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林落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奇葩故事 – 死亡畫家

死亡畫家,這是他給自己取的名字。

這不代表他喜歡畫死人的畫,而是有一種特殊能力,一個能夠預知死亡的能力。

在那繁忙的街上,我遇到了這傳說的死亡畫家,他正在街上展覽他自己的作品。

一張一張完全不可能畫出的作品,呈現出死者被殺的最後一刻,跟真實發生的情景完全一樣,每一個細節也都有畫出,比如那個微笑,那個恐懼,那個表情,甚至作案手法也跟真實的案情一模一樣。

有傳言說,畫家的親戚是警察,所以他才能畫出這些跟真實案情十分相似的畫。

可是,至今仍然沒有人能夠證明這點,甚至他還畫出了一些還沒被警察發現的命案,再次證明了他預知的能力。

今天,畫家打算在展覽上畫一張,聽他所說,這幅是發生兩個月前的命案,至今警察還不知道。

畫了一個小時後,畫家終於畫好了,把畫介紹給周圍的觀眾。

「這幅畫,其實出現在我夢境裡無數次,重複著同樣的殺人過程,死者是名四十多歲的女士,兇手是她非常親密的人,女士是兇手的情婦,當時女士厭倦了躲躲藏藏的生活,決定要逼他的老婆離婚,可是後來被兇手發現,本來打算勸女士,但是後來兇手還是下毒手把女士殺死,在女士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用了菜刀在她的脖子上砍了一刀,畫裡出現的第二個女士是同樣的人,兇手為了要毀滅證據,因此把女士分屍,丟在了不同的垃圾場」

聽著激動的觀眾,問了畫家,「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就應該去報警處理,你已經清楚地畫出了兇手的樣貌,甚至作案過程,只要去查一下,估計就能抓到兇手,而不是在這裡秀你的預知能力,開什麼廢展覽。」

「夢境,依然還是夢境,如果你有注意看我畫過的作品,你會發現其實兇手的樣貌跟真實犯案的人相差很多,完全是另一個人,因為是夢,所以才沒有完全的準確,而我只是一個畫家,不是一個預言家。」,畫家激動地回,不斷推動著那已經歪一邊的眼鏡。

「殺人分屍案,很嚴重啊,你畫出來到底有什麼意義?然後在做一個殺人犯案過程的展覽又有什麼意義?」,另一個觀眾也回了話。

分屍案,如果沒有找到屍體,沒有發現屍臭味,估計兇手應該能藏很久,如果死者的家人,或親戚也沒有去找死者,那麼人間蒸發,也不會有人去理會。

雖然我不是一個很懂藝術的人,但是開一個展覽,特意在現場畫出一張畫,而且還是一個發生在幾個月的案件,真的有點奇怪,如果拋開畫家想成名的企圖不說,那麼就只能說,畫家是想要找到兇手。

可是,這又關畫家什麼事?犯案的人,是由警察來抓,為什麼他這麼執著著這一個兇手?

又或者,畫家其實預知了一件可怕的事實?一個他不能不抓出兇手的事實?

觀眾與畫家大吵一頓後,終於雙方都平靜了下來。

人群慢慢散了,畫家拿著畫好的畫掛在了框上。

我走向前,問了他,「找到你要找的兇手嗎?」

畫家微笑地回,「你怎麼像群眾一樣?喜歡問一些奇怪的問題。」

「這麼大費周章,估計這起案件連接到了另一個夢吧,而夢裡,哈哈,應該有你,對吧?」

畫家睜大眼睛,望著我,一副驚訝的表情,「我只是一個畫家,不是一個預言家,我已經說了,如果喜歡我的畫,就好好欣賞畫,不要在這裡猜我開展覽的意義!!」

我笑著搖頭,嘆了口氣,「你怎麼掩飾,也掩飾不了現在滿臉的恐懼,算了,你不想說,就希望你能釣到你要的人,希望你不要因此而惹禍上身,哈哈。」

畫家沒裡我,匆匆地回到了他的座位。

我走向畫廊上的那副剛畫好的畫,專注地看了一下,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兇手的樣子與頭髮。

畫家在介紹此畫時,說了兇手是一個中年大叔,為了要阻止小三爆出他們在一起的事情,而殺人滅口,但是,為何畫裡的兇手,是留著長髮?當然可以解釋為兇手是一個留長頭髮的男生,像那種日本大叔一樣,但是他的樣子呢?怎麼這麼像女生?

殺人的過程也不對,畫裡的女士是背對著兇手,桌子上有茶杯,代表著他們是喝了茶後,這起命案才發生,而不是畫家所說的殺人滅口,因為沒有爭吵的痕跡,畫家也不會特意畫下茶杯在桌上,這意味著女士是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襲擊,而不是在要揭發秘密的情況下,才被殺。

如果我說的沒錯的畫,兇手不是她的情人,而是那男生的老婆。

畫家在解釋的時候,也非常強調一件事,那就是夢境與真實還是有差距,差距在夢裡的樣子,跟真實的樣子不一樣,那麼就極有可能,兇手是另有其人,而不是她的情人。

或者,兇手是男生的情婦?而死者是男生的老婆?這都有可能,因為畫家剛說的完全不合理。

畫家又為何故意畫錯?

