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課堂作業

      「唔...嗯......」

      湯姆皺著眉頭、扭著身子,臉上盡是痛苦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尖叫聲與某人狂妄的笑聲迴盪在湯姆的腦海裡,像是一隻纏人的怪獸一樣揪著湯姆不放。

      「噗哈!!!」

      猛地睜開了眼,湯姆的額上滑下了一滴緊張、恐懼的汗水。在腦裡的聲響依舊嗡嗡作響著。

      「...做惡夢了吧......」

      湯姆捏了捏緊皺的眉頭,試圖讓自己從方才的恐慌中放心下來。靜坐一會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湯姆起了身,決定去沖個澡醒一醒腦。

      「咦...?為什麼我身上這麼髒?」

      湯姆身上的衣褲皆沾滿了泥濘,全身髒得像個乞丐似的。

      湯姆絞盡腦汁的想,依舊想不起來自己昨天做了哪些事導致自己變得如此骯髒。

      「我的包包......!」湯姆伸出手,將擱在桌上的包包裡的東西全數倒在桌面上。定睛一看,湯姆赫然發現自己的包裡裝著個不屬於自己的皮夾。

      湯姆將皮夾拿起並打開來,裡頭夾著一張照片及一小張寫著一串電話號碼的紙條,「這皮夾難不成是他的...?」

      照片上是一個男人,他張開雙臂環抱著一群老人。他的笑容燦爛又陽光、神情溫柔如水,就跟他本人一樣,令每個人都會想多看他幾眼。

      這男人叫麥可。湯姆的初戀、且是唯一愛過的人。令人遺憾的是,湯姆對麥可的告白並沒有成功。但讓湯姆感到欣慰的是,麥可手上依舊戴著他們三人的友情小物—手鐲。麥可是藍的、湯姆是綠的,而漢娜是紅的。

