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自殺者

      我是一個純樸的男人,平凡的長大,過著平凡的生活。

      我家境還算不錯,開旅店的爸爸、賢淑的媽媽、能幹的弟弟,幾個關係良好的青梅竹馬。

      若有什麼不滿足的,便是生活太過枯燥乏味了吧⋯⋯

      我已經記不得是第幾次來這個地方了。這裏是只有自殺者才能來的秘境,它跟民間沒有什麼不同,也是由「人」所構築的社會。

      自殺者死亡後大多像行屍,總是無神無采,茫然地四處遊蕩,且所有的自殺者最終歸處都是相同的,一間聽你闡述過往、逼你懺悔的酒吧。

      「從善」的自殺者,酒保會給你一杯酒,聽你訴說生前的喜、活著的怒、人生的哀、解脫的樂;待你暢飲那杯酒,便是再度輪迴之時。

      「哦呀,常客呢。這似乎是您第一次坐這兒等酒喝?」

      酒保遞給了我身旁的大叔一杯酒。

      大叔看起來傻傻的,毫無生氣。

      「是啊,過去幾次的經驗實在不太愉快。」我說。

      看著大叔面前的酒杯倒影,是他淒涼的一生。

      那杯清澈如鏡的酒水能映射出自殺前的畫面,眷戀的過往、親友的悲喜,必須面對現實一飲而盡才能脫離。當自殺者飲入酒水,生生世世的記憶也會瞬間消散,接著再次踏入凡間。

      嗯對,或許就是所謂的孟婆湯。

      雖然這裏並不像奈何橋,既沒有孟婆,也沒有湯鍋,獨有一名大叔酒保。

      說來可悲,我們可是自殺者,喝完酒又必須踏入恐怖的世間,那是多麼殘酷的刑罰?

      你說不爽不要喝?

      哼……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太天真了。

      告訴你吧,即便不喝也沒那麼好過的。

      不願飲入酒水之人,會如同「從惡」的自殺者淒慘。他們會派出各式各樣的劊子手,保留你的意識,使盡各種手段逼你回憶過往。

      例如,把你頭髮一根一根扯下,再拿魚刀扒你臉皮,或是慢慢削你的骨,用釘子鑽你的腦。

      甚麼?你問我為何那麼瞭解?

      蠢啊!

      我方才不是說過,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來這種地方了。

      猶記上回,我讓劊子手壓在手術檯上,恐懼地凝望面前無數個被凌虐的同路人。

      他拿釘子和木槌敲開我的天靈蓋,拿鹽巴灑在裏頭,逼我闡述那一世的過往。理所當然我閉口不言,但他也沒因此放過我,而是慢慢地鑽開我腦袋。

      媽的。

      那痛感真的找不到詞彙能形容。

      最後我的腦袋開了花,直到我剩下剝落的眼球、零散的牙齒,我才流著不存在的眼淚坦承所有過錯,求他大發慈悲放過我。

      那世的我殺了一個小偷。

      我像待垃圾似地痛毆他,打斷他的牙、嘲諷他手腳不乾淨,結果他死了,死於我手內。

      我向村民辯解,說自己是氣憤難平才失手殺人,然而那並無卵用。死者是名孝子,家境清寒,平時孝順名聲又好,哪是我這種性格內向且不善攏絡感情的家裡蹲能比的。

      最終,承受不住言語霸凌的我自殺了。

      「如您所願。」

      劊子手一刀刺進了我的心臟。

      很快的,我再也感受不到疼痛,邁入了輪迴。

      爾後,便是我這一世了。

      看著忙於調配酒水的酒保,我不禁出了神,仿佛前面的死者般渾噩至極。

      「請用。」酒保皮笑肉不笑。他遞上一杯混濁且葡色的酒,「希望能聽見好故事。」

      好故事?

      把別人的痛苦當故事聽,還真是充滿惡趣味的地方。

      這裏……該不會是地獄吧?

      此時,酒液開始照映出我的一生,窮極無聊的人生——

      我平凡的誕生,呱呱落地,父母並沒過多的喜悅,只是像例行公事般照顧我的生活起居。

      緊接著,弟弟隨之出世。

      不同於我,酒水內亮起了我所嚮往的笑顏。母親彷彿中樂透般四處炫耀,抱著手上男嬰一家一家地向鄰居拜訪。

      弟弟很優秀,長得也很帥,嘴甜不怕生的性格更受所有人喜愛,而我只能獨自面對鄰居嫌惡的眼神。

      真羨慕……

      和我截然不同。

      成長過程沒什麼好說的,自卑圍繞著我、孤單伴隨著我,如此枯燥無趣的醜陋人生究竟有什麼值得回味?

