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紳士,死神的遺物(中)

      到處都躺著我不認識的死人。

      從側門溜進酒店後,一路上已經可以看到了十幾具屍體。絕大多數都是人類,但偶爾可以看到尤薩族或是銀月族。

      我一邊順著直覺前進,一邊看到底都是哪些人來送死。

      海神部隊退役、轉職成傭兵的馬修,躺在窗戶旁,肚子開了一個洞,稀哩呼嚕的殷紅流了一地。

      上次任務看過的銀月族殺手,忘記叫甚麼名字了。他手上還握著兩把烏茲克衝鋒槍,但是脖子早已被扭斷。

      擅長空手格鬥的近戰殺人專家尼爾,心臟中彈死掉。想要跟人家比肉搏,好歹也準備一件防彈衣吧?又不是說尤薩族的皮膚有多硬。

      綠刀門的暗殺者綠間武揚也死了。不過我只看到他的頭落在角落,沒看到他的身體。

      可以改變液體結構的殺手瑞克,倒在一攤看起來很危險的透明液體上,身體還有些許的抽搐;不過就算他其實還活著,我也不想救他。

      一個叫不出名字的殺手趴在地上,死去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覺得有些可笑,不過他普通歸普通,手上的槍倒是很罕見;風神企業製的WGP2050,那算是第一把真正成功用魔力擊發子彈的步槍。有紀念價值,但毫無用處。我在想要不要拿回去,在家掛一把?

      一樣是叫不出來名字的殺手,手上的槍是風神企業在2003年發表的Ulm衝鋒槍一代。而且不是一個人,竟然是接連兩個人都拿著這種槍。該不會風神企業也介入這件事情了吧?風神企業如果真的介入……,該不會是倉木集團請來的吧?仔細想想,也不是不可能,再怎麼說風神企業應該是少數拿得出高手又不隸屬『聯盟』的組織。

      然後我又陸續看到了「守夜之弓」銀耳、「狂暴老爹」哥普、「重火炮中毒者」蘭尼……,當然還有更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殺手。

      喔,還有貝氏家族的亞隆。

      「原來貝氏早就派人來了阿?」我看著亞隆失去生命的身體癱軟倒下,同時開口問了眼前衣衫不整、滿身是血、年紀雖然老邁,眼神卻絲毫沒有遲疑的強壯中老年人:紅軍。

      「倉木集團有跟貝氏訂契約,這間店貝氏也會管。」紅軍大氣不喘地回答我。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所以貝氏的人才會接連出現,因為不但違反了「機構」的規定,又攻擊了這間酒店。

      「你這樣雖然不是直接對著貝氏動手,但是好像也差不多了。」我疑惑的問紅軍。

      「不重要了。你也是來殺我的嗎?紳士。」紅軍看著我,眼神中沒有絲毫的畏懼。我知道,他根本無懼死亡,因為他向來才是為人們帶來死亡的那一位。

      「我救不了你,你為什麼要自己違反規定?你明明知道,就算是你,違反了規定,就一定會死。」我不理會紅軍的問題,只是對他發問。

      「呵呵。」紅軍笑了笑,然後說:「我應該教過你吧?人本來就會死,就算你不違反規定,你一樣會死。」

      他說的是實話,但卻讓我很不開心。我左手迅速抽出掛在邀旁的手槍,緊接著扣動扳機。紅軍笑著,沒有企圖閃避,甚至沒有使用能力,他就只是任憑沒有打算射中他的子彈劃過他的耳旁。

      接著紅軍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滿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現在這種人真的很多,以為自己可以隱形,就天下無敵的小夥子。」紅軍不介意的說:「不會隱藏自己的氣,再怎麼躲都枉然。不過你怎麼就突然動手了?」

      「我在說話,他還想動手,就是該殺。」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便轉過身,背對著紅軍,面對著一位帶著面具的詭異男子。

      面具左右對陣,恰好一邊黑、一邊白,而面具的額頭位置有一個記號,是坤一族的殺手。連他們都來了,看來我的時間不多了。

      「那這三個人就交給我了。」紅軍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我也可以感覺到三個人發出的氣;內斂、平穩、飽滿而富有力量,顯然是鍛鍊有佳的練氣者。

