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魔道祖師同人車】春山恨【曦懷/曦桑】

◇曦懷令我欲罷不能

◆藍大你真如君子溫柔

◇懷桑快叫聲哥來聽聽

◆絕對不是正經的

◇聶導你每天偷偷摸摸的收集素材,早晚是要親自上陣的

     

      「懷桑......?」關心問話本是如此熟稔,此刻藍曦臣卻在心底猶豫著,這"孩子"早已不是孩子了,他真的需要這聲問候嗎?真的,有必要嗎?

      所有往昔不問而知的題,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曦臣哥哥!你可來了,我等你好久了!」但他還是一如從前,端著幾分幼氣的臉龐,喊著獨有的稱呼,彷若那些曾經歷過的江湖紛爭,都與他無關一般。

      聶懷桑見藍曦臣緩步走來,便稍顯笨拙地替藍曦臣斟茶,也算是安撫了後者酸澀而有些躁動的心。

      「曦臣哥哥,今天吹什麼可好?」

      少年將茶放至白衣男子桌前,擺弄幾下衣袖俯身坐在他身旁,飲下一口溫潤甘甜的茶。

      「懷桑,你......聽過春山恨嗎?」

      「什......咳、咳!」

      近乎不可置信,聶懷桑捏著咽喉還無法反應過來,曦臣哥哥,剛剛是在說某首小黃曲嗎?

      他怎麼會知道這首歌的?嗯?

      而另一邊藍曦臣見著懷桑嗆出眼淚,立刻拿出懷裡的白色紙巾替他擦拭著,並拍了幾下背幫助已經被嗆地面紅耳赤的少年緩緩。

      懷桑沒有聽過嗎?可是平日都見他在房內偷看小黃書,聽小黃曲,難道他面子其實意外的很薄?

      「曦、曦臣哥!你、你......你......」一個字唸了好久,聶懷桑就是無法脫口而出什麼你喜歡聽小黃曲嗎?你難道有什麼嗜好?之類的話語。

      阿,曦臣哥溫文儒雅的君子形象沒了。

      想歸想,早已在心底平撫好情緒。

      「想同你說件事,懷桑願意嗎?」將少年禁錮在樹和自己中間,藍曦臣接過手中的杯子放至桌上,清涼的眼底波光倒映著心上人不意外卻又有些慌張的一面。

      眼前的人,到底還是聰明的,不管自己隱瞞地有多深,總能在蛛絲馬跡中被他的腦袋一塊塊拼湊,不管是魏無羡還是金光遙,亦或自己,沒人能逃過他精銳的視線。

      「曦臣哥......等。」說罷,不給藍曦臣反應時間,指頭竄上衣領,將到了緊要關頭還是抿著溫柔微笑的唇叼住,來不及吮吸的溫熱唾液就順著嘴角滑落下巴,至脖頸,至胸前。

      不同於閉著眼睛頗有情調的聶式家主,白衣男子因稍許驚喜而睜開的視線是隨著液珠落下的,暖人的熱流不知不覺都匯聚到身下,彼此都知曉的動心,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言辭來證明。

      藍曦臣拉開一點小情人的衣領,離開了紅唇,往下細碎點綴著,被啄吻的地方有些酥麻,累積起來後,感覺卻越發地清晰。

      「曦臣哥,不要......」

      明明是自己先勾引的,卻在恍惚間被奪走主導權,面子是真薄的聶懷桑羞到把自己埋在衣袖當中,欲拒還迎般推了幾下藍曦臣,「至少別在這......」雖然這種事是很歡迎啦,但他可不想和忘羡兩人一樣第一次就是打野戰。

      「便去寒室吧。」毫不害臊的某人幫少年理了因自己而弄散的衣服,將人打橫抱起,徒留兩杯茶和一支簫獨飲長風。

     

      「啊......嗚嗯!」看再多果然不比實戰來得銷魂,聶懷桑暗自感嘆了一下藍曦臣的器大活好,雖然雙方都是第一次,但藍氏不愧是出了名的小攻集散地(?),無師自通也能如此有天賦,躺在床上的"聰明人"盯著身上的人勤奮耕耘,出神思考。

      努力得不到對方的迎合,反而收到他魂都不知飛哪去的眼神,小攻嘆了一口氣,果然躺著太舒服了,伸手把這位小公子翻了半圈,轉為背對著他,「曦、曦臣哥,你——」後穴還緊緊絞著肉棒,此刻,因姿勢變動,正巧碾在體內的敏感點,聶懷桑只覺有股熾熱的勁往腦袋上頂、叫囂著,這場情事變得更加刺激,背後式使得性器能比方才還要深入,藍曦臣俯下身溫柔地點綴聶懷桑稍微帶點贅肉的背,同時左手不輕不重按壓在左胸的茱萸上,右手則是緩緩撫過會陰,稍微揉捏幾下陰囊,便順上玉莖捏了幾把。

      快感跟著愛撫從各個地方散開,全都匯聚到身下某一處,聶懷桑無法釋放慾望,難受地扭著腰,然而那炙熱還在深處頂弄,時淺時深,淺時只在穴口摩擦,須臾肉刃又會破開腸道直直攻向敏感點,被身後人調戲地意識昏沉,想說什麼求饒的話全被嗯嗯啊啊的呻吟取代。

      引得身體陣陣顫栗的快感,把他急得都哭了出來。

      「叫聲哥哥試試?」此刻腹黑技能滿點全開,嘴角掛笑的始作俑者捧起少年的臉說道,惡趣味十足。

      「曦臣哥......?」疑惑地看向對方深邃而飽含情慾的眼瞳盈滿了水氣,似乎不理解其中含義,平常不就曦臣哥、曦臣哥的叫了嗎?

      這又是什麼意思?

      「哈阿、不......嗚......嗯!」

      說時遲,那時快,不等身下人反應,藍曦臣憑著狠勁向前衝撞一番,洽都是落在那點,被堵住的小口汩汩留下淫液,沾濕了床單和聶懷桑的腹部。

      已經被操哭的人兒,抱著枕頭不停搖頭,看似在拒絕這份過於激烈的快感,但隨動作扭動的腰身又透露出主人這番樣子,肯定是爽出來的。

      他迷迷糊糊間好像懂他的曦臣哥哥要他怎麼叫了。

      「嗯......哥、哥哥......求你......阿、哈啊……」

      「呼,懷桑......」

      藍曦臣放開手上的玉莖,一道濁白幾乎立刻灑落在床單上,還有幾滴飛濺到他的手上。

      他伸手捧起對方的臉在眼角及鼻樑上輕啄幾下,便被對方咬住嘴唇,舌頭撬開牙關纏綿在一起,互相吸吮彼此的蜜液。

      吻罷,白衣男子雙手扶住少年的腰窩,在連綿呻吟中衝撞百來下,釋放出來。

      發洩過的性器從濕熱的小穴中退出時,藍曦臣竟還有一絲留戀,不過顧及自家情人的體力,他很快便甩開想法,方才不知怎地,頭一熱只想要懷桑喊他哥哥,低頭看向側躺在床上,還喘著氣的人。

      沒再動什麼歪念頭了,男子也低下身躺在心上人身旁,好似剛剛做了一場美夢般,兩人彼此相依沉沉睡去。

      你們問說兩杯茶和簫去哪了嗎?

      被路過的忘羡兩人收拾掉啦。

     

      字數:2204

     

     

      完

     

      阿斯,第一次發車好刺激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