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兄弟鬥爭/兄弟戰爭】4.1愚人節賀文

*2014年作品,本來想在今年愚人節當天發結果忘了OTZ

*April   Fool賀文

*短篇

*歡樂向?

*繪麻中心,無明顯CP

*棗略悲劇

*可能OOC?

*不喜勿噴

--------------------

在一年一度的愚人節,棗的同僚仁科和風祭偷偷對他做了個惡作劇……

「唷!朝日奈,你要去跑外勤嗎?」風祭看著拿起包站起身的棗,問道。

「啊,算是吧。」棗點點頭,正要離開,卻被風祭叫住了,「誒,算是?難道說是要去見小繪麻嗎?」語畢,還指了指棗手上的一個紙袋。

棗一驚,將紙袋放到桌上,「什──不,只是順路把之前答應要給她玩的遊戲樣本拿去給她而已。」

「誒,順路啊~」風祭曖昧地笑了起來,真的是順路嗎?不是特地去的嗎?

「你這樣子笑很噁心啊,話說你什麼時候跟那傢伙那麼熟了?」語氣中不自覺帶股酸味讓風祭笑得更歡了。

「呀呀,莫非朝日奈在吃醋嗎?」

「哈?」棗愣了一下,拿起紙袋,隨即轉身就走,「說什麼呢……」

見狀,風祭連忙拉住他,「嘛,不說這個了,剛才仁科小姐在找你呢,似乎很生氣的樣子呢。」

「什麼?!你剛才為什麼不早說?!」仁科小姐發怒起來可不是鬧著玩的啊,棗放下手裡的包和裝著遊戲樣本的紙袋,趕緊去找仁科了。

「嘛,一時之間我也忘了,你不是也沒問嗎?」棗有沒有聽到風祭這句話對風祭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現在有個更重要的任務──仁科交給他的。

風祭抬頭看了看周圍,很好,現在辦公室裡只剩下他一個人。確定四下無人的時候,小心翼翼地打開棗桌上的紙袋,把裡面的遊戲拿了出來。

風祭看著手裡的東西,「嗯?居然還多了一層包裝?嘛,不過這樣更好,第一眼就看不出來裡面會是什麼遊戲吧。」

將手裡的遊戲塞進自己的包裡,同時將仁科事先準備好另一個包裝好的遊戲放進紙袋裡,「朝日奈,你可不能怪我們啊,誰叫今天是愚人節呢~」

順便探頭看了看紙袋裡,發現居然還有別的東西,好奇的拿出來一看,是棗留下的字條,不經意看到部分字條內容的風祭偷偷笑著將字條塞回紙袋了。

「噗噗,朝日奈你還真是不走運呢~」

「那,我也去跑外勤吧,趁朝日奈還沒回來的時候~」說完,風祭邊哼著歌邊拿起包踏出辦公室了。

*

棗回來之後,看了看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風祭也去跑外勤了嗎?唉,仁科小姐真是折騰人啊。」

抓起桌上的包和紙袋,順手將紙袋塞進包裡,棗也離開辦公室了。

在一個十字路口,棗正站在人群中等著信號燈變為行人可行走的綠燈,突然──

「啊咧~這不是棗嗎?」

「啊,真的呢。」

棗回過頭去,「什麼啊,是椿和梓啊,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應該是我們要問你吧?為什麼棗會在這附近?難道說是要來找她的嗎?」兩人一同走向棗,梓問。

「唔!」被梓的問題給噎住了的棗,在沉默了一下後開口解釋:「其實是跑外勤,只是順路過來看看而已。」

「哦?」梓顯然不相信棗的說詞,「嘛,不管怎樣,你這趟是白跑一趟了,繪麻現在不在家呢。」

「誒?!」棗正想繼續問下去,他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棗稍微走遠了幾步,接起電話,「喂?我是朝日奈。是、是。可以,對的,啊,現在嗎?我大概十分鐘後到。沒問題,好,就這樣。是的,謝謝。再見。」

切斷通話,棗呼了一口氣,走回椿和梓前面。

「什麼什麼?是客戶嗎?」椿好奇地問。

「啊,一個客戶臨時改了見面的時間。」棗回答椿。

「還真是辛苦呢。」梓淡淡地道。

棗一邊把手伸進包裡,一邊說道:「所以我現在就得走了,這個,麻煩你們交給那傢伙吧。」

梓接過棗遞給他的紙袋,不忘挑明真相,「果然棗是想要見她才特地到這附近來的吧。」

椿也不高興地喊道:「棗這個狡猾的傢伙,又偷跑了!想用遊戲吸引妹妹真是太差勁了!」

「哈?!都說了只是順路、順路而已啦!還有椿你這妹控有資格說我嗎?!」棗反駁完椿、梓二人的說法後就轉身離開了。

雙子二人先是鄙視了一下棗,然後回日升公寓去了。

兩人回到家之後,才剛踏進客廳,彌歡快地跑到他們身邊,「啊,椿君、梓君,歡迎回來~」

「唷!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吶吶,梓君,那個是什麼?」彌好奇地盯著梓手裡的紙袋,眼睛似乎閃閃發亮著。

