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同人小說】少女們的戰歌 ホロライブ三期生篇

第一章   於是,我踏上成為虛擬偶像的道路

1.名片

        電腦螢幕閃爍著刺眼的光線。

        伊東揉著發紅的眼睛,強忍住哈欠,繼續移動滑鼠游標,編輯影片。

        當然了,伊東的本名並非伊東,這是她在NICONICO經營的帳號名稱。

        1994年3月3日出生、女性、B型、162公分、5?公斤、E罩杯、出生於靜岡縣現住於東京都、是一名隨處可見的上班族。這些電子資訊所構成的角色情報就是伊東的一切。

        為了省錢而沒開冷氣的狹窄房間內熱氣翻騰,再加上連續開機二十九小時的主機在耳邊嗡嗡作響。或許正因為如此,伊東反而覺得精神變得更加集中,專心致志地剪下精華片段並且新增字幕和效果音。

        對於NICO主的伊東而言,這些是習以為慣的日常生活。

        將影片編輯完畢之後,伊東如釋重負地往後躺在椅背。

        緊閉的視野可以看見殘留在眼瞼的電子訊號,閃呀閃的,將眼角逼出淚水。

        「明天九點要到公司,所以還可以睡個七個小時左右……意外還有不少時間嘛。不愧是我,速度越來越快了。」

        緊接著,生理反應遲來地浮現。

        伊東按著肚子,開始思考自己上一餐是什麼時候吃的,然而除了放在電腦桌面的巧克力棒包裝紙之外就浮現不出其他印象了。

        有預感現在躺在床鋪也睡不著,伊東果斷拿起一件薄外套,戴上口罩,經過玄關的時候隨手拿起充電中的手機和錢包,準備前往公寓附近的便利商店隨便買點東西充飢。

        即使待在首都圈,深夜的街道也極為寧靜。

        放眼望去也看不到人車,只有被路燈間接照亮的柏油路面。

        水溝蓋旁邊不知為何有一灘水漬,反射著燈光。

        基本上周末都是夜行性的伊東因為習慣的景色而鬆了一口氣,拉緊薄外套,邁出腳步。

        深夜的便利商店總是帶著某種奇妙氣氛。

        穿過一名沉著臉瞪著雜誌區的少年,站在便當區域的伊東思考許久,最後挑了一個新發售的燒肉便當和小盒裝的生菜沙拉,走向櫃台結帳。片刻,伊東提著裝有微波完畢便當的塑膠袋,踏出便利商店。

