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差別

曾經有個少年,他對身邊的事物都沒有什麼感覺。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在太早就接觸了太多太糟糕的資訊,結局是我們開始對生活發生的事物感到麻木。網路的生活相對刺激,讓人能夠輕易的沈浸在這如同幻想般的世界。為了吸引眼球而過分浮誇又或是做的過火的YouTube發燒影片,又或是互相攻擊的網民,刺激來自四面八方。腦袋快速的接收過多的刺激,快樂,興奮來的很快,副作用卻讓人變得焦躁容易感到憤怒,即使沒什麼人肯相信這鐵一般的事實。又或者他們早就知道了,但也無法停止尋求,因為網路的世界太耀眼了。我們能夠成為我們想成為的人,能夠獲得尊敬,幻想確實很美好。

        少年是在知曉一半的時候進入這樣的世界的。所有的好與不好都僅僅是知道理論,他也相較同齡人來說更為小心。這樣的他,在12歲時第一次進入了這個不可思議的地方。當時他的社交活動也僅僅是在一個名為「我的小說」的小說分享app。那裡的年齡層分布幾乎只集中在小學6年級到高一左右,最多的是國中生,也就是少年的年紀。

        當時遇到了網友,一起寫那些文筆很差的故事,一邊互相支撐彼此。當時大家最常聊到死亡的話題,現在回想也僅是中二病罷了,但或許獲得大家的支持也是沒有任何人走向極端的原因。

        當時少年與20人左右一起進入了一個小群組,大家討論著生活中特煩惱,厭世,有時也會訴說理想,更多時候是無厘頭的瞎聊。很快樂,很輕鬆,時而有些沉重。

        少年當時面臨13年人生中的低谷,當時的他真的還不夠強大,還沒有能力獨自解決他碰到的難題,他打從心底的相信自己是弱者,是敗類,是沒用的傢伙,而且也是徹底的白痴。什麼都不會,什麼都做不好,一個沒有未來的傢伙。

        他習慣性的將問題怪到自己身上,因為這樣比起去思考卻又無法改變還要輕鬆的多。只要相信自己是廢物,不思考,雖然也很難受,但總比去思考,卻提不起勇氣去改變,最後變得更糟還要好。不想受傷是人的天性,人類是天生的弱者。不服輸的人會拼命往前變強,但是對少年明顯不是這樣的人。

        一但開始思考未來,一切就變得很可怕。他依賴咖啡因,那是他的安慰劑。會心悸,會不舒服,但是他還是會喝。

        晚上永遠是最難熬的,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時候總是特別容易想到糟糕的東西。但是他沒資格那麼做。他是個成長於正常家庭的孩子,又和諧並且人很好的父母,而且兩人都擁有高學歷。住在不小的樓中樓房子,生活品質相對高,住在首都,在公立學校受著還可以的教育。這樣的他,沒有碰過什麼大風大浪的他,他有什麼資格可以說他討厭他的生活,他很痛苦,他認為死掉比較好,

        ——沒錯,他沒有那個資格。

        即使覺得,「像我這樣的廢物絕對無法適應社會」「像我這樣不肯努力的傢伙憑什麼活著」「如果自己的存在增加了那麼多負擔,浪費了那麼多資源,那為什麼所有人都不允許這樣的傢伙去死呢」「為什麼這樣有著不一樣想法的自己要存在於這世上呢」「這樣的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己,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話,為什麼要創造出這樣的失敗品呢」這些話他全部都沒資格說出口。因為他是幸福的人,這樣的他怎麼可能會產生一點這樣的想法呢,如果他這麼想的話,一定是哪裡壞掉了。他肯定是抗壓性低的人,肯定是個沒救的人,肯定,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錯。

        ——所以,這一切,在現實世界中他什麼都沒講。記住,他沒這個資格。他沒有去死的資格。

        所以就連最後在決定離開熟悉的地方時,他還是那個拖累大家的人。他害著家庭必須有改變。必須離開住了幾十年的地方,必須與祖父母分開,「都是你的錯」,「都是因為你」,「這一切是你的責任」

        對啊。他明白的,他都明白的。全部都是他的錯,他必須承擔,但是真的好難過,好難接受,好痛苦。

        「為什麼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即使是事實也感到厭惡,討厭自己,也討厭把這些加在身上的他人。

        他討厭被看著,他感到害怕,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又會犯錯,犯下那些「沒有人做錯,除了你以外,都是你特責任」的錯誤。他畏懼,厭惡,想吐,不想面對,但是必須要負擔起責任的錯誤。

        「為什麼不讓我這樣的傢伙就這麼消失呢,明明這樣一來大家都會感到幸福的。」

        這就是,那個時期的他。無藥可救的偏執,廢物。那樣的他弱小到連求救的做不到,「我沒有那個資格」他是這麼說的。

        那個時期,網路上的中二夥伴們是他的精神支柱。特別是當時的某個孩子——C醬。一開始認識C醬就是在「我的小說」這個app。第一個認識的網友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友。不過因為一直以來對於網路的認知,他也非常小心的使用了化名以及虛假的年齡。13歲的孩子成為了17歲少年。

