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黑洞(18+)

羊\我說:

      這是一篇跟朋友打賭輸的還債文!

      當時在打賭公布黑洞照片後會不會推翻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我反骨的賭會,結果輸了QwQ

      所以得寫一篇跟黑洞有關的H文……

      但是寫出來其實說是BL也不是,唯一能肯定的是沒有BG或GL線這樣,不雷的話就看看吧。

------------

      我直話直說好了,很痛。

      他媽的爆幹痛。

      剛剛看A片看到精蟲上腦時,室友忽然問我要不要打砲?

      當時我還握著自己的槍,他一眼認真注視我不像開玩笑。我知道這位室友是雙性戀偏同,他跟男人交往的次數比女人多,電腦還在傳來AV女優的淫叫,我的小頭也依然翹了,當下第一反應是噁心不想督男人的屁眼,可是卻又好奇是什麼滋味,為什麼男人寧願被另個男人壓?

      室友見我沒有回話就去浴室了,我不知道他去幹嘛,查了一下男男性交需要什麼,看到有人說保險套,我就先替自己戴好,他出來時已經脫下全身衣物,然後在我面前擠了傳說中的潤滑液往自己的屁眼抹去——原以為那畫面會很噁心,結果老二卻更奇妙的硬起,或許這就是真男人,有洞能督就好。

      因此造就現在的情況,痛死了!

      他吸得很緊,像是好幾年沒嘗到屌一樣,就算是女人也沒有這種感覺,痛死了。

      我滿腦子喊著痛痛痛然後小心翼翼的動,發現沒辦法,在進來的瞬間就軟了,為了避免日後被嘲笑一秒男,我還是努力想著剛剛AV女優的奶子,努力動腰加快速度,那裡咬得又緊又難動,不過隨著我用巨根緩慢來回兩次,再擠更多的潤滑液就簡單多了。

      動這幾下室友說了爽,要我快點開始。

      隨著他的溫度上升我的槍也慢慢變硬,現在這情況有點滑稽,平常都在打鬧的哥們突然翹著屁股求幹,插下去就好像推開什麼新世界的大門,男人的這裡居然如此柔軟,比女人的穴還要吸引人,他放鬆或是緊張我都能清楚感覺到,整根肉棒被含的爽到不行,我開始加速動作,肉體拍打的聲音在耳邊回繞。

      室友淫叫著,看他被操成這樣我越來越爽,原來征服男人就是這一回事,看自己的肉棒讓他爽到像女人一樣尖叫,我的動作越來越快,然後射出來。

      媽的,我原本以為自己操他不會射的!

      把老二拔出來,室友喘著氣朝我一笑,原本我想說這樣就好,結果他主動握住我的陰莖將保險套拿下,張口就是含住。我嚇得差點軟,可是當自己的老二被一團熱肉包起來時很難不是人,尤其是他又吸又舔的技巧讓我爽到頭皮發麻,吸吮的力道恰到好處,像是把靈魂一絲絲抽出來,另隻手也沒閒著在照料我的孫子袋,這傢伙居然可以一邊含著我的龜頭、一手上下套弄柱根,另一指揉著軟蛋後方敏感的地方……

      很驚人的爽度,不比跟女人做愛差,當我頭皮發麻反應過來這是室友不是砲友時,他整個含到底而我射了,滿臉複雜看著自己的室友。

      「你的味道不錯。」室友笑著把我推倒,我以為接下來換自己要貢獻屁股時差點尖叫,誰知道他卻是跨坐上來,我再次深呼吸,看著自己的老二插入他的體內。

      「幹!你還想要啊?」

      「廢話,你爽兩次我現在都還沒射耶!」

      「那我要戴套子嗎?」

      「不用,我喜歡你的屌型。」

      這句話聽了真爽,如果是女人我會更開心就是了。他開始扭腰,我看著室友的屌上下跳動有點噁心,這只是下意識的反應,畢竟我的老二正在對方的屁股裡,覺得噁卻又幹人,簡直五十步笑百步。

      第二次開戰就沒有第一次僵硬了,我忍不住低吟,他很棒,又吸又含能整根吞進去又吐出來,我享受緊緊咬著不放的肉壁,看著自己的巨根開疆擴土、被刺激得越來越硬,不行了,他這樣太慢,我一個翻身將室友壓在身下開始用力撞擊,男人跟男人幹砲的好處不會太用力女人會痛,反而還爽的喊再用力點,我舔舔嘴唇瘋狂操,這個洞幹起來意外的超有爽度!