        溫熱的空氣隨即包裹住全身。

        有些雀躍的伊東小小跳了一下,接著視野忽然竄過一陣雜訊。

        黑灰色的無數顆粒有如閃電劈過面前,然而當伊東再度眨眼的時候,視野已經恢復平靜,無論怎麼轉動眼珠都看不到異狀。

        「……心理作用嗎?果然連續熬夜一天以上,身體還是撐不住。而且也沒吃東西。」

        伊東暗自嘆息,慶幸自己沒有當場暈倒,加快腳步返回公寓。

        不過她只前進了數公尺,隨即注意到有一個人影很明顯正在緊跟著自己,不禁停下腳步,轉頭確認情況。

        那是一名身穿昂貴西裝的男子。

        他將瀏海全部往後梳,體格魁梧,而別在胸口的銀色名牌寫著「谷鄉」這個姓氏。

        男子低頭凝視著伊東,沉聲開口:「妳,希望成為偶像嗎?」

        「……啥?」

        由於這個問題太過匪夷所思,伊東甚至一瞬間將畏懼和疑惑拋諸腦後,詫異反問。

        名為谷鄉的男子微微勾起嘴角,平靜地說下去。

        「我認為妳有這個資質,從舉手投足看得出來,妳可以成為在數萬人、數十萬人舞台閃耀的頂尖偶像,只要本人同樣有這個期望,敝社將可以提供最適切的協助。」

        眉頭深鎖的伊東不禁再度客觀地審視目前情況。

        現在是凌晨一點,場所是便利商店的停車場,退讓一百步將對方當成真的星探,然而再怎麼樣也不會挑選這樣的TPO來進行挖掘吧。

        短暫的訝異過後,伊東冷靜地判斷對方是一個衣著整齊的神經病,敷衍地頷首之後就要。

        谷鄉卻搶先一步擋在伊東離開的方向,從口袋取出一張名片遞出。

        名片上面沒有名字,取而代之的是「カバー株式会社」的公司名稱、一行住址以及由四個濃淡不一的藍色三角形所堆疊而成的徽章。

        ──東京都板橋區加賀1町目6番1號。

        伊東凝視著那行地址,然而腦袋遲遲無法進展到下一步的思考。用眼角瞥向燈光明亮的便利商店落地窗,暗忖如果對方有更進一步的舉動大概就得衝進去求救了。

        「啊,不好意思,忘記註明日期了。」

        谷鄉伸手取回名片,抽起放在胸前口袋的鋼筆在角落寫下「06/28」的日期之後再度將之反轉一圈遞出。

        「如果妳有意願成為偶像,有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不惜犧牲一切的覺悟,請在28日之前前來公司接受面試。我對於自己的眼光還是很有自信的,不需要有什麼壓力或特別準備什麼,表現出原原本本的自己就行了。」

        語畢,谷鄉半強硬地將名片塞入伊東手中,率先轉身離開。

        被留在停車場的伊東微微捏緊手指,感受著名片的硬度。

2.選拔會

        打從遇見那位名為谷鄉的怪人之後,已經過了一周左右的時間。

        那張名片放在電腦螢幕的台座,已經積了一層淺淺的灰塵。

        雖然谷鄉的所作所為極度可疑,不過至少公司本身是確實存在的。

        那是一間名為COVER的Vtuber公司。

        所謂的Vtuber是虛擬Youtuber的略稱,指的是以Youtuber為平台進行影片直播、投稿歌曲影片和簡短動畫的虛擬偶像。雖然是近幾年內才新興的業界,不過位居頂端的Vtuber的確是稱為偶像也不為過的存在。

        令伊東感到訝異的是,調查過後谷鄉是那間公司的社長,網路上到處都可以找到關於他的照片,雖然氣質有所差異不過確實是同一人物,不禁懷疑這年頭是否都是由社長在半夜四處閒晃、網羅人才。

        「小惡魔系的海賊少女、不修邊幅的御姊精靈和悠哉腦筋的女騎士,無論哪一個角色都不符合自己的風格吧。那位社長當真覺得我去應徵這些角色會有機會嗎……追根究柢,他根本不曉得我是誰吧,只是在半夜隨便找一個從便利商店出來的路人搭話吧?」

        伊東凝視著螢幕當中募集三期生的頁面,陷入思索。

        成為上班族也經過了兩年的時間。

        這段時間,讓自己熬過那間黑心公司的理由只有利用下班時間的配信活動,這是自己堅持許久的興趣,也是自己的生活方式,然而如果詢問自己是否喜歡現在的生活,答案是否定的。

        自己不會在那間公司度過一輩子,只是剛好沒有找到適合離開的機會。

        那麼,現在是否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伊東微微推動滑鼠滾輪,拉動頁面。

        網頁最下方的三期生徵募條件是「至少持續一年以上」、「每周至少三次的配信」、「在歌曲、遊戲、插圖等領域有實績」以及「18歲以上」。

        只有四點而已。

        若說簡單,也算是頗簡單的條件。

        伊東在NICONI有超過六年的配信資歷,相關經驗和技術都極為熟練,追隨者也超過萬人,雖然在繪畫方面壓倒性地缺乏天賦,不過歌曲和遊戲兩邊都頗有自信與一定程度的實績,符合徵募條件。