      我的父親是個傳統大男人,生下我和弟弟後成天花天酒地、搞三撚柒,而母親只會打我,數落我沒用,對我弟百般呵護。

      弟弟受到整個家族的寵愛,對我一點也沒有敬愛兄長之情,總是直呼我姓名,鼻高於眼。

      也是啦,有我這種哥哥挺噁心的。

      我有幾名從小認識到大的朋友,但我跟他們並不親近,大多時候我像個旁觀者,看他們玩、聽他們說……

      這麼說來,可能也不算朋友?

      我的人生很乏味。

      成年後我接管父親旅店,工作非常無趣,還得時常聽三姑六婆講全世界八卦,而且只能維持一慣地假笑。

      不曉得荒廢多久的時日,我弟成婚了。

      過門的妻子是我從小玩到大,以及愛慕到老的女孩。我和她感情很好,小時候還一起洗過澡,不過長大之後交集卻逐漸變少。

      他倆新婚之夜,我透過門縫看著兩人交合,凝視那垂涎已久的曼妙身姿。

      我多麼希望能夠取代弟弟。

      「啊、啊哈⋯⋯」

      隨著房內男女擺動,我套弄著自己分身,一同低吼。灼熱的白液濺灑,我完全感受不到高興,反而十分空虛。

      我茫然地走進房內拿出一根球棒,趁弟弟歡愉時朝他後腦猛擊,接著,抬手示意女孩噤聲。

      女孩很乖巧,沒有尖叫,我非常滿意。

      確認弟弟還有呼吸,我卸下皮帶將其綑綁,笑著朝女孩虎撲,讓獸慾侵佔我的理智。

      將慾望發洩完後,我懊悔的看著一切,自卑、恐懼,罪惡感猛襲。我奔也似地逃回房間,以為躲在棉被裡就不會有人發現我做的壞事——

      承受不住良心譴責的我,上吊自殺了。

      很可笑吧?

      這麼醜陋、卑微、下賤的人生,到底有什麼好回顧的⋯⋯

      「我能走了嗎?」反正都得輪迴,我可不想再看這世噁心的記憶。

      「還沒呢。還有您走後的世界必須過目哦。」酒保笑著說。

      酒杯再度顯現畫面,那是我的靈堂。

      遺照前是我的父親。父親髮絲白如雪,神色異常憔悴。

      奇怪,記得在我犯錯前,父親髮色還很烏黑,怎麼現在白成這樣?

      站在父親身旁的是我那令人妒忌的弟弟。他腦殼上裹著厚重繃帶,應該是我生前的傑作。

      詫異的是,活了二十多年,樂觀的弟弟從沒哭過。酒杯上的他哭得唏哩嘩啦,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是我從未見過的悲傷神色。

      跪坐在後方燒紙錢的是那被我侵犯的弟媳。雖不像弟弟哭得悽慘,卻能明顯察覺眼眶紅腫,不斷地吸著鼻涕啜泣。

      我的離世真有令她這麼難過?

      我可是傷害她的人欸⋯⋯

      參加葬禮的人並不多,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意外。平時比較常相處的人都有來參加,那已是值得欣慰的事了,因為我的人緣向來都不是很好。

      可是,怎麼沒有看見母親呢?

      啊啊啊,算了,也不能怪她。

      一個害她丟盡顏面的長子,年近三十仍一事無成,還幹出傷害弟媳的惡行,甚至逃避司法畏罪自殺⋯⋯

      這種人渣死掉也好,根本不值得她掛念。

      就在此時,酒保親切的微笑,提問道:「想聽他們說些什麼嗎?」

      「咦,可以嗎?」鬼使神差,我竟然想聆聽現世之人的聲音。

      拜託,我這不是M體質嗎?

      想也不用想,肯定正說些貶低我、調侃我的話呀!

      「當然可以,畢竟您之後再也沒那個機會了。」

      酒保說完便拿出一瓶七彩的酒液,滴落在我的酒水中。不一會兒,我的腦海開始迴響親人間的對話。

      「混蛋,養你這麼大卻一聲不吭的走,知道我心裡多痛嗎!」那是父親。

      曾幾何時,父親那充滿威嚴的嗓音變得如此滄桑。

      「你是我唯一的兄弟,大哥⋯⋯」那是弟弟。

      真沒想過,第一次聽他喚我大哥時竟已人鬼殊途。

      「為什麼你總是不肯正眼看我,我明明喜歡你那麼久,甚至得用這種方式來接近你⋯⋯」那是——咦?