      「快讓我死!要死了!啊!啊!啊好!」

      「你他媽說殺小啦?」我的心跳很快、體溫狂升,室友被我操到快翻白眼,他的陰莖上下晃動一直敲我的肚子,那個洞吸得又緊又燙,電腦還在播放男女大戰、房內早已春宮上演,看到他被我操到射精有種成就感,我不會停下來,繼續賣力動腰逼得他喊不要卻還是捨不得推開,我整根抽出來,握著陰莖拍打他的大腿:「真的不要了?」

      他猛吞口水,兩眼死死盯著我的老二,我低頭一看,居然比操女人時還要興奮,整根硬梆梆不快點繼續很難受,我把龜頭對準他的屁股再次將整根塞進去。

      「你不是男人!幹起來真沒力!」他喊著,我皺皺眉頭,用自己的老二狠狠教訓室友,把他幹到再也射不出來,看他愛上我的屌在昏過去前還一直喃喃說著好舒服,看這下誰才不是男人?誇口自己可以做一天一夜不間斷,才不過三個小時就被我操到沒彈。

      那天之後原本的日常瓦解,我從精蟲衝腦的狀況回神時簡直想死,但是室友卻不在意還低下頭替我口交……那一含我像是被電到,彷彿聽見什麼破碎的聲音。

      之後,我們每天打砲。

      室友不介意有沒有愛這個問題,而我也是直男,只是住宿舍跟男人做愛比想盡辦法帶女人回來睡簡單,而且還不用額外支出旅館費,因為在房間裡就能開幹,幹到昏天暗地嘗試各種性愛姿勢多爽!

      我以前偶爾會上課遲到變成從不遲到,因為室友會在上課前一個半小時叫醒我,用含屌的方式,我早上都是被爽醒,直接把人壓在身下猛幹,射了才拔出來去買早餐,兩人份,他會趁這時間清理自己,我們吃完就會一起去上課。

      如果上課時想來一發就會先約好下課去哪間男廁,我隨身攜帶保險套,他只要含住我的龜頭就會硬了,室友的口技真的超棒,會用舌頭細細描繪我的形狀,他最近很喜歡在房間表演猥褻香蕉,用舌頭把香蕉舔出我的龜頭形狀,想到他一臉得意的樣子我硬了,室友脫下褲子撥開自己的臀歡迎我的肉棒插進去。

      空堂時可以玩比較開,偶爾膩了在宿舍,我會跟他去體育館後方,那裡沒有監視器是野戰聖地,或是宿舍頂樓開啪,我超愛看他一邊捂著嘴一邊壓抑自己的時候,一旦發出聲音就會被別人聽見,然後被我操到從硬梆梆變軟趴趴多可愛,我超喜歡聽他躺在床上說腿軟,那無辜的語氣滿足我的征服欲。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是他真的超棒,就算身體不舒服也堅持要添我的老二,完成每天都要幹一砲的約定,我有次很忙得跟其他同學視訊討論報告,室友就躲在桌子下方幫我口交,那次幸好沒有漏餡,我用懲罰的名義把他操翻天。

      他爽我也爽,各自索取需求,只要不說出去就不會有人知道。

      在大家面前,我們是很好的兄弟;一關上門,就是很好幹的兄弟。

      我很享受這種生活,但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會懷念一下女人的滋味,雖然這惹得室友不爽,但是他能怎樣?我本來就喜歡女人,跟男人不過是玩玩而已,他唯一的優勢就是不會懷孕、不會有生理期,而且同性別出入很方便不用躲躲藏藏。