      往紙條瞥了瞥,湯姆拿起了電話準備撥打。

      「這應該是麥可的電話吧?」湯姆歡欣的想著,同時也按下了撥號鍵。

      「嘟...嘟...」電話音的漫長等待令湯姆緊張得滿臉通紅。這是他告白失敗以來第一次跟麥可說話。這麼說來的話,湯姆也很久沒有跟漢娜聯絡了。

      「喂?」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一個女性的聲音。

      「...請問妳是?」湯姆詫異的問到。他總感覺這聲音有點耳熟。

      「我是漢娜。」

——————————————————————

      「漢...漢娜?妳真的是漢娜?!」

      「沒錯。不好意思,請問你是誰?」

      誰都可以,就是她最無法想像到。

      漢娜—那個讓麥可拒絕他的告白的原因。

      「哈囉?」

      「...我是湯姆。」

      漢娜沉默了一會,過了幾秒之後再度開口,「你要幹嘛?」

      「...不知怎麼的,我的包包裡有麥可的皮夾。我想...還給他,」他說了謊。他只是想藉機見見麥可罷了,「你知道該怎麼聯絡他嗎?」

      「...他在養老院工作。你若想找他,我可以給你養老院的電話。」

      「好的,謝謝妳。」

      湯姆聽得出來漢娜是有點不情願的。畢竟麥可是個大善人,他並不願拒絕了湯姆的告白的同時還接受漢娜。儘管他們兩人互有好感。

      漢娜給完了養老院的號碼就掛了電話。湯姆立即撥打那串新得來的號碼。

      「嘟...嘟...您撥的號碼是空號......」

      「搞什麼...漢娜該不會是給錯了吧?」

      不死心的湯姆將電話撥打的對象轉往查號台。

      「您好,這裡是查號台。請問您想要查哪裡的電話號碼呢?」

      「不好意思,我想要XXX養老院的電話。」

      「好的,請稍等。」

      過了一會兒,湯姆便拿到了最新的電話號碼。

      「嘟...嘟...喂、您好,我是XXX養老院的櫃台人員,請問您找哪一位?」

      一個輕快的女音傳來。

      「呃...我想找你們的一位工作人員。他叫麥可。」

      「哦!請問您是麥可的家屬嗎?」

      「我不—」

      「可以請您通知他前來上班嗎?他昨晚下班後就沒再過來上班了。謝謝您噢~」

      「等等、妳說他沒去上班是什麼意—」

      沒等湯姆說完,對方就已掛了電話。此時的湯姆滿腦都是疑惑,「就小時候的經驗來說,麥可他是個做事非常守規矩的人啊,不可能無緣無故翹班的。」

      「嘟...嘟...」

      「你又打給我幹嘛?」

      漢娜的口氣明顯的並不怎麼好。

      「我覺得麥可他失蹤了。」

——————————————————————

      「我比較疑惑的是為什麼麥可的皮夾會在你這。」漢娜用著犀利的眼神緊盯著湯姆,令湯姆感到極度的不自在。尤其是漢娜還穿著警察制服,這讓湯姆不禁感覺自己像是個囚犯。

      「我也不知道...我今早醒來就發現它在我包包裡了,我發誓。」

      「哈...」漢娜無奈的嘆了口氣,「好,我們先暫且放下這點。現在先以找到麥可為重點。」

      漢娜一確定麥可確實是失蹤了後,便火速趕往警局,要求她的上級主管—安,批准她進行搜查。

      「有幾個人我想問問,而你...就算我說不,你還是會要跟著我吧?」

      「當然。」畢竟麥可在湯姆的心中依然很重要。

      「現在要去養老院一趟。上車吧。」

——————————————————————

      漢娜用著飛快的速度走進養老院,湯姆在後則緊緊跟著。

      「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昨晚麥可換班後的護士在哪裡嗎?」

      在櫃台覆責接電話及接應家屬的一位先生徐徐抬起了頭,淡淡的回了句「讓我查查。」。

      「她現在剛好要準備下班。」

      「好的,謝謝你。」

      湯姆頭皮一顫。他總感覺接下來的事態發展會越來越令人不安。

——————————————————————

      「我昨晚跟他換班之後沒什麼事發生呀。」女護士用手指把玩著車鑰匙邊回答到。

      「妳確定嗎?他在跟妳換班時有沒有表現出任何奇怪的舉動或是說些什麼話?」

      女護士聽了漢娜的發問之後微偏著頭,貌似在思考著。

      「他沒有奇怪的舉動。」

      期待獲得好消息的漢娜及湯姆聽到女護士給的答覆之後,兩人神情皆黯淡了下來。

      「但他倒是有跟某個人講過電話。」

      此話一出,兩人眼神又瞬間光彩了起來,「知道對方是誰嗎?內容呢?」

      「我不知道他跟誰講,但他應該是要去赴約。」

      「為什麼這麼說?」漢娜接著問到。

      「因為他說著『好、我知道』、『我一定會到,不用擔心』之類的話嘛。難道這聽起來不像是要赴約嗎?」女護士又偏了偏頭,接著說到,「而且我聽起來感覺他還蠻無奈的。」

      漢娜將剛剛女護士所說的話中的重點一一記錄在了她的小本子上,而一旁的湯姆則全神貫注的在聆聽著女護士說話。

      「麥可啊,拜託你一定要沒事。」湯姆心裡強烈渴求著。

      「好了,謝謝妳的配合,妳可以走了。」漢娜禮貌的對女護士微微的鞠了躬並道謝,兩人就目送著女護士開車走人。

      「還有一個人要問。」漢娜在小本子上寫了些字說到。

      「誰?」

      「這裡的警衛。」

——————————————————————

      由於警衛是輪全天制的,因此當漢娜及湯姆找到警衛時,對方的臉色並不怎麼好,顯然就是一副沒睡飽樣。

      「警官,找我有何貴幹啊?」

      這位警衛名叫約翰,雖然現在的態度看起來痞痞的,但單就樣子來看,他倒不像是壞人。

      「昨晚是你輪班對吧?」

      「呼啊~是的、沒錯。」

      漢娜眼色略顯不悅,湯姆猜想著:"一定是因為約翰警衛一點禮貌都沒有的在他們兩人面前打了個大呵欠又沒遮嘴"。

      「...你有看到麥可嗎?」

      「嗯、讓我想想...我只有跟他說掰掰而已吔。」

      「之後就沒事了嗎?沒再看到他也沒再跟他說話了?」

      「對啊。呼啊~」約翰又打了個呵欠。依舊不遮掩。

      「好、沒關係,感謝你的配合。」

      正當漢娜及湯姆準備離開之際,約翰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漢娜、湯姆同時轉頭望著約翰。

      「我想起來了!我剛剛做周圍巡視的時候有看到一排鞋印!在後山的山腳不遠處!」

      漢娜跟湯姆對視了一眼,「這真是他媽的好線索。」漢娜說到。

——————————————————————

      等待足跡驗證的這幾天,漢娜並沒有閒下來。她仍然在找尋任何可能的線索,儘管到目前為止都並沒有什麼好消息。

      而湯姆只有在漢娜搜查的第一天跟著,其餘他都待在家裡,坐等著漢娜宣布事態的發展程度。雖然湯姆大概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鈴~鈴~鈴~」

      聽到了電話,一般人的反應理應是要立刻接起的,但此時的湯姆卻一臉沉重、緩步走向那宣告令世界崩塌的可怕鈴聲。他知道,這一定是漢娜打來的。

      「...喂?」

      「湯姆,我知道這有可能是巧合,但為什麼那個約翰發現的鞋印居然跟你的相吻合?」

      湯姆眼神已如死灰,沒有回漢娜半句話。

      「還有,為什麼你在發現鞋印沒多久之後就急忙跑走了?你是怎樣,說要跟的是你、跑走的也是你,你是在害怕什麼......喂?」

              「......漢娜,」湯姆深吸了一口氣,「我有話跟妳說,」

      說著此話的同時,湯姆的手上也握著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

              「來養老院後山一趟吧。」

——————————————————————

      雨淅瀝瀝的下,漢娜奔跑在泥濘的土路上,她隱隱約約知道了什麼,但她不想承認所有事情,就算當年的告白讓他們友情分崩離析,也改變不了他們相知相熟的事實,漢娜不禁回想以前的事情。

