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019年末總結大會&近況更新

2019年末總結大會&近況更新

大家好,這裡是紫欣

一年又要結束了,回顧今年的更新,似乎沒有2018來得精彩,但實實在在把花語完結了,雖然當中還有想寫一些東西,不過暫時沒有繼續寫下去的念頭,姑且就讓它停在2019年吧!如果認真去看「說謊」這一篇,會覺得有花語前導的感覺,不是你的錯覺,大概就是陰錯陽差之下而有的結果。

今年也寫了重漾這一個配對,大概是現在故事的基調,剛好可以讓我發揮本色。另外就是流光森林中我最喜歡的約珞,在不同的故事裡,述說各自的故事和情感,我很享受這樣的過程。

接下來是你們最關心的更新動態,最近除了因為實驗上比較忙的關係,所以寫文的時間相對被壓縮之外,看過「琴情」舊有的稿子後,我又手癢想要改動一些事情,2014年的文筆有太多空洞,五年過去了,我想要更加完整它,因此最近都沒有更新作品出來。至於被問最多次的「perfect   crime」什麼時候會更新,相較於琴情這個更久的坑,鐵定是會被我大動作給更改的,也因此我沒有辦法給予任何承諾。現在回過頭看以前的作品,會有一種這真的是我想到的東西嗎?我會努力一扇窗一扇窗關的,這點倒是不用擔心XD

最近也收到一些小紅心,謝謝你們的喜歡,如果是不小心在滑的時候按到就送我嘛!XDDD,2020也請繼續多多指教了!

去年的年末總結說希望有個健康的身體,看來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這個平安夜和聖誕節直接被病毒給搞死,我還是要祈求下一年有一個好的身體XDDD,接下來就讓我來回顧一些我喜歡的片段吧!

特殊傳說-遲到的喜歡你(冰漾)

      冰炎有模有樣地伸出雙手的拇指和食指,框出一個長方形放在眼前,「換我幫你拍吧!」

      「學長你這樣怎麼拍啦!」放下手中的相機,褚冥漾笑了。

      「怎麼不能拍?」冰炎閉起了左眼,專注地將長方框對準了眼前的黑髮青年,「啊!是說沒有辦法記錄這個問題嗎?」冰炎放下了雙手,改將他們插在黑褲的口袋中,帶著一抹猜不透的情緒又說:「放心裡就好了,笨蛋。」

      像是想到什麼的冰炎,突然對著褚冥漾招了招手,示意對方走到他身旁。

      「褚,你是不是腦袋太遲鈍了一點?」冰炎勾起壞笑。

      「也不……」在看到冰炎放大的美麗臉龐,褚冥漾只能睜大雙眼,唇邊被烙下了一個吻,「遲到的喜歡你。」

      「誒!」褚冥漾的腦袋徹底當機了,「誒?」原來學長眼中思念的情緒是對著自己的嗎?

      「嘴巴自己闔上,醜死了。」冰炎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隨手弄亂了對方的一頭短髮,彷彿心情很好。

      「學…學…學長,你剛剛說什麼?」看來褚冥漾的腦袋是徹底死機了。

      「笨蛋,有人連告白都沒聽清楚嗎?」冰炎伸手在對方光潔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這大概是名為愛情的鏡頭吧!

特殊傳說-盛夏光年(重漾)03-白園

      「你們外星人都要這麼暴力嗎?」褚冥漾縮回青年身後,不願再和那隻想要吞了他的蜘蛛對看。

      「賊船上多了就不用意外了不是嗎?」非但沒有要安慰對方的青年,反而冷言以對。

      「柳!」褚冥漾吃了悶虧,不滿地捶了那人的肩。

      他現在後悔點頭答應交往來得及嗎?

      「來不及。」青年憋笑的語氣又從前方傳過來。

      又一個偷聽的!真當他的腦袋是什麼旅遊勝地,可以供大家這樣侵門踏戶嗎?

      連門票錢都不付,這樣對嗎?對嗎?

      「只是很好奇怎麼可以這麼多想法罷了。」這次青年的語氣又轉回一貫的平淡,「或許是因為生命有限,因此什麼都想要有所定論吧!但這不是壞事,只是對於我來說,這樣很有趣而已,不需要見怪。」

流光森林-再見(約珞)

      他妥協地說:「那麼我們數到三吧!」約看了一眼被自己握於手中,沾染了他的溫度的項鍊,他們最後維持呼吸的回聲石都屬於碧碧雷兒的冰藍色寶石。

      「約,再見,希望我們的再相見,是不再區分你我的。」女孩勾起嘴角笑意。

      「珞耶,下一次來到我身邊吧!」男孩凝望著女孩最後的一個動作與表情。

      冰藍色的寶石,一個拋物線落入噴水池中,彷彿他們為了最後的願望所投擲的硬幣。

      兩人交握的手,漸漸失去了原有的溫度,然而臉上的笑容彷彿將所有的美好都凝結在這一刻。

      紛飛的白色花瓣,靜靜祝福著這對戀人。

特殊傳說-花語(冰漾)-42

      「褚冥漾,你輕舉妄動,我隨時都可以讓這個蠢女人全然消失。」女性精靈奪過壓在脖子上的短刃,仍然將之架在自己脖子上,甚至有更用力的趨勢,就像她說的話一樣。

      「那你請便吧!」褚冥漾勾了勾嘴角,當初自己被控制無解只是因為能力太弱,如今在不動用暗力量的前提之下,他也發展出了將混合言靈的子彈預先存在米納斯裡。這槍沒再客氣,直接打在斐里希亞握刀的左肩,隨即就著對方的手將短刃送進自己的右腹,身形不穩的斐里希亞便跌在自己身上,褚冥漾只是任由猩紅沾染對方同樣素白的袍子,又說:「我開玩笑的。」

