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靨

    晴朗無雲的藍色星期一,太陽就像個大火球一般不停的散發著熱能,只要站在陽光下不出個幾分鐘就會流個滿身的汗,身邊的人要不是拿著手中的票卡搧風,就是拿著小電風扇希望能驅走夏日的暑氣。

    一手緊緊抓著書包的背帶,深吸了口氣仍舊無法平復那如雷般的心跳聲,和那股莫名的恐慌感。

    今天比以往的每個星期一更令人感到煩躁。也不知道是考試近了,還是心理疾病在作祟,今天的我比以往更想要逃跑,不想去學校,不想面對同學、老師,不想承擔數據的壓力,只想逃到一個別人都不知道、不認識我的地方。眼看著公車即將進站,心裡那聲音便更加的清晰。不停的告訴我,現在不逃就來不及了。

    第一次的,我辦到了。

    第一次,我不去顧忌他人像是質問一般的眼光,抓著書包轉身便離開了隊伍。我不知道我能上哪兒,我只知道我不想回家、不想去學校、想要去到一個無人知曉的清幽之處。

    穿越行人紛紛的大馬路,身邊的街道是我所熟悉的,但卻也是我不想看到的。

    腳步走得越發的快速,卻在那一瞬間,刺目的陽光剎那間模糊了我的視線。我好似聽到了驚呼聲、行人議論的聲響,還有自己孱弱的心跳聲,但我什麼都看不見、感受不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身子軟綿綿的好似在漂浮一樣,而意識也在朦朧之中消散……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只知道這感覺就好像久久無法入眠終於能睡個好覺似的,直到我聽到了那清脆的女聲。

    「欸,該起床了,太陽曬屁股了。」

    很耳熟的聲音,感覺好像以前也是這個聲音把我從睡夢中拉出來一樣。

    明媚的陽光隔著眼皮都能感受到那亮度,下意識的抓起身上的被子想擋住那擾人的光線,不過身上的棉被倒是先一步被那人拉走。

    「起床了!再睡下去你乾脆直接吃晚餐好了。」

    迷茫地睜開了雙眼,適應了下眼前的光線之後,我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在等公車,也不是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走著。熟悉的擺飾風格無一不告訴我,這裡是我們家最常一起出遊住宿的山林別墅,而站在床邊那一臉無奈的人正是我家大姐,她手裡還拎著我的被子呢,就像每個早晨叫醒我那番。

    她看見我已經老老實實地坐起身子,滿臉迷濛地看著她,這才點了點頭,一邊將手中的棉被折好,一邊如往常一般碎念著:「你啊,就是不肯早點睡覺,每天才都睡到這麼晚的。」

    耳朵早已習慣她的嘮叨,我又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才緩緩轉過頭看著她,想從她的表情看出些端倪--為什麼我會在這?今天不是週一要去上學嗎?而且我們家也有好些年沒來這裡出遊了,「姐……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你在說什麼啊?」她停下了碎念,抬頭看向我。這下反倒是她覺得困惑了,「每年夏天我們都會整個家族一起來出遊的,你忘了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喃喃地咕噥了幾聲,話說到了一半反而是自己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是啊,每年夏天都會跟著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大家一起過來旅遊的,但不知為什麼總感覺怪怪的?好像和以往出門玩的感覺不太一樣,有點……莫名其妙的悵然。

    「好了,別亂想了,快起來吃午餐吧。」她離開前拍了拍我的額頭,在我拍開她的手之前,她便笑瞇瞇地收回了手,轉身離開房間,看起來心情很是不錯。我也搖了搖頭,拋開那些不知打哪兒來的奇怪想法,緩緩起身走到一旁的浴室洗漱。

    這天的天氣實在不錯,天空萬里無雲、陽光普照,位在高海拔的山上又不顯得炎熱,也難怪我們家會喜歡在夏天來這兒玩玩。白天可以在附近散散步、遊湖,玩些簡單的大地遊戲,晚上又能烤肉、看星星的,這樣的日子好不愜意,每次要離開前,我們這群小毛頭總是要唉唉叫個一整天,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在爸媽身後回家,期待下一次的到來。

    明明是每年都會來的……為什麼我記不起上次來時我們都做了些什麼、玩了些什麼?雖然說每次玩的也都大同小異,但在我的記憶中,感覺上次來到這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回憶的畫面也只是當年還是個小丫頭時跑跑跳跳的模樣,明明我今年已經快滿十八了。

