裡,趙孝天幫著指揮眾人卸貨、安頓牲口,楊家兩兄弟拉著忠伯和那三個「少年郎」進了後院。等到如蓮嬌聲叫著「哥哥」,他們才發現這位俊美的年輕小子竟是自家妹妹!

介紹了濫觴、點明了小翠身分,眾人有說不完的話,彼此交換兩地生活種種,僕人送上夜食,趙孝天也安頓好了商隊、加入談話陣容,一群人邊吃邊聊,竟然不覺間,已經月上中天了。

趕著妹妹去休息,兩個哥哥是自豪的。有這麼膽大心細、身懷武藝的妹妹,不遠千里幫他們送這一趟貨,比起一般閨閣裡的小娘子,可以算得上女中豪傑了。

好不容易到了開封府附近,當然要見識見識開封府的熱鬧繁華。

郾城離開封府不過五十里路,對於從揚州一路行來的如蓮來說,可算是小菜一碟了。卸下貨物,在郾城休息兩天,找關係弄到了路引,如蓮拉著濫觴和小翠,興致勃勃地往開封而去。

開封城,舊時大宋朝留下的繁華仍在,只是官兵易主、服飾換成了女真人粗獷的武士短衫,街上胡、漢人等交錯而過,喊得震天價響的女真語四處可聞;「讓開」、「南蠻子」是最常聽見的兩個詞。

三個漢人裝扮的公子哥兒走在城裡,顧著看城裡風景,可這城裡的風景也在看他們。

過不多時,就有人上前,用結巴的漢語詢問他們,要不要打尖住店?

這開封府街上的攬客花招頗有心思:在大金國政權之下,女真人身分高於漢人。雇用一般漢人小廝攬客,讓人認為東家必是漢人,權力背景有限,說不定半夜裡就會遇上女真武士來擾亂;雇用胡人小廝,東家也許就是某大將、某親王,在朝廷裡有勢力的,自然沒人敢來騷擾。於是,許多胡人被商家雇傭,專門充作「門面」,暗示著自己背景雄厚,找麻煩的最好先惦惦自己斤兩。

這些彎彎繞繞的竅門,如蓮半點不懂,濫觴卻是一想就知,祂笑了笑,隨著「如公子」和「羽卒」二人,撿了個漢人小廝為嚮導,投宿客棧。

到了掌燈時分,果然麻煩上門了。

一群軍爺由千夫長帶頭,進了客棧盤查,掌櫃只好遣小廝一間間房通知客人。驗看過路引之後,那千夫長見三個清秀俊俏的小公子,似乎手無縛雞之力,便起了歹念,想要狎戲一番。對著如公子,他直接伸手要去捏捏那水嫩的臉蛋。誰知他手才伸出去,一記上擋臂強力隔開了他的鹹豬手。千夫長當著許多下屬的面,被一招給輕易反擊了,惱羞成怒。

千夫長手一指,中氣十足地說:「這三人是奸細,給我拿下了!」

那些軍爺跟著千夫長幹多了「查路引」的勾當,怎會不知千夫長的意思,當即狂吼一聲,準備上前綑綁這三個漢人;反正、離鄉背井的三個低賤漢人,綁了就是綁了,也沒人敢來大營裡找人,這三個漢人下場如何?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誰知這三個看來弱不禁風、小娘子似的文弱書生,動起手來卻毫不含糊,也沒看到拳腳如何猛烈,一下子千夫長帶來的十名大漢,都被打得頭破血流,倒在地上呻吟。

打趴了那些隨從,就輪到千夫長本人了。

畢竟是經過征戰奪得軍功的千夫長,看見三個擺出架式準備圍攻的年輕人,一點都不膽怯,到是湧出一股豪情,像是上陣殺敵一般,他大喝一聲,向如公子衝去、左邊肩膀撞上如公子的胸膛,右邊已經揮拳揍向羽卒的面門,一旋身,正想腳踢向觴公子的腰,卻被觴公子用三隻手指頭捉住腳踝,輕輕一轉,只聽得「啪嚓」一聲,竟是已經捏斷了千夫長的右腳踝。

一下子殺豬般的慘叫在房內響起,及時躲開千夫長攻擊的如公子和羽卒,不約而同的摀住耳朵,那聲音,真是讓人感覺很不美好。

驚聞慘叫聲而來的掌櫃踏進廂房,後面跟著接到僕人稟報、火速趕至的少東家,都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滿地哀號呻吟的女真大漢,與雲淡風輕站在一側的三個苗條瘦削少年人,成了鮮明對比。

「如公子、觴公子,原來是你們!」那少東家驚喜的喊出了他們名字。

「本來我以為這些軍爺又要鬧個雞飛狗跳了,沒想到撞在你們手裡,也算他們的報應。」

「你是?」

「江浩。」

如蓮和江浩同時出口,如蓮已不認得眼前衣袂翩翩的貴公子,江浩卻伶俐的自報姓名。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