        「偶像嗎……這個還真是打從國小畢業之後就不曾想過的詞彙了。」

        伊東讓臉頰順著手腕滑下,枕著手臂斜斜地望著螢幕。

        悶熱的房間裡面迴盪著電腦主機和器材的運作聲響,嗡嗡嗡的低頻聲響,在腦中揮之不散。

        COVER這間公司比伊東原本想像的還要來得不起眼。

        四層樓高的長方形建築,正正方方的,以白色建材搭配暗色玻璃,如果說是物流中心的工廠似乎也不會有人感到意外。

        向入口的警衛表示要參加選拔會之後,踏入停車場兼前庭的伊東努力以抬頭挺胸的姿勢踏入建築物大廳。

        原本以為會看見不少同樣前來面試的人,然而大廳內只有幾位看起來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女性,或站或坐地等待。

        仔細想想,正常的程序是先送書面資料,通過第一階段的審核之後再前來公司進行面試,每位參加者的時間都會錯開,本來就不會出現數十、數百人擠在大廳輪流接受面試的情況。

        一瞬間忍不住懷疑這個是某種惡劣的玩笑,然而既然已經踏入公司了,也沒有道理直接折返。

        這個時候,正好有一名嬌小的女孩子迎面走來。

        兩人對上視線。

        覺得尷尬的伊東立刻偏開視線,不過那名女孩卻露出某種覺悟的表情走上前搭話。

        「您也是來參加三期生選拔的嗎?」

        「啊、嗯嗯……是的。」

        「我也是,不過在剛才搞砸了,應該沒有機會了。」

        女孩吸了吸鼻子,強提起精神說:

        「啊,對不起,自我介紹遲了。我是三毛貓。」

        伊東記得自己在NICONICO看過這個帳號名。

        雖然沒有過直接的交流或合作,不過都在同一個網站活動,對方也是相當有名的NICO主。短暫的訝異過後,伊東隨即意識到三毛貓很顯然不符合三期生角色當中惡魔系海賊少女、混血精靈或腦筋女騎士等任何一位角色的形象。

        「我是伊東,嗯,說是110可能更好理解吧。」伊東低聲這麼說,用手指劃出110的數字。

        「我有看過您的影片!」

        三毛貓拉高情緒回答。

        「啊……謝謝。」

        不擅長面對這種情況的伊東吶吶地回答。

        「對不起,有些激動了,您接下來要去面試吧。不好意思,在這種時候擾亂您的情緒,我就先告辭了,希望您可以通過選拔。」

        三毛貓笑著這麼說完,再度微微躬身,接著就踏出COVER公司的大門。

        凝視著她的背影,伊東忽然意識到有許多人將這次選拔看得極為重要。

        Hololive是業界排行有數的頂級公司,旗下的Vtuber們也締造出許多優異成績,倘若順利成為三期生,確實是人生的一大轉捩點。既然自己得到社長親自邀請的機會,而自己也確實希望成為偶像,當然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伊東深呼吸一口氣,走到櫃檯,在櫃台小姐出聲之前就搶先開口:

