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林落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世因,今生果

前世因,今生果。

 

奈何橋,孟婆湯。

走過了奈何橋,飲盡了孟婆湯,前世種種,便會全數遺忘,無愛無恨,一身清清白白,走入輪迴,走入下一世的命運。

然而,因果、因果,有了因就會有果,前世未完的因果,今生將會再續,如此,生生世世,直至因果兩相抵消,才可以徹底擺脫幾生幾世相遇的緣分。

男子甫一睜開了雙眼,幾張陌生的面容映入了眼簾,幾個打扮雍容華貴、濃妝豔抹的女人,將他團團圍繞著,阿諛奉承的話語不絕於耳。

「小少爺長得可真俊啊!」

「瞧瞧這樣貌,以後定是做大事的人才!」

「少爺和少夫人,喜得麟兒,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男人憑藉著女人們的衣著打扮和諂媚話語,他確定自己已經來到下一世了,並且,投胎轉世的人家非富即貴。

有錢有權,真好。

如此,便再不會和上一世一般,眼睜睜看著凌辱娘親,害得娘親自盡的惡人,依仗家中的權勢和財富,在公堂上耀武揚威了。

若是大仇得報,也不枉費他走過奈何橋之時,將手指放入咽喉深處,逼得自己大感噁心,將早已飲盡肚裡的孟婆湯,全數吐了出來。

然而,天不遂人願,當他被乳母洗淨了身子,用層層上好的絲綢,包住了身子之後,乳母將他抱給了這一世的「娘親」之時,他頓時明白了,何謂因果。

這一世的「娘親」,便是公堂之上,睥睨天下,無視王法,做盡了壞事,害得他的娘親不得善終,卻無罪釋放的惡人!

因果、因果,有了因就會有果,前世未完的因果,今生將會再續。

這,究竟是誰的悲哀、誰的報應?

時光荏然,十數年之前,尚在襁褓之中的男嬰,已變成了風度翩翩的少年,無奈,歷經數十年,他和「娘親」之間的母子之情,依舊淡泊如水。

冬日,初雪剛落,男子不畏寒冷,在院子裡練習劍法,動作行雲流水,舉手投足之間,寫滿了「流暢」二字,哪怕是略略粗看一眼,也會在頃刻間明白,男人的武功底子究竟是多麼地深厚。

這一年,男子剛過志學之年兩年,這一世,他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可惜,唯獨在「孝」這一字上面,表現得差強人意。

「哥哥、哥哥!」細細軟軟的聲音,從遠方傳了過來,帶著些許慌張、些許害怕。

聞言,男子停下了動作,凝望著急忙慌的女孩,提著裙襬,從遠方跑了過來,直直地撲在了他的身上。

「哥哥,『娘親』說,要將我許配給縣太爺做續絃!」女孩緊緊地纂住了男子的衣服,小小的臉蛋上,布滿了淚水,她懂得,「娘親」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唯有哥哥可以扭轉「娘親」的想法,所以,此時,只剩下哥哥可以救她了。

男子心頭一凜,劍眉輕蹙,縣太爺年逾五十,納妾無數,好女色,妹妹不過十三歲,嫁給縣太爺,豈不是糟蹋了大好的年華,白白辜負了一生?

「妹妹,你別怕。哥哥絕不會讓妳嫁給縣太爺。」男子纂住了女孩凍僵的小手,許下了承諾,神色凝重,言詞嚴肅,「走!我帶妳去找『娘親』。」

話落,兄妹二人手牽著手,急急地走向了「娘親」所居住的正院。

正院。

「少爺、小姐到----」

甫一進門,門就衛扯著嗓子,拉了一個長長的尾音。

隨後,一位衣著華麗、妝容艷麗的婦人,從內室裡走了出來,她一看見男子,便滿臉堆滿了笑意,眉梢眼角皆是喜悅,「我兒啊,你好久沒來看『娘親』了,今日是什麽風,將你吹來正院了?」

