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約定

「你為什麼還在這啊!」

自認為上位者的男人邊說邊推了下我使我撞上後方的同學

「你很髒!離我遠點!」被我撞上的那位同學用力將我推倒,使我跌至地上

我在地上抬頭看著,那些偽上位者一眼

想著:真麻煩啊!這種生活

無論你們再怎麼做一切還是一樣的

算了,反正習慣了,總有一天我會離開這裡的

「喂!說話啊!啞巴是不是!」

領頭者踹了我一腳然後扯起我的頭髮說

「還是你天生就欠人打啊!」我依然不發一語

領頭者似乎是覺得我不反抗很無趣,所以轉身走了

我拍了拍衣服,理了下頭髮,然後走回位置坐下

然後拿出我那被他們隨意亂畫過的課本,拍了拍書封

然後將以鉛筆畫過的部份用橡皮擦給擦去

他們知道我不會和老師說,所以也就只有用鉛筆隨意繪過便罷手

『還要持續多久呢?』

『一年?兩年?』

『應該會在這幾年內結束吧』

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上課鐘響了

老師進來了班級開始了日復一日不斷重復著的上課

-+-+-+-+-+-+下課+-+-+-+-+-+-

我被老師叫離教室去幫忙搬東西

雖說麻煩但我也因此逃過一劫

東西搬完後,我趁大家幾乎不在拿著自己午餐出了教室

上到頂樓,校長知道我在學校過的並不好,所以給了我頂樓門鎖的鑰匙

我用我從校長手上拿到的鑰匙想打開本應鎖著的門

卻發覺門鎖已經被破壞了

『又要跟校長報修了』

『這次又是誰把門鎖破壞了』

我皺了下眉頭,又扶了下額頭

『麻煩死了,下次一定要好好念念他們那群人』

我推開門走了進去,看到坐在地上看起來很悠閒的罪魁禍首

我看到的時侯心中莫名起了把無名火

連禮儀也不管就直接上前問

「門口的鎖是不是你破壞的!」

只見那人一臉雲淡風輕的回

「是我做的,所以那又如何」

我一臉苦惱,他看著我這樣子

感到很有趣,但一時沒忍住發出了聲響

「噗!哈哈哈…」

「你笑什麼!」我腦羞成怒的說

「沒有,呵呵呵…」

他又再笑了聲,我腦羞成怒的喊

「別再笑了!」

「我沒有啊」他雖然停止了笑聲,但我還是看到了他眼角的笑意

「你!」「我什麼?」他眼帶笑意的回我

「算了,你等下給我自己去報修」我扶額

「報修什麼?」他裝做不知道般回問我

「門鎖」我說完之後便走到他身旁的椅子坐下

然後我淡然打開我自己做的飯的盒蓋,然後邊想明天要吃什麼菜色

「誒!那是誰做的看起來好好吃,我能吃嗎?」

我在他發問時才發現他已經坐到我身旁,盯著我的飯眼睛發光

「我做的,要吃嗎?」我很無言的將飯盒遞給他,他夾了幾樣菜便把飯盒還給我

我接回來我的飯盒,然後繼續吃我的飯

接下來他就像是覺得這樣太安靜了就開始各種問

「誒!這個是怎麼做的啊!好好吃喔」

我無視他說的話

「誒!你為什麼能上來這裡呀?」

持續無視

「誒!你叫什麼名字呀?」

無視之

「誒!你為什會對我破壞門鎖感到生氣呀?」

開啟全方面無視大法

就這樣我在他問我持續無視他的狀態下吃完了這頓午飯

我站起身來,然後他看到我站起身所以他也順便收起餐盒站起來

然後我走下樓時他也跟著我,我瞥了他一眼就繼續走

不過在這之前我拿起放在餐袋裡的抹布去洗手檯沾溼然後扭乾

「你為什麼要洗抹布?」他對於我現在的行為感到了一絲疑惑

「你等下就知道了」我雲淡風輕的回他

接下來我走到班級門口前的時候,一堆人蜂擁而上,然後包圍我身旁這位

“你加油”我用眼神向他示意,然後我拿起抹布擦他們在我桌上留下的各種辱罵

醜八怪.怪物.啞巴.你不該存在這世上,我拿著抹布依次擦去這些字

「這就是原因?」他不知何時走到我身旁站著

「這就是你來天台吃飯的原因」他這句話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我不說話,也就同等於直接承認他這些話

