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霹靂-馭靜 夜夜思 完 H

霹靂-馭靜   夜夜思   完   H

慾望如潮水奔騰,來來回回沖刷著四肢百骸,又熱又麻又癢,已經再也無法停下,靜濤君徹底失了神,馭龍主的每一記深入,都準確又刁鑽的戳在他最敏感之處,不斷累積的快感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將他拉扯下去,無以自拔。

粗長的性器還在持續的貫穿著靜濤君,挺翹的臀線不住的變形,初時緊窄的甬道也早已濕軟的不成樣子,不知不覺間,兩人姿勢又再度變換,靜濤君跪趴在床上,他的雙腿早已無力合攏,只是顫顫的被馭龍主提著臀,藉著馭龍主的力道支撐住自己不會直接趴下。

臉被轉了過來,馭龍主不住地親吻著他,而在他的身後,紅腫的後穴裡一根粗長的肉棍也正不住的抽送著。靜濤君已經對時間的流逝感到麻木,即使是這樣,馭龍主也不肯讓他移開視線,不斷地要他看著他。

「靜濤,看著我。」馭龍主強硬的說著。

靜濤軟綿綿的靠著馭龍主的胸膛,一個恍神,他又被抱坐在馭龍主的身上,帶著一層薄繭的手掌在他的身上不住的游移,馭龍主一邊不容抗拒的插入他,沉重而有力的撞擊著他的後穴,一邊又將他的手拉了起來,按在自己的胸前。

隔著火熱的肌膚,砰砰的心跳聲正昭示著蓬勃而有力的生機,一如馭龍主強悍無匹的風格。靜濤君頓了頓,企圖低下頭,卻又被捏住下巴,抬了起來。

「我要你看清楚,此時此刻,在這裡的人是誰。」馭龍主道。

「阿、阿……呼!呼!呼!」靜濤君的臉龐上佈滿了薄汗,身上更是濕淋淋的彷彿被撈上岸的一尾魚,溫暖而濕潤的後穴緊緊的含著那不住侵犯著他的肉刃,他整個人被頂的不住發抖,面色緋紅,只能艱難的吐出話來:「我、一直,都清楚,你是誰。」

所謂的自欺欺人,便是心底明知答案,只是不願承認。

所以,他也從未真的錯認過任何事情。

馭龍主的回應是一抹笑容,以及更加瘋狂的侵犯,再也不給靜濤君任何思考的時間,他大力的挺動著自己的肉刃,無論靜濤君尖叫或是求饒都不曾放開擁抱的雙手,粗大的前端直直的輾到最深處,將自己的精液一遍又一遍的射入那不住貪婪吸吮他的小穴裡。

他喜歡靜濤君這個樣子,泛著水的濕潤藍眸只映出他的身影,那柔軟的嘴唇只為了他呻吟,低下頭還能看見兩人相連的部位,靜濤君是如何用那小小的穴口將他徹底地吞吃進去,每一次的抽送,都能感受到那甬道抽搐似的收縮,又將他夾得緊緊的,還能聽見淫靡的水聲。

不知過了多久,又變換了多少姿勢,月色如水般透過小窗漫進了這間小室,靜濤君軟軟的側躺在床褥上,他覺得非常睏倦,連一根手指頭都舉不起來,近來本就疲累過甚,又被這般需索無度,終於將他早已透支的體力完完全全的搾乾。靜濤君的眼簾如蝶翅般顫動著,幅度越來越小,幾乎要昏睡了過去。

似乎感受到他的精神不振,體內熱物的抽送也平緩了不少,靜濤君被頂弄的迷迷糊糊,甚至不由自主的低低哼著,每一聲都像是小小的啜泣,昏沉間他還能感到自己被抱了起來,屬於馭龍主獨有的熾烈溫度熨貼著他,然而動作變換間體內的硬物也隨之改變角度,抵在早已麻木的敏感之處上,讓他忍不住又嗚咽了聲。

馭龍主還在身邊,這讓靜濤君勉力又提起精神,強逼自己保留一線清醒,畢竟,這男人向來喜怒無常,他不能放任自己擅自睡去。

「還在哭嗎?」自始至終,馭龍主的視線從未離開過靜濤君,他仔細的親吻著靜濤君的眼角,將微鹹的濕意通通舔入口中,太過親暱的接觸讓靜濤君瑟瑟發顫,眼珠子在薄薄的眼皮下轉了轉,又忍不住張開。