      「你還有心思注意別的地方嗎?」黑白面具已經出現在我的正前方,一刀往我的身上劃了過來。

      我急忙側身閃開,對他開了兩槍。黑白面具迅速的移動身軀,避開了我的子彈,但是在他反手將刀收回之前,我的右手已經搶先抽出了腰旁的劍,往他的身上劈了下去。

      「真不錯。不愧是鼎鼎大名的紳士。」

      黑白面具在最後的緊要關頭,及時的往後退去,這才避開了我的劍;不過幸好也沒砍中,否則說不定死掉的人是我。

      我可是非常清楚,坤一族有多麼的善於「殺人」;作為「改造」過的人類,坤一族誕生的目的,本就是為了殺人。

      「好說、好說,坤一族果然也是不容小覷。」我禮貌地笑著回應。

      「有人說,紳士不是人類,這是真的嗎?」黑白面具用著沒甚麼情感的語氣說著話,同時一邊抽出了一把軍用短刀,以及一把米格魯手槍。

      「你的名字呢?坤……?」我根本沒有打算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詢問他。

      他先是一陣沉默,接著才緩緩吐出:「坤……炎。」

      「火焰的意思嗎?到底能不能燒著我呢?」我笑著,心想是不是還要繼續聊下去,同時趁機往後瞄了一眼。

      我的視線還沒有移回來,已經把頭往後仰,一把刀就從我的眼前劃過,沒有觸及我半分。緊接著我迅速向後退,避開了對著我的身體射來的兩發子彈。

      但是當我拉開距離,坤炎已經再度追了上來,一刀一槍的壓縮我的移動空間。

      這年頭,學著用這種槍劍術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雖然我還想繼續見識一下他的槍劍術,不過如果我再不反擊,恐怕會出事,我只好一腳往坤炎的身體踢了過去。面對我隨興一踢,他凌空躍起,反手往我的臉上回敬了一腳。

      但我正是要他這樣天真的回擊。我抓準機會,一劍往他的小腿上斬了過去,而他也同時拿槍對著我的頭射了一發子彈。

      致命的一瞬間。

      坤炎的腳斷掉,血流如柱。而我則用手槍的槍托擋住了他射來的那一發子彈。

      「以殺一般人來說,你的實力真的很夠了。」我看著坤炎,或者說看著坤炎臉上的面具。

      「你以為坤一族有殺不死的人嗎?」坤炎笑著問我。

      「你不是以為我不是人嗎?」我回話完,便拿槍對著坤炎,結束了坤炎的一生。

      「還是一樣,你這個壞毛病怎麼就是改不過來?不是跟你說過,殺人就殺人,不要廢話一堆嗎?」紅軍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

      「哈哈!」我收起了槍與劍,然後轉過身,對著紅軍說:「別這麼講究嘛!又不是多強的人。」

      「確實,坤一族有更厲害的高手;不過他們最可怕的可不是這些……,你沒有被他的血濺到吧?」紅軍問我。

      「當然沒有。」我回答。這可是對抗坤一族的知識,因為坤一族最可怕的根本不是他們家族世世代代研究新的武術,而是他們的血統,與血液。

      「這些人應該只是坤一族的前哨部隊,四個人,算是多了。」紅軍一邊說,一邊開始移動。我也就跟著他走。

      坤一族確實會依照目標的不同,而改變出任務的人數,從兩個人到二十個人甚至以上都是有可能的。雖然我不確定他們為了殺紅軍,會派出多少人,不過這幾個人都不是高手,這一點還是可以肯定的,因為坤一族最引以為傲的兩個秘術他們都沒有用出來,最後的捨身攻擊也不夠漂亮,可怕的坤一族暗殺者,就算要死,也會把自己的血塗到對方的身上。

      這才是他們一族最可怕的地方,因為坤一族的血液對一般人來說,就是濃烈的劇毒,不只是致死性的神經毒,其中還參雜著幾種詭異的毒性,而其中最可怕的是足以讓人染上不治之症的病毒;所以我們確實應該離開原地,否則被病毒感染可就慘了。

      「你應該已經殺死了莫卡農,為什麼還要來這裡?」我好奇地問。

      「因為我的傑作還放在這裡。」紅軍回答我。

      我們一路往樓上走,第一波殺手的攻勢似乎已經減退,至少我們一路上都沒有再遇上其他的敵人。

      「你的傑作是甚麼?」我好奇的問。雖然八九不離十,應該是一位他培育的殺手,但我還是很想知道,為什麼紅軍會想要將他稱為傑作。

      「艾莉莎˙薩克遜是我最殘忍又無情的作品、哈巴谷˙狄金森則是我完成度最高的作品。」紅軍手上握住了一間房間的握把,然後回過頭看著我:「而你,莫爾˙埃文斯,則是我最強的作品。」

      「被你稱為作品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有點無奈的說。

      「你們都是我的傑作……。」紅軍緩緩地推開門,裡面只有一張床,床上有一位大約十歲初頭的小女生,穿著一套黑色的小禮服,沉默又安詳的靜躺著。

      「而她是,我最後的傑作。」紅軍看著她,竟然露出了一個微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