    「總算肯起了,快點過來,坐下來吃吧。」

    一走進飯廳,就只看到姐姐一個人在裡頭忙碌,收拾著桌上的殘羹剩飯,而角落的位置留有一份飯菜,她說那便是留給我的。

    「其他人呢?」我洗了手坐上位置,一邊吃著碗盤裡的菜餚,一邊張望著問道。通常我們家都是一大家子一起吃飯的,不過像是這種休閒日通常老人家都會讓我們年輕人睡到自然醒,所以只剩我一個人吃飯倒是不怎麼意外。

    「有的去釣魚了,有的去玩耍了。」她洗了洗碗之後擦乾了雙手,走出廚房坐到我旁邊的椅子上,對我的額頭又是一記輕彈,「還不是你睡太晚了。」

    「假日嘛……不睡到飽怎麼行。」我咬著筷子咕噥了聲,不意外地收到她的白眼。乾笑了幾聲,我還是乖乖地低下頭吃飯吧。

    「你晚點有要做什麼嗎?」她撐著面頰盯著我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看她那不停對著我眨眼的模樣,不用想也知道,她大概又有什麼奇特的想法想讓我陪她去做吧。

    我默默地嚥下了嘴裡那口飯,稍微思忖了片刻,回道:「睡午覺。」

    「你豬啊?」她立刻又拍了下我的額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吃飽睡、睡飽吃?」

    「嗯,那可是人生最美妙的境界。」我一邊咀嚼著飯菜一邊回話,在她又要拍我額頭之前連忙跳了起來,跑進廚房裡頭洗碗。

    「欸,我說你啊,就別睡了吧。」她不厭其煩地跟了上來,站在我旁邊不停唸叨著:「我們去走走晃晃吧?我發現了一個滿漂亮的地方。」

    「漂亮的地方?」

    「嗯,很漂亮的地方。」她一看我好像起了點興趣,那雙漂亮的眼睛便睜得大大的,拉著我的手臂不斷搖晃著,「一起去探險吧!」

    探險啊……這個詞感覺很久沒聽到了呢。小時候我也老是拉著她的手這番的煩著,要她帶著我到別墅附近的山景區看看風景,沒想到現在也輪到她這樣賴皮了。

    「那至少等我換個衣服吧。」我拉了拉身上的卡通睡衣,在看到她笑著點頭之後,才回去房間換衣服。

    這說來也奇怪,姐姐年紀比我大個四五歲有,但她今天表現得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像是當年的我,只有十二歲的年紀,一天到晚不停地吵著要玩要玩的。

    換上了一套平常的休閒服,我們兩個就什麼也沒帶的就出門了。畢竟不是去很遠的地方,頂多在別墅附近的空曠地轉轉,也不需要帶什麼東西,就只要找雙好走的鞋,再加上一身輕便的休閒服,就能在自然中找到樂趣打發這個下午了。

    山林中的空氣總是很清新,有種說不出來的芳香,走在林子旁的大湖泊岸邊,看著陽光讓湖水呈現一片波光粼粼的樣貌,恍若來到了世外桃源一般。沒有憂愁、沒有憂慮,有的只是如一池止水般平靜的心,和山林間自然的蟲鳴鳥叫。

    我還滿享受這午後小時光的,比起那繁華喧鬧的大城市,這樣寧靜的一片小天地是這般的令人陶醉,遠離了喧囂、遠離了社會的壓迫感。

    走著走著就會忘了時間、忘了憂愁、忘了煩惱,忘了所有悲傷的一切。

    「這裡。」

    在一個小山洞前,她停下了腳步,伸出手指著眼前的山洞。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覺得裡頭黑壓壓的一片,根本看不出有什麼比較引人注目的東西,不禁疑惑地轉過頭看向她,「這個山洞?」

    「嗯,就是這兒。」她點了點頭,隨即便將鞋子脫了下來,擺在山洞前,彎下了腰鑽進山洞裡面,貌似是知道我沒有跟上她,還回頭看了我一眼,「別愣著了,真的很漂亮的。」

    一片漆黑的洞穴只能看到她那雙眼的眼白,裡面一絲光線也沒有的讓我遲疑了好一會兒,最後才硬著頭皮脫了鞋,跟在她的後面鑽進了那個山洞。進去了才默默地笑了聲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膽小了,只不過是黑了點的洞穴就不肯進去了,明明小時候最愛冒險的呢。