      接下來盡是些惋惜難受的對談。

      搞、什、麼、啊!

      為什麼我死了才肯和我說這些?

      為什麼我死了,你們才願意付出愛與關懷!

      我心裡不斷地埋怨,可眼淚卻不受控制,哭得像條流浪狗。

      「我母親呢?為什麼沒見到我母親?」我激動地問酒保。

      「您母親是方夫人?」

      酒保拿出一疊名冊,上面有許多姓名,我也在裏頭。

      在我的名字後面,我看見最為熟悉的名字——

      那是母親。

      「在您自殺後,您母親也跟著上吊了,沒多久就會來報到囉。」酒保答。

      「什麼!」

      母親最疼愛弟弟了,怎麼可能會為我自殺?

      怎麼可能為我這種人⋯⋯

      怎麼可能!

      之後我在行刑台看見了母親。

      母親被劊子手五花大綁,拔著牙齒、抽出指甲,腳趾一根一根被切下。

      「憑甚麼像我這種罪犯可以喝酒輪迴,而我母親卻得面臨那種痛苦!」我朝著酒保咆哮。

      「您恨她。」

      「啊?」什麼鬼!

      「您被世人愛著。父親對你百般期許,雖然嚴厲,但還是捧你作為接班人。」酒保接著道:「弟弟敬愛你,可他不懂如何與不肯親近他的你相處。女孩愛著你,甚至作賤自己嫁給你弟,無奈卻得不到你正眼瞧望。你的朋友們都很關心你,可惜你從未當一回事。」

      我愕然地張大嘴,一句也答不上來。

      酒保將酒水推到我面前,說:「您被所有人愛著,所以你沒有罪。愛你的人因為受你怨恨,一身罪孽——客人,飲盡生世,踏入輪迴吧。」

      我拾起酒杯,淚水啪噠滴落,混濁的酒液逐漸清澈起來。

      「我能回到現世向他們道歉嗎?」我問。

      「不能。」酒保答。

      「那,我能對母親說幾句話嗎?」

      「死者無法再與任何人對談,您能做的只有喝下這杯酒,把最後想說的話跟我說。自殺者是沒有資格後悔的。」

      「這樣啊,連向他們道歉都辦不到⋯⋯」我一口飲入那杯酒,意識逐漸遠茫。在我即將化為一具空殼前,我用盡力氣緩緩張嘴,說出這輩子最後的一句話:「若有來生,我不想再自殺了。」

      每具珍貴的生命都有自身價值所在。

      希望下一世的我,能珍惜所有愛我的人。

      「歡迎光臨,初次見面。」蓄著白髮的酒保笑著對你說,並遞上一杯混濁的酒,「希望能聽見一個好故事。」

      END

回作家的PO

回應(5)


誘發清醒夢也許你跟我有差不多條件,用少量咖啡因。
讓身體進入休息,腦袋卻異常清醒的狀態⋯⋯
我真是天才。
2020-05-07 22: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過睡前喝富有咖啡因的飲品很容易引發胸悶或心悸欸...
我自己是這樣啦XD
 
2020-05-15 16:46回覆

好奇心到處翻翻,有時真得手太賤,真得被我翻到"""夢怎麼誘發"""""
附上連結----理科太太的副頻道。

http://m.youtube.com/watch?v=rXOzBTniNzo
2020-05-06 19: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喔!
看到面對創傷這句話有點小振奮
2020-05-06 23:34回覆

有聽過別人真實地前世今生的故事(對方有靈異體質很重會被壓的那一種,她個人後來去宮廟修行。)

