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懷孕那件事 / ABO/生子/AXB

      林俊文是被他的Omega弟弟發現他吐到差點把胃也吐出來,緊急叫了救護車把人送到醫院,從公司請假的林家爸媽也趕到急診探望兒子的情況時,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醫生懷疑他懷孕。

      他承受著自家人的注目禮,全身僵硬,腦袋一片空白地由弟弟扶他到廁所再扶回急診室。

      不一會兒,出現了兩條線的驗孕紙朝林家人的腦袋上扔了一顆核子彈。

      林家的Omega爸爸氣得全身發抖,林家媽媽已經知道兇手是誰。訓練有素的護理師早就準備好信息素消除劑,在林家媽媽氣得釋放出信息素的時候控制住場面。

      並且把林家爸媽給安置在隔離室,林俊文則是很快就被安排到病房區--產科的。

      林俊文當時心裡只想著十年風水輪流轉,他不過才取笑季淮生的名字沒幾年,結果他現在就被人推進產科病房,偏偏還是四人房,一室的omega裡只有他一個beta。

      違和感今天也努力地工作著!

      在林俊文吊著點滴被推進病房時,他想說他還有力氣能夠自己走!如果可以,他甚至連住院都不需要!他不如直接待在急診室待到把點滴打完之後立刻閃人回家!

      體貼的弟弟在叫了救護車之後不忘整理他哥可能住院會需要用到的物品,其中包括了林俊文的手機。

      這會兒弟弟拿著手機放到他面前,不用多說一個字,兄弟間的默契讓林俊文知道弟弟這是什麼意思。

      陳亦楷曾經為了以示負責,負荊請罪到林家求林媽媽把林俊文交給他,後來經過一連串的風波之後,他依舊沒有得到林媽媽的首肯。

      後來陳亦楷花了兩年辛辛苦苦終於讓林俊文點頭答應和他交往,林俊文也一直沒向家裡的人報備。

      全家都不知道那個野男人是誰。

      吊了點滴,身體有好一些,但他不太想開口說話,手機也沒辦法讓他用一個眼神就讓陳亦楷明白現在發生了什麼緊急事態……不對。

      林俊文意識到好像哪裡不太對。

      弟弟發現哥哥臉上的茫然,給予他最後一記致命打擊,「哥,你懷孕了。」

      有股想砸手機的衝動怎麼辦?不過他現在沒力氣砸,林俊文替他的手機感到慶幸,在滑動觸控螢幕找出陳亦楷的聯絡方式時,那氣勢都能讓弟弟感覺得到他的憤怒。

      弟弟只偏頭想著難不成哥哥懷孕是非預期中的事?

      算了,又不關他的事。

      收到簡訊時,已經從學校畢業沒有選擇繼續進修,而是任職於某公司的陳亦楷看見OO醫院四個字他的心裡就浮現不好的預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向公司請假後,急急忙忙搭著電梯下樓在外面門口攔了台計程車,直奔醫院。

      站在醫院大門口,他才想到他不知道林俊文是在哪間病房。

      幸好這時同一個號碼又傳來了一個訊息,是病房號碼。

      陳亦楷帶著一顆揣測不安的心,依照著指示找到電梯,停在簡訊裡的樓層,電梯門打開,看見充滿溫馨童趣,公佈欄上還張貼了各種懷孕期間以及生產後注意事項的海報,他覺得有道雷劈在自己腦殼上。

      林俊文真沒想到陳亦楷出現的速度這麼快,他更沒料到接下來的發展。

      總算被人從隔離室放出來的林家爸媽剛踏進林俊文所在的病房,陳亦楷握著林俊文的手單膝下跪。

      「嫁給我吧,俊文。」說得情深款款,無視當事人的錯愕。

      alpha林媽媽,第三次信息素爆炸。

      -

      beta兒子懷孕了,林媽媽再不爽也得坐下來和陳家爸媽談親事。

      林媽媽不爽的點有很多,但她不能拿兒子的身體開玩笑。

      beta的體質不容易受孕,一旦受孕,簡言之,就是大麻煩。

      體質改變還是小事,一般在懷孕的omega身上能看到的情況,放在懷孕的beta身上,症狀放大五倍都是樂觀。

      更別說,在懷孕期間,若是沒有alpha在身旁陪伴,對beta和omega的精神狀態都不好。

      一場親事談得煙硝四起,林媽媽並沒有因為發現陳亦楷的alpha老爹就是自己工作上的合作伙伴而變得比較好說話,反而時不時在語言之中質問陳爸爸兩人過往工作方面合作那麼多次,為什麼要在私事上帶給她那麼多麻煩。

