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忘卻前塵往事,此生願與君絕

她,是個被迫到青樓討生活的罪臣之女。

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國太子。

—-—-—-—-—-—-—-—-—-—-—-—-—-—-—-

那天,她站在桃花樹下,手上的花瓣隨著微風輕輕離去。

那一刻,看著她傾城容貌中帶了點憂鬱,他頓時明白了何謂一見鍾情。

—-—-—-—-—-—-—-—-—-—-—-—-—-—-—-

「公子為何看著奴家發愣?」

與皇兄去青樓談事情的他,在見到心上人時,傻了半天才回神。

不經意對上她的美眸時,卻發現她眼神十分悲傷,面上卻掛著淡笑。

—-—-—-—-—-—-—-—-—-—-—-—-—-—-—-

「爺贖你回去!」

對上她錯愕的眼神,他意識到自己忍不住說得太大聲,臉瞬間爆紅,轉身跑了出去。

再回來時,手上卻多了張賣身契。

看到她燦爛的笑,他覺得值了。

—-—-—-—-—-—-—-—-—-—-—-—-—-—-—-

他不顧眾人反對,將她帶入宮,在眾人面前撫著愛人的臉,向她允諾道:

「我定會將妳封為太子妃,妳等我!」

她看著他,微微一笑,「我等你。」

—-—-—-—-—-—-—-—-—-—-—-—-—-—-—-

半年過去了,自從給過他一個承諾後,他便在也沒出現在她面前了。

她每日都在等,好不容易等到他的消息,卻是他將和別國公主喜結連理。

—-—-—-—-—-—-—-—-—-—-—-—-—-—-—-

咬著唇,忍著淚,硬是吞下喉中腥甜,來去他的書房質問他,換來的卻是一句,

「本太子的太子妃,自是要門當戶對,妳一名罪臣織女怎麼有資格?」

她笑了,「難道當日諾言只是兒戲?」「什麼諾言?本太子不記得了。」

她閉上眼,再睜開時,美眸中帶了不易發覺的自嘲和決絕,

「民女懇請太子殿下,放民女出宮。」

—-—-—-—-—-—-—-—-—-—-—-—-—-—-—-

他站在湖邊,心終是慌了,手上緊握著她的鞋和她親筆寫的血書,

「春兒,妳在哪?春兒,妳別嚇我!」

不斷地呼喊,回應他的卻是一片寂靜。

那日,她冷漠的眼神和說出來求自己放她出宮的畫面在腦海中浮現,心裡一陣刺痛。

當時自己不但不允許,還口出惡言,盡是侮辱她,她這是傷透了心,才投湖自盡的吧…

—-—-—-—-—-—-—-—-—-—-—-—-—-—-—-

他一夜之間白了頭,退了和親,並將她的畫像掛在東宮,為她建了一座宮殿,

又封她為當朝太子妃,散盡後宮三千佳麗,每日喃喃說道: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春兒,只要妳回來,我必天天給妳跪洗衣板,任妳打,任妳罵…」

—-—-—-—-—-—-—-—-—-—-—-—-—-—-—-

數年後,皇帝駕崩,他從太子晉升為一國之主,身著龍袍如往年般回到他們初遇的桃花樹下,

卻見樹下站著身著一襲白裙的她,「春兒…」

—-—-—-—-—-—-—-—-—-—-—-—-—-—-—-

她回過頭,客氣疏離亦如她求他放自己出宮那日。

輕輕一閃,躲開了撲向自己那白髮龍袍的他,

「公子…皇上怕是認錯人了,民女名為忘塵。」

在他傻愣的目光下,轉過身,留下一行清淚,啟唇輕誦道:

「忘卻前塵往事,此生願與君絕。」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1)


2019-06-11 19: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2019-08-31 00: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