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失憶的金魚

    我有一個朋友,她的名字叫菁瑜。

    是菁瑜不是鯨魚,更不會是金魚了。

    雖然她的名字常讓大家聯想到某種大型哺乳類動物,和那據說記憶力短暫的魚類,但她本人卻沒有任何和那兩種動物相似的點。

    她不但不像鯨魚一樣體型龐大,反倒是個可人兒,身材外貌樣樣好。她也不像魚缸裡頭傻呼呼的魚兒,相反的她有著一個聰明的腦袋,和超乎常人的記憶力,只差沒有過目不忘了。除了個性有點憨傻,整體來說她是個很不錯的女孩。

    我和她從國中就認識了,相處相處著不知不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即使到了高中,身處在不同的學校、不同的類組,我們仍然沒有斷了聯繫,三不五時便會一起出門逛街,或是喝個下午茶,和彼此分享最近學校的一些趣聞,不然就是生活中的大小事。

    距離我們國中畢業也已經一年了。最近暑假我們又再一次約出去閒晃,見面的地點自然是我們最喜歡的那間咖啡廳。但這次見面好像有些不一樣了,起碼我覺得她變了不少。

    她看起來很開心,笑容滿面的樣子,和她說什麼都笑笑的回應。身上的打扮亮麗了許多,讓她本來就清秀的臉蛋看起來更加漂亮。再者,她的精神也提振了不少。

    不知道是中了樂透還是怎麼樣的,她這樣傻笑的樣子,一時之間還真讓人不習慣。

    我低著頭,用吸管攪拌著被冰塊溶水稀釋不少的奶茶,另一隻手撐著下巴,微微抬起視線盯著面前拿著手機不斷傳訊息的她。看了許久,才幽幽地開口:「瑜兒啊……」

    「嗯?」

    單音的回覆,連頭都沒有抬。沒能看到她那招牌的呆萌表情,實在是太詭異了。

    「你……」我頓了頓,看著她不停地對著手機螢幕傻笑,手裡吸管有一下沒一下地攪著我的奶茶,「你該不會……交男朋友了吧?」

    「啊?」她一個愣神,滿臉詫異地抬起了頭--還是老樣子,心裡有什麼想法全寫在臉上了,「你說什麼?」

    「看來是說中了……」我喃喃道了聲,張嘴咬住了吸管,看著她的雙頰染上一抹紅雲,還一副害臊卻又幸福地低下了頭,不用多加揣測,我就已經確定事情就是我想的那番。

    真沒想到,我們這位對感情可說是遲鈍到不行的菁瑜小姐也有這麼一天。應該說,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到來了。

    「你怎麼猜到的……」她總算是放下了手機,低著頭小小聲地嘀咕著。聽她說的好像很害羞、很不好意思,不過嘴角那藏不住的笑容我可是沒看漏的。

    「看你心不在焉的,還一個勁兒的傻笑,誰看不出來啊。」我撇撇嘴說道。真不知道這小姑娘把我這閨蜜當成什麼了,她的這點小動作小心思我哪看不出來。

    「唔……真有這麼明顯嗎……」她雙手握住自己那杯茶飲咕噥著,含著吸管的模樣像個小孩子。

    「當然。」不過我也沒有再逗弄她,反倒起了點八卦之心   好奇地湊近了些,「說說看,那個人是誰?是個怎麼樣的人?」

    一聽到我問起那個人,她的臉蛋又更紅了,看起來就像個紅蘋果,特別地可愛,「嗯……就是個很不錯的人,是學校的學長……」

    「然後呢?」我像是巴不得貼上她的面前一樣拚命湊近,豎起耳朵認真聽著,怕自己漏聽了任何一字,「怎麼認識的?誰告白的?」

    「就……在社團認識的,平常很照顧學弟妹,很熱心助人……」她模模糊糊地說著,像是不知道怎麼說一樣,「然後……處著處著,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期末最後一次上社團課的時候他就和我……告白了。」

    「然後你們就在一起了?」

    「嗯……」

    「……感覺真像狗血劇本。」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手裡拿著飲料默默喝了口,看著她羞澀的表情咕噥道。這聽來還真像某種青春戀愛偶像劇的劇情,什麼萬人迷學長戀上呆萌學妹的那一種套路。