他做出了一副惱怒的樣子要去找他們理論

我抬手制止了他的行動

「為什麼?」他一副不解的樣子

「不值」我僅僅只回了他這二字

「為什麼不值?」他一副不解卻又生氣的樣子回問

「怒極必反,你從未想過現在做了」

「我未來一定會過的好嗎」我說的這句話使他現在看起來又驚又怒

「收起你那點不值得一提的關心吧」我淡漠的抬起頭

但在看向他那清澈見底的雙目我收起了淡漠

然後我對他露出了我藏在面具下的那個微笑

「因為是朋友,所以我不想害你,懂嗎?」

我說出的話語使他一時半刻反應不過來

我便趁這個時候把他推回他的座位,然後在他肩上用力按一下

使他坐到自己位上,我也在他還在愣神的時候走回自己的位置

我看向窗外那鳥語花香的花園

『這種類型我果然不會應付啊』

『算了,他那清澈的眼睛任誰看了都忍不下心傷他吧』

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鐘響了,老師走進來開始了課程

-+-+-+-+-+-+下課+-+-+-+-+-+-

我帶著幾本書走到花園裡

藏在花圃裡的一張因為視覺錯位

而被花所隱藏起的椅子

那張椅子只足以坐下兩個人

我走過去放下書,然後拿起其中一本開始看

就在我準備要看第二本的時候

「誒!你怎麼躲在這,害我找了半天才找到」

我抬起頭看了下眼前的人,看了半天才想起來他是中午那人

「有事嗎?」我放下書問他

「沒事,你旁邊能坐嗎?」他指了指我拿來擺書的那個空的位置

我將書移到我膝蓋上,然後拿起我剛看的那本書繼續看

他在我旁邊坐下,我從他口中知道他叫許眠

他小時候可沒少被別人調促說小眠眠

聽到這句的時候我差點笑出聲

「笑.笑什麼啦!」他臉紅著對我說

「没事」我將頭轉到旁邊裝成在賞花的樣子

「不過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啊!」他強硬的將話題轉走

「葉黎安」我淡笑著的隨著他的話走

他興許是察覺了我知曉他想法,所以他害羞的臉紅了

他正準備要說話的時候卻發現我淡笑著拿起書站了起來

還順手拍了拍他的頭提醒他鐘已經要響了

「該回去了」我邊走邊說,他起身跟上

我們回到教室的時候正好上課了,所以他們也搞不了什麼小動作

接下來這堂課

老師突然在上課的時候點我上臺解題

「葉黎安你給我上來解這道題」

老師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我,底下的同學也有些以同樣的表情看著我

許眠露出了擔心表情,我側著臉對許眠笑了笑,然後我淡定走上臺拿起粉筆開始解題

我花了兩分鐘將詳解寫給他們看,然後我放下粉筆回頭看向他們

只見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樣子看著我

「需要我講解嗎?」我回頭看向老師只見老師也一臉目瞪口呆的樣子看著我

我站在原地靜待老師的回答,然後老師慢慢地回過神來迅速的對我說

「好!你.你快講解」我淡然的舉起手輕敲了下黑板要他們回神

看他們基本都回過神來了,我開始了講解,大約幾分鐘後

「懂了嗎?」我說完便走下臺坐回位子上不打算再次講解

老師花了幾分鐘回神,然後在這節課就在除了老師外一片死寂的狀態結束了

一下課我就被許眠拉出了教室,算是讓我躲過了被他們以此事為由惡意中傷的機會

出教室後我被許眠拉到了學校後面的一座被柵欄圍起的小型花園,

許眠拿出了鑰匙打開了花園的門,我對於他擁有鑰匙這事感到疑惑

「我父親是這所學院的理事長」在我疑惑的同時他向我解釋道

他低下頭來看著我,我則是賞了他一個無言的臉

然後他愣了幾秒鐘,才後知後覺地察覺我這表情所表達的話

雖然他理解到的和我想的全然不一樣

「對不起一直瞞著你」我擺了擺手示意我不介意這事

接下來他伸手拉著我走進最內部的花壇中

「這是我最喜歡的花」他指了指我們眼前那叢橘黃色的花

「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他轉頭看向我

「知道,金盞花」我思索了片刻才回答他

「嗯,你真聰明呀!」他抬手揉了揉我的頭,我直接拍掉他的手

「別摸我頭!」他見我如同一隻炸毛的貓般的反應,便輕聲笑了起來

「笑.笑什麼!不准笑!」我紅著臉大聲喊叫

「好了,我不笑了,那我再考你個問題好不好」

在他終於真正停止笑聲後,我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好

「這個花的花...」「盼望的幸福」

我在他說完前便回答出了花語,見我回答得出來他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我賞了他個白眼然後我轉身去看其他的花,不過在我觀察花的時候