      林爸爸氣也氣過,這會兒反倒是當成兩家之間的和事佬。

      兩對夫妻,兩個alpha,兩個omega,互相埋怨互相勸。

      林俊文只在醫院睡了一個晚上就出院了。

      醫生說他吐得這麼嚴重只是單純的體質問題。

      現在回到自己家,躺在自己床,旁邊坐著憂心忡忡的陳亦楷,林俊文還是很不敢置信地摸著自己的小腹。

      陳亦楷看了很久,才把自己的手放上去,馬上就被林俊文青了一眼,但他不退縮。

      「這是我們的孩子。」

      林俊文花了兩年才接受自己是一個有固定發情期的beta,現在又要他接受他是個懷孕的beta。

      他懷疑他是不是上輩子殺了陳亦楷全家。

      原本林俊文是很想這麼直接地吐槽陳亦楷,可是他的心境卻有了奇妙的變化,尤其是在陳亦楷的手放在他的手背上之後,他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甚至心跳,一股暖流神奇地開始擴散到全身,他感到異常安心。

      然後就睡著了。

      醫生說過,beta男性在受孕之後,至少要等到胎兒四、五個月大,才比較看得出已經懷孕。而孕吐一邊是在兩、三個月左右開始,後來林俊文也照過超音波,胎兒的大小正如醫生所推測的約三個月大。

      對於意外懷孕的beta,醫生一向是建議順其自然把孩子生下來。不管生還是不生都會對beta本身的身體造成影響,但拿掉孩子的後遺症相當嚴重,極有可能會導致beta一輩子再也無法受孕。

      當下聽到醫生這麼說時,林俊文真的猶豫了很久。他沒辦法這麼快就接受自己懷了陳亦楷的孩子這件事,卻也不想就這麼剝奪走一條生命。

      更別說那條生命還是他跟陳亦楷搞出來的。

      然後他就決定繼續走完光聽醫生解說就很恐怖的剩下七個月的孕期。

      不光是他知道陳亦楷對他的感情,也是因為他願意。

      唉雖然好像很麻煩,他卸貨之後能不能把照顧小孩的所有事都交給害他懷孕的渾蛋?

      嗯,當然可以。

      林俊文如此自問自答。

      -

      婚禮舉辦得倉促卻不馬虎,林俊文覺得他不過就是在床上休養個幾天睡得很爽,一下就準備得差不多,隔天他就要穿著為他量身訂做的禮服跟陳亦楷一起走上紅毯。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邪惡的資本主義。

      辦婚禮?很緊急?有錢就能搞定一切。

      一個家庭有錢搞不定,沒關係,另一個家庭也頗有資產。

      林家完全可以靠林媽媽一個人的收入過著優渥的日子,林爸爸也不用一個omega還得出去拋頭露面,但工作是林爸爸的興趣,林媽媽是寵著自己丈夫因為願意配合,這也在無形之中養刁了林俊文那個omega弟弟挑人的胃口。