    「啊--」

    就在我思考著的時候,她突然回頭發出一聲慘烈,喔不,應該說是尖銳的驚叫,嚇得我一下就想直起腰身,卻忘記現在正在山洞裡,就這麼撞上了頭頂的岩石,疼得我眼淚都差點要掉出來了。

    「噗哈哈,你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啊?」

    抬頭望去便是她有些調侃的笑,白白的牙齒在黑暗中特別明顯,也能清楚地看到她那笑彎了的雙眼,看著不禁讓人感到手癢,恨不得往那笑臉揍上一拳。

    「誰叫你沒事亂叫啊。」我不滿地咕噥著,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又推了下她的臀,「快走啦,別擋路。」

    「是是是。」她笑著應答。

    沒一會兒眼前就看到一絲絲微微的亮光,狹窄的山洞也寬廣了起來。她爬到最底之後便從我眼前消失,我連忙加快速度想追上去,手卻落了個空,差點直接往下一個倒栽蔥撞上石壁,還好她即使拉住了我的手,把我從洞裡面拉了出來。

    原來我們進去的那個山洞就像一個通道,通道之後別有洞天。照理來說山洞裡面應該是一片昏暗的,但這裡卻像是被點上一盞又一盞的燭火,雖然只是幽暗微弱的光芒,卻映照出整個山洞的樣貌。寬廣的山洞不知道延綿到多遠,腳下踩著的是淺淺的、如小溪一般的泉水,頭頂上的石頭被點點如星星般的亮光點綴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讓人啞然,只能屏氣凝神的注視這的美,久久不發一語。

    「怎麼樣?漂亮吧?」

    直到她開口我才真正回神,興奮地轉過頭看向她,「漂亮!比以往看過的任何地方都還要來得漂亮。」

    我從沒看過這番精緻,真要說在哪裡看到過,大概也只是卡通動畫裡面吧,一直以為只有虛擬的世界才有這番美景,沒想到如今也能被我碰上,就像是踏入了童話世界一般。

    「這些光點……是蟲子?螢火蟲?」我抬頭仰望著在飄浮的光點,除了詫異之外就是驚奇,伸出手很想攔住一隻好好看一看,只可惜牠們離我實在太遠了,手根本碰不到。

    「不知道,可能是吧。」她抬起頭跟著望去,喃喃道了聲。

    「你怎麼會發現這樣的地方啊?」我一臉新奇地看著她,不過這個問話倒是沒指望她的回話,還沒等她開口我就已經迫不及待地鬆開了她的手,踏著腳下的小溪四處跑跳。

    微涼的溪水沖刷著我的腳,低下頭便能瞧見溪底一個個圓潤的石子,四處跑走的也不怕劃傷。時不時蹲下身子掬起水,看著細流從指縫間流逝,宛如時間一分一秒的逝去,但卻不影響看到美景的好心情。

    「怎麼樣,還不錯吧?」她笑著跟上了我的腳步,站在我身邊笑了笑道。

    「嗯,真的很美。」我點點頭回應,彎下腰突然掬起了一把溪水就往她的臉上潑去,沒等她反應過來便轉身就跑,留她一個在那邊氣呼呼地叫喚我的名字。

    「喂!你給我停下來!」

    「會停下來的才怪--」

    空曠的山洞中只有我們兩人的嬉笑聲,時不時還夾雜著幾聲驚叫,兩個人無不玩到渾身濕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山洞裡面沒有太陽、沒有時鐘,只有玩到累了,我們兩個才終於停下來。

    我們找了個溪水未經過的地方坐著晾乾自己,或坐或躺的安靜欣賞著這幅景致。

    很久沒玩得這麼愉快了,我甚至覺得很久沒有和她這樣相處了,最後一次和她這樣玩的記憶,好像正是十二歲的那年吧?不知道為什麼,之後就沒什麼記憶,朦朦朧朧的。

    「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有這樣玩了啊?」

    久久,我才跟著她躺上了石子,盯著頭頂上的石頭和點點螢火說道。

    「嗯……大概吧。」她給了個模糊的答案。轉過頭看向我,她眨巴著那雙大眼,開口問道:「最近過得怎麼樣?高中生活還好吧?」

    我愣了愣,隨即不以為意地嘀咕著,「沒事問這個幹嘛啊……真掃興。」

    「我這也是關心妹妹啊。」她這麼說了聲,又轉過去看向山洞頂了。

    「……最近過得,不怎麼樣吧。」片刻後我才小聲地回話,眼角能看到她轉過頭看向了我,貌似是在等著我繼續說。

    「患上了心理疾病,不喜歡去學校,不喜歡和人接觸,壓力讓我感到煩躁……」閉上了眼眸,我深吸一口氣   像是終於找到了個宣洩口一般,幾乎把這陣子難受的感觸都說了出來。在她面前的輕鬆自在,不外乎因為她是我最親近的姐姐,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姐姐。那感覺就像她是另一個自己,有什麼事都能很放心的向她傾訴。

