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下 H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下   H

不論靜濤君怎樣的哭泣,柔軟的小腹還是裝滿了被射進去的精液,甚至有些微的鼓起,馭龍主滿意的抽出變軟的凶器,將靜濤君摟入懷中,有一搭沒一搭的安撫著靜濤君還在輕輕發顫的後背,那讓他無法自拔的精緻面龐掛滿了無意識流出的淚痕,漂亮的眼睛早已紅腫,還啞的不成聲音,就如被風雨肆虐過的鮮花一般,別有一番獨特的美感。

馭龍主視線向下,那被蹂躪了一番的穴口正可憐兮兮的不斷收縮著,一點又一點的吐出方才射入的乳白精液,馭龍主戲謔的壓了下那原本平坦的肚腹,又擠出了大量的濁液。

靜濤君無心理會馭龍主的舉動,他還有些失神,正低低的喘息著,滿室都是濃郁到可怕的氣味,像是野獸在宣示自身領地,這種彷彿從裡到外都被馭龍主寫上記號似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想把這般可恥的自己縮起來,什麼也不想看到。

「射了這麼多,就只差一個孩子了。」馭龍主卻是不樂意見靜濤君分神的,湊到靜濤君的耳邊,又來了這麼一句。

靜濤君眨了眨眼,一時之間有些茫然,只喃喃道:「我是男人」

「我知道。」馭龍主笑了起來,一個施力,兩人頓成馭龍主躺在床上,而靜濤君趴伏在他身上的姿勢。

靜濤君柔順的長髮鋪在馭龍主的胸膛上,因為汗濕的關係變成一縷縷的,他平復著呼吸,終於定下神來,安靜地看著馭龍主,又輕輕問道:「打從一開始,你就在懷疑我嗎?」

這個男人,從一開始就不曾信任過他,又精準無比的計算利弊得失,只為了達成目的,而他的目標,也包括……他?難道,在初次照面之時,馭龍主便對他有了這般心思?

馭龍主笑意微歛,只要一恢復清醒,這個人的心中便只有青陽嗎?明明這赤裸的身體還滿佈痕跡呢。他輕輕的撫著靜濤君的髮絲,極為憐愛地、輕柔的觸碰著屬於靜濤君的每一個部分。

「……我說過,我從未懷疑你對青陽的真心。」馭龍主淡淡地說:「可是,靜濤,你殫精竭慮的刺激青陽子的黑暗面,不就是為了要見到我嗎?」

「我不……」

馭龍主伸指按住靜濤君的唇瓣,也擋住了他欲說的話,露出了嘲諷的笑意,馭龍主輕聲說:「我不是青陽子嗎?我也是青陽子阿,靜濤,你,要對我負責。」

明明就是靜濤君喚醒了他,為什麼等見到了他,靜濤君卻又不要他了?那樣的話,就算用盡所有方式,他都要留住靜濤君的視線,靜濤君,只能看著他,只能留在他身邊。

他會剝奪靜濤君所有的退路,將他所有的盤算一一毀掉,直到這個人再也張不開羽翼,乖乖歛住翅膀,任由他豢養為止。

「刺心之誓已下,你還要什麼?」褪去了方才的情慾,靜濤君的神色再度變回了淡漠,像是一道堅固的城牆,牢牢的武裝自己柔軟的內心:「你很清楚,就算是要我的性命,我也沒有第二句話。」

「呵,我從沒想過要你的命。」馭龍主低低一笑,指了指自己的下身:「不如,這次換你主動?」

靜濤君一愕,霎時滿臉通紅,方才端出的凜然之態立刻消散,他手足無措的垂眼,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馭龍主的性器又高高挺起,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你、你……」後穴方才被強硬貫穿的地方還隱隱酸麻著,彷彿那兇悍的異物仍然還在他體內進進出出,更別提被灌滿欲精的洞穴還不住流出讓他羞恥難當的液體,手腳到現在也還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而這男人,竟然又生龍活虎起來了?

看著靜濤君吃驚的模樣,馭龍主笑了笑:「畢竟,龍性本淫嘛。」龍魂所成的凝氣之體,放大的,自然便是執念與慾望,偏偏他一心所繫,通通都指向了面前的這個人,慾壑難填,便沒有休止的一日:「聽話,自己坐上去。」

靜濤君看著馭龍主,他們都心知肚明,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違逆這個人。一咬牙,靜濤君略微抬高自己的身體,便笨拙的嘗試著將還在淌著乳白液體的後穴按到那猙獰粗壯的男根上。