        「那、那個,不、不好意思,我是來參加三期生的面試,嗯,那個貴社的社長……不是,我是說職員,他讓我直接過來公司進行面試。請、請問有需要填什麼表格之類的嗎?」

        伊東一邊說一邊慌慌張張地從口袋取出那張名片。

        由於在搭公車時不停摩娑的緣故,角落掀了起來。

        保持微笑的櫃台小姐用雙手接過名片,看了一眼就低聲說「請稍待片刻」,拿起電話撥打內線。

        伊東侷促不安地瞪著櫃檯桌面的紋路,片刻才猛然意識到櫃台小姐已經講完電話了。

        「不好意思,請前往三樓的會議室,將在那裡進行面試。電梯在那邊左轉的位置。」

        「咦?這麼快嗎?現在?」

        伊東忍不住反問,隨後頂著櫃檯小姐的目光才意識到失言,紅著臉偏開視線,囁嚅著「我、我知道了」就匆匆逃離大廳。

        Holo大樓的走廊地板鋪設著純白地磚。

        陽光穿透藍黑色的落地玻璃,照出銳利的界線。

        伊東放緩腳步走在空無一人的寬敞走廊,直到盡頭才看見一扇貼著用簽字筆寫的「面試室」A4紙的大門和箭頭。

        伊東待在原地等待片刻卻沒有看見工作人員,只好用指節敲了門,聽見「請進」之後才推門而入。

        面試官有三位,都是女性,並沒有看見谷鄉的身影。

        伊東依照當初參加公司面試的微薄記憶,小心翼翼地端正坐在面試官前面的折疊椅。

        話雖如此,面試官們似乎並沒有在這個階段就進行評分,笑著互相討論午餐該吃什麼,其中一位紮著馬尾的面試官甚至在伊東坐下的同時就直接起身,微微頷首之後就離開房間。

        「不用這麼拘謹,只是稍微聊聊而已。」綁著馬尾的女性率先開口,笑著說:「我在公司擔任V的經紀人,今後如果順利合作,大概會相處好一段時間吧。」

        「我是友人A,請多指教。」

        蓄著俐落短髮的另一名面試官接著說。

        聽見那個名稱,伊東慢了一拍才想起來那是Hololive大前輩ときのそら的摯友,也是會幫忙剪輯動畫、進行檢證偶爾也會在直播出場的工作人員的大前輩。

        腦中一片空白的伊東思索著這種時候該用什麼樣的回答才符合禮儀,不過思緒斷斷續續地打結,最後只能夠從隨身手提包取出一份夾好的文件。

        「那、那個,不好意思,因為我沒有經由書面審查的階段,所以將貴社的審查資料印下來,填寫完畢了。」

        聞言,經紀醬和友人A互相對視一眼。

        友人A說:「這件事情我們已經聽說了,妳帶著社長的名片吧?」

        「是、是的。」

        伊東再度從口袋取出那張名片,向前遞出。

        「那麼就沒有問題了。讓我們進入面試吧。」經紀醬笑著說:「麻煩妳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好的。」

        伊東再度端正坐姿,不過下個瞬間,她忽然覺得腦側傳來刺痛。

        視野再度閃過黑灰色的雜訊,將事物的邊緣都切割出鋸齒,接著因為頭暈目眩而失去平衡,整個人跌下摺疊椅。

        經紀醬和友人A都慌慌張張地想要上前攙扶,不過伊東很快就自行站起身子,垂著臉表示沒有問題。

        那之後,伊東完全不記得自己究竟回答了什麼。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Holo大樓的外面街道了。唯一勉強記得的話語是櫃台小姐在自己填寫完文件之後所說「感謝您的參與,本次選拔會的結果會在日後寄到您的住所。還請注意收件」這樣而已。

        ──失敗了。

        伊東抬頭仰望著藍得耀眼的天空,意識到自己比想像中更加失落。

        縱使經紀醬和友人A並沒有露出任何不耐煩的表情,甚至相當關心自己的身體情況,不過犯了那種錯誤又沒有即刻挽回,心不在焉地回答後續問題,簡直是最差勁的面試過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合格了。

        「──呦,妳果然來了。」

        聽見招呼聲的伊東緩緩移動視線,便看見單手抓著速食店紙袋的的谷鄉從不遠處的公車站牌走上前。

        「太好了,我還想說如果這幾天沒有看見妳的身影,就要再到那間便利商店附近晃晃了。」

        伊東忽然之間不曉得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陷入沉默。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俐落褲裝的女子怒氣沖沖地從Holo大樓踩著重重腳步踏出,站在自動門前面左顧右盼之後筆直地走向谷鄉,同時難掩情緒地低喊:

