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上 H

霹靂-馭靜   夜夜思   上   H

魔封更新(55、56)有感~

「靜濤君,你這是自欺欺人!」

「啊!」靜濤君滿面冷汗,倏然驚醒,坐起身來,方才的惡夢歷歷在目,他摀住胸口,那胸膛還在不住起伏著,象徵他紊亂的思緒,對應著同樣紊亂的心。

少頃,他總算稍微平靜下來,這才發現不知何時,窗邊已默默站立一道高大的身影。

幾乎就在靜濤君將目光投注在那個男人身上的同時,對方也同時轉過了身,一雙銳利中透著霸道的眼神冷冷地鎖定了他。

「作惡夢了?」馭龍主的聲音低沉而雄渾,看似漫不經心,卻又毫不客氣的走到靜濤君的床邊坐了下來。

太靠近了!靜濤君呼吸一窒,本就受夢境所擾的面色更加蒼白數分,即使如此,他依舊不忘禮儀,恭謹的對著馭龍主行了一禮:「見笑了,多謝道主關心。」

「靜濤,何必如此客氣?」馭龍主輕輕一笑,那薄涼的眼裡並未滲入多少笑意,他又自一旁端起了碗,碗裡盛滿了黑色的藥汁,馭龍主一運內力,藥碗之上霎時飄起了淡淡的白煙,顯然是將已冷的藥重新加熱成適宜飲用的溫度。

馭龍主將碗朝靜濤君遞了過去:「你近日消瘦了不少,來,喝下去。」

「......」

不用照鏡子,靜濤君也知道自己近日的氣色有多糟糕,心力交瘁,神思有損,他抿著唇,端秀的面龐隱含著深沉的痛悔,卻又半分也不能表露出來,只能露出慣有的淺笑,看向馭龍主:「無需如此。」

「喔?」馭龍主卻不肯善罷干休,他傾身靠近靜濤君:「如果是這張臉,也是同樣的回答嗎?」

話聲未落,那張狂的面容隱隱變換,竟透出了幾分嚴肅中透著正氣的模樣,正是青陽子的姿態,靜濤君面上霎時褪去所有血色,蒼白的近乎透明,連身體都開始發顫,他虛弱地發出彷彿幼獸垂死的細細悲鳴:「不......」

不要再提醒他這個事實了。

「不?」馭龍主步步進逼,青陽子的面孔不變,偏又硬生生地多了幾分陰狠,事實上,他們面貌本就相差無幾,只是靜濤君始終不肯承認。

「只有他,能讓你臣服嗎?靜濤。」馭龍主輕聲問道。

藥碗抵上了柔軟的唇,馭龍主絲毫不顧忌的用著青陽子的樣子哄道:「乖,喝下去。」

靜濤君顫抖的幅度開始加大,將藥汁飲入喉間的同時,那雙向來清澈慧黠的眼眸也多了一層水光,他沒有辦法拒絕,就算這只是虛假的、只是來自馭龍主的嘲諷,然而,哪怕只有那麼片刻,能夠再度見到青陽子,就彷彿是一場美好的夢。

他竟是如此的思念著青陽子,而這一切,都是他的錯。是他任性妄為,才會讓青陽子被馭龍主吞噬,只餘一抹靈識。

都是他的錯。

苦澀的藥汁就像同樣酸苦的內心,或許因為一直在發抖的關係,藥汁並未全數飲下,又沿著嘴角滴出了些許來。

馭龍主滿意一笑:「真乖。」

俯下身,馭龍主幾乎將靜濤君整個攬住,沿著那形狀優美的唇角,馭龍主緩緩地舔了一圈,又趁著靜濤君微微啟唇的一瞬,強硬的探了進去。

唇舌交纏,馭龍主的氣味鋪天蓋地襲來,即使試圖咬住牙齒,也無法避開馭龍主的糾纏。靜濤君的眼睛微微睜大,雙手無力的試圖推拒著馭龍主的胸膛,想拒絕卻又難以抗拒,無論理智或是情感,都在馭龍主絕對的強勢下,逐漸崩潰。

「不、不行......」靜濤君虛軟的掙扎著,看上去卻是更似欲拒還迎,單薄的裡衣在拉扯間散了開來,露出了細緻的肌膚,藍色的長髮夾雜幾縷雪白,凌亂的披散在被褥之上,又襯出那裸露出的軀體部分色澤晶瑩,引人遐思。

見靜濤君這般模樣,馭龍主神色晦暗不明,他稍稍拉開兩人距離,端詳著靜濤君,平素端雅從容的樣子早已不復見,眼前的男子面頰暈紅,眼角泛著水氣,衣衫不整的惶然模樣,又哪裡還有淵渟無跡的風采?

不過他喜歡,他喜歡看這個人失控,看他為了自己的一舉一動而喜而悲,就算是憤怒怨恨也無所謂,只要靜濤君的心裡眼裡,有他馭龍主的存在。

「不想在他面前露出這個樣子吧?」馭龍主道,滿意的看靜濤君顯而易見的又是一顫。

他果然料中了,就算明知此刻的青陽幾乎徹底消失,但只要他現出青陽面孔,靜濤便難以承受。

畢竟,在青陽面前,這人一向都是那清風明月般的皎潔風華,又怎能接受在自己最喜歡最在乎的人眼前,露出這種羞恥的醜態呢?

