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中 H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中   H

「不,只是覺得,靜濤你這個身體,意外的可愛阿。」馭龍主微微挑眉,靜濤君的敏感超乎意料,就只是做了這麼點事,那兒竟然已經濕潤起來了,還緊緊地夾著他不放,彷彿不肯讓他離去。

「阿!」突如其來的進犯讓靜濤君又是一顫,像這般被徹徹底底的壓制,如一道美味佳餚般任人品嚐的滋味對他而言實在太過陌生,馭龍主更是讓他想忽視也做不到,一時之間,靜濤君甚至恍惚了起來。

馭龍主曾言,他與青陽就像光與暗的兩面,只是從前青陽在外,如今卻是馭龍主了。

這樣的話,青陽此刻是否有半分意識呢?是否,正透過馭龍主的雙眼,看著他這樣羞恥的模樣?

迷濛間,有什麼粗長熱燙的東西從身體底下鑽了進來,他的雙腿被大大的拉開,而那如同燒紅鐵棒的物事就這樣埋入他的身體,先是試探性的刺入,稍微退開了些後,又更用力的捅了進來。

「阿......呼!呼!」靜濤君難受的喘著氣,雙手緊緊攢著被褥,試圖分擔出一些滿脹的感覺,思維早已混沌一片,偏偏馭龍主還不肯放過他,將他的雙手捉起,拉到自己的背後。

「不准抓別的東西,要抓,只能抓我!」

就算是溺水浮木,馭龍主也不能容許靜濤君除了他以外,有任何足以憑依之物。

「唔!」靜濤君全副的心神都在抵禦這陌生的感受,一個字也擠不出來,但這被擺出來的姿勢就彷彿他主動摟著馭龍主求歡似的,他搖著頭,還想要推辭,冷不防間馭龍主突然一下狠狠的撞擊,也不知道戳到了哪裡,靜濤君呻吟了聲,雙手的指甲已經在馭龍主的後背上劃下一道道清晰的抓痕。

赤紅粗大的男根開始在挺翹的臀部間不斷抽插,脆弱的甬道彷彿不堪承受似的不住濺出大量的液體,發出噗啾噗啾的聲音,靜濤君雙手攀在馭龍主的背脊上,因為撞擊的力道猛烈而不得不用筆直的長腿緊緊夾住馭龍主的腰腹,柔韌的身軀開始浮現一層薄薄的汗水,在室內微弱的燈火下閃閃發亮。

有了方才的前車之鑑,靜濤君雪白的牙齒緊緊咬住淡色的唇,避免發出羞恥的呻吟,偏偏這身體一點也不肯合作,馭龍主不用刻意尋找,每一下都能頂在他的敏感點上,將他操弄的顫抖不已,瑩白的臀肉如篩子般不住的晃動。

馭龍主垂下眼睫,從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細嫩的大腿間不住進出的性器,他將靜濤君的雙腿再拉開一些,健壯的腰部不住挺動,一如蹲踞在獵物之上的矯健雄獅,傲慢又霸道的宣示自己的主權:「這樣的感覺,喜歡嗎?靜濤。」

「別、別說了。」靜濤君喃喃的說:「太快……輕、輕一些……嗚……」

馭龍主的侵犯太過凶猛,讓他有了整個人都要生生裂開的錯覺,起初還想要忍著,唯恐溢出一絲一毫破碎呻吟的心思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情慾的氣味席捲了這間小室,靜濤君終於再也忍不住,哼哼的發出了小小的啜泣聲。

「輕一些嗎?」像是終於把九天之上的仙人拉拽到這渾濁的凡世,馭龍主沉迷的凝視著陷入慾望漩渦的靜濤君,不是高潔端秀、不染塵埃的姿態,也不是氣定神閒、舉重若輕的氣度,而是在他一手織就的牢籠裡,掙扎不脫的妖冶模樣,讓他的呼吸有粗重了幾分。

靜濤君,只能為了他失控。

馭龍主將自己的性器拔了出來,在已經又濕又軟的紅腫穴口來回研磨,還沒等靜濤君鬆了口氣,又是一個重重頂入,絲毫不留餘地的全根沒入。

「阿阿阿!」靜濤君圓潤的腳趾受不住的縮了起來,來不及咽下的津液自微張的唇齒間流出,又被馭龍主貪婪的舔走。

「不、不,放過我!唔……」原本清亮的眼眸蓄滿了將落未落的淚水,試圖求饒的嘴唇被馭龍主堵住,靜濤君只覺得一股難耐的酸脹一路湧上了肚腹,像是整個內臟都被馭龍主狠狠攪拌似的,馭龍主毫無節制的抽插更讓他覺得自己的後穴被摩擦的像是要燒起來般,整個人不住的哆嗦著。

這般的感覺說不上是痛苦還是快樂,馭龍主的舌頭捲著他的唇齒,每一寸的角落都不放過,又堵住了他所有的發聲的渠道,胸前挺立的乳肉被馭龍主的手指揉捏著,讓他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