        當時的他其實還是個敏感的孩子,對於他人的事會異常的能夠感同深受,並且盡全力的想辦法幫助他人,當然,是靠頭腦就是了。

        認識C醬的契機是在「我的小說」裡,C醬的一篇文章。當時那裡雖說是小說app,不過大家的文章都並不嚴謹,所以偶爾也會出現非小說的文章。C醬寫出了被在學校被排擠的經歷,而少年因為這件事打破了「不再網路上與陌生人交談」的原則。

        他主動在下方的評論區留言了。那時的他,非常希望能夠替C醬解決煩惱。即使自己沒有相同的經歷,但是僅僅是看到「有人正在因為某個原因痛苦著」就沒辦法坐視不管。當時的他,一點也不冷漠,他為自己的現狀感到痛苦,而透過幫助他人,似乎能夠減緩那份罪惡感。

        他很快和C醬熟了起來。國一的C醬是個身體很差的孩子,在學校不知道什麼原因被排擠了。他是個體貼的好孩子,個性也很溫和。而且幾乎沒什麼壞習慣的樣子,就連睡覺時間都相當早,9點就上床的國中生在那之前我還真的沒見過。

        當時的少年在持續解決C醬的煩惱時也告訴他了自己的過往。這時的手年其實平常是個溫和的孩子,因為腦筋動的快偶爾也會出言吐槽又或是講一些好笑的話。少年喜歡這個樣子的自己,既不虛假,但是又去除掉那個自卑的自己。

        或許是因為與C醬了解彼此的狀況,所以在C醬面前可以更坦率一些。即使時不時還是會有沒辦法好好講出來的事,但通常都還是很大程度的減緩了壓力。而且因為C醬並不是太聰明的人,所以如果有不想讓他知道的事,基本上也不會敗漏。不小心說出來也能夠簡單的說謊蒙混過關。

        C醬總是很溫柔,而他無意間的一句話成了少年的救贖,「在這些事裡大家都做了各自的選擇,他們是因為自己的選擇才這麼做的,所以不是你的錯。」

        太果理所當然的語氣,而且還是C醬這樣率直的人說出來的,當下的少年幾乎是快要哭出來一般。即使現在「全部都是你的錯」的這個概念還是常常壓的少年喘不過氣,光是想到那個概念他就覺得快窒息般的痛苦,但是這時少女,C醬的話再次在他腦袋響起,他就覺得有起身面對的勇氣。

        當時的少年還有一個非常糟糕的習慣。只要一覺得不安或是恐懼就會一直道歉,不管自己有沒有錯,不斷重複的同時也是強烈的心理暗示「這是你的錯」,但是少女會嚴厲的阻止他。「不要道歉,不可以道歉,因為不是你的錯」最後甚至到「禁止」少年的道歉行為,而這的作為也增加了少年的信心,他開始漸漸的相信或許這真的不全然是他的錯。

        數個月後的少年在新學校有了新生活。交到了雖然有點奇怪但是都是好人的動漫宅朋友,已經喜歡畫畫的朋友。尊重人,是學生為平等的老師們。還參加了有的沒的活動。

        雖然此時的少年還遇到了很多問題,但是他在學會解決問題的途中。在解決問題的途中受到了很多學校裡的人們的幫助,他也理解到,其實他並不是沒用的傢伙。

        在數學課上比其他同學都快速的計算能力,以及會的公式比其他同學多很多,再到在期末考中拿下A的成績……「原來我也還不賴嘛」

        這時他在美術方面的天賦也開始展露。在班上的美術挑戰中勝出,美術作品也開始在學校的美術展中展出。

        從「不是沒用」到「其實自己搞不好還蠻不錯的」簡直是人生改變了。

        中間的問題也接種而來。英文的成績永遠不及格,常常上課聽不懂內容和老師的指令,文字比例非常高的社會科,但是這次的他開始學習去解決問題了。

        要踏出第一步需要極大的勇氣,也放棄了好多次。第一次舉手問問題。第一次主動告知自己語言不通的難處第一次參與期末考……太多太多太多第一次。然後是第二次,第三次,慢慢的,沒有那麼恐怖了。

        英文課,老師知道他根本不可能聽的懂上課內容,也看不懂文章,也溫柔的告訴他只要盡他所能的做就好,單字測驗的時候也是溫柔的告訴他等等公佈答案的時候在抄上就行了。

        需要大量文字的社會科,老師在知道他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給予了極大的幫助。上課時幫他簡化了筆記,課堂中寫簡答題的時候詳細解釋了問題,在考試時坐在他旁邊一題一題的解釋,在他台上發表PPT之前在台上吼著「等一下誰敢表現出不禮貌的樣子,特別是你Sean,你敢笑我會讓你接下來的學校生活很痛苦」,身為一個老師,他給予少年非常多,讓他真正鼓起勇氣體問讀就是這名老師。

        自然科的老師更是怪人。他是意大利人,但是在學校教的中文和自然。雖然是個喜歡找少年說中文的怪人,但是上課非常用心,他會在教完全班後去一桌一桌問哪裡有問題。不是那種單純的問「有不會的嗎?」而是問課堂重點的問題,只要你答不出來,他就會非常耐心的重教一次,所以不會落下任何學生。有時同樣的內容一節課他會教6、7次,超過三桌答不出來,他就會開始反省是不是他的教法有問題,並且詢問學生的意見。

        每個老師都非常優秀,不是諷刺,是真的都是非常好的人。被這樣的人指導,學生也能夠成為好人的吧。接受著這樣價值觀成長的人,肯定能夠成為比當時的他更好的人吧。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