        「社長!為什麼您又獨斷做出這種決定了!」

        「哎呀哎呀,白上君,原來妳今天有來事務所啊。對了,昨天的直播很有趣喔,我都笑到不小心把咖啡打翻了。」

        「不要轉移話題!我早就提出過書面文件,要求暫緩三期生的面試了,為什麼您還是一直連絡吶些候補人選前來公司?」

        「有那樣的文件嗎?」

        「不要裝傻!」

        咬牙喊完的女子遲來地注意到站在谷鄉身後的伊東,當場表情一凜,稍嫌粗魯地點頭致意之後扔下「總而言之,今天下午我都會待在第二會議室,如果您有時間還請過來一趟」就轉身離開。

        「白上君始終很有精神呢,真是不錯。」

        谷鄉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濃濃怒意,微笑點頭。

        總算找到一個理由的伊東趕忙說「那、那麼就不打擾您了」,在谷鄉回答之前就加快腳步,垂頭離開Holo大樓。

        收到通過選拔的通知時,伊東完全沒有實感。

        這段時間,消極主義的伊東一直認為自己會落選了,不過以防萬一,還是繼續惡補著關於Hololive的成員知識。

        「一期生有五位,夜空梅露、亞綺‧羅森塔爾、赤井心、夏色祭、白上吹雪;二期生有五位,湊阿庫婭、紫咲詩音、百鬼綾目、癒月巧可、大空昂;然後還有Gamers,這邊是四位,兼任的白上吹雪,以及大神澪、貓又小粥和戌神沁音,然後還有以音樂為主的AZKi和星街彗星。」

        伊東喃喃念著這些如果通過選拔就會成為自己前輩的名字,努力記住。

        電腦螢幕不間斷地持續撥放著她們的影片。

        不知不覺間,五天的有薪假來到了盡頭。

        雖然官方網站的三期生徵募截止日期是23日,而面試最終日期是28日,還有好幾天的時間,然而伊東隱隱約約知道這個就和普通的其他公司面試一樣,最終日期只是參考性質,如果順利合格了會事前接到聯絡。

        五天的時間下來,毫無音訊,因此當快遞小哥送來Hololive署名的牛皮紙袋時,伊東只是萬分疑惑地思考為何告知選拔不合格的包裹會這麼沉重。

        稍嫌粗魯地打開牛皮紙袋,伊東抽出放在最上層的一張A4紙。

        上面用著極為正式的語法恭喜自己通過了三期生的選拔,後續內容則是相關的注意事項、角色資料以及日後前來公司簽訂契約的期限。

        自己的角色並非原本出現在官網的三位角色,而是全新設計的角色。

        有著藍白色三股辮的兔耳女孩子,非常怕寂寞,同時最喜歡的食物是紅蘿蔔,為了能夠隨時都吃到所以直接將紅蘿蔔插在辮子裡面帶著走。

        她的名字是兎田佩克拉。

        凝視著掌心的那張插圖,伊東低聲唸著她的名字。

        在嘴中咀嚼好幾次之後總算隱約浮現實感,接著忽然發現角色的瞳孔裡面有著兔子的圖樣。

        「所以……我也要成為Vtuber了。」

        ──自己可以從那間黑心公司辭職,此後專心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努力讓自己的興趣成為足以養活自己的工作。

        這個瞬間,伊東總算意識到這個並非夢境,而是如假包換的現實,當下難以自持地用力將牛皮紙袋抱在胸前。緊接著,她覺得胸口似乎被某個硬物抵住,疑惑地將空的牛皮紙袋反轉過來,搖了幾下。