梓舉起手裡的紙袋,「啊,這個啊,是棗給繪麻的遊戲樣本呢。」

「遊戲?哇──!梓君,我想玩、我想玩~」彌興奮地搖著梓的手臂。

坐在沙發上的雅臣制止了彌的舉動,「彌,不行哦,那是棗給姐姐的,所以要先問過姐姐同意才行哦。」

「唔,我知道了……對不起。」彌沮喪地低下頭。

椿摸了摸彌的頭,「沒事~等等繪麻回來就能玩啦~彌是乖孩子對吧!」

「嗯!」彌點點頭,期待著繪麻回到家的時候。

等到繪麻回家以後,已經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了,這一天難得許多兄弟都在家吃飯,於是在繪麻和右京做完晚飯,眾人吃完晚飯的休息時間,梓才找到機會將那個紙袋交給繪麻。

「那個,這個是棗讓我交給你的,估計是新開發的遊戲樣本吧。」

繪麻接過紙袋,「啊,梓さん,真是謝謝你!」不用彌的催促,繪麻迫不及待地拿出紙袋裡的東西,不經意間有什麼掉落了出來,但是她並沒有發現。

侑介撿起了地上掉落的東西,定睛一看,「啊,是棗哥的字條。」

「什麼什麼?寫了些什麼?不會是寫給妹妹的情書吧?」椿湊到侑介旁邊,大聲讀出字條的內容:「嗯?『這個遊戲我試玩過,覺得比前面幾作更加有趣,目前是我最喜歡的遊戲,希望你喜歡。』嘿?還『希望你喜歡』,棗這個傢伙真是──」椿抬頭看了看繪麻,卻發現繪麻站著一動也不動,似乎呆愣住了。

「吶吶,姐姐?」彌拉了拉繪麻的衣襬,繪麻回過神來,死命盯著手裡被她拆開包裝的遊戲,艱難地問道:「棗さん……玩過這個遊戲?」

也看到字條內容的侑介不明所以地回答:「是啊,上面是這麼寫的,怎麼了嗎?」

繪麻幾乎尖叫出聲:「棗さん……不只玩過還很喜歡這個遊戲?!」

侑介被繪麻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喂、喂!怎麼回事啊?!棗哥喜歡玩那個遊戲不對嗎?」

「……不、不,簡直難以置信,棗さん居然……」繪麻覺得她以後大概會有好一段時間無法正視棗了!

朱利跳到琉生肩上,在琉生耳邊說了幾句,琉生會意,湊近繪麻,「小千?」

繪麻猛然抬頭,臉上的表情十分微妙,匆匆將手裡的東西塞到琉生手中,就往自己房間奔去,「我失禮了!」連朱利都給忘了。

「誒?」琉生呆呆地望著幾乎是落荒而逃的繪麻的背影,一時之間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朱利咬牙切齒地聲音傳來:「那個七男……居然送給千這種遊戲!不可饒恕!」

聽了朱利的話,琉生低下頭看了看手裡的東西。

遊戲的盒子外殼那個封面上是一個畫面──

一個裸著上半身的柔美少年,被其他幾個或俊美或陽剛的男性圍繞著,背景還有許多盛開的薔薇花。上面更有著五個大字:「薔薇之戀3」

除此之外底下還有劇情簡介,可琉生在看到右下角的年齡限制15之後就沒注意看其他地方了,震驚之餘他將手中的遊戲盒子如燙手山芋般地丟到桌上後也快步離開客廳了。

好奇心重的椿拿起了桌上的遊戲仔細端詳了一番,「噗!」

饒是冷靜的梓,在看了椿遞給他的遊戲後,也不禁覺得三觀被顛覆了,然後,這盒遊戲就在在場的兄弟們中被一個個傳閱了,啊,當然,扣除年紀尚小的彌被雅臣禁止觀看,還有獨居在外的棗。

沒想到棗是這種人,兄弟們意外的同時,也有人在思考著要怎麼教訓他拿這種東西來給繪麻呢。

「哈啾!」在自家公寓喂貓的棗,突然打了個噴嚏,「奇怪?感冒了嗎?不會吧。」

而在另一邊。

「啊啊~下次再把這個遊戲送去給小繪麻吧~」風祭一邊喝著啤酒看著電視,一邊看著手裡的「Zombie   Hazard   3」偷偷笑了起來。

同事:風祭。

興趣:捉弄朝日奈棗。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