    「那你是真心喜歡他的嗎?」

    以前總是擔心這單純的小妮子被哪個壞蛋拐跑了,現在沒辦法在身邊看著,也不知道會不會被人家的甜言蜜語給騙到。作為一個最要好的朋友,難免還是會替她擔憂。

    「嗯……大概吧。和他在一起很開心。」她點了點頭,喝了幾口飲料,思考了下才繼續說道:「他也對我很好,常常準備一些小驚喜給我、陪我去買東西什麼的。」

    「這樣聽來還真不錯。」眨巴了下眼眸,我一邊咬著吸管一邊說著。看她最近真的氣色不錯,應該是真的遇上了一個好人吧。

    「嗯……」她沒再多說,低頭發呆了一陣子,當我正要和她聊其他事情的時候,她的手機通知鈴又響起了。看她馬上放下杯子、拿起手機的模樣,不用想也知道是男朋友傳來訊息了。再看看那傻呼呼的笑容……

    是毒藥。男朋友這種生物簡直就是個毒藥,看來我這朋友中毒已深呢。

    「好了,別傻笑了。」我伸出手捏了捏她柔軟的小臉,看她一臉茫然地抬起頭看向我,不禁失笑了聲,「原本還想讓你和我一起去百貨公司逛逛的,不過看你這副模樣,你還是早點回家陪男友吧。」

    「什麼嘛,我才不是那種見色忘友的人呢。」她不滿地咕噥著,不過手機倒是拿得很牢,沒一會兒就會低頭確認訊息,那副模樣哪符合她說的話啊。

    「好好好,你不是見色忘友的人,是我這單身狗受不了閃。」我隨便地敷衍了幾聲,拿了我們倆的帳單便走去櫃台結帳。再看著她幸福的傻笑,我覺得我還沒交男友就會先跟著傻了。

    「喂,我還沒給你我那份的錢啊!又不是什麼有錢人,幹嘛搶著付帳嘛……」她不滿地咕噥著,連忙收好了包包就要跟上我的腳步。匆忙之間還沒來得及掏錢,就因為我停下了步伐而撞了上來。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額頭,搖晃著手中的帳單道:「就當慶祝你交了男朋友,這次我請你。」

    「哪有這樣的……」她一副懊惱的樣子,不過她最懊惱的大概是她和我的身高有些差距,所以沒辦法搶到我手中的帳單。

    「我說這樣就這樣。」看著她沒再執著於誰付錢,我笑了幾聲,這才轉過頭去和店員結帳。走出了咖啡廳,她還是那副表情,看得我都忍不住嘴角的笑意,伸出手捏了捏她的小臉。

    「你啊,別在意這點小事了。雖然交了男朋友,但是別忘了有事情還是能和我說的。」

    她就像是我的小妹一樣,惹人擔心,也讓人疼惜。

    「好啦……」她噘著一張嘴應下。

在分開往不同的回家方向之前,我們一如往常地給對方一個擁抱,相互叮囑了幾句,便各自往自己家的方向回去。

    自此之後,我便有好些日子沒看到她,也沒有她的消息了。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因為學校的課業。又升上了一個年級,不論是學業方面還是社團部分,都忙碌了許多,有時回到家連看個訊息都來不及就睡著了。而另一方面便是,最近比較少收到她的消息,要嘛沒什麼訊息,要嘛每一則都簡潔有力。

    一開始我還算是不以為意,只覺得人家正在熱戀的時期,和其他朋友的往來減少也是正常的,不過到後來漸漸覺得有些奇怪了。

    起初她還是會偶爾和我分享些好笑好玩的影片或是文章,又或者告訴我她和男朋友的一些甜蜜日常--雖然我常常故意和她抱怨她這樣不顧單身人士感受的舉動,但還是滿高興他們相處的如此不錯。

    但是最近除了訊息少了之外,她好像有了什麼心事。

    一直以來樂天開朗的她突然變得話少了起來,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也都不肯說,只是拚命地說沒事,要不就是以課業壓力來敷衍我。就算我抱持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她也是什麼都不肯說。

    說來也是無奈,明明她看上去是個溫順的小綿羊,但只要一固執起來,說什麼都沒辦法改變她的想法。

    就是因為這樣的個性,她才會這麼痛苦吧。

    到了後來便漸漸沒了消息,我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了,只知道我自己倒是每天忙得昏頭轉向的。而在忙碌之中時間不斷地流逝,我還沒來得及多想,一年的時間又過去了。

    這下,總算是有了她的消息。

    我們還是約在那間咖啡廳,只不過在這一年裡恐怕又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那天我比往常還要早到十分鐘,因為在那之前我和同學已經在那附近的餐廳吃過了午餐、討論了些報告的東西,所以時間還沒到我就已經先到了約定的地方。