      所以我丟下室友,約了之前很常見面的女砲友出來。

      女人的身體果然好,摸起來柔軟有彈性……可是當我進去時,卻忽然有種落差,是保險套的關係嗎?明明幹起來不鬆卻沒有滿足感,這場戰我打得不開心,就算事後砲友說我技巧突飛猛進做起來很舒服,我也婉拒下一次的邀約,只想回到宿舍裡。

      回去時室友不在,我總有不對勁的感覺,立刻開他電腦看LINE,氣得立刻出門去找人。

      他不爽我找女人回味,所以跑去找前男友。

      他們約在一間汽車旅館開房,貌似故意引誘我上鉤,但是誰管得著這個?我只心煩自己怎麼約女人沒感覺,然後他不是口口聲聲說討厭前男友不會在搭理對方嗎?我趕過去狂敲門,不認識的男人開門時隱約能聞見室友的味道,我直接闖進去,室友裸著身體在床上喘氣,用我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姿態,那瞬間我怒火上來。

      「你是多慾求不滿?不過找個女人就跑來找其他男人?」

      「其他男人?哈哈哈哈……」室友笑了:「你怪我?我反而要感激你提醒我『你是直男』,就算跟男人打砲也只是抒發慾望,所以我跟自己的前男友上床又怎樣?你是直男啊,不愛男人也不是雙性戀,只是單純想嘗鮮又不屈折的鋼鐵直男!反正操我這爛屁股已經膩了吧,去找砲友啊,不是說她身材多好、幹起來多爽嗎?這麼快就回來是早洩了?」

      「我——」

      「你可以出去嗎?妨礙到我們了。」

      他前男友一臉得意,直接把我推出房間,那身肌肉一看就知道不好惹,但是我仍出拳想反擊,最後戰敗被打得鼻青臉腫扔出去,明明站在門外聽不見聲音,我卻彷彿能聽見裡面室友的呻吟,只是這一次將他壓在身下的人不是我。

      他回來時我撲過去,幸好已經洗過澡也清理乾淨,就算洞被人操過依舊緊,那個前男友一定是早洩男,我才能夠帶給他滿足,一邊猛幹一邊解釋自己為什麼提早回來,室友一語不發,我終於得到從女砲友那裡無法給予的快感,在他體內射精拔出時,我看到室友嘲諷的笑臉,只能摸摸鼻子低語。

      「反正,我除了你,其他人都不行了。」

      室友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我們依舊會打砲,但是次數減少很多,都是中規中矩在房間裡,過去野戰的瘋狂日子彷彿只是夢,在外面他就不會願意跟我有多餘的肢體接觸,退回去原先的普通兄弟,不會再躲躲藏藏,或是大家約出去玩時兩人假借買東西的名義溜去打砲,在一臉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地回來。

      他會約其他人出去玩,有時候甚至會跟我以外的男人上床,被我抓到只是稀鬆平常……我很確定自己是直男,但是無法接受室友找其他男人,他還是喜歡我的屌,我們還是會上床做愛,卻沒有以往的激情,每次問他為什麼不再像以前一樣,他都會看著我,眨了眨眼睛後低語:「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直男身上。」

      「但是你一開始玩得很開心啊!」

      「然後呢?我現在不想玩了不行?」

      我跟他的關係一天天冷卻,直到他走的前一天,難得又恢復之前的熱情,我不知道那是場告別砲,只知道很爽再次沉浸於慾望中無法自拔,老二不停在他的體內散播自己的種,滿到一撥開就是精子流出來的情色畫面,他說很爽很滿足,我也是,那天還很高興能修復關係,結果第二天我跟國小的朋友敘舊完回來,宿舍屬於他的地方已經空蕩蕩,我跑去問了老師,才知道室友報名轉學考上了……

