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花子耽美稿件大募集

離別 那些沒有說出口的話

就在幾天前,我經歷了人生中,最讓我難過的一次離別,不是和喜歡的人離別,而是和一位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朋友,一個男孩。

在我們班上,有少數一群人,會把自己所創作的小說,寫在筆記本上,彼此分享交流,。而我,就是其中一位。

我是一個很內向的人,全班的男生都和我沒有什麼互動,在我和他熟識之前一直都是如此。

「欸原來妳也有在寫小說,可以借我看嗎?」他主動和我說。

「呃…可以啊,那也借我看你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從未讓任何一個男生看過我的作品。

眼前的男孩,我對他的印象…是一個人緣極好,英文說得很流利,聽說他的爸爸是學校的英文老師。

「是愛情小說?」看完後他這麼問我,眼睛微微睜大。

「是啊,你寫的是武俠小說?」

「嗯,我現在也想要寫愛情小說。」他這麼說。

「咦?可以啊。」

「妳寫的不錯耶,有寫新的章回記得給我看。」

「好啊。」

當時,我的心情有些愉悅,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姊姊,我寫好一小段了。」他把一本深藍色的筆記本遞給我。

「蛤!?為什麼是叫姊姊,我的年紀是全班第三小耶!」

「喔那就叫師父吧!」

「為什麼!?」

「因為是妳先寫愛情小說的。」他說的理所當然。

「算了…」心想他也是叫好玩的,我打開手中的筆記本。

故事大致上就是一個吸血鬼女孩和一位男孩的愛情故事,只寫到第一章節。

「蠻有趣的耶!」闔上筆記本,我有些驚豔。

「因為要寫這個故事,我要看暮光之城。妳也可以去看,聽說很好看。」

「好。」

後來我的確和朋友借了暮光之城,但那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後的事了。

男孩成為了我在班上互動最自然的異性,我發現他和其他男同學有許多不同之處。例如他會認真的閱讀我寫的小說,並給我意見。又例如他比一般男同學有個性,雖然有時有些幼稚,但還算講道理。

但這一切在一夕之間就變了。上課時,班導告訴全班,男孩要到加拿大留學,兩天後就不會再來學校了。

兩天。

對現在的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很長的時間。

「你會再回來嗎?」

「怎麼這麼突然?」

「你有親戚在加拿大嗎?」

下課時間,一群人圍在男孩身邊,在此刻,特別凸顯了男孩在班上受歡迎的程度。

而我,只是坐在位置上,努力壓下心中的難過。後來從同學口中輾轉得知,男孩至少會去加拿大四年以上,可能不會再回來了。對了,好像還聽說有個同學跑到廁所哭…

午餐時間,男孩身邊暫時沒什麼人,我走到他身旁。

我不是很確定我要和男孩說什麼,畢竟一切來的太過突然,此刻的我竟不知道如何開口,好像回到了我們還未熟識的時候。

「你的小說,還會再寫嗎?」在我反應過來之前,這句話就已脫口而出。

「不會了吧,但我應該會寫短篇的。」他回答。

「是嗎…」我有些失落,「這樣,你就看不到我小說的完結了。」

他沒有說話,就只是看著我,我不知道他眼神中透露著什麼樣的情緒,我繼續說,「但,我一定會把它寫完的!」

說完,我就離開了。我這麼說,並不是要讓他難過,或許他沒有察覺我話中的涵義,但我很清楚,我在給他一個承諾。至今,我從未把一部小說完整的寫完,我承諾我會把那部小說完成,只因為,他當時有給我鼓勵,給我建議,所以,我想這麼做。這在他離開後,將會成為我寫作的動力,或許他不會記得,我對他說的這句話,但我會永遠不會忘記。

男孩離開了,我沒有和他說,這次的離別,是我最難過的一次離別,比國小畢業還要難過。我沒有和他說,他是我目前為止能夠互動最自然的異性朋友,連國小時都沒有男生和我那麼熟,雖然我對他來說可能不是。我也沒有和他說,

我永遠不會忘記,有這麼一個好朋友,支持我喜歡做的事,陪我度過了兩年的時光。

這些話,不知是我來不及和他說,還是我不知如何開口。但,我還是希望他能感受到,他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存在,我很謝謝他,真的。

有一句話說:   「前世得五百次回眸只換得今世的擦身而過。」

既然有幸能分在同一個班級,就表示,

只要我們的緣分不斷,就一定能再見面。

我深信著。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