我感覺我背後有相機拍照聲,但我轉過去只有許眠一臉心虛的站在我身後

我笑了下走了過去奪走他藏在背後的相機,然後拉著他一起走道長著金盞花的花壇

一起拍了張照,然而我沒想到這張照片成了之後我能用來想他的唯一物品

當然這都是後來的事了

「好了,該走了」我說「為什麼?」他疑惑的說

「放學了,我該回家了」許眠點了點頭,我們在出了校門後便各自走向回家的路

我走在路上想著今天8點的打工該注意的事項,畢竟是去別人家幫忙做晚飯

而且還是董事長級別的那種,還好我是去幫忙打下手的而已

我回到家後對著無人所在的家裡喊了句:「我回來了」

儘管我知道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因為這個家從五年前開始便誰也不會在了

五年前的事我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我依然記得母親是怎麼死在父親手上的

我也依然記得父親是怎麼凌虐我的,也還記得父親是怎麼死在仇家手上的

這些事雖然都已成了過去事,但我卻依然不能放下

或許是因為我心底還奢求著一個能真正屬於我的歸所吧

我邊吃飯邊想著這些事情,吃完飯後我抬頭看了下時鐘大約是6點半現在過去剛剛好

「總共是1800元」

我從包裡拿出錢付給計程車司機,然後走向眼前那棟看起來很像城堡的建築

我在跟警衛出示證明後走進大廳等待,大約7點40分的時候主廚到了

接下來主廚要我跟幾名副廚去拿需要用的材料

我在拿取的過程中看到了有一名副廚拿錯了材料

但是我沒有提醒,因為我先前就已經提醒多遍了

可那名副廚卻不耐煩的要我閉嘴,所以我遵從他們的決定,畢竟我什麼都沒做錯

回去廚房的時候主廚一時間沒發現材料拿錯了,但是我想了想還是提醒了主廚一下

畢竟主廚平時待我挺好的,他知道材料錯誤後要我趕緊去換

我去倉庫的路上看到和許眠長相相似的人,不過只有一瞬而已

畢竟應該以大局為優先,所以我選擇先去倉庫換食材

換完回到廚房後,我便一直待命直到所有的飯菜都做好需要端上桌的時候才有動作

上完飯菜我便和其他人在飯廳等待,畢竟雇主沒下令我們事不可隨意離開的

不然可是要扣薪水的

靜候了片刻後,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但他卻是用淡漠的語氣在說話

那是跟在學校時截然不同的許眠

「有什麼事嗎?叔叔」許眠此時的這副不耐煩的樣子,這也跟在學校時那個陽光的他不一樣

我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跟我以往認知的不同,但我知道許眠會跟我解釋的

這不因為什麼,這只是因為他那陽光的笑容是發自真心的,所以我信任他

「沒什麼,我讓主廚做了你愛吃的,你快吃吃看吧」

我靜靜的看著坐在主位的男人在那邊想方設法的討好許眠,雖說我大概知道了大部分原因

「不要,我又不知道這是什麼菜,不如你讓廚師介紹下這些菜吧」

我看到許眠露出了一絲狡詐的光芒,我笑了下然後聽從命令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是你?!」許眠訝異的看著我

「怎麼不能是我了?」我笑著走過去許眠那

「能」許眠露出和平時無異的笑容,看到那笑容我安心的笑了下

我跟許眠閒聊了下後,我才開始介紹菜品

等一切結束後,我回到了自己的家,想當然我在離開的時候是由許眠他家的司機幫忙接送的

不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家,雖然我是被許眠拉進車裡的就是了

「你今天怎麼會來我家啊?」「打工」

「為什麼你要打工?」「生活」

「到了,這裡就是我家了,那我回去了,明天見」下車後我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住宅內

我在睡前先去洗了澡換了身衣服,我一到臥室就一把撲在床上

我在床上想著今天似乎和平時有些不同,明明平時都會輾轉難眠的夜晚,似乎令人喜歡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許眠的緣故,可我很喜歡這種有了歸所的感覺

