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小說】緣君

    「紫芸……」他緊抱著陪伴自己走過風風雨雨的她,淚水止不住的自雙邊眼角滑落,以為幸福總算降臨,豈知竟步上萬劫不復的境地。

    「對不起……沒能給你留下一兒半女……」血污之下的蒼白面容滿是愧疚。

    他深吸一口氣,為的是讓自己能夠說出清晰的字句:「妳道歉什麼?孩子我可以不要,我只要有妳在身邊的日子。輞川別業,妳還沒見著呢…抱歉,本來是想要給妳一個驚喜的……」

    聽到輞川別業,她的嘴角泛起一抹甜蜜的微笑,原來,他一直都記得……

    當年,還是位束髮少年的他揹著一把古琴,走入開元盛世下的長安城,那年他風華正茂,立志拚得一世榮華。  

    京城應試,他以區區豪氣干雲的《少年行》四首名揚長安。

    闖蕩的日子,他孤身奮戰,憑藉善詞賦、精音律、工繪畫,還寫得一手好字的多才多藝,短短幾年之間,躋身王公貴族間的入幕之賓。

      他才華洋溢、玉樹臨風,又出自門閥大姓,是名門望族、達觀顯貴眼中的乘龍快婿,每天登門說媒,甚至親自求親的數不勝數,卻全被一一婉拒,在他眼底,沒有任何事物比功名還難能可貴。

    直到某一回受了風寒,至藥店買藥,他終於發現比功名利祿還要美好之事

    他遇上了她。

    那一天,她替外出的父親顧店,恰巧遇上他的登門。

    她端莊素雅,雖無絕世盛容,卻擁有大家閨秀所不見的清新脫俗。

    「市並之中,竟有如此仙人者……」他一時看愣了眼。

    「那位郎君,您沒事吧?」替老嫗抓好了藥,他蒼白的臉色立即映入她的眼底。

    欲與她結識的心意愈加深切,聽見對方的呼喚,他這才回過神,連忙答道:「身體小恙,特來買藥。」

    見他還能談吐自如,她也就莞爾的問:「可有大夫的藥方?」

        他正打算自衣襟掏出藥帖,靈光乍現,他縮回了手,說:「方才來的急,忘記帶上了。我用唸的行否?」

    「好的,郎君要些什麼?」她轉身面向藥櫃俟聽他的要求。

    「宴罷客何為?」他徐徐唸道。

    這句話令她感到好氣又好笑,分明人已孱弱,還非要以藥迷詩試探自己的學識。

    「宴罷客當歸,要當歸是吧!再來呢?」她替他量了幾銖。

    本以為非小家碧玉的她恐反應不及,如今卻不假思索的回答,果真深藏不露。

    「月黑路不迷。」

    「熟地…熟地……這樣夠吧!」

    「百年紫貂裘。」

    「貂裘出陳皮,剛好有剩。」

    「再來八月藥吐蕊。」

    「桂枝嘛…在這裡。」

    她不僅雅致,才思更是敏捷,愛慕之情於其心中熾熱的燃燒著。

    而他的俊雅與風流蘊籍也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花有意水有情,翌日,他托人送來一首謎詩,展開一覽,道是:

    二者缺一真可嘆,書房偏又無石硯,金童身邊少玉女,晴天無日煩心添。

    斟酌字句,即乃:「一見鍾(鐘)情。」

   

    她嬌羞的笑了,並回覆:

一月一日喜相逢,二人結緣去問僧,竹林深處見古寺,伊剛張口人無蹤。

    收到回信的他乍讀內容,頓時心寒,但多加琢磨,不由得會心一笑,可不是:「明天等君。」

 

    自此與她結下不解之緣。

 

    在得到她於金榜題名之時便以身相許的諾言後,他更加發奮攻讀。

    哪有男人在功成名就後還願意回頭尋覓糟糠之妻?

    她以為對方只是玩笑,遂不以為意……

    弱冠年至,吏部取試,躊躇滿志的他非桂冠不取,可惜早有他人率先賄賂公主,取得殿試第一的許諾。

  為求如願且抱得美人歸,他找上了好友岐王。

  岐王斟酌了會兒吩咐:「我這妹妹深受陛下寵愛,單單我份量不敵,不可力爭,不過我得替你引薦。回去之後,錄你舊詩清越者十首,譜怨切琵琶一曲並熟習,五日來見。」

   

    經完善籌劃,與徹頭徹尾的苦練,宴會當日,他以樂師身份,身著鮮華盛裝隨行岐王。

    他本來就生得妙年潔白,風姿郁美,加上衣彩的襯顯,很快便奪得公主的異樣目光。

    其琵琶新作“鬱輪袍”聲調哀切,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動容全場。

    加上他所創作的詩文幾乎是眾所耳熟能詳的流行詞句,著實教公主驚艷不已。

    從樂師晉等貴賓,他風流倜儻,語言諧戲,博得滿堂貴客的欽矚,贏得公主的芳心。

    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

    開元十九年,二十歲的他狀元及第。

    公主挑選駙馬,一眼便看準了俊美清雅的他。

    公主雍容華貴,艷絕比牡丹,又是頗受聖寵的手足,答應這門婚事,再也不愁吃穿與,終身享受榮華富貴。

    簪花滿頭,身騎駿馬的翩翩狀元郎,卻拒絕這份眾人眼裡的終南捷徑。

    與多數新科狀元不同,春風得意馬蹄輕,他忽略長安花,在杏園宴結束後便直騁至藥房向她提親,與心上人喜結連理,對他而言,杏園裡任何一朵花妍,都比不上她這枝解語花。

 

