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林落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 「詩若韻絕」的那些事 Ch5

薛云舒x張熙莫   太子府往事

張家身為世家大族,世代皆在朝廷當任重要官職,在京城裡頭還是有著蠻大的影響力。且當易家篡位成功,由於易楚自立為帝,身為正室的張氏自然被封為母儀天下的皇后,張家勢力也在一夕之間提高了不少,成為眾人巴結的對象。

皇后次年將張家小女兒張熙莫選為太子側妃,眾人皆無太大的反應,畢竟是自家人,哪有不幫的道理?而張熙莫雖生的一副好皮囊,但其不是一個溫和的主,自恃身份尊貴,自然是看不上出身書香門第的太子妃薛云舒。

「娘娘!張側妃未免欺人太甚!明明是您的燕窩湯,她卻仗著懷有身孕讓人領走您的...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中啊!」

薛云舒的大宮女妍荷前腳剛踏入屋內,便是怒氣沖沖的數落著張熙莫的不是。薛云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這才緩緩的開口:

「不過是一碗燕窩罷了,她愛拿便拿去吧。倒是妳這嘴可以注意些,被旁人聽到咱們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瞧薛云舒平淡的樣子,妍荷老實的閉上嘴巴。自家主子忍了張熙莫好一陣子了也沒發作,著實厲害。

薛云舒自個兒明白皇后多麼在意張熙莫這一胎。畢竟前幾日才被召入宮內,就是談張熙莫的事兒。皇后雖表面和善,但終歸是有些警告的意味在。薛云舒也著實頭疼-前年林惟月剛為易安詞添了個男孩,今年便換張熙莫懷上了。好事總輪不到自己,雖心裡頭百般不願,但皇后都發話了,自己勢必得幫忙保住張熙莫腹裡的孩兒。

不過幾日,薛云舒正悠閒的在花園裡修剪著牡丹花的枝葉,便見張熙莫的大侍女春草慌慌張張的朝她那趕來。隱隱約約覺得不對靜,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等著春草來到她面前稟告。

「娘娘,張主子...張主子剛剛在池邊散步,沒注意到地上的青苔,便...便滑倒了...怕是情況不妙!」

薛云舒一聽臉色大變,語氣也瞬間冷了下來。

「可宣大夫了?」只見春草點了點頭,薛云舒輕哼了一聲

「本宮不是命你們好好照顧張側妃,如今出了事兒,若是張側妃有什麼意外,你們這幫奴才便不必活了」話雖說得雲淡風輕,春草仍被嚇出一身冷汗。那時張熙莫命她去取件斗篷來,她便讓侍女小花去陪著張熙莫,可誰知出了意外,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她帶著薛云舒來到張熙莫的寢殿,只見下人們忙進忙出,裡頭隱約傳出女子的淒涼哭聲。

等了許久,大夫面色沉重的走了出來,薛云舒連忙迎了上前,大夫朝她行了一禮,頓了頓方言   「太子妃娘娘,恕臣無力保住側妃腹中胎兒...」薛云舒臉色越發沉重了,此時後頭卻傳來腳步聲,原來是易安詞聽到消息趕了過來

「云舒,側妃可還安好?」易安詞問道,薛云舒低垂著眼眸,溫聲說道「是妾無能沒照顧好側妃妹妹...妹妹不幸小產...還請殿下節哀」易安詞聞言臉色倒無太巨大的轉變,良久才握住薛云舒的手寬聲安慰  

「是她身邊的奴才們不省心,云舒不必自責」易安詞轉過頭冷冷地看著跪在殿門前的一干侍女太監,雖他本就不期望張氏誕下孩子,但這表面功夫還是得做的,便問了那時是何人陪在張熙莫身邊侍候

小花顫抖著身軀來到易安詞和薛云舒面前,面色蒼白的跪了下來。易安詞居高臨下的望著小花。僅僅吐出了兩個字「杖斃!」小花瞪大雙眼,還來不及求饒便被人拖出去,只聽見幾聲淒厲的叫聲,越叫越弱,越叫越絕望。最後,便沒了聲息。

薛云舒望著易安詞冷漠的眼神頓時明白帝皇家的無情,在他眼中,一條人命根本不算什麼。

「孤去看看側妃,云舒回去歇息吧」易安詞淡淡地說道,薛云舒朝他行了禮便是帶著一干侍女回去了。易安詞踏進了殿裡,只聞到了刺鼻的藥味和淡淡的血腥味兒混雜在一塊。他步向床邊,望著臉色蒼白且緊閉著雙眼的張熙莫,易安詞雖是有些憐憫但眼眸裡的淡漠依舊顯而易見。

「好生照顧你家主子」易安詞朝一旁的春草吩咐道,而春草應了聲諾,頭也不敢抬起來直盯著地板看。易安詞又淡淡地看了一眼張熙莫,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而後皇后賜了許多補品到了東宮,太子妃也是命人送了許多昂貴的補品到側妃那兒,而張熙莫消極了好多個月,可待悲傷情緒過後又重拾她那囂張跋扈的個性,又是讓薛云舒整日煩心。

奇怪的是張熙莫小產後易安詞待她的態度越來越冷淡。反倒是待林側妃極好,不禁讓人懷疑其中的貓膩,卻無人敢去猜想。

畢竟主子的事誰敢談論,一不小心可會遭惹到大禍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