        一枚戒指發出清脆撞擊音,落在桌面。

        那是一枚銀色的戒指,並沒有鑲嵌任何寶石,在中央表現勾勒出那個曾經在名片見過的重疊藍色三角型圖案。

        「Hololive的周邊商品嗎?」

        執起戒指的伊東目測一下尺寸就將之套入左手的小拇指。

        戒指完美地契入其中。

        伊東豎起左手,湊著日光燈端詳。

        緊接著,累積的倦意與疲勞一口氣地湧上心頭,伊東搖搖晃晃地走到床鋪,臉部朝下地直接躺下去,不過在閉起雙眼之前,似乎又再度看見了那道劃破視野的灰黑色雜訊。

        暗忖著應該找個時間去眼科檢查看看,不過在想清楚之前,視野就隨之遠離了。

        當伊東再度回神的時候,一時之間不曉得自己身在何處。

        乾燥悶熱的空氣充斥鼻腔,放眼望去只能夠看見遼闊的沙漠和零散座落其中的建築物。

        緊接著,伊東發現身上所穿的衣服並非從高中畢業之後就作為室內服之用的那套運動服,而是相當大膽地裸露出胸口、手臂和大腿肌膚的裙裝,脖子圍著純白色的圍巾,後腦杓也因為綁成辮子的長髮而有些沉重。

        「……咦?」

        伸手往頭頂摸去,甚至可以摸到兩束柔軟且富有彈性的長耳朵。

        雖然沒有鏡子可以確認,不過伊東知道此刻的自己大概變成了兎田佩克拉的模樣。

        「這是在……作夢吧?除了做夢之外沒有其他解釋吧。」

        喃喃自語飄散在乾燥的空氣當中。

        伊東信步往前走,踩著莫名有真實感的砂土,走向不遠處一棟看似是煉油廠的大型建築物。

        片刻,伊東忽然驚覺自己見過這個景色。

        這是最近一款流行好段時間的大逃殺遊戲。

        100位玩家同時空降到隨機的地圖,現地搜刮槍械與裝備,一邊前往逐漸縮窄的安全區域一邊擊殺其他玩家,以成為最後一名存活者為勝利目標的遊戲。

        「我倒是沒怎麼玩過這款遊戲……」

        伊東抬頭看著看似已經廢棄的煉油廠階梯,遲來地意識到陰影與氣味都相當鮮明,是不曾在夢境體驗過的感受。追根究柢,能夠在夢境當中如此有條理地進行思考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在伊東猶豫著是否要走上煉油廠的建築物屋頂、從高處看看四周的時候,遠處猛然傳來聲響。

        那是一輛急速穿越沙漠、行駛路線卻蜿蜒曲折的吉普車。

        伊東看著那輛吉普車撞到樹木之後不得不後退,慢了一秒才察覺到不祥預感,順著這款遊戲的常識蹲低身子,緩緩移動到煉油廠建築的陰影死角。

        緊接著,吉普車忽然繞了一個圓弧,在發出劇烈聲響的同時起火燃燒。

        雖然是在遊戲當中見過無數次的畫面,此刻親眼所見又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感受。

        伊東目瞪口呆地凝視著那輛燃燒中的吉普車,在內心祈禱接下來不要看見有人從裡面爬出來的畫面。這份祈禱確實成真了,即使吉普車燒成焦黑色,裡面依舊沒有其他動靜,然而卻有一個身影從另外一端開始接近。

        那是白色的狐狸。

        定眼細看的伊東隨即認出來她是一期生兼Gamers的白上吹雪。

        有著純白色的毛皮、獸耳,身穿露出手臂和肚臍的衣裝與黑色短褲,尾巴末端畫著的星紋記號也是個人特色,然而在那些可以在官方網站的立繪服裝之外,她戴著迷彩頭盔,穿著防彈背心,身後也揹著一柄M762突擊步槍。

        無疑是這個大逃殺世界的標準裝扮。

        白上吹雪站在吉普車旁邊片刻,迅速轉動視線,精準地看向伊東的所在位置。

        純白色的身影迅速跑動,轉眼間已經抵達伊東面前。

        白上吹雪微微蹙眉,俯視著蹲在陰影處的伊東。

        「剛才沒有直接開槍真是萬幸。結果不是我看錯,居然真的有其他的V在這個世界,而且也不是有人最近進行他社的コラボ卻沒有報備,而是自家人……說起來,為什麼妳可以潛到這個深度?今天這波的循環數超過了十萬。」