      沒像媽媽一樣優秀體貼的alpha直接淘汰。

      略為寬鬆的禮服可以完美遮住林俊文說是懷孕感覺更像發福的肚子。

      要不是固定的產檢報告能看到他肚子裡真有個小東西一天一天長大,林俊文都覺得自己不過就是被自己老媽跟陳亦楷餵肥了。

      在捱過初期那種吐到差點把胃也送給馬桶的悲慘時期,現在林俊文的感覺好一點,最近食慾還不錯,他認真想著也許體重的增加真的和他最近的食慾脫離不了太多關係。

      最後婚禮進行得很順利,當天晚上因為身體狀態,林俊文還是住在自己家。

      隔天就被陳亦楷給打包到他家去了。

      原因無他。

      林媽媽日理萬機,沒空。林爸爸的工作雖然是興趣,卻也做得有聲有色,現在還是專案負責人,請假基本不可能。

      陳爸爸和林媽媽的忙碌程度相當,直接pass。

      因為丈夫拿回來的家用可觀,因此陳媽媽是個全職主婦。

      兩方家長四個人經過如此考量,林媽媽只得忍痛讓林俊文搬進陳家接受陳媽媽的照顧。

      同時陳亦楷有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整天都爽得跟個傻子一樣,公司同事問他發什麼神經,他就show他的結婚戒指餵狗吃糧。

      總有人眼紅別人家庭、事業、婚姻美滿,陳亦楷也從不掩飾自己另一半是個beta的事,對方就拿林俊文是個beta來做文章。

      陳亦楷以前也沒少聽過別人知道他的對象是個beta後,毫不保留地問他怎麼這麼對自己的魅力沒自信,那麼多omega不選,偏偏挑一個沒姿色搞不好還生不出孩子的beta。

      別看陳亦楷平常總一副為了林俊文他甘願為奴的樣子,他還是一個alpha。雖然倡導和平主義,這不表示被人欺負到頭上來之後不會反擊。

      現在的alpha為求符合社會期待以及身為成年人的基本自制力,alpha之間的較量早就脫離過往一言不合直接開打的野蠻。

      陳亦楷就笑笑地看著拿林俊文是個beta來說話的另一個alpha。

      不相關的人紛紛走避,隔岸觀火,和陳亦楷出身自同一間學校的前輩開始向其他同事科普陳亦楷曾是他們學校的系學會成員。

      他們母校在排名上不算頂尖,卻也有幾個所大眾所知的特色,好比各系以及代表學校的學生會組織,一向只接受各性別之中的佼佼者。往往能進到系學會甚至學生會的人,在未來都會有很不錯的職業發展。

      更別說連前輩也不知道的陳亦楷他家背景其實有點硬。

      好像沒人知道他們公司老闆就這麼剛好和陳亦楷同姓,就算知道的也只想著陳是全國大姓嘛。

      -

      小孩準時在預產期那天來報到。

      一般beta男性生產多是採取剖腹,也是有人因著各種因素堅持要自然產,通常也會在慘叫上幾個小時之後求醫生給他痛快的一刀。

      林俊文研究過了,他甚至還想到未來是不是該讓陳亦楷去結個紮,不然以後要是不小心又懷孕的話,他肚子上得留下幾條剖腹的痕跡?

      殊不知現在醫美的進步,剖腹產後的傷口修復已經到了船過水無痕的程度。

      人是一大清早被陳亦楷開車載著送著產房,陳亦楷才聯絡好林家爸媽說林俊文已經進產房,電話一掛掉護理師就走出來說恭喜陳先生,是個女兒。

      欸,不是,這會不會生得太快?陳亦楷原本還想著要陪產的說。

      護理師阻止了想衝進去的alpha,說醫生還在縫合剖腹的傷口,陳亦楷又在外面焦急地等了大半個小時,產房的門才又打開,麻醉後昏昏迷迷的林俊文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

      臉色慘白的樣子讓陳亦楷這個alpha的眼淚直接掉下來。

      卸貨之後,林俊文真的撒手不管小孩的事。

      也不完全不管,感情依然有培養,舉凡換尿布、餵食之間大小雜事,全由實習奶爸陳亦楷在陳媽媽的指導之下盡力完成。

      林媽媽對陳亦楷的不滿也在看見兒婿幫孫女把屎把尿之後煙消雲散。

      -

      在孩子上幼稚園之後,陳亦楷終於達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目標。

      林俊文真的覺得他一定是上輩子殺了陳亦楷全家。

      beta被alpha永久標記這種機率爆幹低的事居然發生在他身上--

      在看到女兒奶聲奶氣地對著他喊「把b」的時候,林俊文就氣消了。

#

先前出的本本的番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