他的動作很生澀,像個小奶貓般,稍微碰觸到便受驚的躲開,做的一點也不順利,這跟他實在太過緊張有關係,一來二往,除了將那本就高聳的肉刃撩撥的更加脹大以外,毫無效果。

馭龍主嘆了口氣,掐住靜濤君的腰肢,毫不客氣的便重重拉了下來。

「阿!」靜濤君雙眼瞪大,體內驟然被撐開與填滿的感受讓他有了被貫穿的錯覺,一時之間,他整個人都僵在當場,一動也不動,馭龍主倒也是耐心,安靜地等候靜濤君適應。

靜濤君深深吸了幾口氣,身體裡再度多了個虎視眈眈的凶器,讓他相當的不習慣。偏偏方才才被操弄的汁水橫流的後穴似乎有些不耐煩,竟開始湧出一絲絲的酥麻之感,像有無數隻螞蟻正細細地啃咬般,傳來了難耐的癢意,這種……自身體深處傳來的隱密渴望,又代表了什麼?靜濤君蹙起眉頭,無意識地收縮了下後穴。

「呃阿……」他不動還好,這麼一動,埋在身體深處的那物事彷彿受到了鼓舞,霎時又脹大了一圈,自裡而外被填得滿滿的的感覺讓靜濤君反射性的掙扎,然而那陽物就像木楔般牢牢卡在他的穴裡,反而將本就剛好吞入的窄穴撐得更開,而馭龍主也不再忍耐,扣著靜濤君的腰,便用力的頂了上去。

「太、太深了……阿阿阿!」白淨的身體被頂的上下晃動,連帶著胸前被吮吻的紅腫的乳頭也跟著搖晃,小巧的穴口不住吞吐著碩大的性器,每一次的插入都會濺出之前射入的白濁。

汗濕的深藍長髮隨著晃動在空中散開,酡紅的臉龐掩在凌亂的髮絲間,看上去脆弱而妖美,靜濤君眼簾微垂,濕漉漉的臉蛋又分外惹人心憐。

「阿阿、不,阿阿……」再也吐不出其他的言語,靜濤君無力地掛在馭龍主的身上,像個娃娃般任由馭龍主擺弄,這個姿勢讓馭龍主能夠更加深入,心口跳得飛快,恍惚間他甚至錯覺那碩大的硬物已經頂入他的五臟六腑,將他一片片的拆解,而他只能坐在那不住攪拌著他的肉刃上,讓這股無法控制的酥麻感從肚腹一路蔓延到頭皮,幾乎要被這樣的交歡弄得昏死過去。

就如馭龍主所言,靜濤君的身體敏感的不可思議,早已挺立的性器因為方才洩過太多次,如今只汩汩流出半透明的液體,自頂端滲出的清液很快地將所在的那一小片位置弄得溼答答的,兩人的氣味與體溫通通糾纏在一起,難分難解。

而馭龍主對於掌握靜濤君的身體這件事顯然樂此不疲,他沉迷的在靜濤君的每寸肌膚上吸吮舔弄,尋找每一個足以讓靜濤君呻吟哭泣的敏感點,高潮使得那細緻滑膩的內壁異常的緊熱,裹著他的性器,還一抽一抽的痙攣,這讓馭龍主饜足的瞇起了眼睛,又忍不住加大了力道,尋求靜濤君每一個不同以往的表情變化。

靜濤君,應該與他一起,墮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被吃留言(哭)
靜靜坐在上面搖好香啊,壓肚肚擠東西出來也好香>///<
經過月大的解說,我覺得他們兩個很登對阿,對彼此都有強烈的佔有慾,雖然靜靜有點自做自受的感覺,不過習慣以後他應該會比較喜歡霸氣的馭馭吧,馭馭說的也沒錯,靜靜必須對他負責呀
想到還有一篇就好興奮啊,馭馭加油!把靜靜弄得不要不要的,好期待下次是什麼姿勢~~
2019-06-10 09: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原來留言會被吃喔@ @ 我也覺得搞到這樣也是是求仁得仁了,但還是有點點感傷(?)
雖然成功坐上去但感覺搖不太起來~一切都靠馭馭自己努力呢
就正劇來說靜靜只要青青,不過馭馭也盯著靜靜不放,嗯.....這樣說起來這篇是不是更像青馭靜XDD
最後就要收尾啦,羽笙大不用期待太多哈哈
2019-06-10 13:50回覆
墮落吧!
兩個人糾纏下去一起墮落吧~
靜靜不可以始亂終棄啊~撩了人就要負責啊,科科科,不過沒想到竟然還有在上面的肉肉可以吃,真的太香了~主動的感覺就是特別不一樣啊(扭/羞)
2019-06-10 08: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的是的,自己製造出來的就要自己負責嘛,這不就被強行負責了嗎XDD
謝謝李子喜歡,其實覺得好像沒寫了啥,但字數不知不覺就變成可以拆成四等分了哈哈
2019-06-10 13: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