查案查多了,就習慣性地分析這些,其實這一切或許只是一個騙局,什麼預知死亡,可能只是騙人的也說不定。

在離開之前,我又去找了畫家。

「嘿,那個。。我可以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嗎?」

畫家不耐煩地回,「難道你又要說什麼,我要找兇手的話?」

「不是,不是,而是我想問,為什麼你會故意畫錯?」

這時,畫家的表情頓時認真起來,嚴肅地說,「你怎麼知道我畫錯?」

「你剛剛解釋的,充滿了一堆漏洞,跟你所畫的完全不符合。」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這麼喜歡問?」

「職業病不好意思,我是重案組的警察,聽說了你的名字,所以好奇來了這裡,但是我剛剛看了你的畫,也聽你介紹,感覺怪怪的。」,我拿起了我的證件給他看。

他開心地拿起,「太好了!!本來,我們有打算找警察幫忙,但是我們不能對警察說,我夢到一個分屍案,他們肯定會以為我們是神經病,還好遇見了你啊!!」

我微笑地回,「難道,你真的像我說的一樣?在找人?難道是那個兇手?」

畫家點頭,「對沒錯!你有空嗎?這裡說這些很危險,我害怕兇手就在附近,聽到我們的對話,恐怕兇多吉少,你能來我家一趟嗎?」

原來,這一切確實是為了找出兇手,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但是這樣做,確實非常危險。

「好,現在?」

「對對,我整理一下,然後我就可以走了。」

想不到一天下來的收穫還不錯。

從網絡知道他所畫的畫,以為他會是一個非常愛黑暗系列的人,但是他的家卻是完全相反,走廊上掛了無數個小狗的畫,在門口迎接我的也是兩個可愛的哈皮狗。

「不用怕,這兩個小東西是不會亂咬人。」,畫家拍了拍小狗的頭。

我也用手拍了拍它的頭,「恩,這些小東西跟警局的比差多了。」

「你好。」,一個嬌小的女生向我問候。

「我老婆,你先坐下來吧,老婆幫我泡茶,綠茶可以嗎?」

「可以,什麼水都可以。」

畫家坐在椅子上,嚴肅地說,「你一定要幫我,我和我老婆。」

「我不是很明白你這句話,幫你?怎麼幫?」,我笑著問。

他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緊張,不斷用手揉著拇指。

「你沒有說錯,夢裡確實有我,我老婆也在夢裡,以你刑警的職位,你能幫我們嗎?」

我點頭,「首先,告訴我你做這一切的原因吧。」

這時畫家的老婆已經準備好茶,放在桌子上,坐在畫家的身旁。

他老婆非常年輕,穿了一件白色T恤和短褲,臉色非常蒼白,總是低著頭,不敢直視我。

「兩個月前,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剛剛我在廣場上畫的畫,本來沒有打算公佈,因為之前的幾個畫被受害者的父母罵,差一點被告,所以很害怕這次也惹禍上身,可是一個月後,我做了另一個夢,同一個兇手,可是卻在我家犯案,死者竟然還是我和我老婆,可是兇手的樣子跟真實的兇手是不會一致,所以要靠樣子來找兇手真的是不可能的,我們就想不然把畫改變一下,把一些重要細節改變掉,如果兇手來了我的展覽看了我的畫,一定會發現這個漏洞,然後就會來質問我,從那些質問的人群裡,我就可以推算真的兇手是誰。」

我揮了揮手,「不對,你這樣做不就告訴自己的身份?那是很愚蠢的做法。」

「我會叫死亡作家並非沒原因,因為我所夢到的夢境,每一個畫出的畫,都是無法改變,也就是說這不是預知,而是早已經注定,我們曾經協助幾個警察破案,提供了我所能得到的資訊,甚至嘗試救受害者,但是沒有一次成功,彷彿死神已經把死者的名字刻進生死簿,無法修改,我夢到了這夢,已經注定了我和我老婆的死,唯一的辦法或許,就是把兇手找出,然後想辦法抓住他。」,他激動地說著。

生死已定?我再次看了畫家的老婆,再回想那幅畫。

「那麼,你就重新說整件案情,或許我能幫你找到兇手。」

「謝謝你,兇手是一個男生,也可能是一個女生,無法辨認,雖然留了長髮,但是樣子非常像男生,說話與動作也是,然後受害者是情婦,也可能不是,也是我無法辨認,雖然夢裡我確實聽到了他們的爭吵,爭吵的內容也確實是因為小三要告密的事,但是那一段我看不到,只能聽到是兩個人在爭吵,或許命案是爭吵後,小三離開後才發生,最奇怪的地方就是茶杯,命案發生時,死者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襲擊,這是我非常肯定的,但是這就推翻了兇手是那個男生的可能,因為在激烈爭吵的時候,是不可能還會慢慢喝茶,而且還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襲擊,就不合邏輯,」