        對於這個問題,伊東除了保持沉默之後給不出其他的反應。

        白上吹雪繃著臉緊盯著伊東,片刻忽然頓首。

        「原來如此,妳的前世也是頗有名氣的直播主吧……可惡,社長那個傢伙居然把戒指給頻率尚未穩定的成員,那樣豈不是故意惹事嗎。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意義,把妳的角色情報打開。」

        「……咦?咦咦?」

        「在腦海想著角色情報或角色資訊,就是遊戲當中經常看到的那個,大概就可以叫出來了。」

        雖然是相當粗淺的說明,不過當伊東想完這段內容之後,猛然發現自己的視野當中浮現一個半透明的頁面。

        >角色名稱:兎田佩克拉

        >紛絲人數:0人

        >推特粉絲:0人

        >總再生數:0次

        >家族人數:0人(0人)

        白上吹雪伸出手指點在頁面角落,流暢地滑了半圈,似乎這麼做就複製了頁面內容到自己面前。

        「還真的全部都是零,那個合該殺千刀的社長,如果我沒有偶然經過這個區域,他到底打算怎麼處理這個情況……算了,繼續抱怨也沒有意義。站起來吧,我帶妳回去表層。」

        儘管依舊無法理解情況,不過伊東默默地順從「站起來」這個命命句。

        「穿上這些吧。不用按按鍵,只要想著穿上、裝備之類的就行了。」

        白上吹雪一邊說一邊用著符合這個遊戲世界觀的方式憑空取出頭盔、防彈背心等各種裝備。

        伊東忍不住瞪大雙手。然而即使她努力盯著白上吹雪的指尖,依然看不出戲法或魔術的破綻,那些體積遠超過掌心的物品就像魔法一樣在眨眼過後就出現在自己眼前。

        「不要拖拖拉拉的,快點穿上。」

        「啊、啊,好的。」

        伊東趕忙彎腰碰觸頭盔。

        在指尖感受到堅硬溫熱的金屬觸感後,伊東就猛然意識到頭頂戴著頭盔了。

        話雖如此,自己的兔子耳朵卻直接穿透頭盔,彰顯著存在。

        白上吹雪低聲催促著盡快穿好其他裝備,接著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向前走幾步。

        順著她的視線,伊東看見黑色的狼。

        ──她是同樣身為Gamers成員的大神澪。

        大神澪用著比起車輛更快的異常速度跨越沙漠,無視於依舊冒著些許黑煙的吉普車殘骸,直接來到煉油廠的下方空地。她的右手持著一柄M416突擊步槍,腰間槍袋也掛著一把沙漠之鷹,防彈背心與其他裝備也都相當齊全,腰際甚至綁著一個平底鍋。

        大神澪瞄了一眼伊東之後不禁皺眉,開口問:

        「吹雪,怎麼了?」

        「三期生的孩子不小心闖進來了。」

        「三期生?她們應該連初次直播都還沒有開始吧,為什麼進得來?」

        「我也不曉得,這點也只能等到明天再去質問社長了。」白上吹雪不耐煩地說:「總而言之,我現在得帶她回去箱子,妳們那邊剩下三個人可以處理嗎?」

        「沒問題,粥醬和沁音醬都很擅長這個遊戲,說不定在妳抵達之前就會先結束了。」

        「如果那樣就太好了。」

        白上吹雪點點頭,伸手舉起拳頭。

        「交給我們吧。」

        同樣用拳頭回敲了一下的大神澪再度瞥了伊東一眼,並沒有開口搭話,而是再度展現出遠遠超過人體極限的運動能力,再度高速離開。

        「……走吧。」白上吹雪低聲這麼說。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