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雨(恐怖)

      大雨滂沱,搭上冷風颯颯地吹,女孩拉緊制服和書包,撐著一把白色的傘,走的更急了。

      喀啷一聲,「我回來了!」女孩將傘上的雨水甩在外面,才關上了門。

  

      她站在玄關抱怨道:「這雨真的很莫名其妙,明明剛剛還有太陽的,幸好我有帶傘,不然就變成落湯……」她突然頓了一下,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腥味,廚房也傳來水流的聲音。

     

      「媽媽,今天煮什麼,怎麼會這麼臭?」今天是哥哥的生日,應該會有大餐吧?

      沒有人理她。

      奇怪的感覺在她心中攀爬,緊張讓她不由得放輕呼吸。

      拿著傘,連鞋子都沒脫就往廚房走去,還沒走進去,在轉角處停了下來,因為她踩到一灘暗紅色的液體,在褐色地板上不易被發現,女孩顫抖著將腳抬起來,濃稠黏膩的感覺和將白鞋染紅的鮮紅都使她不知所措。

      用極其緩慢的速度看向廚房裡面,只一眼,她卻只想放聲尖叫。

      女孩的母親像破娃娃一樣以坐姿被擺在流理台上,臉上沒有表情,只是無神睜著眼。不只如此,從胸腔開始直至下腹部被切開一道大缝,皮肉外翻,一些雜七雜八的內臟乖乖地待在肚子裡,而一些已經掉了出來在地上如同一灘爛泥。

      那是腸子嗎?長長的物體掛在外面。血流成河,蔓延到廚房外面,連她剛剛踩的也都是自己媽媽的血液。

      她死命摀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胃裡因為噁心而翻騰著,躲在牆後面整個人不止地抖,她紅透的眼眶滴出豆大的淚珠。

      兇手還在,穿著黑色的雨衣,背對著她不知道在洗什麼,可能是沖水的聲音太大,兇手並沒有聽到她剛剛發出的聲音。

      她緩慢爬向門口,想要逃跑。

      而水聲卻嘎然而止,同一時刻她的雨傘也不小心掉在地上,發出聲響。

      在寂靜的屋內顯得那麼突兀。

      腳步聲傳來,求生本能使她瞬間站起身往最近的門衝去,她進了廁所,空間大約是四個人站著的大小。女孩迅速鎖上門,關門前她聽見的是那人急促的腳步聲。

      兇手非常著急地想把門打開,使勁轉動門把,甚至還用踹的,但就是打不開,而女孩則因為害怕而蜷縮在角落,瘋狂的尖叫著,哭喊道:「你走開!走開!」

      大概過了兩分鐘,那個人終於停下動作。

      女孩確定外面在也沒有聲音後也不敢將門打開,就怕兇手還守在外面等她。一邊發抖一邊將書包裡的手機拿了出來,似乎是怕極了,沒有打給警察,而是打給了自己的哥哥。

      「哥、哥哥,救救我……」女孩因為顫抖而咬字不大清楚,但也不妨礙她表達,「有人在家裡,媽媽死了。好恐怖,都是血啊,都是血……」

      委屈和害怕讓她淚流不止,幾近崩潰。

      「小光,不要害怕,我馬上去救妳。」電話那端傳來令人放下心地溫柔聲音。

      女孩只能抱著書包,目光死死鎖在門上,緊握著手機等待哥哥,約莫二十分鐘之後,門外傳來了哥哥的聲音,「小光?小光妳在裡面嗎?是我,是哥哥,妳快開門。」

      「壞人呢?會不會還在家裡?」小光緊張地大喊,不肯離開廁所角落。

      「沒事,我剛剛都已經尋了一遍,他不在家裡了,快出來吧,我帶妳離開這裡。」

      她將門打開,一見到哥哥又忍不住淚意,撲到他懷裡哭道:「媽媽還在廚房裡……」

      「不要怕,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哥哥非常溫柔地說道。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誰,我沒看到他的長相,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怎麼進來的?」小光無措又徬徨,不敢置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他既然穿著雨衣應該就是不想讓人認出來吧。」他護著妹妹往大門走去。

      「耶?」小光停下腳步。

      「怎麼了小光?」

      小光緩緩往後退,眼裡滿是迷茫,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道:「哥哥,你不是應該在大學授課嗎,怎麼會這麼快就回到家裡?」正常來說,哥哥從大學趕回家應該起碼要四十多分鐘才對啊?

      「因為我剛好沒課,在家裡附近啊。」停頓,他伸出手說道:「快走吧,不然他又出現就不好了。」

      小光看了一眼哥哥袖子上一抹暗紅,還有遠處鞋櫃似乎露出一角的黑色布料。

      就像雨衣。

      她目露絕望,「哥哥你不是說壞人已經走了嗎?」

      「……」

      「那你怎麼知道他穿黑色雨衣的?」

      「……」

      「……」明明疑點就很多,例如兇手是怎麼進家裡的?是怎麼知道菜刀放在哪個櫃子的?哥哥是怎麼這麼快就趕到家裡的?他為什麼這麼冷靜?還有那件被塞在鞋櫃的雨衣。

      她能怪誰?當然是腦子不靈光,愚笨的自己啊。

      一道尖叫和撞擊的聲響同時結束,為夕陽帶來了落幕。

      你看,窗外的雨已經停了,彩虹正囂張地掛著呢。

----------------------------------------------

      哼著輕快的小曲,廚房裡站著一名圍著圍裙的男性,他一邊切著肉塊一邊扭著腰,臉上詭異的濃妝豔抹,他笑意盈盈道:「媽媽,我就快煮好了,妳再等一下就好了。」

      「妳在說什麼啦,我怎麼可能忤逆妳的話?我真的沒有交男朋友,我也沒也穿裙子好嗎?」

      「小光,妳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啊,是不是餓壞了?」唇角一勾,他的眼角如絲帶媚,輕輕一勾,令人無法自拔。

      沒有人說話,他卻自言自語。他身後的餐桌坐了兩個人,一個是肚子被紅線胡亂縫起的婦人,另一個則是脊椎斷掉,脖子一百八十度旋轉的女孩,黏膩的鮮血自她口中和鼻中緩緩溢出,滑過下巴,然後滴落。

      呈青灰色的女孩依舊沒有說話,濛濛的眼中倒映出錯亂的那人。

      早知道當初就不要和媽媽一起羞辱哥哥了,她以為事情過去了那麼久,已經變「正常」的哥哥不會那麼介意才是,不會介意七年前她幸災樂禍的取笑,不會介意母親看怪物般看他的眼神。

     

      是她想太多了。

      「嘖,怎麼還是不夠?」男人一個皺眉,又馬上轉成笑意地走向小光,「媽媽已經給很多肉了,小光借一點肉給哥哥好不好?不會痛的。」

      尖銳的菜刀和他的雙眼一樣,對著她閃爍著異樣著光芒。

      給予他人的,無關好壞,終究會有所回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