「正好,你這個樣子,只能讓我看到。」這個人,從身到心,只能屬於他,到了如今,也再沒有任何人能自他手中奪走了。

馭龍主回復本相,用單手摟住靜濤君的後腰,又往那潔淨的頸間湊去,靜濤君平時裹的嚴嚴實實,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樣,也就這種時候,能讓他瞧的清清楚楚,恣意品嚐了。那脖頸還有著未散的熱氣,馭龍主輕輕咬了一口,倒是意外的甘甜,彷彿能將這人的味道通通納入唇齒,又順著喉管滑入肚腹之間。馭龍主揚起嘴角,對著那潔白的耳廓輕語:「你要記住,我才是真正的青陽子。」

靜濤君低低的喘息著,並沒有回答,房裡一時之間只有窸窸窣窣的聲響,那是衣衫逐漸褪下的聲音,不過幾息的時間,靜濤君已然接近一絲不掛,只有幾片布料還鬆鬆的掛在腳腕處。他本生的靈秀文雅,這一裸露,那身肌膚就如同上好的羊脂玉般,細膩中透出瑩瑩光澤。他的肌理勻稱,既不過分壯實,卻也不顯乾瘦,自平坦的肚腹一路向下,是修長筆直的雙腿,纖細的腳踝只堪一握,嫩白的腳趾正不安的蜷縮著。

馭龍主低低的笑了起來,靜濤君向來聰慧,自然不可能不明白即將發生的事情,但他只是別過臉,身體僵硬,卻沒有太多抗拒,那麼便是默許了吧。這樣想著,馭龍主的目光移向了白皙胸膛上的兩點紅蕊,如雪地紅梅,誘人採擷,馭龍主埋下頭,吸吮了起來。

馭龍主的舌頭相當靈活,繞著那乳尖轉著圈,又是吸嘬又是舔舐,「唔......嗚......」靜濤君仰起頭,露出脆弱的脖頸,他的雙手無助的抓著馭龍主的髮頂,卻又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而那本來小小的乳粒,也隨著馭龍主的行為,一點一點地綻放挺立,從原先淡淡的粉色轉成鮮艷的櫻紅。

馭龍主伸手撥了撥:「可惜沒有乳汁,否則想必更加香甜。」

「你,你在羞辱我嗎?」靜濤君面紅過耳,伸手便想要阻住馭龍主探弄的手,卻又被一把扣住手腕,而馭龍主的手指已然來到那柔嫩的穴口處,直接頂了進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哦哦哦哦!
好久沒看到月大的文~沒想到一復出就端了一盤肉上來,月大真的太棒了(星星眼)!
雖然沒有接觸過霹靂,但和小笙一樣稍微去查了一下資料,也就是說現在的狀況是馭龍主把青陽子給吃掉了吧?不過馭龍主本身就是從青陽子體內產生出來的,也就是說現在是分身吃掉本體的狀況?看著靜濤君的糾結,莫名覺得蠻帶感的啊~
2019-06-08 08: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如果順利的話要連續上肉XD,不過小南要等到下禮拜尾巴啦
其實蠻好奇......你們都去哪查資料=口= 對呀,就是吃掉了,吃掉後靜靜直接傻住,然後被徒弟一巴掌拍醒後就抓狂的找馭馭打架,馭馭一邊打還一邊很高興地想:終於看到你的憤怒啦 (因為在這之前靜靜都對馭馭虛情假意XD)
我是因為那一集實在太楚楚動人了忍不住一時激動呃.......想要產肉的激動XD
2019-06-08 12:21回覆

恭喜月大復出(?)
好懷念月大的文啊,這篇肉透出像是品鑑藝術品一樣的高雅氣質,雖然不知道背景,但知道受很美,攻霸道又強氣這樣就夠啦
不過我稍微去看一下偶,順便簡單瞭解他們的關係,也就是說馭龍主是從青陽子變過來,又把青陽子吃掉的前提嗎,這三人的關係好曖昧喔>///<
一陣子沒看,感覺月大燉的肉越來越香了ww這別是霹靂風格很少出現,很有新鮮感!


 
2019-06-07 23: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是應該要先寫小南啦~~只是這種一時衝動的文要是沒有當下寫就不會想寫了XD 比如我的觸手受QQ 只好先把小南挪到稍微後面一點點~~~
羽笙大看偶不會被嚇到嗎......不要看圖片啦~~
三人關係喔......那順便打個(我認知中的)簡介,這樣會不會比較看得懂(但其實同人也不用看懂哈哈)
多年前,靜靜跟霸氣青青做朋友,青青還熱情邀請靜靜一起組團,靜靜猶豫了一下結果青青被別的男人搶走了,讓靜靜很是怨念。多年後的現在,變溫柔的青青又來找靜靜組隊,靜靜立刻加入,然後用各種陰險手段想把青青改造成以前的霸氣青,結果刺激過度青青分裂了,變成溫柔青青&邪惡青青(馭馭),兩個人無論能力或記憶都一樣,只有個性不同。靜靜一看玩過頭了就想把馭馭消滅,結果被馭馭將計就計把青青吃掉了,又用青青威脅靜靜發毒誓只能留在他身邊,順便斷掉他所有後路這樣。
(畢竟算一人分裂的,所以兩隻都很喜歡靜靜、也想要得到靜靜認同囉~)
 
2019-06-08 17: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