    我還是點了和以前一樣的飲品,低頭看著原文小說一邊等她到。我是不怎麼擔心她會爽約,畢竟這次是她先邀我出來的。這一年裡面我們幾乎沒能聚到,好不容易有個時間可以好好說說話,我想她也不會錯過的。

    看著書正這麼思忖著,眼角餘光突然瞄到一隻白皙的手,還未能有什麼想法,耳邊已經響起她的聲音了,「還真早到。」

    我抬頭看向她,不禁一愣。

    誰都想不到一年的時間能發生那麼多事情,能讓一個人變化那麼多。

    相比起上一次的見面,她消瘦了很多。不但皮膚變得蒼白,原本吹彈可破的雙頰也隱隱有些凹陷,更別說那對黑眼圈了,整個人看上去就是個皮包骨……她到底這一年來經歷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我實在毫無頭緒。明明上一次才在說著好消息的,那時還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

    「你怎麼……」我一時之間竟問不出口、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看著她不以為意地向服務生點飲料,臉上沒有任何的笑容,不禁有些心疼。在服務生確認了點單離開之後,我才伸手握住她的手--很冰,明明是大熱天的還冷成這樣。

    「怎麼了?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她選擇沉默,沒有說什麼,只是拍了拍我的手背,看得我都心急了起來。多年來的友誼可不是說假的,看到最好的朋友成了這副模樣,哪不擔心啊。

    「你說說看嘛,你這樣我很擔心。」

    「……沒什麼的。」她搖了搖頭,拍拍我的手背,久久才吐出四個字。我盯著她看了許久,直到服務生送來了飲料,她仍舊沒有多說,我也只好忿忿地低下頭,咬著吸管跟著不發一語。

    這大概是我們多次見面以來,氣氛最僵的一次,從來沒有像這樣什麼都不說,就只有沉默。

    我還是老樣子,拿著吸管攪拌著自己的飲料,漫不經心地思考著要怎麼套出她的話。不過我還沒想到個好方法,她倒是已經先開口了。而說出來的事情,卻讓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們分手了。」

    她看起來好像很平淡,但還是能從一些小動作看出來這件事其實讓她受了不少折磨,像是她握杯子握到發抖的雙手。

    「……對不起,難過的話就別說了吧。」我突然對她感到有些抱歉。雖然沒有過戀愛的經驗,但看看身邊的朋友,或是小說、戲劇情節也能知道,失戀時期不是那麼好熬過的,尤其是她這種天真單純的人,容易把愛想到太過於美好。

    「不,後來想想這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她這番說著,但那慘淡的笑容實在惹人心疼,「他就是個渣男,擺脫他或許是件好事。」

    我怎麼也不會想到,當初她那般喜歡、那般欣賞的人,現在被她改口這麼形容。

    本來沒打算繼續問下去的,腦中已經想好了安慰她的話語,還沒開口她就已經繼續說下去了。像是要把這陣子的委屈都說出來一般,她什麼都說了,還越說越激動,肩膀開始顫抖、眼淚也止不住地潸然落下。我連忙起身坐到她身邊抱住了她的肩膀,輕輕地拍了拍。

    也只能說她運氣不好,遇到了個劈腿了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渣男。不過誰知道呢,如果有人先知道,我想她現在就不會這樣了吧。

    她哭了很久,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不斷地哭、不斷地說著自己的傻和盲目、不斷地控訴那人的無情。我很明顯的就可以聽出來,她真的受了很大的委屈,不然她不會這麼崩潰地失聲痛哭。

    走出了咖啡廳我還是放心不下她,即使我們兩個的家在完全相反的方向,仍然陪著她走了好一段路,看見她安全回家才算是安心。

    這天之後,她真的就這麼音訊全無了。

    不論是電話還是簡訊,又或是電子郵件、通訊軟體、社群軟體,都沒有她的消息,她像是就這麼人間蒸發了一般。

    我只能說服自己,她是因為即將面臨升學大考而去做準備,但始終放心不下她,常常擔心著她過不去這失戀的階段。不過就算我再怎麼掛念著她,現實的狀況也不容我同時想著那麼多事情,每天忙忙碌碌像個不停歇的工蟻,匆匆之間時間又從指縫間流逝掉了。