    我們兩個共同的記憶,我還記得很多很多。像是小時候一起玩的家家酒、一起去的旅行、一起在街上迷路、一起偷吃甜點,我們總是在一起的,因為家裡只有我們兩個孩子,和其他同輩親戚年齡又差距太大,所以我們兩個就是彼此的玩伴,直到她……

    「……我常常不想醒過來,不想面對這個世界,只想在夢裡好好的休息。」

    當我緩緩睜開眼眸,轉過頭看向她,她卻已經不在我身邊了。我連忙起身四處張望著,卻沒辦法在這空曠的地方找到她的身影。她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任我怎麼找都找不到。

我開始慌張了,我不斷叫喚著她的名字,等著她的一聲回覆,卻遲遲沒能等到半點聲響。心急如焚的感受讓我差點要哭了出來,一種要失去什麼重要東西的感覺從心底深處湧出來,像是一桶冰水這麼從我的頭頂倒下,令我全身發抖、令我不安。

    這種感覺似曾相似,卻比之前那次更加的強烈,鋪天蓋地的好像要淹沒我一般。

    「姐……」

    正當那種恐懼感快要佔據心頭淹沒我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連忙回過頭去,只見她笑彎著眼眸站在我面前,「在找我嗎?」那模樣好似她一直都在那邊並沒有離開過,縱然我剛才怎麼找都看不到她的身影。

    「姐,你嚇死我了,別這樣突然不見好不好……」我才正要和她抱怨,還沒說幾句話,便看到她伸出了手撫上我的面頰。那眼神對我而言再熟悉不過了,就像熱鐵烙印在心頭上,永遠抹滅不掉。

    「你該醒了,筱綺……」她的手輕輕地拂過我的臉龐,將頰邊的一縷髮絲撥到我的耳後,「別再睡了,趕快起來,嗯?」

    我蹙起了眉頭,滿臉不解地看著她,抬起手緊緊握住她的手,像是害怕她再一次從我的視線消失,「姐你在說什麼,我這不就醒著在你面前嗎?」

    好像有點怪怪的……有種什麼東西正在被打破的感覺,而我很不希望那東西破滅,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東西。

    她搖了搖頭,雙手揉了揉我的面頰,就像小時候那般--她總是說我的臉頰很軟,揉起來很舒服,「你在那邊該醒了,別再繼續讓爸媽擔心了。」

    「姐,」我搖著頭想要擺脫她的手,「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這到底都是什麼跟什麼……我這不就好好的、清醒的站在這裡嗎?為什麼一直要這樣說,感覺好像在趕我似的,明明我並不想離開這裡,明明我並不想離開她。

    「你懂得,你一直都懂得。」她說著,隨即鬆開了雙手,好像下一秒就會從我身邊消失一樣,讓我慌忙地抓緊了她的手,雙眼緊緊盯著她的身影。

    「夢夠美了,是時候該醒了。」她拍了拍我的手背,在那一剎那我好像真的明白了什麼。說不清楚的現實感和夢境中的虛幻不斷襲來、壓迫著我,眼前的人就像是水中的月一樣飄渺,彷彿隨時都會隨著漣漪消散。

    「姐。」縱然好像已經知道了些什麼,我還是捨不得鬆開她的手,捨不得離開她、離開這裡。

    「你要記住了……」

    又一波的現實感襲來,她的話語好像遠方的幽幽一嘆,那般的不真實,卻又清晰。

    「你要記住了,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最後映入眼簾的是她一直以來的招牌笑容,那如春風一樣暖人的淺淺笑意,嘴角的兩個梨渦是那樣的令人懷念。

    我感覺我像是失足掉進了懸崖一般,身子好像在不停地下墜,眼前一片漆黑,離那唯一的光點越來越遠--我知道那裡正是我們剛剛待的地方,而我正一點一點地遠離那。

    不論我怎麼叫喊,怎麼叫喚她的名字,這樣的下墜好像一點要減速的意思也沒有,不斷地把我拉向最底的深淵。

    直到那個光點從我的視線中消失,而我也好似摔落在地上,我才猛然驚醒。望著一塵不染的白色天花板,我感覺自己有些恍惚,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自己現在又是在哪裡。

