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喝黑咖啡的少女

排在星巴克里站我前面的長髮少女,一身黑色皮褲黑毛毛的短上寬肩厚上衣,銀色掛胯骨上面的閃亮銀腰帶。腳踩毛耳耳白色時尚的雪靴。那大得不合比例的袋子鑲嵌無收像金屬貝殼的袋擱在腰際。  

聽到她要大杯的摩卡免奶免糖純黑咖啡,比王老吉的28味還要苦澀的飲料。一個少女喝這樣的熱摩卡不常見。我要一杯普通裝的摩卡要奶要糖要Cream啥都要。好奇人皆有之,側頭瞄了眼身旁正在取她那杯大號黑摩卡少女的輪廓。高聳的鼻,蒼白的臉配濃濃的歌德化妝…煙薰眼黑唇膏,瀏海把眼眉蓋著。拿著杯子的五隻手指戴滿不同形狀的銀戒指。最潮最時尚最   In   的打扮。應該不會是一個人走來星巴克喝這杯下午茶的吧?

坐到吸煙區的座位上,燃點了一口煙,喝咖啡抽煙等於喝紅酒抽雪茄一樣,上好的下午一小時舒緩工作壓力的配搭。隔兩個座位旁就是那位黑摩卡少女。都是面對外邊那車水馬龍街頭風景的座位。她抽著我一輩從沒遇過女性抽的手卷煙,看到她一口煙就從唇邊把粘著的煙絲用舌頭卷進嘴內再吐出來,像個男生的舉動,纖纖的長指夾煙的姿勢知道她抽煙的年期起碼達到三年以上。她抽一口煙喝一口咖啡,完全不像在等朋友的感覺,在想著什麼呢?失去焦點的煙薰眼,凝視著無限遠的天際,留意著這位少女,她變成我這頓在上班時間一小時減壓的風景焦點。  

當少女發覺遠處有目光在注意她時,很自然地回個頭向我看,我只能微笑點一下頭,接著把視線挪開,老盯著人家很沒禮貌。移開視線前迅間感覺到少女以微笑回應了。接著感覺到她移近的身影。繼而聽到她問我旁邊的空位有沒有人坐,我說沒有,她就坐在我身旁。兩個陌生人面朝人潮湧動如流水的蒙矓幻影,太陽暖和地把兩張臉孔曬得泛金黃。我不善應酬,少女當然不會進一步開腔搭訕,她已做了主動走過來的第一步了,只因為我眼神停留在她身上臉上超過三十秒。  

沈靜的兩個陌生男女同坐一桌。抽完我的Gitane,開腔說了曾當過殺手,殺了過百無辜的老百姓。看到她半信半疑。把我退役後好等下海找工作的身份證給她看。她異樣的眼光打量著這名亞裔的男人。誘發了她的好奇,追問是不是國際有名的French   Legion外籍兵團?點了點頭,她掩嘴說就是為了不讓男友去當這種地獄式訓練出來的殺人機器而分手,正為此而鬱悶。她說她男朋友喜歡喝黑摩卡不要糖不要奶的,好令自己清醒。   接下来她问了很多有关外籍兵团的事,怎样培训,毕业后会派往什么地方等等,我的回应是毕业后以目前状况来说一定是阿富汗的了,没别的选择。

她主動的再買了兩杯摩卡。她想進一步瞭解當兵的能活著回來的機率跟性格因面對長時間死亡是否會改變等等的問題。我一一作答作分析給她聽,好等她回心轉意。    

男人當過兵才能說真的成熟,由小屁孩蛻變成男子漢的最快捷途徑就是當上兩三年部隊的生涯。那獨立思考能力,那迅間在危機壓力下的條件反射式應變能力,團隊就是手足不可分割的大我精神,隨時都可以犧牲但到斷氣前都要為活著而拼命的永不放棄的強大生存意志力。永不倒下的耐力。最後是聽從死命令的服從性與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的靈活性。

她凝視著我問我多大,那年我24。退役時22。她驚訝面前男人那麼年輕就已退役。她說她男朋友都26了。我說30才入伍的大有其人,轉介進去體驗啥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非人般訓練的異國精英也有。她問有女性嗎?我搖頭說有的但沒能成功闖最後畢業那地獄門關的。    

涼了的黑摩卡,擱在她面前好像被我搶走了咖啡的吸引力,她眼睛沒離開過這名24歲的男子。我對她說她男朋友的決定在當時是對的,可以磨練一個人的身心那極限到底在哪裡。對我來說退役是我個人的決定,因為它令我產生的負面性格,灰暗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它令我漠視生命的價值,令我在惡夢里掙扎,令我隨時可以奪走他人性命的恐怖。    

看到她眨著那雙煙薰大眼睛盯著那身低腰牛仔褲,脖子纏著黑繩子上扣著十字架,像刺蝟的黑髮,腳踩血紅Converse,不怕寒冷的V字領長袖Tee,一件單薄黑色風衣的男人。她看到比北極洋上冰塊還要冷的眼神。如果你男朋友回來後也有著像你面前的那種眼神時,你還能接受他嗎?然後徹頭徹尾改變的性格,像另外一個人似的。   她搖著首喝下那涼了半截的摩卡。抽下手卷煙最後一口,白色的煙從少女黑色的唇呼出來,卉卉上升的煙消失在墨綠色星巴克的簷蓬下。    

一小時眨眼就過去,我要回公司繼續拼搏,繼續為短暫人生里能做的能付出的盡點棉力…  

你再一次主動地問我的聯繫的手機號。遞上名片後拿著你買的那杯摩卡走回公司。    

翌日上午十點左右,陌生少女的來電相約下午三時在已是老地方的地方…   當我看到她拿著一杯普通裝的熱摩卡有糖有奶有Cream的時候,我直覺她經過一夜的思考後,已決定換一換口味。她背叛已分手的男朋友了。昨天聊天時她利用了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