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趙不瑄:祝我們相遇快樂(H)

(此文為短文   驚喜(ㄒㄧㄚˋ)聖誕夜   之後續)

      「唔嗯……」

      聽聞那聲哀號,趙媛看都沒看一眼,卻藏不住嘴角的笑意,欲蓋彌彰地翻了幾頁手上的書。

      「嗯……趙……媛……」

      瞧那聲線走音的厲害,大抵真快忍到極限了吧,趙媛漫不經心地應了聲,悄悄從書籍中探出眼,沒看到朱瑄樺的臉,倒是見著一個翹高的屁股在一旁顫動。

      「妳……嗯嗯……」那事不關己的態度讓朱瑄樺的心頓時涼了大半,只得扭過頭淚眼婆娑地呻吟,「妳……妳怎麼就看起書了……」

      趙媛立刻收回視線,只給她三個字,「我累了。」

      「妳……」朱瑄樺嗚咽幾聲,水汪汪的大眼好似真能落下幾滴淚來,委屈道,「妳在報復我對吧……妳一定是在報復……嗚嗚……家暴……性虐待……」

      「隨妳怎麼說,反正我就是累了。」說著,又優閒地翻了頁。

      「妳明明只塞了顆跳蛋進來!」朱瑄樺確實是在抱怨,可她現下的狀態不允許她佯裝凶狠,連大聲說話都辦不到。

      「誰叫妳要亂動。」害她花了將近半小時才制伏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怪誰呢?

      「那……哈啊……妳、妳把它拿出來……不然、不然把遙控器給我……快給我……」

      聞言趙媛抬起了眼,抓起放在身側的遙控器,手一揮,瀟灑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遙控器撞擊地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那衝擊的聲響嚇得朱瑄樺下意識一縮,連帶擠壓到小穴裡東西,更往深處吸了吸,那不上不下的快意將她逼得快崩潰了。

      「要遙控器幹什麼,這東西又不只那種用法。」趙媛在一旁悠哉地建議。

      朱瑄樺幾乎是憑本能在動作,使盡全力伸長手往私處摸,下一秒又是一陣哀號,「我摸不到……摸不到啦嗚嗚……」

      這個傻逼,哪裡不伸偏偏選了個距離最長的後背,再加上她的筋不是普通硬,再繼續用力下去,不抽筋才有鬼。

      趙媛便放下手上的書,將那扭曲身形盡收眼底,特沒良心地勾了勾唇,慢條斯理地下床走進浴室,沒一會又回到床上,邊擦拭雙手邊用一種看戲般的目光愚弄她。

      那模樣和凌厲的視線彷彿下一秒就會拿刀剖開她的身體似地,朱瑄樺可憐兮兮地嗚咽著,無法忽略自私密處汩汩淌下的熱液,順著大腿根部一路往下,那麻癢的不適感如萬隻蟲子在腿上神經處踩踏。

      就在這時,埋在溫熱花穴內的小東西被輕輕動了下,朱瑄樺倒抽口氣,清楚感受到那玩意兒在穴口處進出打轉,她攥緊雙拳,嘗試著控制那股快感。

      「唔嗯……啊……」

      見她露出舒服的表情,趙媛瞇起了眼,果斷抽出那顆濕黏的小東西,抬手又瞄準垃圾桶扔了進去,一點回收再利用的環保精神都沒有。

      朱瑄樺又被同樣的聲響驚得劇烈一抖,對四周發生的事完全狀況外,就著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露出雙眼向後看,期間還因腿間的愛液而打了個噴嚏。

      趙媛又坐回原處閱讀了。

      見她如此,朱瑄樺也沒興致了,趴在床上調整呼吸,接著安靜下床走進浴室清洗,沒一會又探出頭來,躲在角落觀察趙媛的表情,忽爾又蹦蹦蹦地跑出房間,回來時手裡攥著一個小盒子,二話不說撲到了趙媛腿上,開始撒起嬌來。

      「趙媛……」說著,往她大腿戳了兩下,裝著哭腔問,「妳真的生氣了嗎?」

      沒有。她早就氣消了,或者該說她根本沒在生氣,只是她總拉不下臉,待回過神就變成這樣了,連好好將聖誕禮物交到朱瑄樺手上都覺得彆扭。

      她就是老話一句,「還好。」

      朱瑄樺癟癟嘴,討好地蹭了蹭她,偷偷摸摸掀開她身上的衣服親吻平坦的肚皮,忽爾直起身子將手上的小盒子遞到她眼前。

      趙媛本是想拉下被掀起的衣服,卻被這突來的舉動給打斷,一時之間也忘了自己幾乎是半裸狀態,放下手上其實一個字都沒讀進的書籍,在她耿直的目光下接過那個乍看像是名片盒的小盒子,微微蹙眉表示不解。