馭龍主卻將手掌蓋在他的眼睛上,哄著:「累了的話,就睡吧。」

「……」也許,逃避一下也不錯,更何況,抱著他的這個男人,與他早有千絲萬縷、無法剪除的連繫,靜濤君又輕輕地動了動,終於還是難耐睏意,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感受到靜濤君逐漸平緩的呼吸,馭龍主小心的將人圈進了自己的懷中,仔細的傾聽著那穩定的心跳聲。

靜濤君沉睡的模樣看上去端莊又純潔,紅潤的臉頰卻又透出了情事過後獨有的媚意,光裸的潔淨身軀早已一片狼藉,交錯的吻痕細密的布滿了周身,昭示著在他身上種下痕跡的人,並不曾給予他任何反抗的機會。

事實上,無論做了多少次,他都不會饜足,馭龍主想著,然而看著靜濤君眼下的黑影,卻也沒打算將他喚醒,來繼續滿足他的慾望,他只是安靜地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每一次,在靜濤君對著他伸出手的時候,在他乖乖地任由他擁抱的時候,他心中所想著的人,是青陽子。

從來沒有例外。

「明明,我才是你所等待的人。」馭龍主輕聲自語,又凝視著安睡中的懷中人。

他發了瘋似的渴望著得到屬於靜濤君的一切,從身到心,他要靜濤君的唯一真實。所有真實的情感,喜也好,怒也罷,悲傷與快樂,他通通都要得到,絕不容許任何虛偽與謊言

這樣的慾望,是因為自己是從青陽身上所出的嗎?他很清楚,對於他的存在,青陽從未責怪過靜濤君,青陽只會愧疚自己不能滿足靜濤君的期望。對於靜濤君,青陽亦是相同的心思。

不,他可不是青陽那般猶豫不決的人,將所有多餘的雜質去除掉而形成的他,只會堅定地朝著目標而行,絕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真是狡猾阿。」在靜濤君的頰邊輕輕的印下了吻,馭龍主無奈的笑了起來。

他們之間,究竟是誰在主宰著誰,或許也是說不清的,這樣想著,馭龍主同樣也閉上了眼睛。

在天明之前,他們會一直擁抱著彼此。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九千字的肉肉!!!
月大真的是我寫肉肉的楷模啊~雖然沒有看過霹靂,但完全不影響閱讀呢,不過在了解這部作品的背景後,就對於靜靜和馭馭之間的情感感到更加的糾結呢~但也因為有了這樣的糾結感,加上各種鉅細靡遺的形容詞,這篇肉肉真的被燉煮的香噴噴,讓人看的超級興奮的!不過最後真的對於馭馭有點心疼,雖然正劇還沒結束,但期盼能給他一個美好的結局啊QQ
2019-06-12 10: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只是寫個肉肉,只要稍微知道一下人物關係就好了哈哈~我也覺得這三隻莫名其妙就變得好糾結呀,雖然我對於他們只有寫寫肉的慾望而已XD (結果竟然寫到九千字,看來多練習以後有機會破萬了!!)
至於正劇,以死亡率來說,我覺得這兩隻同歸於盡的機率好像比較高,嗯~~這樣也挺美好的。
2019-06-14 11:55回覆
恭喜突破肉肉最高字數~(應該有吧?
強硬的馭馭好帥喔!
態度堅決終於讓靜靜承認現實了,我好像隱約抓到月大肉香的原因,攻受視角滿平均的,但是從攻視角還是比較多一點,從攻方看汁水淋漓的受也非常帶感,不如說這攝影機架的位置太好了,
然後看到熨貼就想到上次考題,月大好厲害平常就在使用那些字啦!
最後馭馭的自白透露出微微的虐氛圍,糾纏不清的關係就這樣一直下去也好,總有一天靜靜會接受他的吧
 
2019-06-11 21: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呀對呀,這篇是第一次寫到破九千字耶,雖然其實沒什麼內容,可是有九千字耶!!
竟然還研究這個=口= 這篇的確是以攻視角比較多,過往我大多以受視角為主,這篇這樣純粹是因為當初湧起寫肉肉衝動的時候,跟攻視角有關XD 覺得這種糾葛蠻有趣的~至於接受不接受不考慮,反正劇情都還沒演完哈哈
熨貼這個詞感覺就暖洋洋的,有種拿熨斗滋~~一下的感覺XD 不過上次考題有出到嗎?搞不好是寫了考題所以放入最近可用辭會中也說不定XD
2019-06-12 07: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