_______

              「嗚...不要...對不起...對不起...」

              孩提時的漢娜與麥可說說笑笑的背著書包回家,耳尖的漢娜聽到巷子中傳出了無助的嗚咽聲,富有正義心的她拉著麥克走進巷子中,一進巷子就看見學校有名的惡霸們對著一個男孩拳打腳踢。

              「住手!再打我就不客氣了!」漢娜雙拳緊握,擺出戰鬥姿勢,麥可則是開始撥打電話。

              惡霸們見狀便一哄而散,走前不忘威脅男孩「切!不要讓我再逮到你,告狀仔。」

             

              「呼...還好他們走了。」漢娜輕輕呼出一口氣,攢緊的拳頭指不住的發抖。

              「是啊,」麥可朝著男孩走去,他伸出他厚實的手,露出一個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說道:「沒事了,我們保護你。」

             

              「...真、真的嗎?」

              男孩怯怯的抬起滿是瘀青的臉,輕輕的問,麥可微笑道「當然,以後一起回家吧,你叫什麼名字?」

              「...湯姆。」

              「真好聽,喏,這個給你,綠色代表著健康與勇氣,」麥可給了湯姆一條綠色手環,「漢娜是正義與直率的紅色,我是開闊與沉靜的藍色,帶上後我們就是永遠的朋友囉!」

              「朋友...嗯!」

              漢娜愣愣的看著麥可,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喜歡上他的吧。

              從那天開始,他們每天都形影不離,直到湯姆告白的那天。

             

——————————————————————

             

              「對不起...對不起...」

              漢娜的注意力被熟悉的聲音拉回現實,抬頭望去就看見湯姆正跪在隆起的地上,對著眼前的手機不停的道歉,雨水入侵了手機,微微飄出來的聲音帶著強烈的雜訊。

              『...兒...怎麼...滋...回...滋滋...擔...』

              『...不要...滋滋...媽...你...滋...哪...滋...』

             

              「湯姆!」漢娜對著湯姆大喊,後者一個顫抖後按掉了通話,慢慢的站了起來,道「該來的...還是得來。」

              「由我來承擔這一切吧,弟弟」語畢,‘湯姆’便睜開了雙眼,漢娜從未見過湯姆有過這種眼神,冷漠、無謂且...嗜血。

             

              「...湯姆,我想知道,」漢娜艱難的開口,「是你做的嗎?」她不想知道答案,但還是止不住的詢問。

             

              「呵呵,是呢,」湯姆輕蔑的笑著承認了,「我約他到山腳談判,先重擊他的後腦,刺穿他的心臟,再用刀一塊一...」

             

              「啊啊啊啊夠了!」漢娜嘶吼著,右手偷偷的反手抓住小刀,「你為什麼要這樣!麥可從來沒有傷害過你!」

             

              「沒、有?啊哈哈哈哈!哦,我天真的漢娜,自從他疏離我那時,我就開始策劃這場好戲了呢,」湯姆開始一步步逼近著漢娜,「妳要麥可疏遠我,所以~妳,也是共犯呢。」

             

              「你、你不要再說了!」漢娜哭求道。

             

              但他並不理會,他眼神癲狂的看著漢娜,繼續說著,「你們都是騙子、騙子!想知道更驚人的秘密嗎?」湯姆走到漢娜身前勾起她的下巴,在她耳邊輕聲道「麥可的屍體就在我們腳下哦。」

              『噗哧!』

             

              漢娜將刀刺進湯姆的心臟,她近乎崩潰。

              「惡魔!我恨你!!啊啊啊啊啊!」

             

              湯姆驚訝的摸著胸前的刀,用力的一拔,鮮血噴薄而出,澆了漢娜一身,身體栽倒在地,他閉了閉眼,從懷裏掏出一封厚厚的信給漢娜,無力的說「希望還有來世...」語未畢,湯姆頭一歪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漢娜跪在地上閱讀著信,裡頭有好幾張麥可與不同女性親密的照片、一些血跡證據照、兩條手鐲和一張寫滿字的紙。

             

             

              致漢娜: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應該已經不在了,裡面這幾張都是麥可趁你不注意時做的糟糕事,還有...我想和你自首,妳要他疏離我,但我們還是有互相往來,而且我...跟他做過了,我不想再看到他辜負妳,我也無法接受如此骯髒的自己,所以我策劃好了一切,願妳能走出陰影,沒有我們妳也要好好的,來世再見。

             

                                                                                        湯姆留

                                                                                       

                                                                                       

              「不...不...」漢娜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東西,她感受到全身都在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她緊緊抓著信和手環,淚水和雨水混合滴下。

             

              「啊啊啊!!!!為什麼只留我一人!!!」她仰天嘶吼。

             

              「為什麼拋下我一人啊啊啊!!!!」

             

              鳴笛聲遠遠傳來,依稀還能聽到風聲帶來中年婦女焦急的催促聲...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