滾燙的肉刃彷彿烙印似的在他的體內留下了層層的印記,柔軟的甬道清楚地勾勒出肉莖上突起的青筋,明明是那樣窄小的地方,卻能夠容納如此猙獰的物事,被不斷刺激的後穴又為他帶來了巨大的快感,沿著脊柱一路攀升到頂端。熱,好熱,彷彿漫無邊際的熱浪,匯聚成一股旋風,將他從頭到腳都席捲進去,恍惚間有如置身炎火地獄,在馭龍主的指掌唇舌之間反覆被炙燒著。

神智昏聵散亂,馭龍主高高在上的樣子更像一種諷刺,靜濤君的雙腿被反折按到胸前,方便馭龍主能更盡情地享用這美好的身體,粗壯的男根不停往更深之處猛烈撞擊,兩粒沉甸甸的肉囊拍打在臀瓣上發出啪啪聲,激烈又陌生至極的快感將靜濤君搗弄到不住掉淚,完全不敢想像自己此刻的模樣有多狼狽。

「真美味。」耳邊還能傳來馭龍主讚嘆的嗓音,每一寸肌膚都被舔過,留下一道道青紅交錯的吻痕,靜濤君紅著眼睛,迷濛的視線裡,只倒映出馭龍主又深又重的執念。

靜濤君一定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樣有多麼勾人,馭龍主著迷的抱緊靜濤君,兩人的身體緊緊相貼,懷中人向來清心寡慾,自然受不住這般折騰,那同樣挺立的性器貼在自己的腹肌之上,脆弱的頂端不住的射出乳白的精液,混著汗水與泌出的汁液,將兩人的身體弄得一片狼藉。

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不同於平日清雅的模樣,暈紅的面孔明豔的驚心動魄,泛著水光的眼眸更是誘人心神,昏暗的燈光下,這具軀體彷彿發著光,讓人心甘情願飛蛾撲火。眼前的美景讓馭龍主本就剛猛的陽物又硬生生的脹大幾分,將窄小的甬道撐得不留一絲縫隙。

「阿!怎、怎麼......嗚,太大、別、別頂......阿阿!」彷彿被肉棍強行釘在床上的一只雌獸,靜濤君再度不堪承受的驚喘出聲,又落下了一串串淚珠,帶著鼻音的哽咽著,哭出來的聲音已經變得沙啞,但那菊穴卻完全不聽他使喚,反而更加劇烈的一張一合收縮著,將馭龍主的陽物牢牢的吸附在自己的體內。

「阿阿!」靜濤君又是一聲驚呼,馭龍主突然死死的按住他,將熱燙的精液一股股的射入那濕軟的穴裡,大量的熱液射的他不住抽搐,無法自抑的顫抖著:「好、好滿,阿!肚子、嗚嗚……」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真美味
這也是我心裡的聲音啊!
月大的肉肉真的是香噴噴的~而且有了月大詳細的解釋後,就讓人更能代入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了,真的從某種程度上是3P啊(這個認知讓我整個人興奮起來了)!
看著原本清心寡慾的靜靜因為自己而感到失控,也難怪馭馭會變得越來越猛啊~月大的油門催下去吧!

我是用google查的,意外蠻多資料的,就直接進霹靂行動網看了~
2019-06-09 08: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李子的讚美,感覺最近李子也常常在煎香香的肉了哈哈~~果然肉類的需求不可或缺XD
原來關於他們的介紹很多嗎~哈哈 我都很少用到google搜尋
某種程度上算3P,因為馭馭也有說希望靜靜把他當成唯一的青青看待嘛
不過這都不重要,就是個故事背景啦~~這篇就是純肉文XDD 
2019-06-09 10:35回覆
我的早餐是肉
這次偶還好不可怕,顏色滿漂亮的~
月大的解釋淺顯易懂耶,用小名解說感覺好可愛,我是直接搜名字,然後在巴哈看到資料的,但是巴哈寫的沒有月大版本簡單
這樣可以知道青青真的很糾結,但是馭馭也是他弄出來的阿,而且比較接近以前的霸氣青吧,應該是他喜歡的那款(?)
現在這樣他等於一次擁有青青和馭馭耶,兩隻都喜歡靜靜就更好了,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很糾結的3p啊哈哈
我也覺得讓本來清新脫俗的小受染上情慾,在小攻身下失控,展現出誰也沒有看過的另一面好帶感>////<
這肉份量十足又美味,不愧是10抽落空的力量(不)有種月大一次解放的感覺XDD
我算了算這是第一次正面煎,所以還有兩次翻過來和翻過去囉,好期待啊
2019-06-09 08: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原來還有這些~~靜靜算有氣質的沒錯,不過當初我看到馭馭的圖透完全眼前一黑阿~想說這啥...草莓聖代黑化也該是巧克力感覺的阿(並不是)
沒錯,我本來也覺得靜靜會很開心,畢竟買一送一,雙倍的擁有雙倍的享受,沒想到他不要馭馭QQ 一心只想要撲殺他~~
馭馭現在也越來越黑化了,不惜陷害靜靜、讓所有人追殺靜靜,也要讓自己成為靜靜唯一的活路
其實靜靜對青青的佔有慾也很強呀,就是表面清新脫俗端莊高貴其實只想要獨自擁有,覺得青青有他就好
(以上全部cp角度發言)
還有兩篇阿~這個我拆成四等份的哈哈
 
2019-06-09 10: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