所以我拋開了這些其他的思想,拋棄了執念

在這靜謐的夜晚,我在這淡淡的暖意中漸漸陷入了睡眠

-+-+-+-+三個月後早上六時+-+-+-+-

門外傳來敲門聲外加某位吵死人的許姓友人

「有什麼事嗎?」我打開門詢問卻沒想到他接下的行動卻令我措手不及

我一打開門他就像是早已準備好的一樣像我撲來

我一時沒能反應便被他撲倒在地

「起來,我的鍋子快燒焦了」我輕拍他的背示意他起來

「好」許眠笑著站了起來

「笑什麼?」我把鍋子的火關了後側著頭問他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這三個月發生的種種事而已」

聽到他這話我也淡淡的笑了起來

是啊,這三個月許眠他叔叔一直不斷試著拉攏我可我一直都對他做的一切視若無睹

畢竟我不用猜的也知道他叔叔那不值一提的計畫是什麼

不就是透過拉攏我後再誘導我像許眠提出遺產繼承權轉讓的要求

畢竟我可是許眠的朋友啊,不過我沒有事先告訴許眠這事

許眠還為此而感到心寒,畢竟我選擇了錢,雖然只是表面

不過我在學園祭的時候讓他叔叔出一個很大的糗

而後我站在舞台上露出了與當初無二的笑容的時候,他才意識到我所做的真正的選擇

然後許眠為了補償我一直對我都是予取予求的狀態,不過我只對他要求了一件事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我抬頭向許眠笑了下然後轉身去把煮好的食物裝盤

至於許眠的話我叫他只需要負責坐著等吃的就行了

畢竟半個月前他才砸了我好幾個盤子

我們用過餐後,一起並肩走向學校

放學後依然歡聲笑語的走回家,想當然不是住在一起

而是許眠陪我回家後,再讓轎車送自己回家

時光飛速流逝,很快就到了畢業前夕

我在畢業典禮當天偷偷在他鞋櫃放了情書,不過他估計不會知道是我寫的

畢竟我連署名都沒署,我看到他連讀都不讀就把情書放進書包的時候我愣了一下

下一瞬我整理好了情緒走向他,用一如往常的說話方式掩蓋了心裡的一片不安

「你還好嗎?」果然最懂我的永遠是許眠,一下就察覺了我的異樣

「沒事,快走吧!不然就要遲到了」我用假笑掩蓋了我那不成器的謊言

之後我拉著許眠快步奔向禮堂,卻忽略了許眠眼底的那一絲擔憂

畢業典禮順利進行,最後我在和許眠各分東西的時候我們做了個五年之約

五年之後會在學校前的咖啡館再次相見,違約的話就真的一輩子不來往了

我笑著回應他一聲好,之後便跑回了自己家

一回到家我眼淚就如同流水不斷的落下

「討厭,我怎麼哭了呢,這樣會被討厭的」

說了這句話後我的眼淚更加止不住了

我順著門板跪坐在地板上放聲大哭著,此時的我用淚訴說著平時不敢對他說的戀慕的話語

然而此時的我並不知道,許眠便在門外聽著這一切

待我哭完後,聽到了聲輕輕的「對不起」,轉聲迅速打開門,但是門外的人早已離開

「連再見一面都不願意嗎」我靜靜的露出一抹悲哀的笑容,然後關上門隔絕了大部分希望

僅留下許眠留給我的一絲希望

之後我用一年便完成了大學學業

我再用了兩年當上咖啡館的糕點師,平時以作家為副業生活著

當我用黎眠做為筆名在網上發佈小說意外的得到很好的迴響

一年之後又出了書,此時距離約定的時候只剩一年

我又再花了一年時間在畫布上雋刻這五年壓抑的令人崩潰的思念

每夜都看著那年的相冊流淚,此時距離許眠在五年內從未響起的電話說你和人有約無法達成約定了

僅剩三分鐘

我之後花了兩半個小時接受事實,此時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間只剩十二小時

此時距離我在冰冷與中出車禍僅剩四小時,現在距離我從昏迷中醒來僅剩三個月

現在我花了三年接受我的世界已經再無光明僅剩黑暗,此時距離許眠告訴我真相僅剩半年

此時距離我抱著許眠在他的辦公室痛哭僅剩三分鐘,此時距離我們相戀只剩兩個月

「原來我的愛不是無果的啊,結果是我們的好叔叔整出來的東西」我面色陰暗的笑了

「恩」許眠摸了摸我的頭安撫我的情緒

「你不會再走了吧」我抬頭看向他

「恩」許眠點頭

「拉勾」我伸出手

「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許眠說的這番話讓我紅了臉,但我心甘情願接受,畢竟我愛他嘛

此時距離我們再次定下約定僅剩一分鐘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