話裡話外,皆有指責男子不孝,刻意冷落了生母之意。

對於婦人的責怪之意,男子不以為然,直接挑明了,他來正院的真正目的,「我來此,是聽聞『娘親』有意將妹妹許配給縣太爺。不知此事,可是當真?」

「是啊!若是,你妹妹可以嫁給縣太爺,咱家也算是半個官宦人家了。以後,縣太爺便是你的妹婿,若是你中了科舉,入了官場,縣太爺和咱們又是這樣的關係,會好好幫襯你的。『娘親』可都是為了你著想啊!」婦人喜滋滋的笑了,她自以為將半生心血都投給了兒子,一心一意,希望他可以出人頭地,成為人中之龍。

未料,男子卻不領情,直言道:「『娘親』為了我著想,那怎麼不替妹妹想一想?縣太爺和妹妹年齡差距甚遠不說,便是那急色貪財、攀附權貴的品性,『娘親』也捨得將妹妹許給那種傷風敗德之人?」

「你的妹妹是女孩兒,她的婚姻,就是為了幫襯你的前途。再說了,她嫁給了縣太爺,便是官夫人了,又有何不好?」婦人斜睨了一眼女孩,怪女兒多嘴,害得兒子向她發難。

對於女兒,婦人從來不甚在乎,反正都是要嫁人的,養得再好,最後,都會變成別人家的媳婦。

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回不來了。

「『娘親』開口閉口都是我的前途,可曾想過,妹妹往後的幸福?」男子將女孩護在了身後,隔絕了婦人凌厲的視線。

「為了你,『娘親』什麽都可以犧牲,更何況,你的妹妹若是出嫁了,便是別人家的人,何足掛心?」婦人輕輕地撫摸著男子的臉龐,希望兒子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聞言,男子的眼睛裡,閃過異樣的光芒,「『娘親』為了我,什麽都可以犧牲?」伴隨著話語,男子舉起了劍,抵在了婦人的脖頸之處,「那麼,性命呢?可否為了我也捨棄?」

十七年了。

十七年來,男子沒有一日忘記前世的仇恨,就算前世的殺母仇人,成了今世的『娘親』,又如何?

十七年來,男子都是在下人和乳母的照料之下成長,『娘親』從未盡過任何責任,她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爭寵固寵上面,唯有他獲得榮耀之時,替她掙到了面子,她才會投來片刻的目光和注意。

這種貪慕虛榮、愛慕榮華的女人,如何配得上『娘親』二字?又如何與他前世的娘親相較?

「我……。」婦人的話語尚未說完,便覺得喉嚨一甜,一口氣提不上來,吐了一大口的血,那血全是黑的,一看,就是中毒已深的模樣。

見此情況,男子不慌不忙,更無擔心關懷之意,只是走上前,探了探婦人的鼻子,已經沒有氣息了。

「來人,將這血漬清洗乾淨,順便為『娘親』換一身新衣。」男子不疾不徐地下了命令,彷彿,他才是正院真正的主人,「今日,我和妹妹來向『娘親』請安,不料,『娘親』忽然急症發作,待到侍女發現之時,已經為時已晚了。聽見了嗎?」

「奴婢聽見了。」正院裡所有的下人齊齊下跪,無人提出異議。

婦人平日裡,就愛打罵、折磨下人,一有了不順心的事情,便往下人身上撒氣,此刻,她死了,自然無人願意為她說些什麽、做些什麽。

「哥哥……。」一旁久久不語的女孩怔住了,她雖然年紀小,卻也明白,『娘親』在突然之間,便去了,而這正院裡所有的下人,都對哥哥的命令言聽計從。

「妹妹,已經沒事了。『娘親』既然已經去了,你便不用嫁給縣太爺了。」男子摸了摸女孩的髮絲,溫柔地安撫著她。

「真的?」女孩高興地瞪大了眼睛,婦人從小便不重視她,近乎無視她這個女兒,母女之情自然也十分淡薄,此刻,『娘親』去了,對於女孩而言,便是天大的好消息。

「真的。」男子又一次牽起了女孩的小手,緩緩地走出了正院的門口。

臨走前,男子特意望了香爐一眼,這世上最好的毒,便是無色無味,可溶於任何東西,殺人於無形。

前世因,今生果。

前世種了什麽因,今生便會得來什麽果。

便是入了輪迴,因果也會延續,不會兩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秋菓你好
喜歡這篇
喜歡這篇
喜歡這篇

好好看
2019-05-15 16: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謝謝^^ 謝謝^^
2019-05-15 23: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