      「……給妳的聖誕禮物。」朱瑄樺的聲音顯得有些沒自信,甚至沒執是那雙琥珀色瞳孔,把下巴枕在她腿上,小聲卻清晰地說,「我不知道要送妳什麼,因為妳好像都有了……所以我就想乾脆自己做點東西送給妳了。」

      是啊,她確實什麼都有了。可就算有,也不是本來就擁有的,全是朱瑄樺送她的。交往的這幾年來,朱瑄樺幾乎把日子當節慶在過,時不時就買個禮物送她,所有能當禮物的全送過一輪了,且總能掰出個中聽的理由。

      大抵就是卡片一類的東西吧,趙媛這麼想著,拆開包裝的同時忽然想起這幾天好似感覺到朱瑄樺隱瞞著自己在做些什麼,原來是為了準備禮物。

      表面上沒什麼情緒,可其實趙媛從未如此著急著想知道包裝裡藏著什麼,興許這是有生以來頭一次感到興奮吧。

      可當她見著內容物時,差點沒一巴掌攆開躺在自己腿上的腦袋。

      躺在精緻名片盒內的是一疊質感極佳的紙張,上頭擠滿了很有朱瑄樺風格的塗鴉──勉強能看出是手的形狀、一團圓圓像是球體的橢圓形不明物、像是人類鼻子的詭異香菇……

      會認出那些圖形,正是因為上頭寫著大大的「高潮券」三字。

      有那麼一瞬間,趙媛真的想將手上的東西沖進馬桶毀屍滅跡。

      「鏘鏘!這是性愛版的搥背券喔。」朱瑄樺傻呼呼地眨著眼,「我是不是超有創意?」

      雖然裡頭有些情趣用品和性愛方式她還一頭霧水,可仗著有程子璇這個性愛寶庫的先天優勢,她還怕自己被考倒嗎?

      朱瑄樺討好地拽了拽她的手,就差沒搖著尾巴歪頭賣萌了。趙媛深吸口氣,驀地伸長手將床頭櫃上的箱子拿起,將裡頭外拆封的跳蛋全倒了出來。

      「妳的禮物。」

      「呃,」朱瑄樺瞪著在一旁滾的小東西,咽了一口,「好、好喔……」

      見她沒有動作,趙媛便抓起其中一顆放到她眼前。「拆開。」

      朱瑄樺不明白她的意思,忽爾一愣,豎起食指指向名片盒,後怕地問,「妳、妳要用啊?」

      趙媛沒理會,轉而將東西交到她手上。「拆開就對了。」

      聞言朱瑄樺皺起臉,根本不知道這東西的用法,可身為寵妻魔人的她又怎會說不呢?自然是乖乖照辦,沿著拆線撕開包裝、扭轉、拉開……嗯?怎麼這麼像健X出奇蛋?

      當朱瑄樺「剝」開手上的跳蛋時,還真給見著了液體狀的牛奶巧克力。

      意識到趙媛口中的禮物是什麼後,朱瑄樺驚悚瞪大眼,垂眸往私處看了看,接著抬起頭結巴道,「剛剛……剛剛……」

      「只有剛剛那個是真的,其他都是造型巧克力。」她純粹就是想嚇嚇這個傻逼罷了。可光嚇還不夠,她還準備了另外一個驚喜,想看看她猝不及防發現真品時的反應,怎知一開始就被挑個正著。

      話音剛落,朱瑄樺鬆了好大一口氣,當下手跟著一滑,其中半顆裝有流體巧克力的蛋就這麼垂直落下,啪地一聲不偏不倚,剛巧掉在了雪白的肚皮上。

      好的,她又闖禍了。

      朱瑄樺明顯感受到一股寒氣壟罩而來,看都不敢看她一眼,手抖著拾起那半截殼子,正想著該如何收拾,也不知哪來的靈感,竟埋頭舔去就快流到床上的巧克力。

      「嗯……」

      酥麻的感覺來得太突然,趙媛沒能忍住自喉頭翻滾而上的呻吟,正是這一聲喚醒了朱瑄樺體內的饕餮,本在肚子附近的巧克力僅在一眨眼功夫就被舔得到處都是,趙媛正想將她一腳踹開,身上的衣服卻在此刻被撩至頭頂,什麼都看不清了,只有感官被挑逗得越來越敏感。