    這是屬於他的執著。

    但他的執著卻給他帶來災厄,得罪公主,由太樂丞直貶涼州司倉參軍,他只能匆匆與妻、母別離,獨自前往甘肅赴任。

    從意氣風發的新科狀元,寥落至涼州從八品小官,她望著無語凝噎的他,不哭也不鬧,強笑說:「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臨行之前,陪我在綺窗植一株寒梅,讓我將來能好好思念你,好嗎?」

   

    這段時日,他與她分隔兩地,他守著荒荒大漠的糧倉,在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壯景中盡著他的職分

    她在家中克勤克儉,侍奉他的母親,婆母罹患重症,她揹著她拜訪每一戶醫家;家中少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她不敢教遠在天涯的他,與近在床前的婆母得知,只能私下四處貼補家用。

    數度瀕臨破碎的危機,倘若沒有她,這個家早已不復存在。

        孟春,道阻且長的他,難得寄了一封家書,她小心翼翼的拆封,有道是:

    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最令他魂牽夢縈的莫過於她,但他並不直問。

    她明白他的心意,望著那株漸漸發得亭亭玉立的寒梅,她給他一封回音:

        已見寒梅發,復聞啼鳥聲。

        心心視春草,畏向玉階生。

      這株寒梅的發華,讓她足足等了四年……

    也在同一年,玄宗於泰山封禪,身為僇人的他受到赦免,但他不選擇遷升,而是選擇辭官返鄉,雖然她不明說,但他深知自己虧欠她太多了了,他要用剩下的時間彌補……

   

      他彈琴,她鼓瑟;他吟詩,她作對;他繪畫,她品評。

    他視她為上天賜予的大禮,她視他為頂天立地的歸宿。

    她說,「我覺得輞谷好美,既開闊,山環清湖,樹林溪繞。假如我們倆擁有孩子後,搬到這兒居住好不好?」

    當下她是無心的,只是面對眼前美景心生嚮往,而他卻聽進心坎裡。

    家境並不富裕,他瞞著她,努力掙錢,籌措修建別墅的一筆龐大開銷。

    他親自下筆設計屋款與園林,一切縱然辛苦,可每每只要憶想愛妻見到這份驚喜的反應,便甘之如飴。

    歷時數年,於他而立之時,輞川別業落成,只差最後的修繕。同時亦傳出她身懷六甲的消息,雙喜臨門。

    「紫芸,等到孩子出生那天,我要給妳一個驚喜。」

        他浸漬在為人父母的喜悅,想像著一家三口在輞川過上只羡鴛鴦不羡仙的生活,編織著未來美好的夢……

   

   

    待到臨盆日,迎接天倫之樂的剎那,他滿心期待。

    可當產婆走出產房,卻不聞呱呱墜地的嘹亮哭聲,映入眼景的反而是躺在滿床血污的她……

   

    這場編織多年的美夢轉瞬碎裂……

    「輞川別業那兒的麝香鹿最喜歡吃柏樹葉了,松樹高巍凌雲。從山口進,迎面是“孟城坳”,山谷低地殘存古城,坳背山岡叫“華子崗”,山勢高峻,林木森森,多青松和秋色樹,隱處就是輞川莊和輞川別業,還有妳所期待的南嶺與北湖……」他為她描繪著美麗的畫面,這將是她此生無緣相見的景致。

    她替他抹去眼角的一滴淚,並推開他的懷抱,「血會弄髒你的深衣的……」

    得以明白自己在丈夫的心裡是多麼具有份量,她幸福的閉上雙眼,無遺憾的淚珠,她終究不忍心讓他為她操煩……

    他用盡全力再度將她緊擁入懷,「妳說這什麼話!」這是他首次以這般嚴厲的語氣同她說話,卻也是最後一次。

    「妳傻……」

    深衣髒了,能換。

    但妳一走,我就再無機會擁抱妳了……

      第二天,他獨自前往輞川莊,眼看夕陽滲遍竹林,亮晃晃的金光在北湖湖面鋪上一層銀鏡,他忍不住一陣心酸。

    為她打造的別墅,現在只能成為她的永眠之地,幽篁只留他一人獨坐……

   

    寒梅依舊盛開,但伊人不再。

    面對她的離去,他無可奈何,只能靜靜的放在心底。

    他並未為她留下隻字片語,沒有任何文字祭奠他與她的任何往事,可他卻用一輩子想念。

    元稹曾寫下「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千古名句,然而在他寫下此句的同年,即在成都邂逅名妓薛濤,才子佳人風花雪月。兩年後,還在江陵府納妾,三年後續弦娶繼室。

    寫出「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悼念亡妻的蘇軾,身邊既有繼室,更有朝雲的相伴。

    而他唯有死後《新唐書》上的一句批註:

    孤居三十年,終生不娶。

    即使,高居尚書右丞,他的這一生也就結這麼一次髮。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他,是詩佛王維,字摩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哈囉,好久不見
這篇短文很好看喔!
我的心都痛痛的,因為我本來也很喜歡王維,所以...真的超喜歡這篇
Toilet大人繼續加油喔!
2019-06-25 11: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好久不見了呢!
王維真的是文人堆裡難得的模範老公,只是課本從來沒有寫到這一點@_@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歡王維
最後,潏兒也要努力加油喔♡
2019-06-26 21: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