怎麼觸發「夢境」比較好奇,網路上有人做催眠回溯有科學執照的那一種,不是民俗一類。
2020-05-06 08: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從小到大都很容易做惡夢
有鬼怪的有不願想起的有心理陰影
所以有一陣子我非常厭惡睡覺
很常好幾天睡一次(現在也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卡到陰
小時候體虛常住院,保母家樓下就是陰廟
也看過不少無法解釋的東西
但現在的我有點鐵齒....
2020-05-06 23:32回覆
如果這是夢~
那就太猛、太完整了!
從頭至尾環環緊扣,兼以短文的緊促感,不知怎麼的,一次看完有種俐落感。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品嘗金哥哥的文字,感覺挺有自己的特色的!
但是就算不是夢,自己腦補的也挺厲害的,劇情鋪陳循序漸進,而且好的自殺者和壞的自殺者之間也有鮮明的對比~
我一開始漏看了幾個字,想說隔世不是都會忘卻一切嗎?結果惡的自殺者不會,這種人被逼著面對一切然後再進入輪迴,帶著前世痛苦的回憶未免太過殘忍,這可能也會進而影響到這一世他做人處事的思維方式,可能生來自卑,可能生來怯懦,可能生來就懷著要報復世人的想法呢!
感覺這個體制太折磨人了!
而且這個體制的目的為何呢?令人不禁思考。
記取不該自殺的教訓?要讓自己毫無罪惡的死去?若天地之間真有這種設定,只能說是造物者的惡趣味了~(超級深究)

其實後半段主角的故事每次看有不同的感受。
第一次看的第一個想法是,暖的,這世界不如他想像中的那樣冰冷。
有些時候換個角度看,只是當初把自己的視角設限了,只是把一切用最悲觀的眼界去設想了。
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愛著另一個人。
只是沒有徹底的表達,父親把自己的期望用嚴厲包裝,母親、兄弟也用不同的姿態包裝起來。
那個弟媳也是,這大概是最令人震撼的角色,可以想見她默默守護等待著,卻等不著開花結果,最後只得投入他人懷抱。
這麼看來,他所犯的惡行,也是情理之至、情有可原。
但第二次看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即便如此,就算主角身邊的每一個人真如他想像的那麼壞,他也不應該犯下惡行。
做到這種地步,已經不是自卑、妒忌到極點,這已經是精神失常的領域了吧!
打傷親人、對弟媳施以暴行。這些行為實在太過的!
他有對自己的人生負責過嗎?他有因為喜歡那女子奮不顧身努力嘗試過嗎?他有為想要成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而努力過嗎?
在下任何判斷之前,他有給過別人有別的可能的機會嗎?或是有自己爭取過嗎?
這麼溫吞軟弱的人啊!再被剝奪一切的時候悶不吭聲,有什麼資格最後再來一計失去理智的回馬槍呢?
而這樣自殺的人,他的懲罰便是來不急彌補一切,就得放下記憶進入輪迴~
總覺得這樣的他才是最應該負著前一世的罪輪迴的~~

最後一次看的時候,著重在最後的那一句,「若有來世不會再自殺了。」並祈願自己學會珍惜身邊愛自己的人。
但最後小主角幾經輪迴之後,是不是又走回原來的境地呢?還是他是有所體悟、有所成長改善了呢?
酒保最後的那一句話,留下了無限的懸念……
如果不能記取教訓,那這一次次輪迴又是何作用呢?

以上是看完之後很有感的腦洞!!
很喜歡詳述酷刑的地方,因為伊登本人是超愛看奪魂鋸的那種變態!
很喜歡這篇故事,也帶給了我不同角度的感覺,很值得回味再三~~~
主角的視角和自問中都可以表達此人的性格和想法,書寫方式也是成熟沒什麼bug的~
總之直接給讚b( ̄▽ ̄)d
希望金哥哥再多做一點夢?
然後產出很多奇妙的故事?
前世今生的題材一直以來都挺吸引我的~~再來個十篇吧!
2020-01-14 05: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夢木有錯,不過其實真的有記憶片段的只有主角受虐、他很難過的求饒那些部分。(原本的故事偏噁心居多,我修飾過、魔改過惹~
因為我視力不好,醒來想找手機找了半天囧,等我找到手機時已經忘得差不多了XDD
所以很努力把零碎的記憶拼湊起來,再加油添醋寫成短篇小說~

伊登看的好認真喔,居然看三遍以上,我好感動Q口Q
而且突然被誇獎有點害羞耶,嘿嘿嘿(小雀躍)
我不太擅長華美的文字,畢竟這半年才開始接觸(寫)小說,比較傾向於用直接的方式表達想法
能讓伊登喜歡還得到稱讚實在太榮幸惹!(*´艸`*)

畢竟是夢衍生出來的作品,我自己也會去思考這篇故事的含意XD
我還滿喜歡這種有劇情的夢,雖然大多為自己替補撰寫……
主角輪迴後生為人的當下似乎是沒有前世記憶的,但那自卑、自怨自唉的心態卻還維持著
再度來到自殺者之地後從前的種種又會重新回到他腦內,才發現,他生生世世都如此自卑怯懦@@
這有點像是閻王的玩笑嗎?
就如同主角說的,真是個惡趣味的地方。要別人述說那一點都不有趣的前生故事,還要強迫犯人面對...

