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常態顧問委員會

      碧石村是位在中國市的郊外,距離中國城大約二十公里左右的小村落。雖然並未被耀帝國政府列為文化遺址,但當地保留了許多四百年前的建築物,甚至可以從小村落的改建中,看見四百年來建築的沿革;也因為沒有大量觀光客的湧入,反而保留了許多道地的風光。

      當地的居民大約有三百人,雖然算不上熱鬧,但畢竟不是毫無人煙,每天清晨去城裡採購的人、種田的人、養魚的人總是會出門;但是今天碧石村卻異常的安靜。

      沒有人吆喝的聲音、沒有引擎轉動的聲音、沒有狗吠的聲音;整個碧石村中能夠聽到的,就只有風聲與鳥鳴。

      詭異的寧靜並沒有持續太久,大約快要中午的時候,碧石村外面開始熱鬧了起來……。

*       *       *

      距離碧石村還有幾百公尺的距離,坐在副駕駛座的羅納德已經興奮的說:「我看到警察了!好多警察!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警察欸!感覺好像真得很嚴重!」

      羅納德的尾巴和大耳朵都因為他的興奮而扭動了起來。

      「欸……你今年到底幾歲啊?」劉霄天忍不住從後座發出他的疑問。其實平常劉霄天對於其他委員會的人一概都不過問,但羅納德的表現實在太過年幼,這才讓劉霄天懷疑清風接受羅納德加入委員會,是不是哪裡有誤會。

      「我嗎?」羅納德指著自己的頭,咧嘴一笑,露出他尖長的犬齒,說道:「我們族裡面的計時方式跟你們的計時方式不同欸!我在族裡只有七歲,還不到八歲……,但是用國際時間來算的話,我已經三十歲了。」

      劉霄天點了點頭,沒有在多說什麼。他稍微估算了一下,三十歲的狐尾族,心智年齡可能只有人族大約十八、九歲時的模樣。但是劉霄天看著羅納德興奮的表情,突然又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十八歲的時候也沒有這麼吵。

      「你管人家那麼多幹嘛?」坐在羅納德的後座,一路上一語不發的史波達突然開口說。

      劉霄天看了一眼身旁這個小肚微凸、陰陽怪氣、總是在吃東西或使用科技產品的銀月族,忍不住有些好笑的回嘴:「那你管我幹嘛?」

      史波達當然想要回嘴,但是他還沒有開口,司機迪格已經把車停好。他轉過頭對兩個坐在後座、相對資深的委員會成員說:「你們先下車吧!我等等先去跟警隊還有特別行動局的人把所屬權談清楚。」

      車上唯一的女性,獨自坐在第三排的薩波卡蒂懶洋洋的開口說:「真的要談清楚欸,這件事情跟我們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因為這裡是中國市管轄範圍?」劉霄天跳下車,並將座椅推開,讓後座的薩波卡蒂能夠下車。

      「我們應該只管中國城的,而且這算是棘手案件嗎?」薩波卡蒂反問。語氣是一如既往的懶散。

      「算吧!」劉霄天說完話,便指著碧石村外的景象,說:「只要那些不是油漆,應該就是棘手的案件了。」

      村外的兩潭大水池被染紅,進入村子的大門口上也掛著兩條顯眼的紅色痕跡;儘管還未踏入村中,也已經可以感受到一股不祥的氣息,哪怕此刻許多警察、醫護人員、特別行動局的人到處竄動、忙進忙出,都不能掩蓋碧石村慘絕人寰的寂靜。

      「矮噁!好臭的味道!」羅納德捏著自己的黑鼻子,對著劉霄天發問:「我們要進去看看嗎?我有點想看看裡面變成怎樣欸!」

      「我帶他進去繞一圈。」劉霄天接著問:「你要一起進去看看?」

      薩波卡蒂搖搖頭,說:「不了,太麻煩了。我去附近轉轉。」

      既然沒有要一起行動,劉霄天也就不多問。他對著羅納德說:「走吧!去裡面看看。」

      「好耶!走吧!」羅納德興奮的像是要去遊樂園似的。

      「他剛才說他幾歲?」薩波卡蒂問劉霄天。但劉霄天只是擺了擺手,便跟著羅納德一起走過了橋,踏進了碧石村的正門口。

*       *       *

      「欸,劉哥,我問你喔!你們為什麼那麼想知道我的年紀啊?」羅納德疑惑的問。

      「呃……嗯,可能是因為你表現的太像是年輕人了。」劉霄天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詞,最後選擇直接告訴羅納德:「一般來說,面對這種慘案,不太會有人笑得出來。」

