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HP】囚徒

我沒有想要承受他的愛。

「咒咒虐。」

眼看男人瞬間跪倒在他的魔杖下痛苦地哀號,我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湯姆見狀了,卻是沒有一絲情緒。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目擊他陰冷的模樣,卻是我首次見著他的殺意,那狠戾毫不隱瞞地暴露。

對於他身為巫師的力量,我終於從忌諱變成畏怯。

「不要這樣,我求你。」雙腿一軟,我向霍格爾爬去,抱住他的身體試圖擋住湯姆的惡意,抬頭求饒。

霍格爾好不容易才從生靈塗炭的地獄逃到英國!他和我在一起,又何錯之有?

我心裡喊著,卻是不敢開口。

湯姆的食指依然按在魔杖上,紋絲不動,面無表情儼然是審判的神祉。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又看向霍格爾。霍格爾的更大聲地叫了出來,顯然湯姆加深了咒語的力道……

「湯姆!」順著他的指尖看去,他捏緊的拇指都泛白了。

我哭噎出了聲,無法忍受看著霍格爾痛苦,伸手就想撥開他的魔杖,卻在碰觸的瞬間被一股像是電流般的燒灼燙到,被彈開倒地時我看見湯姆手上的魔杖應聲而落。

咒語停了。霍格爾喘息著向我這裡靠來,我趕緊過去扶住他。

「他……這是……」霍格爾困惑又驚恐地看著我和湯姆,一手雖顫抖個不停,還是顫巍巍地舉在我身前護著。

沒用的。我很清楚,在湯姆面前,我們是不可能不屈服的。

當初那個會忌憚我的孩子早已順應歷史長大成人。是我錯了,早料到他的可怕,卻沒有及時離開英國,以致被他以魔杖指著的這一天來得猝不及防。

「速速前。」魔杖自動飛回湯姆手裡,「冒昧了。我只是想帶葛蕾絲走,去個遠離戰爭的地方。」他口吻如此有禮,就好似從未有暴行發生。

「可你也見到了,她不想。」霍格爾的態度轉為堅定,他握著我的手,我能從他的掌心感受到他想給我力量,他還想抵抗。

「與你何干?我是她的弟弟,她的家人,我予她不離不棄。而你……不過就是個愚蠢的納粹。」

「湯姆,我是個個體,也會有自己的意志,你終究不能強迫。求求你。」

他嘴角毫不可察地動了動,勸導在力量面前的確猶如廢話,說穿了就是耍嘴皮子而已。一股心寒從骨子底油然而生,我停止哭泣。

他的跋扈來自於他的自信,他自信自己能夠主宰所有人的命運。現在的他如此,未來的佛地魔亦是如此。

我說了,我沒有想要承受他恐怖的愛。我曾想過既然無法忤逆他的擺布、既然我掌握不了命運,只握得住這條命……如果逃不開他,那我就自盡。至少這可以狠狠地搧他一巴掌,這是他所控制不了的部分。

可現在霍格爾回來了!在亂世中相識、分別,我們不但再次相遇、心竟然還是連在一起!我想和他在一起、一起活下去。這個念頭給了我好大的勇氣與希望去追求這個可能,我開始計劃和身邊僅存的人逃到中立國去,我不想死……我要逃到一個沒有戰爭也沒有未來湯姆恐怖統治的地方。

我與霍格爾就這樣戰戰兢兢地看著湯姆,恐懼及厭惡,虔誠又卑微。

幾個秒鐘過去了,而他所做的不過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如墨的瞳孔彷彿一潭死水,沒有情緒以及任何訊息。接著他疾風厲行地對著霍格爾唸了聲一忘皆空,折了手上拿著的魔杖,我這才驚覺這並不是他的魔杖。他持有的是白色魔杖,而這支被他折斷的,是黑色的。

放任殘枝掉落地板,他一個箭步上前便將我拉起,不輕不重地握住我的手,俯首呢喃。

「抓好。」

聽清的同時我的世界也在天旋地轉,一股噁心感湧出,感覺身體像是液體般被空間無限地扭曲著。在落地的那一霎他跟我都踉蹌了一下,但他一下就站穩了,一派自然,還伸手扶了一把我的背,順帶變態地理了理我的頭髮。

他順著我的髮,我反射性縮了一下便任由他。緊繃還在持續,既不能哭,也不能表現嫌惡。

在他終於移開了手的當下,我再也忍受不住地吐了出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