大家第一次看的時候好像都覺得主角可憐耶?
畢竟是短篇,觀看人數不多,我又不想為此開書坑,怕自己不常做夢沒故事更新(喂
所以除了貼這我也有分享幾個現實親友看XD
他們都說主角可憐,我則是直接回絕,說主角並不可憐,而是可悲。
主角從頭到尾都貶低自己,沒努力過,就像伊登後面說的一樣@@
其實每個人多少都抱持著自卑、無自信的心態,但學會正視是很重要的事情。
主角忽視了身邊所有人的愛與贊同,一昧地認定自己不好,自己沒人要,比不上親弟,每每說話都是「在別人貶低自己前先說自己不好」
那是一種防衛機制,自己先批評,別人的評論也就理所當然了。
然後用「我本來就是這樣啊,你說的對。」來逃避、安撫自己。

我本來就怕啊,所以我這麼做是應該的,你不該再責備我了,我很可憐!
這就是主角的心態。

不知道是不是我睡前心情不好,我後來也重覆讀過我這篇腦洞,我自己是這樣解析的XD
我每次夢境改篇的作品都讓我覺得滿有趣的,因為打出來的同時我自己也是讀者,這世界不全是我一人構築的。(雖然這篇大多都是我自己掰的啦,太晚找到手機了嗚嗚嗚嗚嗚....

本來我的夢境只到主角想懺悔,但酒保說不行。而我撰寫過後也只到主角說他不會再自殺,可是我硬補了幾段,想嘗試給讀者開放式的空間,讓這篇看起來能夠有後續,有種「前傳」的感覺。亦可以解釋為:「將來會有更多可悲的故事呈現」,不知道這樣的改動是好是壞,畢竟看得人不多我也不知道我打得好不好哈哈哈XD

但得到朋友的喜愛,有人說這篇很有畫面,有人說父母跟主角的互動很真實,現在又有伊登給予肯定。這夢值得了!
前面有說我是這半年才開始接觸寫小說,還是第一次用這種第一人稱(自言自語)書寫法,還好沒甚麼問題XDD(鬆一口氣~

我今天倒是做了不少惡夢T口T(吃藥都在昏睡
太多了記不得,印象最深的是我一再走進一個倉庫,倉庫裡面有許多吃飯的人,有點像小吃店面
然後一個屁孩踢倒了瓦斯桶,瓦斯撞上尖角開始外漏,偏偏鐵門都關上了...
最後一群人四處逃串卻無法開啟鐵門,瓦斯氣體越洩越多,最後一個人大喊:「要爆炸了!」
以瓦斯桶為中心開始冒出熊燃焰火,熱氣與毒氣襲來把我逼到角落,無助、絕望、恐懼...
然後我就醒了,醒來整個好像被灼傷,超熱又超痛,還無法呼吸,一直狂喘大氣,害我趕緊含了舌錠TAT(偶有心臟疾病

如果每個夢都能比較有故事性就好了,不要只是單純的噩夢啦QAQ
自殺者這篇本來也傾向於恐怖噁心的夢,是被我改的比較溫和有劇情了XD
2020-01-14 19:49回覆

啊啊//圖好美啊//好奇那雙手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看完故事後 感覺像對主角開一個玩笑啊Q
如果他知道事情真相 或許不會自殺…吧?
腦袋突然湧出很多畫面 QQ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著…
2020-01-13 22: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我本來想畫自掐,但後來想想不妥,就把兩者分開~
所以某方面來說也是兩者皆是的意思XD

是玩笑沒錯,不過一切源於主角的自卑心理...
因為自卑,他忽視了親人的好。
因為自卑,他不願相信愛慕之人也可能愛著他。
因為自卑,他充耳不聞、一意孤行,不願傾聽朋友的聲音。
其實他一點也不可憐,而是可悲。QQ

不過呢,這些都是身為旁觀者(上帝視角)的我才能如此大言不慚,換作是我也可能一蹶不振@@
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了吧,我們也很容易不斷地否定自己、懷疑自己、有很深但不願給人看見的自卑心。

總之,希望正能量能互相傳遞給全世界,願你我都不是那個自殺者XD
2020-01-13 22: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