      「所以年輕的人族就可以嗎?」羅納德疑惑的問。

      「其實也不行啦!不如說,太年輕的人族,說不定會因此受到衝擊,反而造成心理上的陰影也不一定。」劉霄天解釋了兩句,發現自己的解釋確實充滿了模糊地帶,甚至越解釋越模糊。

      「那我哪裡像小孩子?」羅納德又問。

      怎麼從年輕人變成小孩子了?劉霄天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別太在意啦!不是很重要。」

      羅納德和劉霄天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同時穿梭在碧石村的小徑中;羅納德依稀可以感覺出劉霄天似乎正依循著某個原則前進,但卻又被看似毫無章法的移動路徑給弄迷糊了。

      走了一會兒,兩人便撞見正在處理現場屍體的工作人員,於是領路的劉霄天轉彎繞近一間房子的大廳,接著從廳堂旁的側門繞到了房子的後院,接著又從後門繞到了另外一條小徑上;羅納德不知道劉霄天是怎麼選路的,但他相信劉霄天肯定是依循著某些原則移動,以至於他們可以抵達尚未被清理的現場。

      不比前面的路,幾乎都被清理乾淨的現場,只有畫線標明的屍體位置以及血跡。從這條路開始,滿地的屍體都還沒有處理,許多的警察也在附近拍照。

      「他們好忙。」羅納德突然說。

      「現代的鑑識科學就是要把所有的證據都保留下來,這也沒辦法。」劉霄天大概的解釋了一下警察們正在做的事情後,劉蕭天又說:「除了紀錄之外,也是做為找犯人的線索;不過這麼大型的慘案,別說少見了,基本上是聞所未聞。」

      「戰爭不就是這樣嗎?」羅納德疑惑的問。

      「對,但是這裡並沒有發生戰爭,這才是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劉霄天話說到這,其實一直跟在劉霄天身後的史波達突然開口說:「我也覺得。」

      「覺得什麼?」羅納德好奇的回過頭問。

      史波達看了羅納德一眼,卻沒有回答羅納德的問題。

      「幸好後面的現場還沒有被破壞過。我從這邊要加快腳步了,你跟好我,別自己亂跑。」劉霄天對著羅納德說完,便邁開腳步跨過屍體;他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在小巷子裡面快步移動。

      劉霄天從快走變成小跑步,甚至三不五時會直接快步跑起來,但他偶爾又會停下腳步四處張望,接著再往另外一個地方移動。

      有時候走著走著,會闖進住戶的居所中,也不知道是碧石村習慣還是怎樣,這裡的房子大多都沒有鎖門,也因此他們來回穿梭幾乎沒有什麼困擾。

      不過劉霄天也不總是一路往前,他有時候也會繞過一些房子的外圍,接著再循原路回去。

      沒多久工夫,劉霄天便帶著羅納德走出了碧石村,來到了碧石村外圍的小河旁。

      「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突然就跑起步來?」羅納德有些喘的問。

      「他跑掉了。」劉霄天說著話,又往河邊靠了半步,接著蹲了下來,往河的兩邊望了幾眼。

      羅納德實在看不出來劉霄天在做什麼,甚至他都不知道劉蕭天剛才在追什麼,於是他只好無聊的在河岸邊坐了下來,觀望來回走動的工作人員。

      過了一陣子,劉霄天才從河堤旁走了上來,此時史波達也從一條小巷子中走了出來;史波達一走到河旁,馬上喃喃自語的說:「他跑掉了。」

      「到底誰跑掉了?」羅納德好奇的問。

      「兇手。」劉霄天隨口回答羅納德,接著轉頭對史波達說:「我猜是搭船走的。」

      「你也會猜?」史波達反問。

      劉霄天聳聳肩膀,說:「我沒有辦法證明是搭船走,只不過我暫時想不到別的離開手段。」

      「兇手只有一個人嗎?」羅納德驚訝的問。

      聽到羅納德的問題,劉霄天終於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問羅納德:「有一整個村的現場給你看,你還沒看出來?」

      羅納德搖搖頭,說:「我還真的什麼也沒看出來……,真要說的話,我在整個村莊裡面都沒有感覺到魔法的跡象。」

      「喔?你會魔法。」劉霄天點點頭,接著說:「其實裡面很明顯沒有魔法的跡象,幾乎所有的動作都可以找到痕跡,可以想見動手的人並沒有使用遠距離的手段,也就是魔法。胖子,你找到了什麼?」

      「武器是刀,同一把,直式。右撇子,身高大約一百七十五公分,推斷是人族男性。練氣者,不擅長縱向移動。沒有使用魔法,沒有超能力。」史波達簡明扼要的回答劉霄天。

      劉霄天聞言,點點頭,說:「跟我看到的都一樣。」

      但是他的答案讓羅納德幾乎大開眼界。他驚訝的問:「你們怎麼知道的啊?」

      又一次,羅納德的發言讓劉霄天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劉霄天沒有發出他的疑問,只是回答羅納德:「傷口可以判斷兇器是有些重量的銳氣,而且幾乎所有的斬殺都是連貫性的單一距離揮動,所以比較可能是刀。

