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紳士,死神的遺物(下)

      「你怎麼抱著一個女孩出來啊!」石魔驚訝的對著我喊叫著,甚至連菸蒂都掉了,但是他又馬上轉口問:「你殺掉紅軍了?」

      我搖搖頭,說:「反正他挑戰了『聯盟』,肯定也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我就讓他去完成他最後的夢想了。」

      「最後的夢想?」石魔好奇地問。

      我想著紅軍之於我的意義,不禁有些悲從中來:「他想在他生命的最後,親自見證他窮究一生的技術,到底到了甚麼地步。」

      「窮究一生的技術……?殺人嗎?」石魔還想要追問,但是我已經轉身離開,手中抱著一個沒有名字的小女孩。

      「聯盟」不會罷休的,貝氏、坤一族會派出更強的殺手,而聯盟的其他高層,像是普里斯特利家族、弗洛利斯特……肯定也會開始派人,太多的人會繼續追殺紅軍,直到他死亡。

      最後紅軍必定會因為疲勞而倒下,一定有一個幸運的人可以結束他的生命。如果那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呵呵,那也未免太過可悲了吧?還記得人們曾經稱呼他為「死神的信差」,沒想到如今死神的信差卻可能倒在一個路人之下?

      我的眼睛流下了眼淚。

      就是因為這樣,我即使是紅軍最強的弟子,也不會是最棒的那個。但是如果最棒等於要失去感情,我寧可不要。

      我轉身,走了回去。

      「你在幹嘛啊!來來回回的?」石魔帶著些許嘲諷的語氣,笑著對我說。

      我從口袋裡面掏了兩個金幣出來,丟向石魔。他一把接住,看了一眼,便好奇的問:「幹甚麼?」

      「幫我照顧她兩小時。」我把手中的小女孩遞給了石魔,然後說:「出來後再補給你八個。」

*       *       *

      眼前的坤一族瞳孔已經發出了淡淡了藍光,儼然是已經使用了他們引以為傲的力量。據說是他們體內其實有魔力,但是因為某些原因而不能使用魔法,可是卻依然可以使用魔力來提升自己的肉體強度,並且壓低自己的恐懼感與疼痛。

      但是那又如何?

      從他的手掌心穿出來的骨刀並未劃過我的臉,我已經一劍砍斷了他的手。接著外套一甩,確保一滴血也沒有碰觸到我的身體。

      接著從樓梯上又衝來了兩個殺手,我一人一槍解決了他們。

      這是我從未見識過的大混戰,也讓我把自己的能力催到了前所未見的最高峰。我的內氣滿溢而出,幾乎在我看見或聽見任何動靜以前,我已經感受到了對手體內流動的氣。

      我的腳步遠超過我想像的快速,在轉角的另外一頭,對方還沒有走出來以前,我已經衝到了轉角口,率先轉彎過去,一劍剁下了一個人的頭;緊接著又連開兩槍,確保第二個人也不可能對我刀劍相向。

      「呼……。」我稍做休息,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我看到紅軍坐倒在地上,腹部的血已經徹底浸紅了衣服,連壓在傷口上的手都已經被染紅。

      紅軍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對著我說:「你怎麼回來了?你害我少殺了幾個人?」

      「不多,才七個而已。」我稍微調整了呼吸,並仔細的探查了一下四週遭,確定沒有人會打擾我與紅軍的對話。

      「好吧!你可以說說你想要做甚麼了,在我死掉以前。」紅軍的眼神依然犀利,但是卻已經開始有些模糊。

      「你還沒有告訴過我,那個孩子叫甚麼名字。」我說。

      「名字……,有必要嗎?」紅軍雖然在回答我,但是我發現他的眼睛已經沒有看著我了。他開始恍惚,也開始失去了意識,就算強如紅軍,終究只是凡人,流了這麼多血,總是會死的。

      紅軍繼續說:「我沒有幫她取名字,你自己隨便取吧!我是看不到這個傑作,到底成功還是失敗了。」

      樓梯下方傳來了腳步聲。不只一個人。

      這個時候還願意團體行動,不是貝氏的人,就是坤一族吧?

      「怎樣才算是成功?」我問。

      「你,沒有感情。」紅軍伸手指著我:「艾莉莎能夠自我控制,哈巴谷不願意隱藏,只要做到這樣,你們也可以算是成功。」

      「你為什麼不繼續自己培養她?」我好奇地問,同時默默握緊我的手槍。言下之意,自然是想要問他,為什麼做出像是挑戰「聯盟」這種如同自殺一般的行為。

      「因為直到她被莫卡農抓走,我才發現我在乎這個孩子……,我在乎她,就像一般人在乎自己的孩子一樣。一個有愛的父親,養不出足夠無情的女兒。」紅軍說完,用一種……,我無法形容的眼神看著我。

      那似乎有憐憫、有悔恨、有失望、卻又有些欣喜。

      如果投以感情繼續培養這個女孩,我就會是這個女孩長大後的模樣嗎?

      所以我是一個失敗的作品嗎?還是學會愛的我,是因為我的父親:紅軍,也同樣愛我呢?

      我該替他成就這個夢想嗎?

      我顫抖的手,緊握著槍與劍。這是他給我的兩樣東西,裡面只有無情;但是促使我回到這裡的,卻是情。

      是啊,反正我是孤兒,本就沒有父親。不管一般人的父親如何如何,對我來說紅軍就是我的父親啊!

      有一個人站到了我身後不遠處。他沒有動手,但是他很安靜。

      樓下的人已經快要到這層樓了,雖然他們已經停下了腳步,但想必也察覺到這裡不太對勁。

      我還可以感覺到有幾個蠢蠢欲動的人,很有組織性的從外面爬了進來。

      來的人越來越厲害,我知道紅軍的死亡只是遲早的事情,但是一代傳奇,不可以死在無名小卒的手中。

      我緩緩地舉起槍。

      「你知道嗎?就算是你,我一樣會反擊。」紅軍看著我,竟然露出一個笑容。那不是因為看見即將死亡而產生的幻覺,那是一種……,看見自己作品的滿足感。

      碰。

      我們手中的兩把槍,同時射出了子彈。

      他的子彈被我的劍給彈開,我的子彈被他的能力給扭曲了方向。

      可是我的劍依然刺進了紅軍的心窩。

*       *       *

      當我走回酒店亭前花園的入口處,看到小女孩已經醒來,站著,靜悄悄地看著遠處的酒店。

      「她到底是甚麼人啊?」石魔的語氣中,似乎不是只有單純的好奇,隱約還多了一絲畏懼。

      我對著小女孩伸出了手,她看了我一眼,竟然奇特的搭上了我的手;彷彿她知道我是誰一樣。

      「她是死神留給我的遺物。」

《紳士,死神的遺物》,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這部短文的畫面感十足
雖然是作為短文,但卻感覺故事裡面藏有許多的大架構,非常期待女孩長大之後的故事呢^o^
2019-06-03 1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回覆~
大架構是有啦!但有沒有機會寫出來就不一定了呢
2019-06-03 17:16回覆

雖然電影只看過片段,但是看這個故事讓我想到了捍衛任務;而紳士這個角色則讓我連想到了金牌特務。可是其中又揉合了奇幻的元素在裡面,我沒有看過這樣的殺手故事,有趣......是個很酷的故事。
小女孩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2019-05-19 19: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今天赫然發現這個短文有人看......改天來寫寫小女孩長大後的短文?
2019-05-21 21:5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