      「你!」女性精靈臉上出現不可置信的表情,或者說是安地爾的震驚,視線在自己流出鮮血的左肩與插在對方腹部上的短刃來回,血的溫熱和黏膩感卻讓斐里希亞自己的神智變得清晰。

特殊傳說-花語(冰漾)-49

褚冥漾站起身,又往冰炎的位置靠近了一步。

      「如今,連你也想要置我於死地嗎?」沒有畏懼地望進那一雙再沒有隱藏的紅眸中,「你以為我不知道水晶杯被你下毒了嗎?」手一鬆,盛裝著酒紅液體的水晶杯摔成碎片。

      這一席話讓冰炎愣在原地。

      「明明有千百種方法可以解決掉我,你偏偏用了最笨拙的一種,亞,這不像你。」褚冥漾一點也不在意衣袍被染上艷紅,「公會逼急你了吧!」伸出袖袍下的手,沒有猶豫地去抽冰炎配在腰間上的短刃,「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如何?」

      「你為什麼會知道?」冰炎施力把刀給甩了出去。

      確認妖師之力對後世沒有影響,這句話的背後意思是無論有沒有,就地滅了也無妨,甚至更好。

      褚冥漾甩了甩被刀劃傷的手,並沒有打算回答,只低聲唸了治癒的術法。

      冰炎再思考半晌,他突然明白,眼前的人不僅受無殿的保護條約,更是無殿的人,因此公會最高級別的任務他都能夠過目,甚至之前的對話之中都給他訊息了,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任務,「你是無……」

      ──你是無殿的人。

      「你心軟了,比我當黑袍還久的你,不可能不知道心軟會使得自己錯失活下去的機會,既然想要毒殺我,又何必趕在最後一刻來阻止我呢?」

      冰炎緊抓著褚冥漾的肩大吼:「你要我怎麼狠下心!那是你啊!……是你啊!」顫抖地靠在對方肩上。

      褚冥漾嘆了一口氣,輕聲在那人耳邊說:「你做不到的,就由我來幫你吧!颯彌亞,不要勉強自己。」像是每一次安慰這個明明比自己多活好幾年的人,有的時候他都會笑這老大不小的人,怎麼還這麼不成熟,平時的威風都像是假的。

      語畢,他掙脫開對方的禁錮,絲毫不在意剛剛的衝突,便走向短刃掉落的地方,撿起並插回刀鞘中,在短短接觸的瞬間他問:「我有多希望我看見的都是假的,如今你還愛我嗎?倘若是,那這命給你也無妨。」

特殊傳說-花語番外(冰漾)-你好你好

      「起來,在這裡睡覺會生病。」冰炎看著躺在種滿冰晶花中的幻武,散亂的墨色髮絲因為掉落的花瓣而被妝點得更加夢幻,他倒是沒有在意自家尚未簽訂契約的幻武總是跑出來蹓躂,而且還是跑給他追。

      「幻武精靈才不會生病。」那人睜開一隻眼睛,順帶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

      「你是欠揍還是欠罵?」冰炎掄起拳頭,就要往對方的頭上招呼過去,卻在要碰到的時候,瞬間又收回了力量。

      「怎麼又不打了?」使力盤腿坐了起來,撐在左手上的頭,歪了一邊看著眼前的人。

      會這樣閃躲他的拳頭,這個動作不像是伊曦凡會有的,或者該說伊曦凡傾向接下他的拳頭,眼前這人是?「褚?」

      「嗯……我是。」褚冥漾像是惡作劇得逞,臉上掛著的笑容逐漸放大,然而眼前的人像是太過震驚而忘記如何控制表情,「亞,你的表情很醜。」

      「要你管!」伸出袖子下的手,這次倒是沒有猶豫地彈了對方被瀏海蓋住大半的額頭。

      摀著額頭,褚冥漾瞪著對他額頭無禮的冰炎,「壞心眼。」

特殊傳說-花語番外(冰漾)-又見降雪

      「你敢說謊,我就把你搗碎施肥去。」冰炎邊說邊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這麼狠!」可惡,他的容器為何偏偏是冰牙的千年精靈石,還是很有用的藥材呢?

      「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在這裡也打了一場雪仗嗎?」冰炎將視線轉向一如過往那般仰望天空的褚冥漾。

      「嗯,你想說什麼?」褚冥漾閉起了眼睛,睫毛的陰影在眼下就像是少女的裙擺。

      「那時候你是抱持著什麼想法來到冰牙?」是什麼因素才會說出不想死呢?

      「如果有一天我必須死,也希望自己是優雅的,我可是拋爹拋娘的來到這裡,跨越千年只為了追你,你都不安慰安慰我嗎?」

      冰炎伸出手將人攬進自己懷裡,一個吻落在了額間,「辛苦你了。」

      「不准把我拿去施肥!」褚冥漾稍稍拉開一點距離並再三聲明。

      「你怎麼這麼幼稚啊!居然會糾結這個,那餵狗?」

      「不行!」褚冥漾氣得用袖子打了冰炎一拳。

      冰炎輕笑出聲,收攏了懷抱,將下巴枕在對方的頭頂,「那我放心裡吧!」

      雪一點一點飄落,模糊了悲傷,卻增添了一點調皮搗蛋與甜膩。

                                             BY   紫欣   2019/12/25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