      有弧度的刀,甩出去的血跡跟直刀甩出去的血跡不同。

      找到兇手移動的路徑後,很容易推斷他是從右側砍人,所以就算不是右撇子,他也肯定是右手使刀。

      身高從牆上的刀痕和腳步就可以推斷,步距看起來比較像是男性,其中又以人族、尤薩族、銀月族或是戰武族較符合這樣的步距;但是推斷死亡時間大約是昨天早上,尤薩族早上不易視物,動手機會不高,戰武族更不可能,因為戰武族的骨頭太硬了,他踩到的幾個門樑處,會留下更深的腳印,而銀月族的身體比較柔軟,腳步應該會更輕,不過確實還是有可能。

      某些地方顯露出他瞬間移動的距離並非一般移動,排除動手時完全沒有魔法的痕跡,也沒有三維空間的移動跡象,因此最有可能的就是利用氣的瞬間爆發,這在幾個地方也有明顯的腳印。

      他在幾次死巷中,都是利用牆壁折返跳越,所以縱向移動能力不高。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推斷他是搭船走,依照他的跳躍能力,不可能直接跳到河的另外一側,或是在河上移動。」

      「很棒的推理。」

      一個人族女子突然走到了劉霄天三人的身旁,但他們三個人都沒有驚訝的表情,因為這個人正是常態顧問委員會的第二負責人,許麗。

      「在給你們一點時間,你們應該有辦法找到更細的線索吧?」許麗問。

      史波達沒有說話,只是緩緩搖頭。

      「其實可能不行。兇手很明顯是以屠村為目標,動起手來毫無遲疑,加上一百多具屍體留下的現場,能夠看到的線索雖多,但是大概也就我們看到的那些了。再多,就是要找動機或是外表了,但這兩點都不太可能在現場找到。」劉霄天近一步解釋了他自己的想法。

      「看來你們的專長在這裡都難以發揮呢!」許麗說完,劉霄天不由得看了羅納德一眼;這一眼並沒有被許麗放過,因此許麗接著又說:「羅納德的能力跟你們擅長的可不太一樣,也許這次的案件他確實難以發現甚麼,但他可是清風隊長親自選進來的,所以他無庸置疑也是常態顧問委員會的一員。」

      「其實我剛才有看到一個挺古怪的人。」羅納德一邊說,一邊舉手指著他所說的人。羅納德說:「就是他!」

      劉霄天順著羅納德的手指,望了過去。卻看到了一個預料之外的人:記憶魔法管理處處長-古德培根。

      他怎麼會在這裡?劉霄天正自疑惑,古德卻注意到了劉霄天。不過古德並沒有靠過來,只是伸手和劉霄天打了一聲招呼,劉霄天也就回應了。

      接著劉霄天對羅納德說:「他怎樣古怪?他是異能管理局的人。」

      不過劉霄天沒有說出口的是,他也覺得古德出現在這種殺人現場很詭異。

      「很難解釋欸……,感覺他好像是來觀察現場的。」羅納德說:「而且那種觀察,感覺是帶著目的?會不會這些人就是他殺的?」

      劉霄天又望向古德一眼,接著搖搖頭,說:「至少我覺得不是。不過看到古德,我倒是想到一點。」

      「兇手的精神狀態異常?」史波達馬上問。

      「你也感覺到了?」劉霄天反問。

      史波達說:「某些地方的動作感覺起來是,但沒有甚麼關鍵性證據。」

      劉霄天聞言,只是點頭。

      當然,這番話聽得羅佩德又是滿頭問號。

      就在這時,迪格和薩波卡蒂也與四人會合。

      一碰面,薩波卡蒂就馬上開口說:「動手的人叫金勉。」

      劉霄天一愣,便問:「你怎麼知道的?」

      薩波卡蒂懶懶的回答:「問啊!偏僻村莊出事,是怎麼讓消息傳出去的?最早接洽的是哪個分局的哪位警察?從這裡開始問,不一會兒就問出金勉了。不過指控金勉的人叫做貂苗,是個土靈族;他現在正受到警方保護,不過他知道的其實也不多。」

      「總之呢!碧石村是中國城管轄範圍內,所以落日城群聯盟會接管這起案件,並和中國城的市政府合作。我們身為顧問委員會,這就是我們接下來的其中一個工作了。」許麗宣布。

      劉霄天搔了搔頭。調查才正要開始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