      「朱瑄……」趙媛趕緊拉下蓋住視線的衣物,話都還沒說完,乳暈處忽爾覆上一抹濕潤,舌尖輕輕一頂,宛若觸電般的快意自微小的一點直竄末梢神經,不自覺蜷起腳趾,呼吸漸重。

      冰山美人難得動情,朱瑄樺又怎會放過這難能可貴的良機?掌心摸往底下柔軟臀部恣意搓揉,果不其然見她反應劇烈,本還有些微抵抗,現下倒成為欲拒還迎了。

      「今天大放送,讓妳免費體驗一次。」

      朱瑄樺溫柔扳開勻稱的腿,整個人伏在她身上,邊說邊低頭親吻雪白肌膚,沿著脖頸一路吻至小腹,兩手輕輕扣住褲緣下拉,並未將內褲一併退去,就這麼隔著單薄布料摩娑擰壓,任憑指尖沾染濕意。

      「誰要體……啊……」

      朱瑄樺也不知哪來的技術竟能在不給予任何重量的情況下將她壓得動彈不得,如此一來便只能實行言語上的恐嚇,可話都還未說完,一根指頭便從底褲邊緣探進私處,順勢擠入蜜穴,噗哧一聲,惹來她倒抽口氣。

      「朱瑄樺……」

      「妳、妳先別跟我說話,我在忙……」朱瑄樺將臉埋進腿心處,邊舔吮充血的花蒂邊高速搗弄幽穴。

      「妳、妳那個什麼券……」趙媛邊控制逐漸堆積的快感邊吃力地說,「隨我高興愛怎麼用……嗯……就怎麼用?」

      「嗯……嗯……」朱瑄樺也不知她問這個做什麼,便隨便點個頭了。

      抽插的速度越發劇烈,趙媛悶哼一聲,在她的雙重攻勢下被推上了高潮邊緣,夾緊雙腿是下意識的行為。朱瑄樺的腦袋被夾在中間,自上頭漫下的嬌吟助長了她想疼愛自家老婆的慾念,於是加進了第二根手指,接著是第三根……

      活塞運動進行到一半,朱瑄樺忽爾直起身子,將兩條細長的腿拉高下壓,本就足夠緊緻的幽穴此時幾乎絞得她手指生疼,不過稍稍施了點力往內探進,竟輕而易舉頂到了深處花心。

      莫名其料被弄成這般姿勢的趙媛已感到頭昏腦脹,快感就在引爆邊緣,當朱瑄樺無意刮過內壁某處褶皺處,她沒忍住,順著體內那股巨大洪流,滿足地喟嘆一聲。

      朱瑄樺並非自己心甘情願退出,而是被那張吸人的小嘴給推出穴外,她也沒有再進去的意思,目光已被紅腫裸露的唇肉給攫住,像朵盛情燃放的玫瑰。

      還沒喘過來,趙媛便望著天花板開口,「妳……妳明天……隨便抽個五張出來。」

      「明天?妳不用上班嗎?」朱瑄樺一愣。

      「我的案子早上就趕完了。」趙媛疲憊地閉起眼。「反正妳隨便抽六張就對了。」

      「不是五張嗎?」不要以為偷偷加一張她不知道好嗎?朱瑄樺抖了一下,怯怯地提醒道,「妳、妳一次要這麼多啊?這樣對身體不好喔……」

      是有沒有這麼舒服?還跟她一口氣預約六次呢,她開始擔心自己會做到手抽筋了。可既然是老婆大人的要求,她又怎會說不──

      「我沒差。」趙媛翻了個身,底下那話卻叫朱瑄樺生起了逃跑的心思,「反正都是要用在妳身上的。」

      該死,她忘記寫使用對象了。

      朱瑄樺本來想求情的,可當她看見被趙媛緊緊握在掌心裡的小盒子,目光頓時柔得一塌糊塗,對她的愛戀幾乎揉痛心扉。

      迷迷糊糊中,床好似有些晃動,可趙媛累得連眼睛都不想睜開,卻在身體被一抹溫熱包覆,一雙臂膀自後方擁住她時,微微勾起了唇。

      「祝我們相遇第二千一百九十一天快樂。」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