我微笑地問,「那麼你的那幅呢?那個有你和你老婆死的夢境。」

「就像我說的一樣,我和我老婆在夢境裡被同樣的兇手殺害,可是照理說,我應該沒有預知我自己,或我認識的人的生死,而且有件事非常奇怪,那就是我們認識兇手,因為我們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殺害,桌子上也是有著茶杯。」

茶杯?我看了看桌子上的茶杯,再看了看他老婆,她為什麼一直在發抖,手上的那個手機感覺怪怪的。

「還有什麼其他的資訊嗎?」,我問道。

「沒了,現在我們不知道應該找誰幫忙,說出來估計也不會有人相信。」

「我大概明白了一些事。」

「明白了?難道你知道兇手是誰?」,他開心地問道。

我微笑地說,「我大概分析了一下,應該能夠還原整個案件,而且也能知道為什麼兇手會盯上你。」

畫家站起身,激動地說,「果然沒有找錯人!快告訴我。」

「第一個夢,小三,出軌的男生,還有男生的老婆,案發地點,小三的家,小三跟男生的老婆是很好的朋友,可以說是閨蜜,那天,男生在電話裡跟小三吵架,吵架的原因你也聽到了,就是因為小三想爆料自己的事情來破壞他們的婚姻,過後,大老婆來找小三,這也是小三打算跟大老婆說的時候,當時其實大老婆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老公出軌,本想要跟她的閨蜜談,當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談最後演變成了想殺她的衝動,有誰能容忍自己的老公背叛自己,而且還有了孩子!為了要掩蓋自己的罪行,唯一的辦法只有分屍處理屍體,那是唯一的辦法。」

畫家恍然大悟一樣地說,「恩對,你說的沒錯。」

分屍案看多了,這又算什麼。

「第二個夢,就有點特別,兇手從網絡上認識了你們,也曾經從畫裡找到一些案情的證據,因此開始找你們,想不到這麼巧地在街上找到,剛好你們也在辦展覽,雖然畫的準確性很高,但是這種超自然的畫,對於一個警察還是會存有懷疑,或許一切都是騙局,所以兇手就開始試探,開始分析,也從那幅畫裡,找出了一個共同點,分屍,兩個月,這一切都是跟自己犯案過程完全相同,所以兇手就打算證實這件事,找了畫家詢問,想不到畫家最後竟然邀請他來家裡,兇手也沒有打算殺人滅口,畢竟都沒有證據,一幅畫又能代表什麼?哈哈。。兇手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第二個夢境,你們為什麼會死?過後,兇手慢慢了解,因為你老婆手上的手機。」

畫家驚訝地望著我,就像那天,我的好閨蜜一樣,滿臉的恐懼。

「你知道,為什麼你逃不過這個死局嗎?你說的沒錯,畫出的畫,做過的夢境,確實無法改變,即使兇手不出現在這裡,你也一樣會被殺,而且還是你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之下,哈哈哈,嫂子果然是個很特別的女生。」

「小美?」,畫家喊道。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美低著頭,不斷地道歉。

「愛情是偉大的,為了愛的人,不顧一切地付出,甚至把對方殺死也在所不及啊。。」

一把刀刺進了畫家的肚子,血不斷地流出。

「小美,為什麼?!」

小美拔出刀,又往肚子刺進,連續刺了五刀後,才終於停下手。

畫家倒在座位上,眼睛瞪著小美,人已死去。

「小美,謝謝你,來我來教你怎麼處理。」,我笑著說,拿出了口袋裡的短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真的真的很厲害
嗚嗚腦袋不好,雖然很想寫這種懸疑推理,但完全想不到手法:(
原po太強啦,死亡畫家的梗很新鮮,很有趣,雖然當下有懷疑說 這個主角怪怪的 卻什麼都理不清QQ
佩服佩服,也歡迎回訪哦哈哈
2019-05-15 2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喜歡這個故事!!

如果你有興趣寫懸疑推理類的故事,你可以多看一些電影像是看不見的客人,還是像世界奇妙物語,或是黑鏡子的連續劇,這都是一些非常特別的故事,通常結局都是出乎意料的。
 
2019-05-16 14:04回覆
厲害
死亡作家的梗很讚,畫中破綻的寫作掌握度也很高,最後破梗了更是淋漓暢快!
期待你的長篇作品以及你的回訪
雖然我是寫言情和紓壓的~
2019-05-10 19: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一起加油!!
2019-05-12 23: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