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豔秋棠》番外 長相伴

雨落姑蘇城外,

寒山寺前幽影綿延,

了卻紅塵俗子欲一窺神仙境界的貪念。

的確,此處不同於表象沉寂,

踏入寺中,颶風颼颼,陰涼颳過,

一片春和景明便自眼前展開。

是了,

此便為世俗人所道之「鏡像」仙境,

亦稱「桃源」。

「姑娘姑娘,您是新來的罷?」一小童稚嫩的嗓音自頭上傳來,女子勉力睜開眼,卻見所處之地全然陌生。

「敢問此為何處?」

「此處仙境,姑娘不記得自己如何走進來的了?」

見女子茫然搖了搖頭,童子亦未甚在意,倒是樂沖沖地問了女子諸多問題

「姑娘是哪裡人?什麼朝代人?貴姓是?因何緣故到此?」

女子杵了半响,緩然道

「秦氏...瑛妃。」

才好容易道了一句,卻是未語淚先流。

「原來您是後宮娘...哎!疼!」童子的耳朵一下被提起,身後一名婦人另一手插著腰,臉上凶神惡煞,宛若瞪視著隨意胡來的孩子。

「姑娘受驚了。」婦人回眸,帶著頗為歉意的神情道「孩子不懂事。」

「無妨。」此刻她拭了拭淚,卻驚覺袖上竟染著一片褐色血漬,顯是已染上許久。

「姑娘若不嫌棄,先換上這身新衣再談,可好?」婦人端上了一襲新衣,看得她不由怔怔一愣。

靛青紗袍綴上銀絲線,髮釵為銀鈿、還備上了似曾相識的青玉鐲...即如她初嫁時所著嫁衣。

「姑娘這身衣服真美。」婦人微微一笑,順著若歌疑惑的眼神,她輕聲解釋「此處衣著皆由人們意念而起,雖所著皆不過素白長袍,可外型卻是因人而異。」

「提起『新衣』二字時,姑娘大抵是一時之間想起了這襲衣裳罷?」

頰側淚痕未乾,若歌唇角微勾了勾,算是默認了。

婦人亦未再多問,放下手上盛著衣衫的盤子,便熟門熟路地替若歌更衣,彷若此事再習慣不過。

「院中小童...可是您孩子?」若歌於婦人為自己梳頭盤髮之際,瞎扯了幾句,本意解悶,未想一句「非也」使得她一驚。

「那他該是...?」

「姑娘還是自行去問過他罷。」

語畢,婦人亦為她梳妝完畢。

衣袂翩翩如她,出了房門旋即引起正於庭院玩耍的童子注意。

「姑娘真美。」童子輕笑,不知為何,竟使若歌心頭湧起一抹熟悉之感。

「謬讚了。」她道,眼前這約莫七、八歲的娃娃竟格外地討她喜歡。

「我怎生覺得...姑娘瞧著一點都不眼生?」

「莫非見過?」

若歌清恬一笑,

「汝道識得我,那麼...汝何以為證?」

童子劍眉一揚,

「不過臆測爾以,如此較真作什?」

「行,那不計較了。」若歌輕淺一笑,「走罷,帶我認識認識這兒。」

「那汝可得跟緊了,本大爺腳程可快著呢。」

望他稍嫌搖擺不定的身姿,若歌不覺有些好笑。

此刻她恍然,她早已能暢懷而笑,天地之大,關得著她的也唯有蒼穹。

自由,

秦若歌,終於不是秦若歌。

可為何胸中總莫名刺痛?

「姑娘這又哭又笑卻是為何?」

「恩?哎...」若歌伸手擦去眼角的淚,才驚覺自己又哭著笑了「大爺倒是別管我,您好生帶路啊。」

若歌嘴上開著玩笑,淚珠卻不由自主往下滾落。

「喂喂...什麼大爺啊,又哭又笑的喊著,真是奇怪至致。」

「否則該何以稱汝?」一連二次失態,若歌倒也不再在乎所謂形象,反正她早已無他可失去,所幸放縱哭笑一回...亦無妨罷。

此時,

童子臉上揚起了一抹淘氣而稍顯俊朗的笑容

「汝可需聽清了,吾可不說第二遍。」

「哎?」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吾名...」

「...穆擎是也。」

此時若歌才發覺,

眼角餘光所見竟全是一片片豔麗秋棠花田。

兩名身著喜服的童子,便佇立其中。

•—。—•

有猜到嘛?

那名婦人就是桐玉喲

在鏡像之中,三人都逆齡了...(笑

眾位閱文開心     =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