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咖啡

我睜開眼睛,在我的床上,這是再理所當然不過了,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天花板,我的衣櫥,還有我喜歡的棉被,

 

只是,我身邊多了個人,對,多了個人,

 

我有點嚇著,畢竟一開始我以為只有我一個,定神一看,那個人是個女人,全裸的躺在床上,我的床上,

 

她是誰?我完全沒有印象,在我腦海中完全摸不著跟這個女人有關的任何畫面,

 

她躺著,她的太陽穴有著一個傷口,不大不小但很明顯是個傷口,因為鮮血已經流到我喜愛的棉被上,染成了血紅

 

我不知道她還活著否,靠近身子用耳朵去聽,還記得當兵時學過的初級救護員課程,看、聽、感覺

 

看胸部有無起伏,聽有無呼吸聲,感覺有無熱氣呼出

 

一分鐘過後

 

確定她已經死亡了,她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我頓時感到疑惑,她是誰?怎麼死在我的床邊

 

這時我下床,穿起我拖鞋,才發現原來我也裸著身子,是的,我裸著身子一絲不掛,

 

我裸著身子跟一個裸著身子的女子一起躺在床上是在幹什麼?

 

這時我瞧清楚女子的相貌,清秀,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只是現在她閉上眼睛且身體冷冰冰的讓我覺得毫無美感,

 

我疑惑開始想,是我跟她發生性關係嗎?這時有個想法劃過我腦中,有點可怕

 

「我姦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

 

 

我好像有點緊張,我開始站起來環顧四周,是的,這是我的房間,我熟悉的房間,我的拖鞋,我的電視機

 

 

我開始打開電視看有什麼新聞能讓我想起什麼,但新聞只播報了最近很夯的書豪哥,還有更夯的宗瑞哥,

 

我無言,關了電視,我想應該不是我殺的吧?不然怎麼會沒有兇器?

 

正當我這樣想時,我卻看到了床頭櫃,一把槍,

 

對,是一把手槍

 

 

我對槍毫無熟悉,這把手槍應該也是普通的不像話,我看了看,對絲毫不懂槍的我,這個兇器應該不是我用的吧?

 

 

在我端詳這把槍時,我卻發現槍的扳機上有明顯血跡,我慶幸,這樣就可以抓到兇手了吧,畢竟我不是用槍的料,於是我擦汗

 

 

正當我擦汗時,我看到我右手上也有個血跡,比對上去後發現,吻合

 

跟手槍上的扳機吻合,我有點疑惑

 

 

這時有個想法在我腦中出現

 

「我跟這個女人發生性關係後,開槍殺了這個女人,還把槍順手放在床頭櫃?」

 

 

我似乎是打了個寒顫,有點小可怕

 

我開始想,說不定我是兇手,只是在殺人的瞬間太過亢奮,忘記了一些片段?

 

這麼想之後就滿合情合理的,

 

 

於是我開始慢慢想,

 

我坐在女子旁邊慢慢想

 

 

要怎麼樣才能脫罪?既然我是兇手,那就好辦了,自首?

 

有可能判無期徒刑或者是死刑,這樣我的人生也結束了

 

但我毀了這個女的人生,用自己的人生補償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我拿起了電話,準備撥打119當我按下11之後,有個想法在我腦中出現,

 

 

「說不定是有人想嫁禍給我?趁我睡覺時把屍體放在我床邊順便把衣服都脫光,之後再握著我的手指扣下扳機,想偽造成我殺了她的樣子。」

 

嗯,對,這樣想也合情合理,畢竟沒道理我會殺一個我完全陌生的女人,無冤無仇一夜情大不了就付點錢,沒道理我會開槍殺人,

 

 

而且還是用這種一定會被發現的地點犯案,毫無道理可言,嗯,也許是有人想嫁禍給我。

 

 

於是我掛了電話,又陷入了沉思,這次我以抓出兇手為方向,來破解這宗密室殺人案,

 

 

我檢查了一下門窗,如我所料的都鎖的非常好,沒有一絲空隙,而進出的唯一一把鑰匙,正躺在我的電視機上,果然,這樣才是密室,我微笑

 

 

我想這把鑰匙是關鍵,兇手一定會覺得鑰匙在室內,我就完全沒辦法脫身,所以他一定會粗心大意的在鑰匙上留下指紋,

 

我笑了,這麼簡單

 

於是我拿起膠帶在唯一一把鑰匙上黏了又黏,這是『CSI犯罪現場』教我的步術,

 

我將膠帶掃描上了電腦,剛好我知道FBI有個網站可以做指紋的比對,哈,這太間單了,只要做出指紋的比對就能找到兇手,

 

 

於是我登入了該網站,用我剛剛掃描上去的膠帶做了搜尋,半小時過去了,

 

 

出現一張照片,

 

 

 

是我的臉,我的名字。

 

 

我有點疑惑,這樣推論下去不就變成我是兇手?

 

 

我開始比剛剛更疑惑起來,難不成真的是我殺的?

 

 

於是我走近屍體,看了看女子的面容還是無法想起自己在哪裡見著了她,也無法想起自己昨天的一切種種,

 

 

我泡了杯即溶咖啡,坐在女子身邊喝了起來,「可以的話請你給我一點提示是誰殺了妳吧?」

 

 

我說

 

 

女子沒有回應,依然閉著眼睛

 

 

 

我覺得咖啡真的是個很好的東西,讓人提神,又預防老人癡呆

 

 

於是我想到了,應該是這樣的

 

 

「我昨天因為發生某件事,因而失態成另外一個人,也就是精神分裂,而精神分裂的那一個我,把這個女子姦殺了。」

 

 

這樣想,真的就還滿合情合理的,於是我呼了口氣,

 

 

畢竟知道不是原本的自己殺了女子,這樣心理安心一些,

 

 

於是我試圖引起我的精神分裂,把另外一個我叫出來對質,那就好辦了

 

 

「偎!另外一個我,快出來吧,別再躲了。」

 

 

我微笑,想請另外一個我也一起品嚐好喝的即溶咖啡,

 

 

 

「出來吧,我一切都知道了!」我站了起來,向另外一個我呼喊!

 

 

但,遲遲沒有反應,是不是方式不對?

 

於是我拿起一本有關『精神分裂』的書,拿起來讀

 

「人在特定的時候,會出現完全不同的兩極化人格,而這個人格的所作所為,將不被另外一個人格知道。」我微笑,就是他了

 

 

「特定的狀況,則不得而知。」這本書不負責的下了注解,

 

 

 

這時在我腦中又有個念頭出現,

 

「重現犯案情況說不定就會出現另外一個人格?」

 

我又打了個寒顫,要試?不試?

 

 

試試看,總比什麼都不做好,於是我開了一瓶酒,壯了壯膽

 

 

「陌生女子,對不起了,這只是為了喚醒另外一個我而做的事,非出自我本意。」我嘆了口氣

 

 

於是我將棉被掀開,跨坐在女子身上,很冰

 

「請妳原諒我。」

 

 

我衷心期盼,這麼做就能讓另外一個我甦醒,於是我努力不去看女子的面容,讓性慾戰勝恐懼

 

 

專心在我該做的事上,

 

 

終於,

 

 

「呼.....」

 

 

我癱軟在女子身上,久久不能動彈,頹靡的意識中,另外一個我似乎越來越壯大,

 

 

壯大到不能自己,

 

 

 

另外一個我說話了,

 

 

 

「爽嗎?」

 

 

 

 

我腦中出現了這個聲音

 

 

 

「.....」我說不出話來,

 

 

 

點頭做回應。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