      他什麼也沒說就走了,連去哪間學校我也不知道。

      放假時新室友還沒進來,我常常握著老二看A片能硬卻射不出來,曾經嘗試過看同志片子,卻是一陣陣的噁心在胃裡翻覆,我卻不討厭同性別的他、不排斥跟他上床,現在甚至得想著當時操他的回憶才能射精……我像是脫序的野馬,有段時間生活非常失序,一直約砲一直幹女人,沒有一個人可以讓我射,約了男人我總是在插進去時就軟了,嘗試了很多次始終沒有硬起來過。

      這夜生活在開學前宿舍住進新的室友才恢復正常。

      或許是房間滿了,或許是我不再孤單。這個室友是個直男,跟我一樣喜歡打遊戲或是聊一些有得沒得,也會一起看A片然後各自迴避解決需要,不會像以前的室友忽然提議要不要做看看,開啟另一扇神奇世界的大門。

      就是這麼正常又詭異,不過宿舍回到兩人,我的日常從脫序中被拉回來。

      我會在意現在這個室友,或許是想補足前室友的心態?只要有室友我就不會亂來,明明不是同個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個體,我卻像是在遵守沒人許下的諾言,為什麼?為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在意前室友,總是會想知道他現在怎麼了,跟前男友複合了?還是找到新對象了……

      趴在桌上百般無聊看著投影機播出來的畫面,這些科學我聽不懂,只知道畫面上像是甜甜圈的黑色東東是目前最新的黑洞照片,然後旁邊那個肖像是愛因斯坦,他提出了黑洞相對論,現在證明有黑洞的照片就能證實他說得沒有錯,就只是一張照片,老師卻可以滔滔不絕口水一直噴飛。

      我打哈欠後繼續凝視著它,可能視線被淚模糊的關係?忽然覺得那黑洞越看越有吸引人的感覺……就好像前室友,當時我到汽車旅館找他時,前室友就露出這種空洞的眼神,說我只是鋼鐵直男。

      是,我是直男,卻不知道為什麼被他深深吸引……明明已經過去一年,甚至直到畢業出去找到工作,我都不曾再與人發生過關係,貌似一生打砲次數已經在那抓狂的日子裡耗費完,每次想起他時就會回憶起黑洞,室友用空虛的眼神宣告我出局。

      人的情感真是奇妙啊。

      我依然是鋼鐵直男,卻總是在懷念記憶中的他,室友彷彿黑洞般的存在,千憶顆星星我暢由其中,卻在行徑他時被吸引目光,我只是好奇嘗試而已,卻像那些被黑洞捕捉到的光,再也逃不出去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2)

羊大是位恐怖的作者
我相信性與愛是可以分開的。
愛跟慾望其實沒有共同點(個人認知),但很奇妙地,他們倆很容易被人們誤以為是一體。
黑洞這文裡面的主角心境,應該有許多人都是這樣,只是可惜沒機會像主角一般能夠嘗試得如此徹底,徹底到朝思暮想仍舊否定愛。
2019-06-01 16: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愛跟慾望其實沒有共同點(個人認知),但很奇妙地,他們倆很容易被人們誤以為是一體。
我很喜歡這句話!有時候人的死腦筋真的會害慘自己
死的不明不白,明明就是那麼顯眼的事情
卻是不知道
2019-06-11 23:40回覆
很棒的一篇文
事實上一開始看到標題是《黑洞》,還以為是形容室友像是黑洞一樣能容納很多東西(在說什麼東東),沒想到最後卻是用來形容室友空洞的眼神和被黑洞捕捉的光……這個收尾真的讓人有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室友大概會是主角難以忘懷的存在吧,不過就這麼掰了真的讓人有點揪心,或許室友對於主角還是有付出一些真感情並且難以在主角的身上看到希望才會下這樣的決定吧……如果主角哪怕一次也好,承認自己有點彎掉,別僅是著重於床第之間,結局會不會不一樣呢?
2019-05-25 22: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肯定會不一樣的,但是主角的堅持,注定了這個結果QQ
2019-06-11 23: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