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憶--晨曦

夜晚降臨,輓歌響起

「來吧!孩子,我們一起狂歡至終焉吧」

黎明降臨,輓歌終止

此時無人,卻有無名之歌於此時響起

「你不來陪我們嗎?」

「不要」

「噢!你不來是當然的」

「因為這一切是你創造的嘛」

「我不知道」

「別事到如今還想推拖喔」

「災禍魔女」

聽到這個稱謂我頭忽然痛了起來

忽然間有許多的記憶湧入腦中

但我還來不及去辨別

我就從夢中醒了過來

「這是你第二十次在聽別人說話時睡著了」

「我沒有!」我紅著臉反駁眼前的男子

「喔,那我剛說了什麼」

「不就是薛丁格的貓理論嘛!」

我笑著回答

「算你好運,不過下次別再睡著了」

男子苦笑著摸了摸我的頭

「才沒有睡著!」

「好,你沒有睡著」

男子苦著臉笑了下,然後把我從椅子上拎起來拖去上課

「這節課是裴娜老師上的課」

「如果你不想期末被當就給我起來自己走」

我淡定把他的話當耳邊風,讓他繼續拖著我走

不過時間剩不到二十分鐘的時候

我從地上爬起來整理下衣服,然後拉著莫爾斯使用移動陣到教室

「早這樣做不就好了」莫爾斯整理好衣服後帶著我一起走到坐位上

我茫然的看了他一下,只見他手指了指他左邊的位子

他似乎習慣了我每次睡醒都會記憶缺失的症狀

「坐下吧」我點了點頭坐在他旁邊的位子

此時我忽然想起來一些東西

我想來做在我身旁的這家伙是因為我才會變成一頭金髮的

當初他一頭銀藍色的頭髮再配上他那銀色的雙眸

映在太陽下的樣子猶如天神般高貴不可侵犯

所以當初他為了我變成這樣的時候我還震驚了很久

我當初還問為什麼他還說無聊而已

結果我當場笑了出來,因為不用想也知道他說謊了

不然誰會一臉哀傷的摸著別人臉說著別人名字

不過我至今還是很納悶他救我的原因

「喂!別走神了,小心裴娜老師生氣」

我哈哈的笑了一下

重新將注意力轉回課堂上

此時的我想著

「真相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人陪著我就好了」

下課後我坐在廣場的椅子上等莫爾斯

「希斯我們走吧,去買東西」

「再不去就沒你要的藍莓塔」

「好~我們走吧莫爾斯」

我抬頭與他相視而笑

也許我們過往發生了什麼,可是對於此時的我們已經不再重要了

因為現在和未來才是現在的我們的一切

-+-+-+-+-+-作者的話-+-+-+-+-+-

各位讀者們,接下來的故事就如同薛丁格的貓理論一般

一切都是不可確定的

可能那個過去是陰暗不可視

也可能是光明的

一切皆可能為結局,一切皆是一切

走向如何,就看我怎麼寫亦或者你們怎麼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