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花子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是一個胖子,但我擁有了愛情(2)

霸凌者

當陳翔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衝出學校,在校門口彎著腰喘著粗氣。

身邊一個人都沒有,那幾個小跟班嚇得不見蹤影,甚至連保護他的意願都沒有。

用錢收買的,怎麼可能會。他這麼想著然後笑了。

出現了又怎麼樣?他會怕嗎?他在所有人眼裡可是三好學生。

他挺直身體,呼出一口氣,心裡卻在盤算怎麼給那幾個丟下他獨自逃跑的小跟班教訓。

「少爺,該回家了。」

一聽到這嚴肅又蒼老的聲音,陳翔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他轉過身就看見一身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梳著一頭他看了就覺得噁心的油頭,對方在他家不過兩年的時間卻深得他父母的喜愛,原因是管家能在無時無刻找到他,用任何手段帶他回家。

管家總給他一種不把他當人的感覺,只當作是一種賺錢的工具,事實上也是如此。

管家早已將賓士車停在陳翔身後,他面無表情的替陳翔打開車門,半鞠著躬,如果由外人來看會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標準公子哥,但對於陳翔來說這只是一種虛偽的作法。

「呵,真不知道我爸媽到底給了你多少錢,讓你來監控我的一舉一動。」

陳翔上車前拋下這句話,不經意的看向了管家的面孔卻發現他帶著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甚至目光不避諱的直直撞上陳翔。

有一瞬間陳翔覺得自己似乎看過這種眼神,他慌張的坐進車裡,卻對管家產生了一點恐懼與好奇。

但當管家也坐到了前座時,陳翔透過後照鏡看過去卻發現管家仍是板著一張臉,剛剛的模樣就像是幻覺一樣的不真實,他不禁覺得是不是今天被嚇傻了才有那樣的幻覺?覺得每個人都詭異?

陳翔深思時,管家不過瞥一眼後座的陳翔,笑容就像是壓抑不住的綻放讓他不得不騰出一隻手狠狠捏一下自己的大腿內側控制住自己。

行駛回家的路並不長,不過十幾分鐘就到了,從外望進去的庭院就有十五坪更不用說那棟至少有一百坪的透天厝,僅管看起來華麗又高雅,對陳翔來說卻如同監牢般的可怕。

陳翔早已換上一副有禮的面貌緩慢的踏入這個家。

他才剛進門沒多久就和不少傭人問好,傭人都會害怕又尊敬的回應,但私底下又是如何說他的他可是一清二楚,每每都讓陳翔忍不住想笑這些虛偽的人包含他自己。

「老爺跟夫人在大廳等待你。」管家跟在陳翔身後,語調不變的指引路,陳翔跟回家前的態度完全截然不同,他帶著溫暖的笑容道了謝。

可管家卻波瀾不驚,就像是所有一切都與他無關。

當他們倆人踏入大廳裡時,一名身材圓潤、滿臉橫肉的男人就轉過身,冷淡的看向陳翔。

陳翔想也不想直接跪在男人面前,頭低著不敢抬起來的說:「媽媽爸爸,請問我做錯什麼了嗎?」

坐在一旁翹著腳拿著本雜誌的女人輕輕的笑了,她說:「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什麼事哦,我們可是對你瞭若指掌。」

陳翔握緊自己的拳頭,盡量不讓語調有任何變化,他抬起頭,勉強的扯出自認為還算無害的笑容說:「媽媽,我聽不懂你的意思。」

女人放下自己手上的雜誌,踩著一雙紅色高跟鞋走到陳翔面前,她抬起自己的腳慢慢踩在陳翔的手背上,偏著頭,她容貌豔麗,問出的話卻讓陳翔渾身都顫抖起來:「你以為有這樣的身分是誰給的呢?」

她緩緩的施了點力氣,眼神卻越來越毒辣,她最喜歡看到漂亮的東西被自己弄壞的模樣。

「好了,住手!」這道聲音是男人發出的,他將女人推開,握住陳翔被女人踩到已有瘀青甚至微微流血的手,撇開剛剛冰冷的眼神換上關心、心疼的模樣問:「還好嗎?」

陳翔知道這個男人才是真正的恐怖。

他搖搖頭,語帶誠懇的道:「是我做錯事,媽媽這樣教訓我是對的。」

男人摸著陳翔的頭,目光卻在陳翔的身軀游移著,像是在盤算什麼,只有陳翔知道他的父母各自在想些什麼。

他不是親生孩子,只是領養回來好當下一代繼承人,讓其他親戚沒話說的工具。

誰叫他父親喜歡男人尤其是乾淨漂亮的少年;誰叫他母親既殘忍又暴虐還三不五時勾搭其他男人。

而他就是變成了可以光明正大被侵犯的少年以及滿足母親變態的心理。

當他在孤兒院得知自己被有錢人家收養時,那滿足的心情從未停止過;當他見到自己的父母時他以為真的可以得到所謂的親情,到頭來卻發現那些都叫作奢望,他們能不傷害他就算很好了。

他逃不了。

逃走了就活不下去。

逃走了他們就不會讓他活下去了。

所以他選擇發洩自己心裡的壓抑,在班上來霸凌人。

唯有看到其他人痛苦他才能感受到幸福,這是一個病,很可怕的病。

「今晚記得來我房間。」這是男人在他耳邊留下的一句話。

不用說,女人直接給他一個眼神示意。

他忍不住笑了,卻哭不出來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Σ( ° △ °|||)
都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大概就是如此吧,雖然同情他的遭遇,但這並不是他向他人施加痛苦的理由……總之希望他也能獲得救贖啊QQ
2019-05-03 18: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蠻多殺人犯的家庭or霸凌者的家庭可能沒有我文章裡的誇張但也不是那麼盡如人意,這個時候出現在他們生命裡的任何一個人就很重要了,也許可以改變他走向正途也許只能讓他這樣腐爛下去鑄下大錯。
2019-05-06 00: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