    「筱綺,你終於醒了。」

    還沒思考多久,便被一個人拉進的懷中。鼻息之間是多年來熟悉的味道,我有些遲緩的伸出了手抱住那人,恍惚之間喃喃道:「媽……?」

    她不斷地輕拍我的後背,微微顫抖的身子彷若在向我透露著她的喜悅,「我的乖女兒,你總算醒了。」

    「我怎麼了嗎?這裡是哪裡?」我一邊輕拍她的背,一邊努力讓眼前還模糊的視線清晰。朦朧的畫面讓我無法判斷我身處在哪,但說不出來的真實感已經告訴了我,這才是現實。

    「這裡是市立醫院。你上公車前中暑昏倒了,被送來之後沒什麼大礙,但平常可能太過疲勞了,才一直休息沒有醒來。」

    她平復了情緒之後拿著手帕擦了擦眼角,鬆開了緊抱住我的手臂,坐上一旁的椅子,開始翻找一些水果和零食,「怎麼樣,餓了嗎?要不要媽媽買什麼給你吃?」

    我仍舊有些恍惚地看著她,看了許久都沒回話。眼前的畫面慢慢變得清晰,我轉過頭看向了床頭邊的櫃子,上面不知道為什麼放了個相框,裡頭的照片正是夢裡那人和我的合影,不過那也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了。

    「怎麼了嗎?」她好像也注意到了我的視線,跟著轉頭看去,隨即便拿起了那個相框,輕輕地撫著照片上的兩人,「你們兩個一直都是最要好的,所以我想說讓她過來看看你,或許你會早點醒來。」說著便將相框放回了原位,手裡拿著水果刀,俐落的切起了蘋果。

    「現在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我看著她的動作遲遲不說話,心中原先翻騰著的思緒已經漸漸平復。我看向一旁的窗戶,外頭有著晴朗的好天氣,像是我們一起相處過的每一個午後,「嗯……」

    沒想到轉瞬間,就已經三年了。

    「媽。」

    「嗯?」

    我收回視線轉頭看著她的側臉,她頭也沒抬的應了聲,隨後便給了我一片切好的蘋果,「怎麼了嗎?」

    我看著那蘋果好一會兒,才緩緩回道:「我夢到她了。」

    她也是一愣,隨即只是笑了笑沒說什麼,低著頭繼續切手中的水果,「怎麼樣?她和你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我咬了口手中的蘋果,咀嚼著其中的酸甜,看著窗戶外的風景發呆,「她說她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不過那終究,也只是場夢罷了,一場與過去交疊、我所渴望的夢。

    「是啊,她會一直陪在我們身邊保佑我們的。」她將切好的水果放進盤子裡面塞給了我,起身抱住我的腦袋,在我的眉心落下了一吻,「想到要吃什麼了嗎?」

    「嗯……粥就可以了。」我一邊吃著蘋果,抬頭看著她回應。

    「好,那你等我一下。」她說著,便拿起了一旁的包包就要走出病房,卻被我抓住了手腕,「媽……」

    她疑惑地回過頭,我對上她的眼睛看了許久,才緩緩開口道:「我們今年……再去山上旅遊吧,全家人一起。」

    她明顯也是一愣,不過之後便點點頭應了下來。伸手揉了揉我的腦袋,又叮囑了幾句便出去買粥了。

    我看著天花板啃著手中的蘋果,思緒慢慢地飄遠。

    自從姐姐走了之後,我們家便沒再去過那山上的別墅了,只怕勾起一些過往的回憶惹來憂愁。不過也都三年了,也是時候放下了,我想她大概也不希望,我們掛念著她的離去這麼久吧。

    我一直覺得她那張臉龐會隨著時間從我的記憶中慢慢沖淡,這常讓我感到惶恐不安,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從未消失過,仍然深刻地烙印在我心中,尤其是她的笑靨,更是不曾遺忘。

    她一直都在,一直活在我們的記憶中,成為最珍貴的回憶,我只要記住這點便夠了。

(完)

在被更文搞得要死要活的空白期間,就來丟一些以前寫的短篇吧。( ̄∇ ̄)

真想用這個抵我欠的債嗚嗚嗚嗚嗚。

2019/03/23   幽藍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