    直到那天我接到了電話,才又有了她的消息。

    她出意外了。

    聽說是過馬路時沒注意左右來車,被汽車撞上了。雖然說手術後沒什麼大礙,也順利清醒了過來,但卻不會說話了。

    不,應該說是不願說話。

    她的媽媽想了很多辦法,希望能讓她開口講話,但都沒能發揮作用,所以才想起我這位女兒的閨蜜,覺得說不定我過去看看她,她就會開口說些什麼。

    於是乎,我便提著水果去了那間醫院探望。

    說到底我自認為對她有些愧疚,身為最要好的閨蜜、朋友,居然因為忙碌而沒能好好關心她,這大概是作為一個朋友我最失敗的地方吧。

    「伯母。」

    一走進病房便看到兩個眼熟的身影,我喚了聲後僅一人回頭看向我,向我點了點頭之後,便拍拍床上人兒的手走出了病房。

    我走近床邊,將水果籃放在床頭邊的櫃子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伸出手握住她蒼白的手,輕輕拍了拍,「……還好嗎?」

    好像怎麼說都不對一樣,我也只好這麼開口,即使我看她這副模樣也知道她過得很不好。

    她原先看著窗外,沒有回應我,不過聽到了我的聲音倒是有轉頭看看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頰,久久都沒有開口,這副模樣看著實在讓人心疼。

    這不過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就能把一個開朗的女孩變成這副模樣,真不知道該說老天捉弄人呢,還是她實在太命苦了。

    「……我感覺好久沒看到你了。」彼此看著許久,她才緩緩開口說道。或許是太久沒有說話了,她的聲音有些沙啞,但總算是開口了,她媽媽起初還很怕她就這麼傷到腦袋了。

    「是有段時間了。」我輕聲說著,跟著伸手輕撫她的面頰,「感覺怎麼樣?」

    她握住我的手輕輕蹭了幾下,滿臉迷茫地看著我,「不知道……我連我為什麼會走到馬路上都記不太清楚了……」

    看著她傻呼呼的模樣,我一如往常的捏了捏她的臉,感覺她總算是有點以前的影子了,「你該不會還想著那個渣男吧?」

    「渣男?什麼渣男?」意外的是,她既然一副不解的表情看著我,擰著眉頭貌似是在思考著我說的那人是誰。

    「你不記得了?」我很詫異,畢竟當初她愛得這麼痴迷,很難想像她就這麼忘記了,「就是你那個男朋友啊。」

    「男朋友?你在說什麼啊,我沒交過男朋友啊。」她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我還沒繼續說下去,她便已經噘著張嘴,輕推著我的肩膀,「千千,幫我倒杯水好不好?一下說這麼多話好口乾……」

    「好好好。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邊咕噥著,一邊起身幫她倒水,看著她咕嚕嚕地灌下那一大杯的開水,露出一抹滿足的笑,感覺以前的那個她又回來了。

    一時之間竟有點不適應,也有點擔心,生怕她是在勉強自己露出笑容。

    我們就像以往約出來聚時一樣,聊起了最近的生活,但是她居然也想不太起來最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我嘗試在話語中暗示她,她曾經有男朋友這件事,但每次都迎來她茫然困惑的表情,這讓我不得不相信她是真的忘記了那個人,而且還忘得一乾二淨。

    我趁她休息之後和她媽媽說了這件事,她媽媽明顯也是很訝異。我們一起去詢問了醫生才得出個結論--她大概是患上了選擇性失憶症。

    分手之後,曾經覺得甜蜜的回憶自然就成了痛苦的根源,而這次的車禍則觸發她大腦保護機制的關鍵,遺忘了曾經那段感情。不過我在想,她之所以會走神的走上了馬路中央,大概也和那件事脫不了關係吧。

    說來她的命運也多舛,這些糟糕事都給她遇上了,只希望她今後的人生能順遂點。

    「那麼我就先回去了,有空會再過來看看她的。」

    和伯母道別了之後,我便走出了醫院。回過頭看向了她病房的方向,久久才輕嘆了口氣,抓緊自己的包往家的方向走去。

    她忘記了也好。以她那樣的記憶力,要是一直記著也是徒增憂愁,說不定還會出什麼心理毛病。

    街上的霓虹燈閃耀著,有些刺目。心裡頭五味雜陳,不知不覺之中我竟走到了一間賣水族生物的店面。

    下意識的,我推開了門,走進裡頭看著形形色色的魚兒、烏龜,最後步伐停在一缸艷紅的金魚前,緩緩蹲下了身子。

    聽說金魚的記憶只有幾秒鐘而已,其實不然。尤其對於痛苦的記憶,牠們甚至可以記到二十四小時以上。面對那些痛苦的記憶,或許失憶真的比較好吧。

    失憶的金魚,總算不會被那些回憶折磨了。

(完)

我又來騙更新了。( ̄∇ ̄)(並不是

短篇字數都好多,好想拿來抵債。QQQQ(遭圍毆

2019/03/24   幽藍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